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嫣然這般毫不留情的嘲諷,頓時讓這陸師兄無比難堪,如同白玉的臉泛著潮紅,顯得有些羞怒。

只是他也知道姜嫣然的不同,因為天賦完全符和奉天冠的法門,所以修鍊速度極佳。

如今進入靈氣濃郁無比的蓬萊島,姜嫣然不過短短不到半個月,已經有著練氣四層的實力,其速度甚至比這有系統的葉天還要快,簡直是誇張。

如此一來,姜嫣然便成奉天觀的下一代觀主人選,這也是陸師兄會追求姜嫣然的原因。

畢竟姜嫣然一旦成為奉天觀觀主,其權勢之大,蓬萊島僅有幾人能比,能夠娶到她,自然對自己對家族是無比巨大的助益。

這蓬萊島面積巨大,修真者在這裡駐紮的時間又長,慢慢的繁衍之下,除了幾個修真門派之外,自然也少不了有家族生成了。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天賦奇佳,能夠順路的踏入修真之路,一路而上的。

如此一來,那些無望修真的,自然早早的成家立業,將希望寄託給下一代,就成型了各種大大小小的家族了。

這陸師兄所在的家族便是蓬萊島,幾個大家族之一,所以這便是哪怕明知道姜嫣然在外界已經有男人了,這陸師兄仍舊想要追求她的緣故了。

原以為憑藉著自己築基期的修為,以直帥氣過人的容貌,追求著外界來的女人,不過是手到擒來而已。

可沒想到,這大半個月下來,卻是屢屢碰壁,一丁點進展也沒有,以至於這陸師兄惱羞成怒,直接將話挑明了,更想借踩葉天來抬高自己,卻不想被姜嫣然毫不客氣的反嘲。

歲月打溼情長 雖然難堪至極,可陸師兄也不敢發作,只能沉聲道:「縱使這人天賦絕倫,可外界已無成就築基的可能,最多不過鍊氣巔峰,早晚化作枯骨,淪於黃土一杯。

你和那人已然是兩界之人,到時你進入了築基,他淪於黃土一杯,又怎能常伴你左右?」

姜嫣然冷道:「哼!就不需要你顧慮了,我相信葉天絕對能夠進入築基期!沒有事的話,我先走了,要去修鍊了,告辭!」

說著,也不理會陸師兄,身形一展,已經消失不見。

「可惡!」陸師兄冷道,「這女人當真是一點也不識抬舉啊!那個外界的狗屁葉天算得了什麼,能拿來和我相比嗎?

哼!我已經是築基期,要不是天地受限,無法進入外界,這人在我面前,和螻蟻有什麼分別!」

這時,一道女子的聲音響起。

「陸仙長,你想要對付那個葉天嗎?」

陸師兄回頭,看向了被姜嫣然留下的露娜。

此時的露娜正一臉陰沉,帶著陰冷的笑容,也看了過來。

露娜和姜嫣然一起到了這蓬萊島,但她並沒有被收入奉天觀,而只是作為姜嫣然的婢女。

雖然奉天觀也給了她一套修真的功法,讓她也能夠修真,但和姜嫣然相比。

同樣是半個月的時間,同樣是在這靈氣濃郁的蓬萊島,露娜卻還練氣一層也沒能進入,可見天賦了。

只是露娜並不認為這是自己的天賦問題,而是認定奉天觀偏心,將最好的功法給了姜嫣然,而給自己的不過是普通的貨色,自然心生不滿了。

加之之前大祭司一事,讓露娜遭受了人間的黑暗,心中無比迫切擁有力量,所以不滿更是不斷滋長,以至於讓她越發的陰沉。

這時候,見陸師兄憎恨葉天,露娜自認和葉天關係可不好,之前波斯的時候,兩人可是發生的矛盾呢!

