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亢沒有一點這種覺悟,既然是來自於二十一世紀的新世紀人類,就要裝的起逼丟的起人。

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

男人,絕對要能騷!

全身都是力量,哪裡搭著槍都不會掉,無數高難度的鋼管舞動作在姜亢的擺動之下都顯得那麼如魚得水,而且他緊緊的貼著凱,讓對方的武器效果發揮的並不明顯,而自己的拳頭和腳卻成為了纏住對方的有力武器。

另外一邊的脈主要炸了,他死死的咬著牙扛著,就是為了等凱將姜亢順利擊殺,可是眼前的狀況卻讓他一陣懵逼。

你兩人是打架呢,還是調情呢?

「來來來,放鬆,我給你唱首歌怎麼樣?」

姜亢哈哈的笑著,手一撐自己又到了長槍頂上,腳離開了地面,躲過了一劍

趁勢反腳沖著打對方手腕踢去,讓凱放棄了再一次的進攻。

凱差點沒氣的冒煙,還唱歌,唱你罵了隔壁吧!?

「繆賊可!」

抽著空,姜亢心裡那個爽啊,在上面竟然打了一個響指。

原本以為九死一生的戰鬥,現在竟然變得這麼輕鬆,實在是有點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啊。

理想中的背景音樂並沒有想起,但是姜亢依舊自嗨的搖了搖頭,一副陶醉的模樣。

凱愣了愣。

這尼瑪的打不打了?

「聽著!」

姜亢在杆子上拍了拍,哼著唱了出來。

「兒賊!」

懵逼了。

凱懵逼了。

脈主懵逼了。

王昭君懵逼了。

所有人都懵逼了。

就在眾人懵逼之間,姜亢得意的笑了笑,下一句就出來了。

「兒咋!我是你爸爸!」

「噗呲。」

手中還拿著冰杖,但是王昭君還是忍不住輕笑了一聲。

昏迷倒地的霽無暇,嘴角似乎抽搐了一下。

凱一愣,臉色一紅,給氣爆炸了。

「啊!」

一聲嘶吼,一劍劈下。

「誒!」

姜亢連忙往旁邊一躲,正好閃了過去,又沖著凱勾了勾手指,道:「你過來~坐下——咱爺倆今天談個話!」

「啊!」

凱瘋了,眼睛通紅,手中的絕望之劍胡亂的砍了起來,口中嘶吼道:「我坐你媽啊!」

姜亢一愣,隨後笑道:「兒賊,那是你奶奶!」 「啊!」

凱要是不瘋就有了鬼了,手裡的大劍唰唰亂砍亂劈。

姜亢一看急了:「給你唱歌呢,激動個毛啊?」

王昭君一頭黑線,你唱這歌誰能跟你不急啊?

凱不說話了,他擔心跟這傢伙對話自己會被活活氣死,一把大劍舞得呼呼生風,左右亂砍。

姜亢這鋼管舞畢竟是臨時工,頓時就吃不消了,趕緊撒了手往後退去。

啪!

凱手起一劍,直接拍在了鋼管。。。哦,不,是長槍上面。

長槍頓時被打進了土地之中,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我擦。」

這次姜亢懵逼了。

這尼瑪的還怎麼玩?

瞪著一雙眼睛看著只剩下一個槍頭露在外面的湛水龍槍,姜亢有些欲哭無淚。

凱嘴角終於出現了一抹得意的笑,絕望之劍再次掄下!

啪!

這一次,長槍徹底沒入了土地之中,摳都摳不出來了!

姜亢迷糊了,差點沒直接哭出來。

兵器沒了,鋼管也沒了,現在玩個毛啊!

「可以死了。」

凱嘲諷的笑著,沖著姜亢沖了過來。

就在姜亢呆愣的功夫,手中的無際之戒忽然一亮,一把槍沖著凱射了過去。

同時,女神的聲音在姜亢腦海之中響起。

「唱歌唱傻了?戒指里那麼多武器,你換一個不就得了?」

重生之小小農家女 姜亢方才恍然大悟,連忙往後退去。

看著突如其來的長槍,凱眉頭一皺,一劍拍了出去。

當!

一聲脆響,長槍即刻倒轉,沖著姜亢飛了回來。

劍槍相接之處,已經多出了一個缺口!

