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大一聽,用一些不舍的表情,從箭袋中那僅有的九支鋼箭中,扒出一支搭上,然後用一個射日弓步,立即將那隻大鐵弓拉成了滿月。

『嗦』的一聲后,那隻又長又重的鋼箭,已帶著呼嘯聲飛了出去。

緊盯著那隻鋼箭的軌跡,直到它飛越薄霧,消失在視線里后,寒子劍才轉頭對孟大樂道:

「快箭孟大,果然名不虛傳,此箭此弓,目前軍中恐無第三人能憾動了!」

孟大急忙拱手謙笑:「王爺謬獎,這點雕蟲小技,難承您這讚譽。」

筱梅一聽,也笑著說:

「王爺也發一箭,叫我等開開眼界如何,嘻嘻。」

寒子劍又笑道:「不可,不可,別傷了孟兄的寶物!」

笑聲中,寒子劍又對孟大拱手說道:

「有勞孟兄,待一會等我令發時,也用此鋼箭,對準我的后心,用勁全力再發一箭!」

此言一出,眾人皆驚。

心兒一聽,直接指著孟大怒吼道:「你敢!」

孟大也立即嚇得扔了巨弓,直接跪地喊道:

「末將不敢,打死也不敢!」

笑著拉回心兒,附她耳邊輕語一番后,寒子劍急忙扶輕孟大,又非常嚴肅的說:

「孟將軍,執行軍令!」

疑惑中,孟大此刻連話都不敢說了,他只能轉頭用求助的眼神看了看公主殿下。

心兒已被寒子劍的一番悄悄話,驚得有些舉棋不定了,又見他一臉認真,終才咬著牙,對孟大點了點頭。

「是,末將遵命!」孟大這才又對寒子劍施禮輕輕應答。

這才接給藍春暉將軍手中的韁繩,寒子劍飛身上馬後,又對眾將士大聲喊道:

「眾將聽令!」

「是!」

整齊劃一的應答聲后,寒子劍又說:

「沒有命令,任何人不許輕舉妄動,待我先去滅了那城牆上的弓箭手,先痛痛快快的殺一場,打開城門后,大家再殺進城去!」

此令一出,眾人也又被驚呆了,竟被驚得無人應答。

寒子劍又大聲喊道:「藍春暉將軍聽令!」

「末將在!」藍春暉急忙抱拳立答。

「令你率麾下,進城后火速佔領鎮南王府,擒拿反賊眾眷,整理打掃王府,準備恭迎公主和太子入住!」

「是!末將領命!」

「韋植將軍,瞿紅艷將軍聽令,你們進城后,負責全城圍剿,但凡是城中兵士,見一殺一,一個不留!」

「是!末將等領命!」韋植和瞿紅艷同時抱拳大聲應答。

「総寶安大人聽令!」

「卑職在!」

「暫命你為邕南郡總督,此任命及時生效,令你率張隆趙滸,領一千軍士,由施秉忠老相父子四人配合,進城後接管鎮南王的銀安殿,立即總理邕南郡轄區政務,並緝拿鄯武的旁親側眷和他的死黨余士!」

「是,謹領逍遙王命!」

総寶安和張隆趙滸,與施家父子四人,同時抱拳應答。

又抬頭看天,寒子劍大聲喊道:

「愛迪聽令!」

「末將在!」

立即,萌萌噠男童聲響起后,小愛迪已閃著炫光,如一道閃電而來,飛到了眾人的頭頂。

「令你按咱們先前制定好的方案,皆時護送公主太子和二十四位女孩入城,不得貪玩有誤!」

小愛迪一聽,立即好像一些不快樂了:「王爺大哥哥,小愛迪也心癢手癢,可否讓我再打一發飛蛋過過癮呀?」

寒子劍又抬頭看著小愛迪,笑著喝道:「不許多言,執行命令!」

「是,愛迪遵命!嘻嘻。」

又回頭看著身後的梅,蘭,竹菊,寒子劍繼續發布命令:

「梅,蘭,竹,菊四位將軍聽令!」

「末將在!」

「令你四人,率公主宮二十位女將,立即護衛公主和小太子進入愛迪艙內,然後負責在空中瞭望觀戰,並給地面部隊提供實時情報,不得有誤!」

「是,謹遵王命!」二十四位女孩,樂得一起高聲唱答。

等這一系列的將令,頒布完畢后,寒子劍這才一手握劍,一手持韁,然後猛夾馬肚,一邊啟動赤焰駒,一邊又大聲喊了一聲:

「我去也,戰鼓齊擂,眾將切記軍規!」

「是!王爺小心!」

「子劍,小心呀!!!」

在眾人的應答聲中。

在心兒那熱淚突下,悲嘁嘁的呼喊聲中。

在梅蘭竹和瞿紅艷的急得滿臉通紅和咬牙切齒中。

眾人卻見,那匹赤焰駒已四蹄如飛,捲起一陣塵土后,竟馱著寒子劍,朝邕南郡城的反方向,急奔而去了… 那日,就在城下那激蕩的人心,突起的戰鼓聲和吶喊聲中,這回邕南城的守敵,是徹底的慌亂了了。

這可是來軍,要發起總攻的模式呀!

