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恢宏滔天的氣勢沖向天際,使得這方圓億萬萬里內的無數生靈臉上十分忌憚的模樣,跪倒在地,哆嗦在原地無法動彈。

畢竟這可是來自一位天之道聖人的憤怒,動天憾地!

「狂妄蕭峰,竟然敢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原始天尊則是臉上十分陰沉模樣,氣憤說道。

「原始天尊,還望原始天尊要為了闡教,討回公道啊!」

「不僅沒有將我當做學長對待,還當著眾生靈的面羞辱我,污衊我,還說我們闡教之人便是一類腳跟淡薄的垃圾修真者!」

「我做為闡教的副教主,當然是聽不得此話,並還當著他的面,說要告知那通天教教主,可怎想他,卻變得龍顏大怒!」

「絲毫不分青紅皂白,就開始對我下如此重手,我知道即使自己修為已經准聖中層境界,但也不敵蕭峰,但一想到他剛剛還污衊我們闡教之人,我就十分氣憤,用盡全力抵抗他所發來的攻擊!」

「這一切的一切還不足矣,可那蕭峰真的完全違背天理之論,不把我當學長看待,還想奪走我那先天靈寶,乾坤尺,將我的元神從那先天靈寶乾坤尺上抹平元神烙印,奪走我的寶物,讓我差點陷入這萬劫不復當中!」

「就在我逃跑之際,他還不斷當著眾生靈的面辱罵我教元始天尊,說我教原始天尊,真是誤人子弟,教出這麼一幫只知道逃跑畏首畏尾的廢物!」

「並且,還好有教主所親自煉製的奧秘玉符,不然那日的我,可就真的要敵不過蕭峰,我這數百萬年的苦心修為真的就栽在他手裡了!」

「咻!」

燃燈大道人好像十分委屈,抱怨說道。

並且還為了完善這虛假的事實,增加著訴說的真實性,當著所有闡教弟子之面,燃燈大道人猛然吐出一口老血,在那玉虛宮殿內。

訴說過程中越說越氣,整個人像是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沖向天際。

看到這一幕,就連一旁的南極尊者等人也急忙向前扶起這快氣憤而亡的燃燈大道人。

此時此刻,在南極尊者等人,瞳孔之間也掠過一道極其恐怖的發怒之意。

「好傢夥,你個小畜生,僅僅是一通天教門下嫡系子弟,有什麼資格能夠小看辱罵我們是在洪荒大地之上排名靠前的闡教!」

「不分青紅皂白,不尊重師長,這可是件滔天大罪!」

「仰仗著自己有著頗高的修為,就能夠欺負我們闡教,該不會以為我們闡教是沒有人能夠教訓他了?」

「如此可惡的蕭峰,這次要是不讓他對此次付出代價,讓我們闡教在這洪荒大地之上的顏面早就消散難存!」

「搶奪燃燈大道人的本命寶物,又重傷燃燈大道人的真神,還辱罵我們洪荒闡教,此罪簡直滔天大罪,不可饒恕!」

「還望原始天尊給燃燈學長討回公道!」

「還望原始天尊給燃燈學長討回公道!」

「還望原始天尊給燃燈學長討回公道!」

這一剎那,漸漸傳來在場的眾位闡教子弟那氣憤的言論,沒有一個臉上是一副溫靜祥和的模樣,都是怒髮衝冠瞳孔之間充滿殺意!

每一個都莊重嚴肅的對著原始天尊拱手行禮,高喊著要為燃燈大道人討回公道。

而此時的原始天尊還依舊盤膝打坐在那道台之上,混沌雙眸依舊緊緊閉著。

但又能從眼縫當中露出半縷金光。

臉上依舊一副從容不迫的模樣!

他可是作為天之道聖人,自然不會因為一些平凡瑣事變得毛躁,而且,他就是對於眼前這燃燈所說都感到十分疑惑。

他感到十分疑惑的是,這蕭峰可是通天教主門下嫡系子弟,自然是知道長教與通天教兩之間濃厚的交情,而且闡教更有著原始天尊坐鎮,怎麼會輕易放言說這闡教無人是個廢物教呢?

他就真的敢在這洪荒大地上,當著眾神靈的面,說一位天之道聖人的壞話?

而他又有些相信這燃燈大道人所說,畢竟蕭峰可是出了名的狂妄,自以為是,曾經就以區區太乙金仙境界的修為,能夠用玉符殺掉那天庭之上白澤妖王,之後,又差點將帝俊等人擊殺在那蒼穹之巔上,其膽色和為人確實是狂妄自大之徒,而且毫不理會這天道順勢而為!

即使眼前是一位有著聖人境界的強者,也絲毫不畏懼。

所以說這種狂妄之事對於他來講,真的是有可能會發生的。

因此!

