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因為方昊天,他現在不但報不了仇,還得在外面過著老鼠的生活,還得過著整天提心弔膽提防楚景陽等人隨時找到他的生活。

秦希身為金丹仙人,真要放開吃,吃量是很嚇人。

最後別說方昊天不好意思,就是秦希看著飯館里的人一個個目瞪口呆的樣子,他自已都不好意思再吃下去了。

「算了,不吃了。」

秦希放下了筷子。

飯館里的人一陣無語。

趕情這傢伙是不好意思吃了,並不是他飽了。

這是人還是豬啊!

方昊天和秦希在眾多古怪的目光中離開飯館。

到了英雄廣場,已經有很多人在排隊報名了。方昊天和秦希發現來報名的人絕大部份都是天人境或是更低的,這些人應該都是在這裡出生,在這裡土生土長的人。

因為從外面進來的人,虛丹境的修為算是低的了。

當然,還是有一些虛丹境修為的仙師報名,但這些人是這裡土生土長的還是以前從外面進來而留下來的人,方昊天和秦希就不得而知了。

實際上秦希對無魔城的情況也不大清楚。

因為他剛進來不久就被梁斗那幫人陷害,而後就再也沒有什麼機會進無魔城。

有兩三次冒險進入無魔城那也是實在受不了野外的食物而跑回來偷吃,曾經有一次就被人發現,若不是他進來之前身上帶有一些保命的寶物他就那一次可能就沒有機會活著出城了。

只是那一次的代價有點大,為了點吃的而耗掉了一件保命寶物實在不值。

自那以後秦希就再也沒有進過無魔城。

直到現在。

負責登記的人桌子上有寫明了修為要求的。

虛丹境的那一桌人數最少,金丹境那張桌就是空無一人了。

秦希雖然已經是金丹境,但他還是跟方昊天一起走到虛丹境那一桌前。

斬魔盟只是一個臨時組織,所以對加入斬魔盟的人要求很低,只需要你的血是紅色的就能夠加入。

這代表著只要你是人類就能加入,至於你是什麼身份什麼來頭什麼背景等等都不重要。

方昊天和秦希的血自然沒有問題,所以很順利的就報了名。

秦希則是將名字倒過來,以諧音報名:習勤。

報了名,方昊天和秦希便算是斬魔盟的人了。

各自領身份令牌時都會被告知持此令牌在城中可以享受的哪些好處。

這一點方昊天和秦希是事先沒有想過的,完全沒有想到加入斬魔盟竟然還有好事。

但兩人想想后也就能理解了。

加入斬魔盟得到的好處都是由四宗提供的,四宗更是想通過這樣招到更多的人。

誰都知道斬魔盟是要去對付那個強大的惡魔。

雖然對付那個強大惡魔自是四宗的真正強者去對付,加入斬魔盟的人真正對付的就是聚集在那個惡魔麾下平時散落各地的那些惡魔。

這將會是一場大惡戰,數量驚人的大混戰。

戰後不管是惡魔那邊還是人族這邊,註定了會有大量的傷亡。

也就是說加入斬魔盟就是要去跟惡魔拚命,隨時可能會死。

於是現在享受的好處也算是四宗讓你在死之前好好享受,或是為你自已的家人留下一些好處。

「我們都是獨自一人,一些好處對我們倒是沒有用。」兩人一邊朝廣場門口走,秦希一邊說道,「說真的我對春風樓倒是有點興趣,去送死前好好風流三天也不為過啊!」

方昊天聽了哭笑不得,道:「我們又不是一定會死。這個時候,當然要利用這塊令牌的好處看能不能得到一些能讓我們的戰力提升或是保命的東西。」

秦希眼眉微挑:「那你是想去哪裡?」

「鑄劍庄。」

方昊天舉步走出英雄廣場的大門。秦希笑了笑,跟了上去。

兩人出了門口后都突然停下,轉身看向廣場中間那一塊高聳入雲的石碑。

石碑上刻著一個又一個名字。

上面的名字並不代表生也不代表死,代表的就是你斬殺了之少惡魔,斬殺了哪些惡魔。

此碑是皇朝設在這裡的皇權殿所立。

皇權殿在無魔城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

皇權殿,皇權二字代表的確實是至高無上的皇權,意在告訴這裡的人,此殿是皇朝建立的。

但皇權殿這麼多年以來除了殺死惡魔然後去皇權殿領賞之外,其他的事皇權殿從不參與。

久而久之,皇權殿在無魔城的人心中其實就是一個領賞的地方。

但四宗本身也有殺魔領賞,於是乎四宗的人殺死惡魔后大多都拿回到自已宗門去領賞,而不拿回宗門的只有一些特殊的原因才跑去皇權殿。

所以去皇權殿領賞的人幾乎都是非四宗的人。

但在無魔城,非四宗的人九成都是實力低微的,根本沒幾個是實力強大的人。

這樣的一群人,能殺得了多少惡魔?

