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算來,一切都已處理妥當,他就開始考慮自己了。

雖然有了立足之根本,但這還遠遠不夠。

商家沒有滅,國級勢力還蟄伏在獨立空間,他要面對的敵人有很多,只有不斷提高和突破才能去面對以後的敵人。

……

「這一次我要進行很長時間的修鍊,外界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書房內,古木摟著龍靈,在她耳邊輕聲-道。

「嗯。」

龍靈點點頭,稍許,還-不放心的道:「注意安全。」

古木笑了笑,-道:「我只-在造物之城修鍊,會有什麼危險,倒-你,一定要記住,用藥材為團團打熬身體,千萬不能停,這對他以後的武道很有幫助。」

「嗯。」

「如果你覺著無聊,可以找楊婕羅宓她們坐在一起聊聊天……」古大少-完這句話,頓時就後悔了,這尼瑪嘴賤就-一種病。

果然,龍靈臉寒了下來。

自從楊婕和羅宓來到劍山,一年時間,三人就沒在一起出現過,其實古木知道,她們這-有意迴避,尤其-楊婕和羅宓,每次去找她們玩,總-催促著趕快離開,搞得自己好像-在偷、情,不過他喜歡這種格調!

……

費了半天勁,將龍靈安撫,古木離開書房,然後去了一趟九天閣。

由於內城的府邸還處於修建中,所以這個獨特組織仍在歸元劍派,不過距離搬走的時候也快了。

在他的構思中,九天閣-一把利劍,也-一柄護盾,承擔起保護造物城的責任。

不過讓古木鬱悶的-,來到九天閣駐地,卻發現裡面一個人都沒有,就好像人去樓空了。

古木無奈道:「這群傢伙肯定又去造物之城了!」

前段時間,他將令牌分給靳戈、岳峰以及諸多成員,並告知造物之城的功能,這些傢伙眼中精光閃爍。

見聞天道 當他前腳剛走,後腳這群人就狼嚎般的衝下山去,進入大陣內城。

而且一個個拽的和二五八萬似的,竟然不滿足於第一層的一倍重力,集體沖向更高層次。

由於層次的提高重力都-翻倍增加,他們又-剛剛進入,尚沒有習慣和接受,最終光榮敗在第三層,悲劇的被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後來還-古木趕到,將他們一個個從城內踢了出來。

雖然在三層集體敗陣,但被踢下來的諸人一點都不懊悔,反而-鬥志昂揚的再次進入,並按照古木所-,開始循序漸進的修鍊,勢必達到更高的層次。

果然,有目標,才能提供更大的動力。

……

在九天閣沒有停留,古木飛下山來,落在外城的中木區,而在這裡中心地帶,矗立著一座富麗堂皇的建築,顯然-萬寶總部。

不過,楊婕入駐后,名字已經改為今古商會。

看著那四個大字,古木搖搖了頭,道:「這個女人以今古開頭,-想讓別人知道,這個商會-自己的么。」

走入總部內。

裡面有著很多僕人正在出出入入搬運著一箱一箱的財物和寶貝,這些人-楊婕從城內招募過來的,而那些財物全-萬寶商會的。

在古木帶著羅宓他們回到劍山後的一個月,怕死的錢有財非常配合,將萬寶商會所有財產都運了過來,經過盤算,現銀共有三千萬,而大大小小的天材地寶數不勝數,算下來至少上億。

這可-一筆不小的數目,而這一年來,城鎮和校場的開發,用的就-這些錢,難怪古木和羅宓花起來一點都不心疼!

商會內的會長室。

楊婕柳眉微皺,認真盤算清點著賬目,玉手輕輕撥在算盤上,傳出『噠噠』的聲音,就連古木出現在她面前也未曾發覺。

古大少並沒有打擾她,而-站在旁邊靜靜的看著,臉上掛著一絲微笑。

認真工作的女人往往最有魅力。

不知過了多久。

楊婕終於停下來,然後將賬本合上,慵懶的伸了伸腰,而那玲瓏身軀隨著她的雙臂伸展,呈現出完美曲線,顯得妖嬈嫵媚。

然而,她這個伸懶腰的動作尚未做完,古木就從後面摟住了她,貼在耳邊輕聲-道:「我讓你管錢,又不-讓你算賬,不用這麼親力親為,交給下人不就行了?」

楊婕被嚇了一下,不過聽到他的聲音,頓時放鬆下來,然後轉過身,笑著-道:「不算賬,怎麼管錢。」

「……」

古木知道,這個女人最大的樂趣恐怕就-斂財了。

「我還有很多賬沒算,還有很多事情等著處理呢。」楊婕微微掙扎,言語間有著送客的意思。

古木無語,這個女人肯定-怕自己在這裡呆久了,讓龍靈知道。

你讓我走,我就走了?

古無恥越摟越緊,雙手開始不老實了,馬上要進入造物之城,煉化先祖的肉身和骸骨,誰知道會用多久時間,臨走時候當然要做點什麼。

而就在此時——

房門突然打開,然後看到楊志從外面走進來,開口道:「妹……」

『子』這個字他沒-出來,因為他已經看到古木正摟著自己的妹子!

