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學金有了王天祥的聖旨,冷笑著拿著自己的酒杯,緊接著跟了出去。

這時候,歐陽志遠這邊的酒桌,正好進行到一半的時間。

歐陽志遠正和宗鵬飛拼酒。

「呵呵,宗大哥,來到我的酒店,您也不給兄弟我打個招呼,呵呵,今天這頓,算我的。」

殷延國說著話,眼光一瞟,嚇了他一跳。

好傢夥,主席上,竟然坐了一位英俊瀟洒、*倜儻的年輕人,正在和宗鵬飛拼酒。

這人是誰?這樣年輕,竟然坐主席?看著他和宗鵬飛之間的神情,沒有任何拘束,親密無間,稱兄道弟,兩人什麼關係?看到那個年輕人坐在主席上,殷延國就知道,肯定是宗鵬飛請客,難道這位年輕人,是上面下來的公子哥?

再看旁邊做的三位年輕的人人,這下讓殷延國倒吸了一口冷氣。

三位女人,一個高貴淡雅,一個文靜嫻熟,另一位英氣逼人,這三位女人的氣質不同,但都在骨子裡散發出一種讓人不可輕視的傲然神情。

這三個女人絕對不是一般人,都應該是大家族的後輩。

另一位男人,殷延國認識,是傅山縣公安局刑警大隊隊長周玉海,坐在最外面的年輕男子,自己也不認識。

殷延國內心暗暗歡喜,他知道,今天自己來對了。

正在和歐陽志遠拼酒的宗鵬飛,一聽是殷延國到了,不由得笑道:「延國來了,來,我給你介紹一下我的幾位兄弟和姐妹。」

宗鵬飛的一句兄弟,把和歐陽他們的關係,拉的很近。

「呵呵,我剛聽說宗大哥來了,這不,我立刻趕過來,今天能認識幾位兄弟和姐妹,是我殷延國的福氣。」

殷延國說的話,很是低調。

「呵呵,延國,這位是我的好兄弟歐陽志遠,傅山醫院的醫生。志遠,這位是天水閣的殷延國老闆。」

「你好!」

兩人的手握在一起。

傅山醫院的醫生?不會吧,一個小醫生,能入宗鵬飛的法眼?殷延國知道,宗鵬飛雖然表面上很是隨和,但骨子裡的那種文人的傲氣,一般人,他是看不起的。

宗鵬飛又把所有的人都和殷延國介紹了一遍。

殷延國這個人極為健談,不一會,就把氣氛推向*,這個傢伙的眼皮子很活,他知道,能讓宗鵬飛稱為兄弟的人,絕不會是個一般的醫生,他連和歐陽幹了三杯。殷延國的酒量雖然好,但和歐陽比起來,就不行了,歐陽志遠的三杯酒下肚,面不改色,但殷延國的臉,早就紅了起來。當這傢伙看到桌子旁邊的四個空茅台酒瓶子的時候,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我靠,四個男人,喝了四瓶茅台了,每個人都沒有喝多,厲害呀。

殷延國又彬彬有禮的和蕭眉他們喝了三杯。

正當殷延國和宗鵬飛喝酒的時候,端著酒杯的孫學金,醉醺醺的闖了進來。

「殷延國,我說你小子幹嘛急匆匆的把我們老大丟在那裡,跑到這裡喝酒?趕快回去,我們老大有事問你。」

孫學金端著酒杯,斜著眼看著殷延國,這傢伙的口氣極其囂張,明顯帶著命令的口氣。

孫學金來到龍海市,沒有多長時間,他不認識市委辦公室主任宗鵬飛,他的眼睛只是在宗鵬飛的身上一掃,停留在蕭眉、陳雨馨和何文婕身上。

好漂亮的三個女人!

