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夜雨聲煩一個人的話,他絕對不會出如此昏庸的招式,可,他有一個團隊啊!

夜雨聲煩眼神微微上仰起來,只見木場佑斗雙手手持斬鐵屬性的魔劍,從高空挾雜著足以摧金斷玉的沖勢,朝著下方俯衝去。

青椒的見聞色也感知到后,他面色一冷。

夜雨聲煩卻突然莫名其妙撤招,抽身離去。

青椒沒來得及多想什麼,在木場佑斗刺向他之時,他雙腿猛地一夾,來個雙腿夾白刃,硬生生的雙腿的力量夾住致命一擊。

嗖!!!

一道破空般的聲音從遠方傳來,在青椒的眼中,一個黑影從遠到近,飛速襲來。

菲尼克斯·安揮舞著漆黑的雙翼,放下變成巨弓的右手,嘴角浮起一絲壞笑。

青椒單手撐地,另外一隻手暴然出擊,似乎想要打飛偷襲的東西。

突然,水面驚起一道衝天水柱,塔露蒂亞出現在青椒的面前,單手攔下青椒的右拳,將其隔開。

另外一隻手一把抓住飛過來的黑影,當青椒看清來物后,大驚失色,因為,這赫然便是安手中的智慧之劍·德魯弗林格。

塔露蒂亞抓住德魯弗林格的右手門猛地朝著青椒腰部斬去,意圖將其攔腰斬斷。

青椒連忙將武裝色覆蓋在其腰部之上,來阻擋著一擊。

鐺!!!

一聲猶如打在鋼鐵上的脆響聲響起,火花四濺。

就在青椒準備將兩人給頂飛出去之時,他忘記了,一開始和他糾纏的一人。

在青椒被制住的片刻,隱藏在暗中的毒蛇,出動了。

他等待這一刻,已經等待了許久了。

逆風刺

雖然是刺,但是,其所划劍圈,覆蓋的範圍,已經和斬差不多。

鋒利的冰雨斬入青椒手臂上的肌膚半寸后,青椒立刻,再次一次旋轉起來。

「八沖拳·武頭迴轉·亂舞!」

不過,這一次的旋轉可比之前強大太多了。

高速旋轉帶起的強烈氣流,猶如一把把鋒利的利刃,將半個船隻都給摧毀殆盡。

當青椒觸碰水面之時,一道席捲衝天的水龍捲騰起,強大的霸王色氣勢朝著四周散發著,激蕩起無數浪花,將夜雨聲煩等人衣衫吹的狂風大振。

天空也慢慢的陰沉下來,是不是雷光閃爍,好像一副要下暴雨的模樣。

「小鬼們,我承認你們的實力,但是,今天你們必須要損落。」青椒白色鬍鬚朝著不受控制,反重力的漂浮起來,怒髮衝冠的模樣。

菲尼克斯·安飛到塔露蒂亞的面前,接過德魯弗林格,望著眼前散發著強大魄力,將天地弄得變色青椒,他不僅沒有害怕,反而感覺體內的獸血沸騰,全身每一個細胞、一個毛孔都緊繃起來,他現在非常愉悅。

連身體都不由自主的興奮的顫抖起來。

果然,這世界超有趣啊!

嘴角那扭曲到猖獗的笑容,臉上興奮到崩壞的神情,無一哪一張美麗的臉蛋給毫無美態可言,給人反而是一種瘋子的感覺。

「青椒,來吧,我已經迫不及待了!!!」菲尼克斯·安興奮高聲咆哮道。

血,是唯一能夠刺激他多巴胺的東西。

殺戮,是他唯一存在的意義。

現在,任何的求饒,挑釁等廢話,都是對這場戰鬥盛宴的侮辱,唯有戰,才是對一場戰鬥到現在的,彼此雙方,最好的回應。

夜雨聲煩、木場佑斗兩人一甩各自的長劍,戰意盎然的望著他與水柱上的青椒。

他們不害怕戰鬥,也從不害怕挑戰。

他們來到這個世界是為了幫助眼前看似溫順,實則體內充斥著各種瘋狂、暴戾因素的傢伙登頂成皇。

道路對不對,他們兩人不會想太多,只要跟隨眼前人的身邊,沖向巔峰即可。

現在,只要沉迷於戰鬥!