所以這時,她便決定利用這點換取能夠增長自身修為的資源,所以才會在那個時候開口。

陸師兄也明白露娜的打算,目前露娜便是利用向他透露姜嫣然所在,換取了修鍊資源,這時候開口,自然也是有這樣的打算。

當下,他便問道:「你有什麼主意?外界限制的原因,我根本不能夠降臨外界,否則那個葉天不夠我一劍殺的!」

露娜冷聲道:「陸仙長,您雖然不能叫降臨外界,可難道在外界沒有認識的修真者嗎?」

「當然有!」陸師兄淡然說道,「華國帝都的十一柱國世家之一的陸家,便是我蓬萊陸家的分支,也是我蓬萊陸家控制外界的主要力量,你是讓我動用柱國陸家的力量,去對付這個葉天嗎?」

「是的!這個葉天我曾經和他有過接觸,知道這人一向做事張狂,莽撞無比,只要外界的陸家設個套,自然能讓他上當。

到時候他一死,姜嫣然雖然會傷心,但過段時間就好,到時候陸仙人豈不就有機會了嗎?」露娜淡淡的說道。

「好主意呀!」陸師兄冷笑道,「我倒是沒想到這點,等下便去吩咐,讓人設下個萬無一失的局,好讓這葉天死無葬身之地!」

露娜點頭,補充道:「不過有一點,陸仙長要注意,不要讓陸家的人暴露自己的信息,否則姜嫣然那是動用奉天觀在外界的力量調查,到時候查出來了,事情可就難收拾了!」 「放心,這點不會有問題,還是要多謝露娜小姐啊!小小謝禮,不成敬意,到時候事情一成,還有厚禮!」陸師兄笑道。

右手在左手食指上的戒指一抹,便多了一個玉簡,上有特殊的符文,遞給了露娜。

這是蓬萊島,或者說是擁有洞天福地的個頂階修真門派流通的靈票,相當於古時候的銀票了。

憑著這樣的靈票,可以到發行該靈票的票號,兌化相關的修鍊資源,可以說是很方便快捷了。

之前露娜向陸師兄透露姜嫣然行蹤時,便已經接受過靈票,所以這次輕車熟路,而且看這次陸師兄給的比以往還多,更是高興極了。

連聲道謝后,轉身離去。

那陸師兄也是笑了笑,走了。

效區的徐文靜住所,葉天完全不知道自己莫名的又被人盯上了,正想著關於蠱妖族福地一事。

這時,院子里已經收拾好了,其他的像吳姥姥等早離開了。

徐文靜小步走了過來,葉天回過神,抬頭見她一臉怯生生的樣子,不由笑道:「怎麼,不認識老同學了嗎?」

見葉天一臉輕鬆,徐文靜輕舒一口氣,輕吐了小舌頭,說道:「沒有啦,主要你之前的樣子太可怕了。

揮手之間,又是雷電,又是飛劍的,簡直如同神話傳說中的神仙一樣,所以我不太敢認你了!」

「文靜,你錯了。」葉天揮手布下一個隔音護罩,正色道:「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我不是正好機緣巧合的回來,這妖種噬靈之術一成。

這少族長要是殘忍些,將你養著,那你便會成為傳說中的葯人,不斷汲取你一身的靈力,更是抽取你的精血、元氣乃至血肉,直到你化作枯骨。」

徐文靜眼中全是恐懼,一臉后怕。

「所以我讓他魂飛魄散,都是輕饒了他。」葉天冷笑道。

徐文靜疑惑道:「嗯!可是剛才那少族長不是……」

葉天淡然說道:「他的魂魄已散,之前的種種舉動,不過是被我施法控制,成了我的傀儡,以達到我的一個計劃。」

這話一出,徐文靜睜大眼睛,更加的驚恐了,有種毛骨悚然的感。

葉天淡然說道:「你不用怕,這種手段比較特殊,也算是這少族長倒霉。

眼下有一個選擇,想不想掌握自己的人生,不再像今天這樣?」

徐文靜沒有說話,卻是堅定的點頭,今天的遭遇讓他徹底的明白,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會是多麼悲慘的下場。