狗蛋不愧-狗蛋,碰到這種場面,僅僅-在零點零一秒后,非常機智的脫口道:「每——天這個時候,我都應該去倉庫,今天怎麼就走錯門了呢。」

-罷,轉身離開,順手將門帶上,然後暗暗道:「光天化日之下……牛!有時間帶他一起逛青、樓。」

「不對,這-我妹夫,我這個大舅哥帶著他去,可以嗎?」

「應該可以,大家都-男人嘛。」

楊志不停念叨著,最後走了很遠,才肯定道:「不行,這傢伙很牛,我帶他去,姑娘們都被他給迷住了,這絕對不可以!」房間內的古木見到這貨蹩腳表演,聽到奇葩言語,腦門頓時升起一頭黑線,如此『大舅哥』到底有多極品啊! 說時遲那時快,在宋雲遲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陸萌已經用熱毛巾擦了擦雙手,拿起一個疾馳,就開始專心的拆翅骨。

身為一名不合格的吃貨,吃貨的必備技能,陸萌還是全方位掌握的。

比如這雞翅,普通人,大概就會直接吃,然後把骨頭扔掉。

可吃貨不同!

吃貨有獨特的吃雞翅技能!

只見她兩手握住雞翅兩端,輕輕的揉捏一下,一個技巧性的轉動,而後竟將翅骨直接抽了出來。

兩根翅骨,完完整整的放在骨碟上,她雙手捧著無骨雞翅,殷勤的給宋雲遲奉上,「吶!吃吧!」

此刻大獻殷勤的陸萌,在宋雲遲看來,跟銜著骨頭討好主人的小狗兒,一模一樣。

就差沖他搖尾巴示好了。

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腦袋,宋雲遲糟糕的心情,奇迹般的被治癒了。

「自己怎麼不吃?」

「你吃~」小尾音萌萌噠。

就著她的手,宋雲遲咬了一口,目光灼熱的盯著她,「好吃。」

這是誇她了咩?

陸萌雙眸噌的發亮,像是打了雞血一般,「我再給你拆!」

一旁,看著這一幕的夫妻倆,震驚了!

喬安一手扶額,無眼看啊!

萌萌,是什麼讓你變了?

竟然如此狗腿!

狗腿得讓她都不認識了。

慕靖西湊了過來,「老婆,我也想吃雞翅。」

他想幹什麼?

喬安警惕的瞪他,難道想讓她像萌萌一樣,把骨頭給他抽出來么?

做夢!

想都別想。

「打住,不許想!」 超級小神醫 一手點著他高挺的鼻尖,將他湊近的俊臉推開。

眸底劃過一抹落寞,慕靖西接受了這個殘忍的事實,「好吧。」

自己默默的,夾起一塊雞翅,吃了起來。

俊臉面無表情,味如嚼蠟一般,他吃不出美味來。

宵夜過後,陸萌滿心歡喜的以為,宋雲遲就要回去了。

她已經準備好了送他離開叮囑的話,誰知道,這傢伙,竟然也要厚臉皮的留下來留宿!

怎麼可以這樣!

為什麼還能這麼操作?

食指戳著他的胸口,「宋雲遲,一家三口死皮賴臉的蹭住,你覺得這樣合適么?」

「我覺得OK啊。」

「可我不OK!」雙手捂住腦袋,他要是留下來了,豈不是要跟她一起睡?

不!

不要!

她要跟姐姐一起睡啊啊啊……

她還沒做好心理準備面對他啊啊啊……

「我跟靖西從小一起長大,不過是借宿而已,你慌什麼?這麼多年情誼,別說借宿一晚,就算一年都不是問題。」宋雲遲攔住她的肩,將她往懷裡一按。

陸萌像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可憐一樣,被他死死按在懷裡,動彈不得,「可,可是這樣不好!」

「哪裡不好?」

「不禮貌。」

「禮貌是對外人的,自己人,不用見外。」

「歪理!」陸萌怎麼不知道,他一個勁的想留下來,究竟想幹什麼。

她害怕,害怕面對他,雖然遲早要向他坦白,但不是現在啊。

轉頭,用目光向喬安求救,姐姐,救我!

喬安秀氣的打了個哈欠,「老公,好睏哦。」 「……」

「就算天塌下來了,也有我替你頂著,明白么?」

「……」

「你不需要害怕我,我是除了你的親人之外,你最親密的人。有任何事,你都應該坦誠的告訴我。」

「……」

下巴抵在她發頂上,眷戀的蹭了蹭,「今天發生什麼事了,嗯?」

良久,也沒等到懷裡的小王八蛋回答。

宋雲遲低下頭,仔細一聽,便聽到了輕微的鼾聲,自懷裡發出。

「……」這個小王八蛋,竟然給他睡著了!

…………

封雨書沒想到,會在醫院裡偶遇慕靖南。

自從上次談話之後,兩人再也沒有見過面。

京都就這麼大,遲早會遇上。

只是她沒想到,會在醫院遇到他……

他看起來,不太好的樣子。

男人一手撐著牆壁,一手捂著胃部,高大的身軀因為疼痛的緣故,彎下了腰。

他身邊不見陳尋,也不見一個警衛,只有他一人。

封雨書忍了忍,沒忍住,快步跑了過去。

「你沒事吧?」

熟悉的聲音,在身邊響起,女人的手,已經扶住了他的手臂,讓他站起身來。

慕靖南抬眸看去,略帶訝異,「怎麼是你?」

「是啊,我也沒想到,會在醫院遇到你。看來是上天聽到了我的詛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