塔露蒂亞還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模樣,猶如沒有感情的木偶,獃獃的望著青椒。

「喂喂,開玩笑吧,爺爺好久沒有這麼發飆了。」阿布表情驚悚的望著青椒,他可是好久沒有感受到如此生氣的爺爺了。

上一次這麼生氣是在什麼時候?

十年前?

還是更久?

阿蔡雖然沒有說話,但是,他緊鎖起來的眉頭就已經表達此刻,他的不平靜。

不過是四個年紀輕輕的小鬼頭,除了菲尼克斯·安,其他人一個都沒有聽過的存在,竟然逼迫他爺爺到這種地步,這大海要亂了嗎? 「八沖拳奧義·錐龍錐釘!!!」

青椒先將武裝色霸氣纏繞於扁平狀的頭部,再以全身的力道以及體重高速沖向雲端,隨後再將八沖拳的衝擊波,全部凝聚於扁平的頭部,化作隕石,從高中墜落。

這招只需擊中菲尼克斯·安等人,那麼,菲尼克斯·安等人全身上下,包括骨頭都會完全粉碎甚至化成灰。

「攔得住嗎?」安轉過頭問著像塔露蒂亞道。

「防禦屏障壁攔不下來。」塔露蒂亞搖頭否決道。

「那沒有辦法了。」安突然,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但是,他嘴角的笑容,卻怎麼都不像是陷入絕境人該存在的笑容。

「去死吧!!!!!」

當青椒墜撞向四人之時,菲尼克斯·安突然打了個響指。

一個黑洞出現在幾人的腳下,將幾人給吸入進去后,消失在原地。

青椒看到,目眥欲裂的咆哮道:「菲尼克斯·安,你這個王八羔子!!!」

說的一副大義凜然的話,擺出一副誓死抗爭的態度,結果,尼瑪帶人閃了,你還要不要臉了。

怎麼說都是賞金快過億的人物,怎麼說的跟做的完全不一樣。

沒等青椒多想什麼,他便一頭便倒撞在什麼都沒有的海面上。

當青椒腦袋觸及海面之時,大海竟被撞的硬生生的凹陷下去,遠遠看上去,宛如一個導彈爆炸留下的巨坑,威力駭人。

不過,很快,海水便添補上這個巨坑,轉眼間,便恢復原樣。

而當海水剛剛填補上的瞬間,安四人再次出現在原地。

「話說那老頭要被氣瘋了吧,沒有想到這一招吧。」夜雨聲煩望著腳下海水,揶揄的說道。

「不過,Master裝的真像,差點,我們都被騙過了。」木場佑斗微笑道。

「接不下那一招,還硬接是不是傻?搞得好像接下來,就能解鎖什麼成就一樣。而且,戰鬥,有沒有規定,絕對不能上閃避?」菲尼克斯·安翻了翻白眼道。

「Master,他要上來了。」塔露蒂亞獃獃道。

「打的下去嗎?」安問道。

「嗯!」塔露蒂亞點了點頭。

「那就將他捶下去。」菲尼克斯·安淡淡道。

「菲尼克斯·安,你這個卑鄙小」咚!!!