這是一把藍色品質的長槍,但是這種情況也只能將就將就了。

一把握住槍尾,槍身一抖,挽了一個帥氣的槍花。

姜亢咧嘴一笑,張口又唱了出來。

「兒賊,爸爸教教你做人!」

「啊!」

凱仰天怒吼,手中絕望之劍拖地而起,猛地沖著前方掄了出去!

「極刃風暴!」

風暴現!

凱的身體周圍出現一縷縷若有若無的狂風,刀刀斬出,連貫如同天邊的流雲,刀勢也是一下比一下沉重,霸道無比。

他的腳步往前趕著,手中的長劍有節奏的往前落下,身體帶起的罡風讓地面已經開裂。

姜亢臉色一緊,急忙祭起絕招。

「凜冬寒槍!」

頓時,雪花冰刀飄飄而下,一桿槍舞遍全身,如同槍舞梨花一般。

(寫到這裡,突然想到了趙雲,這是三國演義裡面形容趙雲的詞語。趙雲的出場,是豪氣干雲天的形象!三分武藝平天下,一桿長槍定江山!)

第一刀,擋住了!

姜亢臉色卻是一緊,雙方足足差了九級,將近一個大境界,實力之距離實在是太過誇張了。

而且手中這桿臨時的槍似乎也吃不消了,在姜亢手中抖動了起來。

第二刀緊隨而來!

一刀落下,刀罡落地一掃,地面一股強烈的震動傳來!

姜亢胸腔一震,身體不受控制的就飛了起來。

「糟了,被擊飛了。」

這一瞬間,姜亢心中閃過了一個不好的念頭。

身子在空中轉了一個圈,趨著時機,倉促一槍沖著凱回刺過去。

「哼!」

凱冷哼一聲,竟然也不回防,單憑周身洶湧的魔氣擋住了這一槍,接著第三刀沖著上方挑殺過來!

「不好!」

姜亢心裡大驚,抽回槍攔在了自己面前。

當!

咯吱!

槍身開裂,身體如遭重擊,鼻頭上一熱,一股血從鼻子里就流了出來。

借著這一刀的威力,姜亢踉踉蹌蹌的落在了地上,腳下卻有些站不穩了,蹬蹬蹬往後退著。

鋼管舞的靈魂舞者,此刻竟然告急了。

「第四刀!」

凱步伐一變,整個人衝到姜亢面前,第四刀連綿而下,行雲流水一般不露縫隙。

姜亢只能將槍往上方托去,要擋住對方這一刀。

當!

啪!

絕望之劍落下,長槍應聲而斷,兇猛的劍鋒貼著姜亢的臉劃了下去,激烈的劍氣在他臉上掃出一道豎直的血痕,飛濺的血頓時落入了眼中。

「啊!」

姜亢搖了搖頭,腳下連退。

「第五刀,取你性命!」

凱的眼神無比冷漠,手起絕望之劍,隨即凌厲斬落下來!

唰!

無際之戒一閃,倉促之下姜亢取出來一把大刀,才抬起來,就讓對方一劍砍下。

「東西不少,你沒機會了。」

凱眼神一寒,絕望之劍在地,從下往上,猛地一拉而起!

姜亢無奈,只能祭起金剛甲的防禦性能,硬抗這一招!

霸道的力道蠻橫的沖了出來,姜亢喉嚨一甜,一口血就噴了出來,同時身子飛起,往後落去。

這一刻,姜亢心裡無比的憋屈和懊悔。

都怪自己,沒事瞎得瑟,要是痛快的拔出長槍而不是跳鋼管舞的話,哪裡會被打的這麼慘呢?

丟臉倒是其次,命能不能保住,才是一個大問題。

「納命來吧,垃圾!」

凱說著,身子奔著姜亢就沖了過去,又是一劍狠狠砍去。

金剛甲再度一亮,雖然保住了姜亢一條性命,但是身體卻如同斷了線的風箏般,依舊往後飛去。

轟!

一聲響,姜亢直接被砸進了山壁當中,鮮血從口鼻間迸濺而出。

「接受死亡吧!」

凱冷冷的說著,他的攻擊雖然已經結束了,但是現在的姜亢也沒有能力再去抵抗了。

嗡!

無際之戒光芒一閃,一桿飛了出來,直刺凱的面門而來。

凱眉頭一皺,揮刀將飛來的槍擊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