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子你是口嫌體正直嗎?!

大侄女喃喃道:「小叔你要好好活著,我也許早就該死了吧,我這麼噁心,這麼臟,很多餘啊……」

「啪……」

我的狗爪子聽到這耳光聲再次抖一抖。 我驚訝的用左眼看著鏟屎官。

鏟屎官狠狠的打了大侄女一耳光。

大侄女也很驚訝、震驚,茫然的瞪著眼睛,捂著被淚水淋濕的臉,看著鏟屎官。

鏟屎官嗓音沙啞,彷彿忽然老了十年,憤怒的盯著大侄女,「是你的錯嗎?!所有的事情都是你的錯嗎?哥哥嫂嫂那件事不怪你,親戚們不喜歡你是因為你吃他們家大米,表叔那個禽獸……那也不是你的錯。」

大侄女抽泣著。

鏟屎官輕柔的把手放在她頭上,說:「噁心的不是你,髒的也不是你,你要是認為你噁心,那很悲哀。」

我點點自己的狗頭。

大侄女像是發泄一切一樣,嚎啕大哭起來。

我心中有股酸楚。

大侄女還能哭,我卻不能哭。

真的是不能哭。

只有七歲那年雪地里的那場痛哭。

從那以後,我再也不能哭了。

現在我作為一隻狗子更不能哭,一哭,卧槽,我的右眼疼,很疼,會流血的……

「你只是遇到了壞人而已,你被騙了簽合同,但我是自願幫你的。因為我是你叔叔,親叔叔啊!我當然要保護你了! 假婚誘愛 我不知道,不知道你輾轉在親戚家。我要是知道,我一定接你……」

鏟屎官說到這裡也很難受,眼中一片空蕩蕩的恍惚,像是無邊的空洞一樣,最後他苦澀地閉上了眼睛。

「都是我的錯,我不該和家裡鬧翻,不該和哥哥嫂嫂鬧翻,和他們斷了聯繫,不然我就知道你的事情了。」

鏟屎官說:「我有一個哥們,他很喜歡抄我英語作業,他數學卻比我好。有一次舉行數學競賽,出卷的是我們的導師,在考試前幾天,導師叫我去辦公室幫他拿個水杯。我看到他桌子上密封的試卷,但我沒看,真的沒看。」

鏟屎官的聲音很低,很低。

「我回去之後哥們問我去幹啥的,我得意洋洋的告訴我哥們,我去幫導師拿水杯,還看到桌子上有密封的試卷,也不知道是不是這次考試的試卷呢。然後考試了,我考了第一。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考第一,平時數學比我好的哥們會考的沒我好。」

「這次的競賽有點分量,第一名是一等獎,我並沒有領到一等獎,因為有人說我考試之前偷看試卷,在辦公室用印表機複印一份帶走了,嗯,是我哥們說的。」

我:……

鏟屎官你傻啊!

你當時直接說去幫導師拿水杯就好了嘛!

幹啥要多嘴呢!

你說你沒看試卷,誰信啊!

大侄女驚訝的看著鏟屎官。

鏟屎官接著說:「我不是小偷,我真的沒偷試卷,只是沒人相信。導師也相信我哥們說的,因為考試之前他看到桌子上密封的試卷卷宗被人偷偷打開過,大概真的有人偷看了試卷,但真的不是我。再加上我哥們說的,導師就站在哥們那邊了。」

「所有人都不相信我,我和哥們打了一架,導師要求找家長,哥哥嫂嫂知道了他們口中的事情之後,就叫我道歉。他們也覺得我不對吧,偷試卷打同學。我一怒之下就和哥哥嫂嫂斷了聯繫。」

怪不得,怪不得你不知道大侄女的事情。

「你沒有錯,我也沒有錯,如果硬要說的話,那肯定是我的錯。」鏟屎官的聲音輕輕柔柔的,像是安慰不聽話哭鬧的孩子一樣。

大侄女咬著嘴唇不說話。

鏟屎官接著說:「你這麼說自己,對得起誰?你爸媽看到你這個樣子大概會心痛死吧! 重生司務長 二狗子和我看到了也會難受的,你知不知道!」

我點點自己的狗頭,沒錯。

大侄女抽搭著,倔強道:「我什麼用都沒有,只會拖累你們,你不要管我了!」

「你活得這麼難受嗎?你很想死嗎?你死了又能對得起誰啊?」鏟屎官聲音獃滯而沙啞,嘴唇發白,「我都沒有想過死呢!水葵站在我哥們那邊,要和我分手,我求她不要分手,我不能沒有她,我甚至以死相逼,她都沒有管我……」

我抖抖自己的狗頭。

看不出來啊,看不出來你是這樣的一個鏟屎官啊!

罷了罷了,誰年少的時候沒有深愛過一個人呢。

就說我吧,我年少的時候……咦,我年少的時候好像和現在一毛一樣都沒喜歡過人呢……

「那時候我都沒有想過死呢……我只是嚇唬嚇唬水葵,水葵甩了我,我都沒有想死,水葵和我哥們結婚的時候邀請我去參加婚禮,我那天失態的在舊同學面前喝醉了大哭大鬧都沒想去死呢,工作找不到,被房東趕出來,寫的小說本本撲街,我都沒想去死呢……」

鏟屎官……你好艱難啊!

人艱不拆!

相信我,你一定會否極泰來的!

