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亢再度喝了一聲,又一道時光法則飛出,將她單獨定住了,動彈不得。

「猴哥,得罪了!」

姜亢說話的時候,口中吐出一口血來。

他將死尊圖放在了宇宙之上,將時間徹底穩固了下來。

此刻,整個宇宙,只有他一人能夠行動!

口中咳血不止,臉色也是變得蒼白一片,眉心處的時光之力卻是勃然大發,直接射在了猴子的天靈之上!

轟!

時光法則入體,猴子渾身一震,隨即像是失去了意識一般,往無盡的黑暗當中倒下。

他的身軀在倒下,身上的烈焰開始落入了黑暗之中,將這裡燃燒起來一片火海。

叮叮噹噹的聲音響起了,玄牝之門中飛來了幾道鎖鏈…… 直到劉氏夫妻的背影徹底消失在視線中,她颯然一轉身,抬步走進茵郁的玫瑰走廊,腳步沉穩堅實,再度返回那個充滿未知兇險的臨時棲身之所。

玫瑰走廊外的小士兵一直腰桿筆挺的站在武清身側。本是監視著武清,不叫她踏出公館一步。

此時看著她深沉而決然的表情,長腿闊步,傲然而去的樣子,一時間都被她身上強大的氣場所攝。

梁大少這次的情婦,梁國仕叫郁白少帥做過調查,不過是個一個沒有什麼見識,是被一對妓女毒蟲夫妻調教出來的小戲子。

怎麼這會無論是身姿神態,比他這個職業軍人都要威風。

什麼柔弱沒見過世面的狐媚小戲子,這些詞語跟現在的姬舞晴真是一點邊都沾不上。

另一面,回到別墅里的武清再沒回去那間布置著詭異刑具的粉紅色卧房。

被別人身體弄髒的房間,她進去都覺得噁心。

她選擇暫時回到客房起居。

對於這一點,小蓮卻像是十分歡喜,她異常殷勤的說,先生吩咐了士兵轉告,他不喜歡別墅夜間太亮,這幾天晚上都還有公事,應該都會在書房睡。只叫武清入夜在客房關了燈安心就寢即可。

小蓮在說這些話時,因緊張不安而微微搓動的雙手,是不是皺起的眉頭,飄忽試探的眼神,與牽動的鼻翼兩側,都在告訴武清,她在撒謊。

不過即便不用微表情,只憑昨夜的見聞,武清也猜得出小蓮的用意。

真相應該是這樣。

梁心有著一種怪癖,在行房事時,一點點光都不喜歡,但卻對房門大敞情有獨鍾。

也許他就是個喜歡刺激感的變態。

他應該是在行房事時,跟小蓮交代了這些。

而小蓮對此卻是求之不得,她此時力勸武清睡在客房,應該就是還想瞞天過海,偷偷代替武清與梁心同床。

對此武清真是理都懶得理。她已經勸過小蓮,不要進房,之前沒出事時,還曾告訴小蓮,梁心回來要叫醒她。

可是小蓮不僅沒叫,還說她累了,吩咐過不要吵醒她。

對於這樣一個心思深沉,就一根筋認準了只要爬上主人的床就能換來富貴的女子,選擇遠遠躲開,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而且這件事對她來說也沒有壞處。

如此梁心以為已經得手,便不會再格外糾纏她,她倒落個安全省事。

思及至此,武清靠坐在沙發上,拿起指甲刀,懶洋洋磨起指甲來,「既然梁少這麼吩咐了,就這麼辦吧。我這今天都有點累,好在這間客房隔音挺好,我睡得也很安穩。晚飯過後,你記得不要再敲門來打攪我就行。」

小蓮心中更是歡喜,之前她還有些擔心,雖然在打掃屋子時就發現客房隔音都特別好。可梁心幹事時都要特意把門敞開,只要姬舞晴走出房間,一樣會發現她與梁心的情事。

但是武清這番言論無疑是給她吃了一顆定心丸。

只要梁心再跟她睡幾天,尋到機會,她就向他表明身份。

然後再說是姬舞晴跟別人有姦情,晚上不願意陪梁大少,特別搬到客房,想出這個狸貓換太子的招術來糊弄梁心。

不!