葉天說道:「那行,我全已經吩咐崔岩,讓他幫你找了一家適合你修鍊的門派,到時候你跟他去就行了!」

葉天倒不是不想教徐文靜,是他手上的這些功法,並不是和徐文靜。

像太上忘情宗的三門功法,確實能適合女孩子修鍊,但修鍊出來都是瘋了,他手上又沒有太上忘情中真正的極於情根本法門。

別看著極於情和寄於情只是簡單的一個字之別,但已經從根本上,改變了功法的性質,修鍊出來已經是南轅北轍了。

葉天可不希望著徐文靜成了鬼殤婆婆或慕容霜那種無情之人,更不希望成為藍欣兒的那種人了。

至於他化自在咒印則已經用光了練氣期的三個咒印,只有進入築基期后才能再次施展,現在是沒辦法了。

徐文靜說道:「嗯!不過在這之前,我想回家看看,我已經離開家好多年了。」

「不錯,自助者,天必助之。」葉天點點頭道,「你的體質雖然為你引來了一場災難,但也是修鍊的助力。

若能修習正規的修真之法,不出三十年,你的實力就能超越那個活了200多年的少族長了!」

這時,崔岩也上來,的請示葉天。

面對崔岩,葉天就顯得嚴肅多了,沉聲說道:「我將徐文靜交到你手上,她若有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你知道後果的!」

崔岩聞言,身體一顫,連聲保證。

之前那少族長手段用盡,卻奈何葉天不得,最終被打回原形后,再次恢復的時候,竟然詭異的臣服。

這種種的種種,早深深刻在他心中,永生難忘,不敢懷疑葉天的可怕程度。

葉天微微額首,見到他這樣的神通,崔岩絕不敢再輕易背叛。

至於那吳姥姥,葉天原本是打算處理她的,可耐不住徐文靜的求情,人家受害者都不追究了,自己又何必多事。

如此一來,眾人先後辭別,崔岩先帶著徐文靜找適合她的修真門派了,吳姥姥則跟著一起。

至於文奮,則守在馬車外,等著少族長出來,院子里詭異的只剩葉天一人了。

葉天是故意將這些人打發走了,這樣她才能夠在接下來搶奪蠱妖洞后,盡量不使消息散播出去。

如果他搶到福地的消息傳出去,恐怕那些各大勢力都會起覬覦之心,就算對付不了他,也會拿他的親人下手,就像之前姜嫣然一事一樣。

如此一來,葉天自然盡量將所有消息壓下,不使之擴散。

轉眼兩天過去,之前一直呆在馬車裡的少族長突然打開了車門,那一直等待著的文奮一愣。

隨後上前,激動問道:「少族長,你怎麼樣了?還好嗎?」

那少族長點了點頭,看是傷勢已經恢復正常,正要走向院子。

文奮遲疑道:「少族長,我們不回去嗎?現在那葉先生並沒有管我們,我們還是趕緊回蠱妖洞吧!」

少族長愣了下,隨即搖頭,說道:「不,我要邀請葉先生到蠱妖洞作客,順便商量一下合作的事!」

文奮問道:「合作?少族長,我為什麼要跟這人合作?他可是人族啊!」

少族長淡淡的說道:「當然是強強聯手了,現在天地變化在即,不趕緊找人聯合,怎麼能在未來的天地變動中佔據優勢!」

說著,也不理睬文奮轉身,進了院子

文奮愣了,雖然這話是沒錯,可他明顯感覺少族長和以往很不同。

要知道,以前同為蠱妖族的老族長一支,也曾經提過連聯手的事情,可被少族長拒絕,理由是怕被吞併。

可現在,少族長怎麼會去找一個人族聯手,難不成兩天前的交手,腦殼被打壞了? 進了院子,葉天自然早已經知道,為了騙過這個文奮,便和愈秀兒控制下的少族長一番長談,頗有外交風範。

之所以要這樣做,自然是需要文奮騙開蠱妖洞的入口了。

畢竟愈秀兒雖然能夠控制少族長,但當時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來消化少族長的魂魄記憶。