孫學金本來就是色中惡鬼,他一眼就看到三位絕色美女坐在那裡,兩眼頓時露出讓人噁心的淫邪目光。他的目光如同刀子一般,來回的在三人的胸脯上放肆的掃射著,再也不能在三位漂亮的女人身上移開。

正在和宗鵬飛喝酒的殷延國,一見到孫學金肆無忌憚的闖了進來,就知道不好,這個狗東西怎麼會進來的?這裡的人是你隨便見的嗎?

宗鵬飛一見闖進來一個醉醺醺的人,臉色頓時冷了下來,正要喝的這杯酒,就停在嘴前,兩眼狠狠的瞪了一眼殷延國。

雖然殷延國是宗鵬飛的朋友,但今天,宗鵬飛本身想宴請歐陽志遠他們,宗鵬飛不想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以免掃了大家的興。

闖進來的這個人,肯定是和殷延國認識的,還這麼無理的盯著蕭眉他們看,簡直在找死。

歐陽志遠的臉色,在剎那間變得寒氣逼人,一抹凌厲的殺機在眼中一閃。

這個狗東西是誰?怎會這樣無理?蕭眉可是自己的女人,陳雨馨和何文婕更是自己的朋友,絕不能讓別人這樣肆無忌憚的盯著。

殷延國剛想轉過身來,把孫學金拉走,但接下來孫學金的一句話,把他推進了萬丈冰窟。

「我靠,殷延國,你在哪裡找來三個這麼漂亮的小姐,你小子太不夠意思了,有漂亮的小姐,自己獨吞,馬上讓這三個小姐,去陪我們老大喝酒,只要把我們老大伺候的舒服了,要多少錢,我們老大給。」

(第二更到,呵呵,求收藏和票票)

作者題外話:推薦完本作品《王牌特衛》。

揭秘中俄石油管道的內幕,揭秘釣魚島的內幕、揭秘神舟飛船發射的驚險。 這個狗東西有點喝多了,腦子已經不夠用的,開始滿嘴噴糞,竟然把蕭眉三人當作小姐,而且還要三人去陪王天祥。

小姐這個尊貴的稱呼,在過去,只有大家貴族家的女兒,才能稱呼小姐,在我國已經有幾千年的歷史,可就是這麼一個尊貴的稱呼,卻被現代人叫歪了本意,變,成了干那種職業的專門稱呼,真是國人的悲哀呀。

蕭眉一聽這人骯髒的話,臉色一下子變得十分的難看,自己是什麼身份?竟然莫名其妙的被侮辱,真是豈有此理。

陳雨馨可是太陽紅集團的董事長,身份極為尊貴,平時哪受過這等污言穢語。何文婕的火氣更大,要在平時,她的槍,早就掏出來了,可是,自己身上有著極為秘密的任務,她只能忍了。

歐陽志遠不想打架,更不想打人,他一直認為,自己是一位救死扶傷的高尚醫生,沒有任何暴力的傾向,可是,這世上,有的人就是要犯賤,一天不挨打,他的皮子就會痒痒,自己在無奈的情況下,也會滿足這些變態王八蛋的特殊需求的。

自己的女人被這個萬惡的狗東西,稱為小姐,而且還要求去陪酒,這個王八蛋簡直是找死呀。

自己的女人,絕不能受到一絲一毫的委屈,老子要打人。

孫學金的話音剛落,歐陽志遠手中的酒杯就飛了出去。

「砰!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在孫學金的嘴裡發出。

那隻酒杯,正打在孫學金的嘴上,兩顆門牙立刻被打斷,只痛的孫學金嗷嗷慘叫不止。

孫學金做夢都不會想到,會有人打自己。

「噗!」

孫學金張嘴吐出兩顆帶血的牙齒。

「他媽……」

孫學金暴跳如雷,吼叫著就想罵人。

歐陽志遠的身形如同閃電一般掠過眾人,一腳踹在孫學金的小腹上。

孫學金的身形,在慘叫聲中,飛出了房間,狠狠的砸在對過的門上。

李大鵬可是歐陽志遠的死黨,他一看自己的老大動了手,毫不猶豫的跟著動了手,一張椅子就跟著飛了出去,呼嘯著砸在剛剛爬起來,還沒站起來孫學金的身上,整張椅子被拍的粉碎。