於是,鎮南王府那位黑袍黑盔的大管家,也驚得舉起一支青峰長劍,急忙下令:

立即再給城門內部,加固三道粗木杠!

城內的瓮城裡,該埋伏的將士們,要立即埋伏好,立馬做好戰鬥準備!

城牆上的各單位戰鬥人員,該到位的,毫無保留的全部到位,準備好大石頭,長木頭,推梯桿,抓俘鉤!

正在城牆上的一千六百名弓箭手,立即加大發射量,儘可能的緩解來軍攻勢,先消減一部分來敵的有生力量!

於是,那些首當其衝,已經拉了三天弓,發射了六十萬次的弓箭手,聽到號令后,忙忙又強打起精神,開始沒頭沒腦的,又用萬箭齊發,來壯膽防禦。

此時的邕南郡城外,那匹反道而行的赤焰駒和寒子劍,朝邕南城的反方向,奔了數里后,終才回了頭。

這匹被喂得八成飽,已經養精蓄銳了三天的赤焰駒,被寒子劍的劍鞘,輕輕揍一下屁屁后,立即昂頭踢蹄狂嘶一聲,啟動了神駿神威。

就在急速的回程途中,根本不用寒子劍再發令,玉珠大丫已帶著九位小鬼妹妹,氣勢洶洶的沖了出來:

「師傅,孩兒們要先去殺敵也,您小心!」

「寶寶們辛苦了,一定要注意安全,咱們一會兒城裡見。」

寒子劍笑著,他朝那璀璨奪目的十顆紅星小幽靈揮了揮手后,又輕輕揍了一下肥馬屁。

再一次加速,經過一段越來越快的急跑后,赤焰駒已若一道赤色旋風,卷土而來。

當這勢如閃電的一人一馬,經過營地,掠過眾將士身邊時,眾人只見寒子劍從馬背上猛然一彈,已藉助那強大的慣性,高高的飛了出去。

「孟將軍!快送我一箭!」

這回,等寒子劍在空中大喝一聲后,眾人終才大悟。

早已經做好準備,兩腳開立與肩同寬,身體微向前傾,箭搭虎筋弦的孟大,立即用那種后羿射日的造型,拼盡洪荒之力將弓拉滿,然後大吼一聲,將一支鋼箭,朝急飛的寒子劍后腰位,發了出去。

眾人只見,今年五十有餘,生得虎背熊腰,腳大臂粗,濃眉亂須,自幼在大漠長大,曾得高人指點,射殺過百隻金雕的英雄孟大,此刻的動作奇快無比。

第一枝鋼箭,剛射出去,就在眾人的眼花繚亂中,孟大的第二枝鋼箭已搭在弦上了,跟著他又迅速抬高角度,補了一箭。

這自作主張的第二箭,其實是孟大的心細之舉,他是怕自己萬一失誤歪軌,而誤了王爺的大事!

於是,在眾人的喝彩聲中。

在心兒那揪肉心疼的淚眼朦朧中。

在此刻所有女孩,統統在為寒子劍擔心,而全部嚇得的蒙眼驚呼中。

那兩支鋼箭,此時已如兩顆黑色流星,在空中劃出兩道呼嘯的軌跡,追趕寒子劍而去了。

起飛首程,剛過百十米余后,寒子劍就聽得,身後已經追來了兩道力道強勁,一遠一近,一高一低的呼嘯聲。

根本不需要回頭看,寒子劍立即將左腿上弓,然後猛然一踏,那支前箭,立即被借光全力,然後調轉箭頭,朝地面飛去。

眼看著,城牆已近,一片慘叫聲傳來,這關鍵的一踏,立即又讓寒子劍一飛衝天,已超出那城垛幾米高去了。

樂得伸手,寒子劍把那第二支鋼箭憑空抓來后,直接一甩。

城頭上,那位身穿黑袍,頭戴黑盔,早已經被調皮的小小丫戳瞎雙眼,正雙手蒙面,嚎哭著搖搖欲墜的鎮南王府的大管家,立即又被寒子劍這凌厲的一箭貫穿前胸,直接被釘在了他身後的一根石柱上。