可之後又趕著過來,雖然路上已經消化了少族長的魂魄,但其中關於打開入口的記憶已經散去,這也是葉天會留下文奮的原因了。

至於銅山,這傢伙基本上沒有智力,根本不可能指望。

雖說不是不可以直接拿下文奮,讓愈秀兒從他的記憶中,搜出打開蠱妖洞路口的方法。

可葉天擔心這打開蠱妖洞入口的方法,需要蠱妖族特有的妖元,那到時候可就麻煩了。

因為愈秀兒雖然能夠控制少族長,但來自夢魘法相的力量,已經改變了少族長的力量性質,再也不是妖元了。

所以只能留下文奮,騙過他,讓他來打開蠱妖洞了。

很快,一番長談,葉天便和少族長在文奮古怪的目光中,上了馬車。

外面的銅山搖身一變,化作了巨大的獨角仙,架著馬車,直接往蠱妖洞去了。

文奮坐在馬車外的車夫位置上,總覺得事情很不對勁,為什麼之前還是生死大敵的葉天和少族長,居然聯起手來了。

可少族長雖然性格發生變化,但確實是本體,並沒有被替換過,所以文奮縱使想不通,也不敢違抗。

此時,馬車之中,葉天正一臉驚嘆,看著這寬闊如別墅的空間。

別看這馬車不大,但裡面的空間其實非常的廣大,如同一座巨大的別墅,還分佈著隔間,裡面沙發座椅床橙可謂俱全。

更有種種諸如美酒、水果等法陣保存,當真是奢侈,讓人忘返啊!

葉天感嘆道:「丫的,這些妖族真會享受,居然有這樣的空間寶物!」

少族長口中,傳出了愈秀兒的聲音。

「根據這少族長的記憶,這馬車並非蠱妖族製造的,不是他們先祖有智慧的時候,這馬車就在蠱妖洞里了!」

「原來是這樣,我說了就憑著一個,最多不過鍊氣巔峰的廢物族群,怎麼可能也會有這樣的空間寶物!

我成為修真者以來,遇到的第一個空間寶物,還是那帶走嫣然的那個女道的道觀,那女道可是至少築基的啊!」

聽到這話,愈秀兒歉意道:「哥哥,都是我不好,是我當初遇事慌不擇路,嫣然姐也不會被那女道給帶走了!」

葉天一笑,寬慰道:「不要自責了,這怎麼能怪你!再說了,這事也是嫣然的機緣,那奉天觀可非同一般!

不過不用擔心,等我的實力到了,到時候我便帶著你踏上蓬萊,殺上奉天觀,接回嫣然!」

「嗯!一定會的!」愈秀兒堅定道。

葉天不願意繼續這個話題,轉而說道:「對了,你們現在在哪裡?」

愈秀兒既然能重新控制著少族長,那就代表著她和慕容霜等人已經到了,而且就在附近。

愈秀兒回道:「我和慕容霜就離著出大概一公里遠,慢慢的跟著,以防被那隻蚊子妖發現!」

葉天點了點頭,沒有說話,而是通過馬車內的特殊屏幕,觀察著外面的情況。

這是馬車上特有的法陣,將外面的情況返回到屏幕上,使馬車內的人能知道,畢竟馬車內經過特殊的空間改造,根本不可能直接通過窗戶看到外面的。

這時候,馬車已經離開主路,向著一處山脈而去。

葉天並不擔心慕容霜她們會跟不上,他們中最弱的坦古荻米,也是相當於鍊氣六層,就算靠雙腿跑,也是能夠輕鬆跟上這馬車的,誰讓拉車的銅山跑不快呢。

很快,馬車便進入到了山脈中。

到了這裡,葉天這才明白,為什麼這少族長出行要靠這馬車,而不是利用現代交通工具。

倒不是他不怕引發新聞,除了馬車裡面的奢華空間外,也和這山中路況有關啊!

像這種崎嶇的山路,你除非駕駛一架直升飛機,否則哪怕是越野車來,百分百都得趴窩了。

在經過了這崎嶇的路況后,馬車便到了一處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