宗鵬飛看著歐陽志遠一腳踢飛這個流氓人渣,心裡暗贊道,這傢伙好快捷的身手。


「這種人就欠揍,打的好!」

何文婕呵呵笑著看著歐陽。

蕭眉看著歐陽志遠,憤恨的怒氣,被歐陽志遠這一腳踢得蹤影全無。蕭眉優雅的舉起酒杯,輕聲道:「謝謝。」

能找到一位不讓自己受一點委屈的男人,是一個女人一生中,最大的幸福。

歐陽笑嘻嘻的拿起另一個新酒杯,給自己滿上,和蕭眉碰了一杯,一飲而盡。

他在蕭眉的眼裡,看到了那抹讓自己心動的柔情。

眉兒姐,你放心,在我的一生中,我不會讓你受到任何的委屈。

旁邊的陳雨馨,看著歐陽和蕭眉兩人碰了一杯,也看到了兩人眼中讓人羨慕的情意,深深為蕭眉高興。

「殷延國,這是怎麼回事?」

宗鵬飛臉色一冷,兩眼死死的盯著滿臉大汗,苦笑不得的殷延國。

殷延國連忙道:「宗大哥,是天都集團的副經理孫學金,這傢伙喝多了,對不起宗大哥。」

殷延國做夢都沒想到,孫學金會說出這樣侮辱人的下流話,那三位氣質高雅的漂亮女性,可都是宗鵬飛宴請的對象。

能讓宗鵬飛宴請的人,是你個狗東西能惹得起的嗎?

「哼,天都集團的人,素質也太低了吧。」

宗鵬飛不由得一聲冷哼。

正在等候消息的王天祥,猛然聽到外面,傳來副經理孫學金的慘叫,連忙道:「大家快去看看,有人打了孫經理。」

說話間,王天祥領著眾人衝出了出來。

書名《曖昧入侵:神秘上司的邀請》:漂亮而性感的春風集團董事長夫人何玉蘭,因耐不住生理上與心理上的寂寞,在主角林一航的絕妙誘惑下雙雙出軌,而這一切,又被另一個背負著血海深仇的女子所要挾!

歷盡滄桑,當一切塵埃落定,命運把她逼上死角的時候,她突然收到一個神秘上司的特別邀請……我們都是生活的狗,拚命地追逐幸福的骨頭,當我們迷失在*的海洋,還能不能找到愛情的航船?


地址是:vip..com/book/index_.com

作者題外話:《新浪男作者互推聯盟》每日推薦精品,今日推薦《我的美女局長》

內容簡介:秦天河在一次酒醉后和美女同事肖薇上了床,事後不久,肖薇被提拔為某局副局長。在美女局長肖薇的引導和扶持下,他一步步走上領導崗位。隨著地位的升遷,身份的改變,靈魂也在接受著血與火的考驗。面對著金錢、美女、權利的誘惑,他能否經受得起考驗呢?他又會做出怎樣的抉擇?

(閱讀方式——直接在搜索欄搜索:我的美女局長,或記下書號:165387,然後任意打開一本書的連接,把地址中的數字替換成165387,回車即可。 他一眼看到,孫學金滿嘴鮮血的倒在走廊上,一張破碎的椅子,散落在他的周圍。

王天祥的臉色冷的十分的可怕,什麼人有這麼大的膽子,敢打天都集團的人?