應該是太子換狸貓!

小蓮在心裡得意的更正到。 「想要封印孫悟空?沒這麼簡單!」

暗影主宰在沉睡之地發出了冷笑之聲,隨即喝道:「主宰先鋒,出動!」

黑暗之中,出現了九頭巨大的飛龍,振開翅膀,往此處飛來。

一胎兩寶:墨少,嗜妻如命 姜亢眉頭一皺,死尊圖之中有黑暗至尊眨動了眸子,開始解除了部分的時間封印。

刷拉一下!

所有的時光封印都被解除,死尊圖也在剎那之間收了起來,只有姜亢眉心的時光之眼依舊在發光,時光之力噴薄,定住了前方的猴子,阻止他的行動。

叮噹當!

王者大陸之上,那幾條鐵鏈依舊飛了過來,沖著猴子而來,要將他鎖上。

「昂!」

九條飛龍發出了嘶吼之音,沖著鐵鏈吐出了龍息。

龍息洶湧,鐵鏈前進的速度頓時被止住了。

「動手,今日屠龍!」

凱大喝了一聲,當先而去,其他高手紛紛而動,開始擋住主宰先鋒。

「倒是沒有注意到你們。」暗影主宰冷哼了一聲,隨即道:「今日暫且放過你們,來日渡劫,讓你們神魂俱滅!」

不等幾人動手,九條飛龍立馬轉身,回到了主宰空間之中。

失去了阻擋,四條鐵鏈開始飛了過來,毫無阻隔的降臨了,直接纏繞在了孫悟空的身上。

四肢一一固定之後,整個玄牝之門開始產生了光澤。

「也罷,一起去吧。」

王昭君發出了一聲嘆息,一個揮手,王者大陸之上仙光衝起,彩霞如光影之橋一般散落下來,遍布整個大陸,無比的絢麗。

玄牝之門整個飛起,竟往天外而飛,落在了長生仙路之上,劃出一道仙光,一路往此地飛奔而來。

「別想過去!」

穿越宇宙空間的時候,一隻巨大的黑手從中伸了出來,沖著玄牝之門直接拍下。

當中的王昭君輕皺眉頭,揚起雪白的巴掌沖著外面一拍。

轟的一聲,猶如石破天驚一般,玄牝之門趁機而走,飛一般的來到了火焰燃燒的那片宇宙當中。

猴子已被鎖住了,身上開始出現了金色的光芒,似乎要將封印破開。

「有玄牝之門在,足以將他鎮壓。」

王昭君的聲音從中幽幽傳出,隨後轟的一下落在了無邊燃燒的火焰之中。

見此,姜亢長出了一口氣,將時光之眼收回了。

時光之眼一收走,猴子便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怒吼聲,奮力掙紮起來。

然而,他體內的道道神光卻被玄牝之門所吸收入內,最終消失不見,抗爭就此被消滅,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只是他臉上的表情,卻越發趨於瘋狂了起來,整個人變得十分暴躁,怒吼陣陣,開始盯著姜亢,道:「你鬆開我!」

姜亢沉默,擦去嘴角的鮮血,望著孫悟空搖了搖頭,道:「猴哥,這事我不能答應你,我們之前有約定的。」

聞言,猴子沉默了下去,目光之中開始縈繞著一層哀傷和失落。

良久,他眼中流下了淚水。

「我輸了……」

「我又一次的輸了……」

「沒想到我還是輸了。」

無數年後的重逢,因為自己的戰敗,他和紫霞仙子將要永遠的錯過。

因為他的輸,他摯愛的人將被無情剝奪生存的權力。

他在哭泣,聲震蒼穹,無比悲戚。

「孫悟空。」紫霞仙子同樣在哭泣,然而她神魂不完整,臉上只有悲傷的表情,卻沒有眼淚流出。

「紫霞……」猴子哽咽,用祈求的眼睛盯著姜亢,道:「我知道你也難以選擇,但我求你,給我們一些時間。」

姜亢轉過身去,豎起了一隻手,道:「嗯……」

所有人都退去了,偌大的火焰地獄之外,只有兩道身影在對視,除此之外,便是背對他們的姜亢。

紫霞走向了猴子,在無盡的火焰之中重逢。

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年,猴子終於再握住了那隻雪白的手掌。

「悟空,等我走後,他會放你出來的。」紫霞臉上出現了凄慘的笑容,伸手在猴子的頭上輕輕撫摸,道:「不要怪他,其實我也知道,天道有常,我本應該死去,因為我的執念導致了今日的悲劇。

