孫羽知道跟這中年女人肯定沒什麼好說的,估計就得硬拼一場了!

打定主意,孫羽取出張殺鬼符貼在了金錢劍上,口中念誦道:「太上老君教我殺鬼,與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攝不祥。登山石裂,佩帶印章。頭戴華蓋,足躡魁罡,左扶六甲,右衛六丁。前有黃神,後有越章。神師殺伐,不避豪強,先殺惡鬼,后斬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當!急急如律令。」

孫羽口訣念罷,那殺鬼符立即閃爍起了光芒,雖然和以前沒法比,但是在這地方也嚇得那些稻草人停下了手裏的活計。「你、你也沒必要跟別人說咱倆要去vip室吧?」葉清一想起離開酒庫前,那些人一臉「懂得」地看着兩人,就覺得臉上發燙。

林懷塵搞得他倆好像、好像要上樓去做什麼一樣!

林懷塵還是那副欠揍的平淡模樣:「是嗎,我是覺得如果洪雲柬在樓上,應該去打個招呼。你在想什麼?」

「你難道不知道我在想什麼嗎。」葉清白了男人一眼,心裏憋屈。

已經升級vip會員的林懷塵將卡拿在手裏,低頭湊在了葉清耳邊:「總不能是你怕被人誤會我帶你上……

《重生后她成了世界首富》第215章何一柏的危機?? 僅僅只是幾分鐘的時間,卻讓陳麗雪和梁欣怡姐妹倆感到了鈍刀割肉的恐懼。

蘇家的長輩們不干涉,甚至可以說壓根不屑管他們這些陳芝麻爛穀子的腌臢事,即便是出面處理也是蘇東霖兄妹倆,蘇家的其他人壓根沒有把陳麗雪母女三當成是蘇家的自己人。

陳麗雪此時此刻甚至有些慶幸他們的冷血薄情,讓她這個當媽的在自己女兒的醜事面前不至於太難堪。

然而,她還沒來得及鬆口氣,電視機里播放的錄像卻讓她再次崩潰!

昏暗的酒店燈光,孤男寡女坐在窗邊,抽噎的女人慾說還休的往男人身上靠,然後情不自禁……

「不……這、這是假的!這不是真的!」

乍一看清楚錄像里的女人和男人是誰,陳麗雪頓時覺得腦子裡轟隆一聲,所有瘋狂的念頭一瞬間爆炸開來,衝上前就去摁錄像拉扯電線。

可到底還是晚了,蘇宗平就坐在邊上,頭頂著一片綠草原,眼裡燒著熊熊大火。

眼睜睜的看著錄像里自己的老婆跟著別的男人翻滾到床上廝纏,當眾被戴綠帽子的痛處比起捉姦在床更讓他難以忍受!

更何況還當著家裡晚輩的面,他這個四叔窩囊也就罷了,還特么的丟人!

看著終於暗下去的屏幕,陳麗雪一臉慌亂癲狂的轉頭跑向蘇宗平,半跪在沙發邊上,又急又慌的試圖解釋,迎來的卻是蘇宗平當頭一耳光狠狠招呼在臉上,打得她眼冒金星直接撲在了地毯上。

「媽……」梁丹怡跑上前去扶陳麗雪,費了好大勁都沒把人扶起來。

兜頭而來的絕望籠罩在陳麗雪身上,渾身癱軟得再沒有一點力量支撐她站起來。

她的豪門貴婦的美夢破碎了!

一夜間,怎麼就什麼都沒有了……

女兒出了那檔子事,她的希望全沒了,現在輪到她一無所有?!不該是這樣的!

蘇家的人最是薄情,她該怎麼辦?

「宗平你聽我解釋,錄像里的人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蘇宗平一向軟弱慣了,只要他肯睜隻眼閉隻眼不計較她的那些過去,不跟她離婚,那她就還能在蘇家待下去!

「陳麗雪,你們母女幾個真讓人噁心!女兒這麼下賤,沒想到連你這個當媽的也這麼不要臉!」

還好今天的視頻沒公布出來,只是在家族內部私底下解決,要是傳出去,他還要不要在京都混了?

他當初到底是瞎了哪隻眼,怎麼會把這樣低賤的女人娶回來?

現在好了,連累蘇家丟人現眼不說,自己頭頂綠雲繚繞,簡直讓他忍無可忍!

「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解釋……」站不起來,陳麗雪只能死死的抱著他的大腿,哭嚷著撒潑鄉下女人那一套,「我沒有背叛你,這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嫁給你以後我一直本本分分……」

「滾開!」蘇宗平挪了挪大腿,抽不動腳,曲起另一條腿抬腳就沖陳麗雪肩膀上狠狠踹了下去。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那裡邊的男人是誰!水性楊花還有臉在這裡哭,我告訴你,這個婚我離定了!今天你們母女幾個就從蘇家搬出去,別再讓我看到你們噁心的嘴臉!」

在晚輩面前丟了這麼大的臉,蘇宗平有氣無處發,這輩子所有的威風和怒氣,全都撒在了陳麗雪身上。

。 其實,寧菲菲之前也看過嚴經緯的身子。

當初嚴經緯和夏子悠離婚,歐陽安琪,她,還有嚴經緯三人一起去國外海邊,一起游泳的時候,寧菲菲就看到穿著泳褲的嚴經緯,不過,那個時候……她畢竟是陪著歐陽安琪一塊去的,那個時候在她心裡,嚴經緯是安琪的心上人,所以她那個時候沒好意思認真看。

後面的一次,就是那天在青春之歌酒吧喝了很多酒,然後兩人一起去住酒店,那天晚上,她滿腦子想著那種事,自然也沒有認真觀察。

加上,嚴經緯有過入獄的經歷,所以她心底里認為嚴經緯的這些傷痕,應該是在監獄里留下的!

