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辰一臉微笑的看著沈超,彷彿在說,你不願意的話,我們可以商量。

「不,沒問題!你放心。」

沈超看到姜辰臉上的笑容以後,心裡頓時一寒。剛才姜辰就是微笑著給他下了葯,現在沈超一看到姜辰的笑容,便覺得其中有滿滿的惡意。

「好,是個爽快人。」

姜辰給沈超豎了個大拇指,一臉的讚賞。

「嗯,就這樣吧,也沒啥其他事兒,你們自己撤吧。」

姜辰想了想,發現暫時想不起還有什麼要吩咐的了以後,便給沈超留了個電話,直接轉身朝樓梯走去。

沈超聞言也不答話,只是掙扎著抬起頭顱看著姜辰的背影。

「艹,你們還愣著幹嘛,還不趕快扶我起來!」

待到姜辰的背影消失以後,沈超立馬對他的手下吼起來。

「哦哦,是是是!」

「老大你沒事兒吧?」

他的手下著才如夢初醒,連忙爬起來,來到沈超的身,伸手把他扶起來。

「卧槽,你輕點,勞資還疼著呢。」

奈何沈超的這些手下,都是些粗漢子,扶人也不太注意的,直接弄疼了他的傷口。

「嘶!媽的!這事兒勞資絕對不會就這麼算了,等兩個月後,勞資要你好看。」

沈超在手下的攙扶下,齜牙咧嘴的站起身來,然後看著樓梯,低聲放著狠話。

「老大,你現在就干不過他,兩個月後,也不一定能行啊。」

這時,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想起,絲毫沒注意到沈超的臉色已陡然鐵青。

「艹,就你多嘴!」

沈超聞言一怒,直接一腳朝出聲的人踢去,但是這一腳卻沒多大力道,因為他剛一抬腿,蛋就痛起來。

「媽的,給老子打,往死了揍!」

沈超疼的面孔扭曲,然後指著出聲的那個人,對其他手下吩咐道。

「別,別啊。我錯了!我錯了老大!」

出聲的人臉色大變,連忙求饒。可惜的是,沈超可不會就這麼輕易的放過他。

「下面在幹嘛呢?」

姜辰此時已經上了樓了,不過剛剛在樓梯上,沒有看到具體過程。來到二樓陽台,便只看到一群人在毆打著誰,不免一陣詫異。

楚雪也是一臉驚訝的盯著下面,不過她倒是看的津津有味,覺得挺有趣。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剛才他們突然就開始打那個人了。」