但,能在今日和你再重逢,此生無憾了。宿命的盡頭,我只是擔心將來你孤身一人會寂寞。」

「紫霞。」猴子哽咽,頂天立地的身影顫抖不止,眼中是無盡的淚水,他有些激動的想要抱住紫霞。

叮噹當!

鐵鏈聲響,將他的身體給拽住了,無法向前。

背立星空的無敵身影,眼眶不知何時也已通紅一片,有淚水順著臉龐滑落,帶著無比強大的精氣,墜落在一顆乾枯的星球之上。

滴淚生花,星球之上開始出現了生命。

姜亢抬起了頭,不再讓眼中淚光滑落。

「悟空。」紫霞自己走向前方,讓猴子抱住了自己。

「答應我,不要仇恨任何人,只有開心的活下去,你才不會孤單。」

「每一個人,都可以是你的朋友。」

「不要總是那麼調皮,你作弄別人的時候,別人是會生氣的。」

紫霞在笑,燦爛的讓天光失色,宇宙之中落下了淅淅瀝瀝的雨水。

「百萬年後,我們再重逢了。但這會是最後一次了,忘掉我,好好的活著,好嗎?」

「紫霞!是我沒用,是我沒用!」猴子哭著,直接跪了下來,發出了陣陣哀嚎。

「我不怪你,在我心目中,你永遠是最強的。」紫霞抱住了他的腦袋,不斷的安撫著:「不要害怕,就當我從來沒有出現過,好嗎?」

「紫霞!」

她鬆開了手,身體往後退去,腳下出現了一道紫色的霞光,和猴子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了。

「紫霞!」

猴子在痛哭,手往前方的虛空抓著,哭道:「再等等,再等等!」

「忘記我吧,不要再留著這些東西了。」紫霞仙子手中出現了一個桃核,那上面刻畫著的正是她。

「毀掉它,你就會忘了我的。當歲月過去了百萬年,對於你而言卻依舊是一瞬間,一瞬間之後,你將再也沒法記起我來了。」

秀手一捏,桃核終於破碎,雖有的回憶,都在剎那之間消散了……

「紫霞!」

天地之間,只有一聲痛徹心扉的嘶吼。

「啊!」

「紫霞!」

「你回來!」

「啊……」 在床上時,梁心總是說最喜歡她的身體,日後一定會叫她過好日子。

只要她能教姬舞晴惹怒了梁大少,失了寵,那麼她小蓮就是那個真太子,而姬舞晴就個不值錢的假狸貓!

最令她得意的是,梁心獨特的癖好一開始雖然有些嚇人,可是適應了之後,對於那種刺激又高|潮的感覺,她也有一種上癮的感覺。

梁心可算是她睡過的最年輕,最帥氣的人物了,無論他怎麼玩,她都樂意。

想到這裡,小蓮不僅又抬眼打量了一下武清,她在心裡冷冷的嗤笑。

這個腦袋空空的小戲子,連個男人的床都混不上,真是蠢到要命。

武清放下指甲刀,擺了擺手,對小蓮懶懶說道:「我有些累了,你先下去吧。」

小蓮忙掩飾住眼中得意,低了頭貌似恭敬的退了出去。

直到房門關閉,武清才抬起頭,望著房門,眸中劃過一抹冷冽的光。

就憑劉麻子夫婦,與小蓮這種低段數的對手,也想算計她?

她連對付他們的興緻都提不起來,只需勾勾小手指,就能叫他們一個個的如意算盤全部落空。

屋中終於安靜了下來,武清環視著屋中布置,慢慢陷入了沉思。

她終是隱隱有種感覺,士兵口中的三天對於梁心來說一定別有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