其實就在剛才,寒子劍如天神般,在飛行途中腳踏勁箭,借力再高飛,進入飛箭射程之內時,城上那千餘名弓箭手,早已在慘叫聲一片中,徹底喪失了戰鬥力。

如今的鬼丫頭們,真的已是今非昔比了,特別是大丫二丫三丫四丫頭五丫六丫七丫,她們的功力均已提升到了一個新高度。

眾鬼丫的這個新高度,那可真不是鬧著玩的,更不是僅戳戳眼珠那麼簡單了。

剛才在途中,大丫玉珠就發了嚴厲的號令:

「除八丫,九丫,十丫,繼續戳敵人的眼珠,一邊戳,一邊玩,一邊跟姐姐們學習戰鬥技巧,其他妹妹則狠狠打擊敵人的太陽穴,直接一擊斃命,必須要在師傅到達之前,先將弓箭手,徹底消滅乾淨!」

此時,薄霧已消,城下正在待命的眾將士,可看得明明白白。

正在飛行的神武逍遙王爺,離那高高的城牆,尚有百米時,城上已傳來了一片慘不忍聽的鬼叫狼嚎聲,那如蝗而來的飛箭,也立即沒了蹤影。

又如見神人,城下眾將情不自禁的再一次熱血沸騰。

齊齊朝天三拜后,在那越來越激烈的戰鼓聲中,沒等號令,藍春暉將軍便壓耐不住了。

第一個催馬,藍春暉將軍虎目圓瞪,急不可待的舉著他那黑漆漆的鐵杆丈八長矛,呀呀喊著,率先向城門方向沖了出去。

等寒子劍飄飄然然的降落在城牆上時,卻發現已無敵可殺了。

此時,城內的瓮城裡,又傳來了一片殺豬聲。

寒子劍聽了一樂,立即飛身而下,直撲城門。

據大丫和二丫,昨日帶回的情報顯示:

那偌大的瓮城裡,和那兩道夾城廂里,可密密麻麻的埋伏著六千多名全副武裝的敵軍呢。

嗯,這個大丫鬼玉珠,果然是個殺伐果斷,聰明睿智的將帥之才,她的戰略戰術,運用得非常得當。

根本不用交代,一切都好像都在她的運籌帷幄中了。

是必須先將這些伏兵,消滅得差不多,然後才能打開城門。

若不出所料,藍春暉將軍肯定會帶著麾下,首當其衝的衝鋒在前。

這些寶貴的忠勇之士,可都經歷過九死一生,他們也是將來的國之棟樑,絕對不能讓他們再損兵折將了!

等寒子劍再落地時,只見那城內門口,已倒下了千餘敵軍。

眾丫們殺氣正濃,齊齊嬌呼師傅后,又快樂得繼續屠敵。

再彈腿一飛,朝那抱頭鼠竄的敵軍最多最密集之處,寒子劍也忍不住殺氣橫出,果斷揮劍。

一道寒氣殺氣掠過後,冷鐵寒心劍的劍氣所到之處,又是一大片可憐的敵軍,立即丟腦殘軀,倒在了血肉模糊里。

直接在空中,一個飛身轉回城門口后,寒子劍再一次用天罡真氣揮劍,立即將那十來根缽粗的頂門柱,輕輕鬆鬆的統統砍斷了。

然後,如鶴落地后,寒子劍又雙腳齊飛,立即將那些斷木和一排用來堵城門沙袋,狠狠踢向了殘餘敵軍。

迅速將這些障礙物清除后,寒子劍這才單手勁拉,那兩大扇被鐵條緊抱,門釘環繞,笨重異常的實木厚城門,立即在一連串痛苦的『嘎嘎』聲中洞開了。

「殺呀!」

「沖呀!」

……

城門外傳來的吶喊聲中,戰旗飄揚,城外眾將組成的騎兵大部隊,已在藍春暉將軍的帶領下,在那遮天蓋日的沙塵里,勢不可擋的沖了過來。

這些倒霉的守城敵軍,哪見過這種打法呀,先是不見人影,就莫名其妙的被屠去了小半。

又見一位身披彩雲的英武戰神,突然從天而降,然後只用一劍,便是血光四濺,又消滅了一大片。

此情此景,城內敵軍,早被嚇得魂飛膽喪,大部分人已被怯得喪失鬥志,統統跪地舉手投降。

可是,投降也沒用呀。

師傅的命令是一個不留!

殺氣騰騰的眾鬼丫,屠得正歡呢,豈肯輕易罷休。

「二妹,速帶三妹四妹去堵住內城出口,不要放走一個敵人!」大丫玉珠那鏗鏘的口令再起。

「是,謹遵大姐軍令,立即合圍,關門打狗!」

二丫哈哈笑著,首先直撲內城出口,然後在兩位妹妹的配合下橫衝直撞,又將那些企圖逃跑的敵軍趕回了挨屠圈內。

大丫玉珠一見,也樂得大笑:「哈哈,八妹,九妹,小小妹,你們三個可以退出休息,去陪師傅玩了,這些個殘兵敗將,姐姐們負責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