原始天尊則是緩緩睜開那泛縷金光的混沌雙眸,稍微動了動手指,開始演算著蒼茫的天機!

不久,還要再次打開那混沌雙眸,只見雙眸之間掠過一道極其憤怒之意,臉上原有的和睦漸漸消散而去。

應該是他在這演算蒼茫的天機之時,發現確實燃燈大道人所受重傷是因蕭峰所為,並且還破口大罵,當著眾生靈的面說要擊殺他。

就算身為聖人境界的強者,也無法再探索出這件事的具體細節。

畢竟演算天機這件事,可是一件大事,即使是天之道聖人,能夠了解到這些,也算是得天獨厚的存在。

但就算不知道細節,此時的他已經憤怒不已。

畢竟無論怎麼說,燃燈大道人身為闡教副教主之位,他的顏面即代表闡教的顏面,闡教的榮譽也就說明原始天尊!

現在又得知這蕭峰重傷燃燈大道人,還想要將他這數百萬年的修為毀於一旦,真是狂妄不羈,必然要為此事付出一個交代。

這簡直就是不給闡教面子,也是不給他原始天尊一個面子,就如在他頭上動土。

「咻!」

因此,在這一瞬間,只見在原始天尊身上散發一股極其亘古鴻蒙的秩序力量漸漸傳來,使得天地間都感到一震!

連周圍的虛空都變得有些扭曲,蒼穹之顛上的星辰都逐漸破碎。

「轟隆隆!」

在那昆崙山上方,更有著彙集而成的團團烏雲,有著落到紫電雷光在烏雲當中相互交織,天地開始變了個樣!

如此恢宏滔天的氣勢沖向天際,使得這方圓億萬萬里內的無數生靈臉上十分忌憚的模樣,跪倒在地,哆嗦在原地無法動彈。

畢竟這可是來自一位天之道聖人的憤怒,動天憾地!

「狂妄蕭峰,竟然敢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原始天尊則是臉上十分陰沉模樣,氣憤說道。

「原始天尊,還望原始天尊要為了闡教,討回公道啊!」 就在蘇超與今川優子和趙德武等人商議與織田家決戰之事的同時,身在稻葉山城的織田家家主織田信長也在召開會議,商討征伐今川家與大明國軍隊的事情。

織田信長今年剛剛二十七歲,不過他已經當了九年的織田家家主了,已經將織田家的勢力牢牢的掌握在手中。

日本天文三年,織田信長出生於尾張國那古野城,幼名為吉法師。

是尾張守護代旗下三奉行之一的織田信秀的嫡長子,六歲時就被他老爹封為那古野城的城主。

然而幼年的織田信長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按照後世的說法,這哥們兒就是他娘的一個不良少年,就算是他老爹給了他極好的教育,他也是從不循規蹈矩。