劉偉銘也是一臉詫異,不過他也覺得下面的場景挺有趣的。

「少爺,你沒事吧?沒受什麼傷吧?」

吳秀英見姜辰上來了以後,連忙出聲問道。

「沒事,那些戰鬥力為零的渣渣,怎麼可能傷的了我。」

姜辰咧嘴一笑,讓吳秀英不用擔心。

「還說沒事,我剛剛可是看到了,那些人的棍子都打在你身上了,肯定疼的厲害,說不定都青腫了。」

吳秀英一臉心疼的看著姜辰。

「真的沒事,他們那都是空心塑料棍子,都是拿來嚇人的,一點威力都沒有,不信你看,我這身上一點兒事都沒有。」

主播公寓 姜辰聞言心裡一暖,連忙解釋起來,然後掀起體恤,讓吳秀英查看起來。

吳秀英看著姜辰身上的皮膚,依舊是白皙光滑,並沒有青一塊紫一塊的,這才相信了姜辰的話,鬆了一口氣。

「得,這老媽對我都沒這麼心疼呢。」

劉偉銘看到吳秀英對姜辰的樣子,不由得有些吃味。

「你還說呢,要不是你借錢,哪裡會有這些破事。我沒打你,還算是輕的。」

聽到劉偉銘的話后,吳秀英的臉色頓時一板,沒好氣的看著他。

「媽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我這也是遭到了算計嘛。」

劉偉銘聞言神情一滯,尷尬的笑笑,連忙認錯。

「我看啊,就該好好收拾一下。」

姜辰眯著眼睛建議到,他純屬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

「沒錯!是該好好收拾一下了。」

吳秀英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你!」

劉偉銘聞言氣極,瞪著眼睛看向姜辰。

「你還敢瞪人,這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我看你真的是討打!」

吳秀英看到劉偉銘的眼神以後,直接舉起手來,作勢欲打。

「哎,我錯了媽,別打!別打!」

劉偉銘連忙往屋子裡跑去。

此時的姜辰則已經直接愣住了,因為在剛剛劉偉銘瞪他的時候,他明顯的感覺到,劉偉銘的體內有一股微弱的能量波動。

雖然波動極為微弱,但是由於姜辰這次跟他離得較近,所以還是明顯的察覺到了。

這波動赫然就跟在蓉城恆峰大廈里遇到的,那對年輕男女極為相似,只是彷彿沒有屬性一般。

「進化者?」

姜辰看著劉偉銘的背影,神情極為嚴肅。 「怎麼了?」

楚雪看著姜辰一臉肅然的模樣,不由得有些疑惑。

「沒事。」

姜辰搖了搖頭,沒有跟楚雪解釋,然後朝屋子裡走去。

「你們居然回來了,那老大呢?老大他怎麼把你放了?」

見到姜辰完好無損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被抓的兩個混混頓時驚了。

「哦,對差點把你們兩個給忘了。」姜辰拍了下額頭,「他們應該還沒走吧。」

說著姜辰直接把兩人給拉起來,往陽台上走去。

「你,你要幹嘛?」

兩個混混慌了,不知道姜辰打算幹嘛。

姜辰來到陽台上以後,發現沈超等人已經停手了,正在上車中。

「喂,等等,把這兩個人帶上,我可不養閑人。」

姜辰在陽台上大喊一聲,然後直接把兩人一提,就從陽台上往下扔。

「啊,卧槽。救命啊!」

兩個混混臉都綠了,不停的大喊。下面的沈超等人,也是看的頭皮發麻。

「嘭!」

兩人落到地上,發出巨大的聲響,身上捆著他們的繩子已然解開。

姜辰見兩人落在地上以後,便拿著繩子轉身往屋子裡走去。

屋子裡的劉偉銘等人,此時正張大了嘴巴,一臉領的時候看著姜辰。顯然,他們也被姜辰的舉動嚇了一跳。

「看我幹嘛?」

姜辰把繩子隨意的扔在地上,一臉詫異的問道。

「你就不怕把他們兩個給摔死啊?」

劉偉銘說話了,臉上還是充滿了驚愕。

「我捏著繩頭的,緩解了下墜力,落下去頂多被震一下,哪裡有那麼嚴重。」

姜辰攤了攤手,顯然他才不會那麼莽。

「哦,這樣啊。」

劉偉銘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既然這裡的事情處理了,我們這也就準備撤了。你小子不是在讀大學嗎,你也找時間繼續回去讀書去。」

姜辰拍了拍手,叉著腰對劉偉銘說道,儼然一副長輩對晚輩說話的口氣。

劉偉銘聞言嘴角一抽,神情有些尷尬,愣愣的沒有說話。

一旁的吳秀英此時也是臉色暗淡,偏過頭去。

「怎麼?還出了什麼事?」

姜辰看出了不對勁,不免有些詫異的盯著劉偉銘。

「我被學校強制退學了。」劉偉銘低沉著臉回答道。

姜辰聞言一愣,轉頭跟身旁的楚雪對視了一眼,俱都是一臉的驚訝。

不過姜辰很快的反應過來,怪不得劉偉銘會往家跑,感情是被開除了。

回想起當初在媽港碰到劉偉銘的時候,並不是周末。再加上劉偉銘說過,那些人在學校的時候,也是三天兩頭的來找他要賬。

「這樣子的話,被開除倒也不奇怪。」

姜辰暗暗點頭,覺得學校雖然處理方式比較強硬,但是也不是說不過去。

「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姜辰看向劉偉銘,同時他的心裡莫名的升起了一個念頭。

「現在就準備找工作了吧,賺錢養家。」

劉偉銘也沒糾結自己被開除的事情,正了正神色笑著說道。

「不如你來跟我干吧。」

姜辰想了想后說道,眼裡的精光一閃。

「跟你干?」劉偉銘聞言一愣。

「少爺,你這幫我們解決欠債的事情,我們已經是感激不盡了,怎麼能夠再麻煩你呢。」

吳秀英連忙出聲拒絕,她雖然也很是感動,但是卻不想再麻煩姜辰,她覺得自己這母子兩個,欠姜辰的已經夠多了。

「是啊,我的工作我自己來就行了,不用麻煩你。」

劉偉銘也是微微點頭,表示不願再麻煩姜辰。

如果說工作的事情,還要姜辰幫忙的話,他不光心裡過意不去。而且也會有些不舒服,畢竟他的性子也是要強的。

「不不不,你們誤會了,我不是在幫你們,我是真的需要你來替我辦事,因為我覺得你能幫上我。」

姜辰此時正了正神色,一臉正經的看著劉偉銘,表明自己沒有撒謊。

「要我幫忙?」

劉偉銘聞言一臉驚訝之色,但是見姜辰的神色不似作偽,一時間不由得有些摸不著頭腦。

「對,要你幫忙,幫我做事。」

姜辰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一抹微笑。

劉偉銘和他母親對視了一眼,發現他母親除了有一些疑惑之外,更多的還是欣喜之色。於是,他暗暗的打定了主意。

「你需要我做什麼?」

劉偉銘一臉嚴肅的看著姜辰,說的話已經透露出了他願意給姜辰辦事的意願。

「現在時間已經中午了。」姜辰看了下手錶,「這樣吧,你明天早上跟吳姨一起來我的別墅找我,我給你安排工作。」

姜辰認真的想了想,覺得今天的時間可能不太夠,於是只好讓劉偉銘明早再來找他。

「好。」劉偉銘點了點頭。

「記得,把你的東西都帶上,你可能要住在工作地點。」

聽到姜辰這句話后,劉偉銘又是一愣,轉頭看了一下自己的母親,發現她也是一臉茫然。

「住在工作地點,也就是說我回不了家了嗎?」

劉偉銘的眉頭緊皺,語氣中流露出一股猶疑。

「嗯。」姜辰點了點頭,「不過你可以在我的別墅跟你母親經常見面,你的工作地點,離我住的地方不遠。」

看出了劉偉銘的遲疑,姜辰還是給他吃了顆定心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