青椒頭剛冒出來,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塔露蒂亞一拳錘下去。

安、佑斗、夜雨聲煩三人相互對視一眼后,一個縱越,鑽入到水中。

塔露蒂亞看到安鑽進去后,自己也跟著鑽進去。

青椒年事已大,體力早已大不如不容從前。

再加上高強度的戰鬥,和剛剛大招的消耗,他的力量已經沒有一開始般生猛了。

而且,在水中的戰鬥,體力的消耗不僅會加快,氧氣更是致命的問題,這一把飛龍騎臉,穩了。

安背後升出數只炮筒,數十發魚類炮彈朝著青椒打去。

青椒看都不看一眼,徒手一揮,便將這些魚雷給摧毀,朝著菲尼克斯·安游去。

安看到,即便這個時候,落處於不利的局面,還想著殺死自己的青椒,無奈搖頭。

這個時候,想得竟然不是早點脫身,脫離逆境,反而是被憤怒沖昏頭腦,來殺死自己,青椒,簡直失了智了。

不過,既然青椒早點死,安當然不建議送他去地獄。

安雙腳一蹬,化作捕食中的大白鯊,飛速朝著青椒衝去。

青椒看著菲尼克斯·安沒有跑,反而朝著自己游過來后,不禁大喜。

如果,安想要跑,他還真沒有辦法抓住,但是,如果衝過來的話,即便是實力大減的他,也不是菲尼克斯·安可以欺負的。

青椒高舉起右拳,一一記八沖拳,朝著安臉部打去。

安在八沖拳附帶的衝擊波快要打到自己時,安彷彿感覺到水流的變化,他提前,輕鬆地繞了一圈后,躲開。

在青椒來不及變招之時,雙手抓著在德魯弗林格,在青椒身上留下一道傷痕后,一閃而過。

安剛剛離開,木場佑斗也偷摸到青椒的背後,一劍劈去。

刺啦~

一道鮮紅的傷口出現在

在青椒回頭,用大手捕捉木場佑斗之時,夜雨聲發出現在青雉面前,一擊拔刀斬,再次留下一道傷口后,轉身離去。

菲尼克斯·安、夜雨聲煩、木場佑斗三人好似三條靈活的鯊魚,一點點的耗磨著青椒。

體力消耗過大,身體在水中沉重無比,速度沒有三人靈活的青椒,在三人眼中,不亞於活靶子。

被傷痛從憤怒中清醒過來的青椒,此刻冷靜了下來。

他已經,搞清楚自己眼前的現狀。

在水裡,他絕不是這些傢伙的對手,只有死路一條。

唯有上岸,才有可能活下來。

沒錯,是活下來。

此刻,青椒已經不考慮怎麼殺死三人,而是考慮著怎麼讓自己活下來。

每個人都惜命,就算是青椒也不例外。

死亡,也有價值之分。

像現在這樣,永遠的沉入大海,完全沒有任何價值可言。

想到這裡,青椒雙腳一蹬,朝著上方游去。

當青椒準備遊離開來之時,塔露蒂亞不知何時出現在青椒的上方,一手按住他的腦袋,將他硬生生的按了下去。

青椒雙手抓住塔露蒂亞的右手,奮力掙脫。

但是,就是巔峰時期力量都不如塔露蒂亞的他,此刻,想要在水裡想要掙脫塔露蒂亞,無疑是痴人說夢了。

當被塔露蒂亞一點點的按下去之時,青椒的內心也開始隨之下沉。

菲尼克斯·安三人此刻,覺得時機差不多了,三人紛紛游到青椒的身邊,一個人用劍刺穿青椒的心臟,一個刺穿青椒的腦袋,一個割破青椒的咽喉。

心臟、腦袋、咽喉,三處致命傷口被割破之時,青椒的眼神開始恍惚起來。

望著眼神沾滿鮮血的菲尼克斯·安三人,他不由得想到:『要結束了嗎?』

『好不甘心啊,明明還沒有找卡普子孫報仇,卻比卡普先死了。真的,好不甘…..』

當青椒帶著釋然的笑容,鬆開抓住塔露蒂亞的雙手之時,也代表西海暴力集團,青椒家族的首領錐之青椒的隕落。

昔日賞金破5億的海賊,就這麼靜悄悄的,在冰冷的大海中,了卻他那傳奇的一生。 當菲尼克斯·安等人游上去之時,火焰海賊團正和八寶水軍打的難分難解。

安看了一眼后,對著木場佑斗、夜雨聲煩道:「走吧,離開這裡吧。」

「不去幫忙嗎?」木場佑斗笑問道。

「本來是只是暫時的聯手,沒有什麼情分可以言。如果卡彭·貝基死在這裡,那也只能怪他命不好。」安張開惡魔雙翼,單手摟住塔露蒂亞,飛走。

木場佑斗也笑了笑,帶著夜雨聲煩,緊跟著菲尼克斯·安離去。

而他們的離去,也被卡彭·貝基的手下發現,一個海賊大聲的說道:「教父,菲尼克斯·安一伙人離開了。」

卡彭·貝基聽到后,連忙在他堅城之上,變出一對大眼睛看去。

當看到菲尼克斯·安幾人離去的身影后,他不禁思考道:『菲尼克斯·安等人離開,青椒遲遲沒有出來,這說明,應該是死了。還真是一個恐怖的傢伙,連青椒都可以殺死。不過,我正好也沒打算去偉大航海路,他們馬上要前去了,暫時碰不到了。』

至於他為什麼沒有喊住菲尼克斯·安,這種問題還用問嗎?

他們本來就是臨時結盟的海賊,信任不牢,各懷鬼胎。

只是因為強敵才暫時,聯合在一起。

如果,卡彭·貝基先解決玩敵人,他也照樣不管菲尼克斯·安等人,大搖大擺的離去。

未來都是敵人,誰會主動伸出手,去救敵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