我看好你喲!

鏟屎官說:「因為我相信,我死了二狗子會難過的。所以我不死。你死了我和二狗子會難過的,你死了你對得起這麼看好你的我,還有那麼看好你的二狗子嗎?你說啊!」

我現在只剩一隻眼睛,但我仍然盯著大侄女,鏟屎官說的沒錯,妹子,振作起來!

樂觀起來!

頂著一張萬念俱灰的厭世臉真的很悲哀!

你看到我頂著萬念俱灰的厭世臉嗎?

等等,狗子也有厭世臉嗎?那豈不是厭世狗臉?!

樂觀起來!

遇到好笑的事情要在心裡吐個槽,遇到悲傷的事情也要在心裡吐個槽,這樣就不會太難過了。

大侄女咬著嘴巴,笑了,眼睛里全是水,嘩嘩嘩的流下來,「小叔……謝謝……」

「這才對嘛!」鏟屎官也笑了,揉揉大侄女的頭,說:「我們走吧,去另一個城市。這個地方不能呆了,那個李哥說不定會抓到我們,走。相信我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們還有希望!」

「嗯!」

大侄女笑了,雖然臉上全是淚水,還有血污泥漬,但是那是她多年來第一次開懷的笑,真的笑,不是冷笑也不是嘲諷的笑。

鏟屎官也沒以前那麼頹廢,得過且過了,此刻他精神抖擻的開著他們搶來的小車。

不知道小車上有沒有定位裝置呢……

我這麼考慮的時候,就看到幾輛車biubiubiu的衝過來! 卧槽!

車上肯定有定位裝置,這車就是李哥他們的車啊!

我特么真是烏鴉嘴啊!

等等,我只是那麼想而已,沒說出來,應該不算是烏鴉嘴,而是烏鴉腦?!

摔!

我的左眼看到後面的人,是李哥他們!

我擦!

李哥你們到底是有多無聊啊!

不就是三萬塊錢嗎?!

用得著這麼追殺咱們嗎?!

不知道有沒有帶槍呢!

顯然我多慮了,由於我看多了香港警匪片,我覺得灰社會的人一定要有槍,但是李哥他們似乎沒有。

他們只是團團圍住我們的車。

完了完了這下死定了,鏟屎官和大侄女異口同聲道。

******************我是快樂的分割線**********************

我們三個被拽下車。

「哼哼!叫你們拽啊!死丫頭,敢傷了我的脖子,我打死你們!」李哥指著自己血淋淋的脖子,惡狠狠的踢了被人架住的大侄女。

握了個大草!

李哥你脖子既然有傷,那你好歹包紮一下再來追我們啊!

還有,你不包紮自己的傷就是為了給我們看的嗎?!

你丫的也太無聊了吧!

李哥喪心病狂的狂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你們也想不到會有今天吧!哈哈哈哈……」

我: ̄ω ̄=

這中二傻逼的炮灰嘚瑟台詞,一股濃濃的炮灰既視感啊!

李哥你不覺得自己此刻說的話就像是網文里的標準反派嗎?你造按照一般劇情你會說什麼嗎?

你會凶神惡煞的說:「給我打,往死里打!」

果然,李哥笑夠了,就凶神惡煞的說:「給我打,給我往死里打!」

看看看看,這中二傻逼的炮灰標準台詞!

李哥你不覺得自己很傻逼嗎?!

你不覺得你自己簡直就是網文里的標準的臉譜化的炮灰嗎?!

按照網文的一般節奏,肯定會有個人說:「住手!」然後來的人會順手秒了這炮灰,省的炮灰嘚瑟。

我胸有成竹……

直到幾個人聽話的掄起拳頭砸在我們幾個人身上!

卧槽!!!

痛痛痛!

兄弟,你的拳頭是鐵做的吧!

我的狗腿都快被你打斷了好不好!

那些人惡狠狠的踹我的狗腿,打得我頭暈眼花。

體內隱隱有點發熱。

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快掛了嗎?!

大侄女悶哼幾聲,鏟屎官立刻趴在大侄女身上,幫她擋住部分拳腳。

大侄女:「小叔,你……」

「沒事不疼。」鏟屎官吐出一口血。

不疼你個毛線啊!

不疼你吐個毛線的血啊!

臉色都白了!

再這麼打下去,你會掛掉的吧!

大侄女突然笑了,凄厲的慘笑,手緊緊的攥著,指甲深深扣進肉里,彷彿絕望到極致一樣:「果然是騙我的,什麼一切都會好起來,我們還有希望,都是假的!假的!」

鏟屎官哇哇哇的吐血,大吼道:「不疼,我說不疼,我說過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鏟屎官你別說話了好伐!

你一說話,一張嘴,就是血嘩嘩嘩流下來啊!

你保存體力好不好!

李哥惡毒的盯著這兩人,「打,往死里打!剛把刀架在我脖子上!哼!」

我感覺自己身上的拳腳力量更重了。

每一下都彷彿要把我打死一樣。

鏟屎官堅定的擋在大侄女身上,為她擋住大部分拳腳,安慰道:「我說一切還有希望,那肯定就有……」

假的,都是假的!

不會有希望了!

鏟屎官自己其實是知道的……

體內越來越熱。

好熱,打在我身上的拳腳還難受。

我現在好難受!

到底是怎麼回事?

總感覺有什麼東西想要奔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