作為一個標準的不良少年,是絲毫沒有把任何禮儀舉止放在心上,甚至覺得那就是他老爹跟他過不去,在折騰他這個英俊瀟洒的美少年。

而對於讀書之類的功課,這個不良少年更是不屑一顧,經常遊手好閒,四處尋釁滋事,上樹下河,打架鬥毆,甚至調戲別人家的小娘子,還暴打人家的老公。

當地人包括織田家的親族見了這個不良少年的織田信長也都是大皺眉頭,連織田信長的生母土田夫人都不大喜歡他,而是喜歡他的弟弟織田信行。

由於這哥們兒的不安份,對於一向注重傳統禮儀的日本貴族們來說是無法容忍的事情。

以至於織田信長的父親織田信秀時常被他的頑劣成性氣得七竅生煙,大嘆家門不幸,而織田信長也獲得了他的第一個綽號:「尾張的大傻瓜」。

然而儘管織田信秀表面上不喜歡織田信長,但是似乎背地裡對於織田信長的溺愛從來就沒有減弱過,所以這也成了織田信長有恃無恐的一大原因。

織田信長不拘泥於身份地位,和一般人民一樣與市裡的年輕人一起玩耍,而且組織了一個後世稱為「黑澀會」的組織,長信會。

然後就是滿城的收保護費,帶著自己的兄弟們吃喝嫖賭,這哥們兒的種種劣跡是廣為人知,甚至是人人厭惡。

而且這哥們兒還是一個膽大妄為之人,只有他想不到的,沒有他不敢幹的。

織田信長還是少主時期,父親織田信秀在表面上臣服於清州織田家,而這哥們兒就敢只帶了幾個人,跑到清州織田家支配下的清州城放火,搶劫清州城的過往商客。

這種膽大王偉的行為,令他的老爹織田信秀相當吃驚。

天文二十年,織田信秀在尾張尚未統一又外有強敵的內憂外患下,終於因酒色過度中風而死。身為嫡長子的織田信長因而繼承家主之位。

天文二十二年,負責教育、照顧信長的平手政秀為了勸諫織田信長的奇行,改掉一身的臭毛病,而切腹自盡。

織田信長也為此感到悲嘆、找來澤彥和尚建立了政秀寺來悼念平手政秀的亡靈。

同年,織田信長在正德寺與岳父齋藤道三會面。

當時齋藤道三察覺到被稱為「傻瓜」的織田信長的真正才識,曾發出這樣的感嘆:「我的子孫,估計以後只有為他牽馬的命啊」。

從此之後,齋藤道三全力支持織田信長,並在被親子齋藤義龍殺死後,將美濃一國作為嫁妝送給了織田信長。

天文二十三年,今川優子的老爹今川義元和甲斐國守護武田晴信,以及相模國小田原城主北條氏康組成「甲駿相三國同盟」,開始積極籌劃向西進軍。

織田信長在初步安定尾張國之後,東海道大名今川義元便親自率軍攻入尾張國境內,今川義元對今川家進行了掃境出動的全動員。

當時今川家的領地駿河、遠江、三河,今川義元做了全動員,集結了兩萬五千人的兵力,沿東海道一路西進,要幹掉織田家。

而當時織田信長只是率領四千兵力出戰,但是這哥們兒就是一個打仗的料,在桶狹間設伏偷襲今川義元,順利的幹掉了今川義元。

今川軍因而敗退。

戰後,原本稱霸東海道的今川氏從此沒落,而獲勝的織田信長則在中日本和近畿地方迅速擴張勢力,成為日本國最大的霸主,麾下的大名就有數十個之多。

其實今川優子對於織田信長的恨意,要遠遠大於對德川、北條、武田三家的仇恨,因為她老爹就是死在織田信長的手中。

織田信長此時可不知道今川家的今川優子之所以引來大明的軍隊,就是因為他幹掉了人家的父親,讓優子美人兒沒有了靠山,一個年輕的女人要苦苦的支撐著今川家族。

不知道戰爭起因的織田信長此時正對自己的那些部將說著:「咱們的人已經打探得很清楚了,大明國的軍隊人數也就是一萬到一萬五千人。

不過大明國的人似乎是有了很厲害的武器,應該是類似於火繩槍的武器,不過他們的火器比毛利家的火繩槍還要厲害很多。

而且他們還有不知名的神雷,一聲巨響之後,就能有幾十人的傷亡。

因此不能小看他們的一萬多人,這也是我要聚集十五萬大軍的原因。

這一次一定要依靠人數上的壓倒性優勢,一次就把大明國的軍隊擊敗,讓他們退出我們日本國。」

「家督,咱們十幾萬人難道還要讓他們離開日本嗎?」一個部將說道:「大明國居然敢派兵幫助今川家,那就要把他們都留在這裡,讓他們知道我們織田家的厲害。」

織田信長看著那個部將笑了笑,說道:「大明國能派一萬人來,就能派十萬人來。

咱們要是把大明國的軍隊趕盡殺絕的話,大明國要是再派軍隊來報復,那會是什麼樣?

要知道大明國不知道比咱們日本國大多少倍,軍隊也不知道多了多少倍,他們消耗得起,但是咱們消耗不起。」

說著他又長嘆一聲說道:「要是整個日本都在我的掌控之下,大明國有多少軍隊來我都不在意。

但是現在不是啊,咱們只有這麼大的地盤,只有這麼多的兵力。

我們一旦戰敗了之後,織田家的末日也就到了,因此只能擊敗大明軍隊,讓他們知難而退就可以了,絕不能趕盡殺絕。」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趙遠章有點痞帥痞帥的,足球籃球都玩得很溜,又人高馬大,出手闊綽,很能吸引年輕的小女生。據說他在建校交過的女朋友有七八個之多,馬光明沒有問過他,也不知屬實不屬實。

「我還有一個月就中考了,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珍貴,哪能像你這樣瀟洒!」馬光明一臉的正經。

趙遠章嘿嘿笑了起來:「我沒聽錯吧,你成績也就那樣,比我好不了多少,復不複習的又能怎麼樣?不如也考到我們學校來,我們一起稱霸建校!」

終究還是未成年人的思維,馬光明也不見怪,認真地說道:「我是準備考一中的,一中距離你們建校也不遠,到時候還是可以一起玩玩。」

「what?」趙遠章眼睛瞪得滾圓,嘴張得可以伸進一隻兩塊錢的大肉包,「我沒聽錯吧?你的水平我不知道?就你還能上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