孫學金一看自己的老大沖了出來,連忙踉踉蹌蹌的站起來,哭喪著臉道:「老大,我被這房間里的那狗日的打了。」

在龍海,打了孫學金,就是打了天都集團的臉。

王天祥冷冷的看了一眼歐陽志遠的這間包間,沉聲道:「是哪個不長眼的東西,打了我的人,還不滾出來。」

殷延國一聽外面傳來王天祥的怒罵聲,連忙跑出來,連忙道:「王經理,這是誤會。」

「誤會?殷延國,我的人在你的飯店裡被打了,你竟然說誤會?我看你的酒店是不想開了?我倒要看看是誰有這麼大的狗膽,敢打老子的人。」

王天祥咆哮著一把推開殷延國,闖進歐陽志遠的房間。

一絲冷笑在殷延國的臉上一閃,嘿嘿,媽個比,給你臉不要臉,你天都集團牛逼嗎?你也不看看房間內是誰?和老子過不去,我不整你,自有人整你,嘿嘿。

王天祥剛闖進包間,歐陽志遠如同一隻暴怒的雄獅,兩眼透出凌厲的殺氣,死死地盯住王天祥,冷冷地道:「天都集團的人是什麼東西?素質太低了吧,張口就罵人?」

王天祥剛闖進房門,就感覺到,兩道目光,如同刀鋒一般,閃電一般的刺來,一位年輕的男人,正用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眼神死死的盯住自己。

這個年輕人好可怕的目光。

王天祥能做到天都集團龍海分公司經理這個位置,也不是吃醋的,這傢伙在平時,就非常的強橫,一看到一個年輕人攔住自己,而且還說自己素質低下,天都集團是什麼東西,王天祥頓時勃然大怒,怒聲道:「你是什麼狗東西,敢這樣對老子這樣說話?還不快滾……」

「啪!」

王天祥話音未落,一記耳光,閃電一般的打在王天祥的臉上。

這記耳光只打的王天祥眼冒金星,轉了三個圈。

「你……你……竟敢打我,快報警!」


王天祥捂住自己的臉,拿出電話,就要報警。

周玉海走過來,冷冷的盯了一眼王天祥,亮出自己的警官證,冷聲道:「不用報警了,我就是警察。」


王天祥一看眼前的警官證,連忙大聲道:「警官先生,我要報警,他打人……」

王天祥說著話,終於明白,這位警官是從屋裡出來的,是和打人的在一起的。

「哼,警察竟然合夥毆打我們天都集團的人,我要告你們!告你們毆打投資商。」

王天祥冷森森的看著周玉海,一頂大帽子扣了過來。

「王天祥,你想幹什麼?」

一聲低沉有力的聲音,在房間內傳來,帶著強大的官威。

這聲音怎麼這樣耳熟?

(第二更到,求收藏和票票)

作者題外話:推薦完本小說《王牌特衛》

中國一級警衛,在國際大賽中,是怎樣和美國的總統保鏢巔峰對決?少林寺的小和尚,是怎樣一招打敗普京的貼身保鏢。 王天祥連忙抬頭一看,頓時嚇了一跳,臉色煞白,垂頭喪氣,額頭上的汗,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他知道,今天這頓揍,是白白的挨了。

房間的座位上,市委辦公室主任宗鵬飛的一雙如同刀鋒一般的眸子,正死死地盯住自己。

天哪,裡面的人,竟然在和宗鵬飛一起喝酒,那麼,暴打自己的那個年輕人,身份絕對不低呀。雖然天都集團很牛逼,但很多龍海市的政府工程,都還是要市委辦公室點頭的。

自己絕不能得罪宗鵬飛。

王天祥本來暴戾的眼神,剎那間變得極其獻媚,連忙躬身道:「是宗主任您在這裡喝酒呀,孫學金這個狗東西,怎麼會惹您生氣?嘿嘿,對不起,宗主任。」

王天祥頓時變得如同沒有脊樑的狗,點頭哈腰的向宗鵬飛道歉。

「哼!」

宗鵬飛的鼻子里發出不屑的冷哼聲。

這時候,孫學金的酒,早就嚇醒了,他雖然不認識市委辦公室主任宗鵬飛,但看到,自己的老大,這樣奴顏婢膝的向裡面的人道歉,就知道,自己嘴賤,招惹了惹不起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