但是。

今天,隨著他對嚴經緯的身份產生了懷疑,自然也就把關注點落在了嚴經緯身上的傷痕上。

這樣的傷痕,寧菲菲見過。

因為寧家的男兒身上,都有傷痕,他的哥哥,他的父親寧川,身上也是傷痕纍纍,有訓練留下的,也有在戰場廝殺留下的,這些傷痕,有刀傷,划痕,也有槍傷。

太像了!

寧菲菲輕輕撫摸著嚴經緯身上的傷痕,她可以看得出來,這些傷痕是怎麼造成的,刀傷還是槍傷?或者是各種擦傷。

每摸到一處傷痕,寧菲菲的手指都不停的顫抖著。

嚴經緯身上這些傷痕,比她哥哥身上多,比她父親身上多,密密麻麻,由此可見嚴經緯這些年經歷了些什麼。

從她為北斗軍團開演唱會那天開始,武安神帥沒有在現場,給他送花的是嚴經緯。

到她約武安神帥三次,可是每一次都沒約到,反而意外的遇到了嚴經緯。

再到此時此刻看到嚴經緯身上的累累傷痕。

這個時候。

寧菲菲已經無比確認了嚴經緯的身份!

他就是武安神帥!

嚴經緯,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武安神帥!

這一刻,寧菲菲終於明白了,自己明明喜歡的是軍人,可是為什麼會偏偏愛上了嚴經緯,她一直以為,自己愛錯了。

但現在,她發現沒有!

她愛上的,正是被稱為軍中之神的武安神帥!

還有,她也明白了,為什麼死黨歐陽安琪會被嚴經緯吸引,認定了嚴經緯就是她的命中之人,因為嚴經緯是武安神帥,是天下女人的夢中情人,嚴經緯自然而然的吸引了歐陽安琪。

她們姐妹兩,都愛上了一個共同的男人!

這個男人,就是華國的守護神,無數人敬仰的武安神帥!

「菲菲,你……」

看著寧菲菲顫抖的雙手,嚴經緯張了張嘴。

「疼么?」

寧菲菲眼神里充滿了心疼。

一個男人,這樣的年紀,有如此大的成就,站在如此高的高度,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顯然,這些傷痕就是最好的證明!

沒有理所當然的成功,也沒有毫無道理的平庸。

一個人要想站在最高的位置,必然要付出比常人更多更多的努力!

「都是些老疤了!」嚴經緯輕輕搖頭。

寧菲菲摸著這些傷痕,她淚水再也剋制不住,順著眼角撲簌而下。

「菲菲,你哭什麼?」

看到寧菲菲哭了,嚴經緯下了一跳,連忙抱住她。而寧菲菲呢,感受到嚴經緯溫暖的身子,她也緊緊摟住了嚴經緯的脖頸,在他懷裡大聲哭了起來。

連寧菲菲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哭,為嚴經緯身上這些傷痕?還是為知道了嚴經緯真正的身份?還是為她和安琪都愛上同一個男人的愧疚,不甘……

女人的眼淚,是世界上最好的武器。

看著在自己懷中哭的寧菲菲,嚴經緯心疼無比,緊緊的摟住她香軟的身子。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夜幕早已降臨,而外面的傾盆大雨,也已經停歇!

寧菲菲已經停止了哭泣,她將俏臉從嚴經緯懷中抬起,目光看向窗外,忽然道:「這個時間,外面的花店,還沒關門吧?」

嗯?

寧菲菲的話,讓嚴經緯一愣:「菲菲,你想要花?」

「嗯,我好長時間沒收到花了!」

寧菲菲點點頭,上次她收到花,還是她給北斗軍團警衛團開演唱會那一晚,嚴經緯捧著花走到舞台。

從那之後,她都沒有再收到過花!

倒不是說寧菲菲沒人追,而是追她的人都被她明確的拒絕了,而且對方礙於寧家的關係,也不敢對寧菲菲死纏爛打,所以導致她這麼長時間沒有收到花。

嚴經緯就算再傻,也知道這個時 「歡迎收看我們本期的《了解》節目。」

「您是否對不夠了解您的另一半而感到煩惱?」

「您是否因為彼此的不了解,而市場產生爭吵?」

「您的另一半,究竟隱藏了多少秘密?」

「這裏是我們《了解》節目組的直播現場,我是主持人冰冰。」

身穿正裝的女支持人冰冰熟練的念完開場白。

然後才拿起手卡。

「本次我們通過隨機抽籤邀請到的素人嘉賓,是個美女哦,她的名字,叫蘇月靈!」

說完。

錯開身子。

後台有些緊張的蘇月靈在聚光燈的照射下上台。

整個過程和普通的綜藝節目沒什麼太大的區別。

但不同的是。

尋常的綜藝節目,都是以錄播的形式進行的,防止發生意外。

任何不可控的因素,都可通過後期剪輯而修復。

但這個節目,卻是全程以直播的方式進行的。

這在綜藝節目也算獨樹一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