於是乎皇權殿簡直就成了皇朝在這裡虛設的一個地方。

當然,四宗還是很尊敬皇權殿的,畢竟對方在明面上是代表了皇朝。

於是四宗每一個月都會將殺魔領賞的名單交給皇權殿,然後再由皇權殿進行最終的統計,將這些名字放到碑上去。

如果以前在上面就有名字的,通過不斷斬魔領賞,那他在碑上的名次自然就會漸斬提升。

只要名字在前五十的,每年都能夠在皇權殿里領到一個神秘大賞。

也許這才是皇權殿仍然存在於無魔城的價值,也才是它還能得到四宗尊敬的真正原因。

無魔城強者幾乎盡在四宗,前五十名的人幾乎都是四宗的人。

也就意味著每一年得到皇權殿神秘大賞的就是四宗。

有好處拿,四宗為什麼不尊敬?

秦希有點嚮往:「我們的名字會不會也在上面出現?」

方昊天笑道:「那只是虛名。」

「也不全是。」秦希說道,「我對那神秘大賞還是很有興趣的。」

方昊天道:「想進入前五十名那得殺多少惡魔啊。」

秦希笑道:「只要天天殺,總能到達。我這些年在外面一直飄蕩,倒是比別人多了一個好處,那就是我更加了解外面惡魔盤踞的情況。惡魔也並非是團結一致的,同樣也是各佔山頭,各自為王。如果你願意,我現在就能帶你去一個整體實力並不強大的惡魔聚集地將他們全殺了帶回來拿賞。」

方昊天雙眼一亮:「這個可以去,但不是現在,現在我想先去鑄劍庄看看。」

秦希說道:「我陪你一起去。」

方昊天一笑:「不去風流了?」

秦希呵呵一笑:「開個玩笑而已。」

兩人有說有笑,朝鑄劍庄走去。

鑄堂在哪裡不用問了,方昊天和秦希來英雄廣場的路上就經過,離這裡並不算遠。

只是兩人剛走不足百米,突然就有人擋在了面前。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劍宗弟子!」

方昊天和秦希眼神皆是一下縮緊。

這些人都是身穿劍宗弟子服,跟之前跟在楚景陽身邊的那些劍宗弟子穿的一樣,有些人穿的衣服是黃色,有些人穿的是白色。

穿黃色弟子服的人只有兩個,都是虛丹境的修為,穿白色弟子服的大多是天人境,其他的比天人境還要低。

「楚景陽和梁斗是金丹境,穿銀色,虛丹境的人穿的是黃色,虛丹境以下的是白色……原來劍宗弟子單看他們的衣著便知道他們的修為層次……」

方昊天突然留意到了這一點。

那兩名劍宗黃衣弟子中那個身材高大魁梧,鐵塔一般的傢伙上前一步對方昊天和秦希道:「兩位剛才報名之時在宗門那裡留白,這麼說兩位還沒加入我們四宗任何一宗?」

方昊天點頭:「正是。只是劍知道諸位劍宗的朋友……」,心裡則是暗凜這些人速度好快,剛報名居然都已經傳回劍宗了,如無意外,剛才負責給他們登記的人正是劍宗的人。

「我們不一定是朋友。」那鐵塔一般的傢伙擺了擺手直接就打斷方昊天話,「當然,如果你們想跟我們成為朋友也沒有問題,請跟我們去見一個人。」

方昊天和秦希對視了一眼,臉現疑惑。

那鐵塔一般的傢伙說道:「我叫鐵塔。」,然後又指了指另外一個劍宗黃衣弟子對方昊天和秦希說道:「他叫鐵膽。」,完了后說道:「我們在劍宗都是周風揚師兄的人,現在奉周師兄之命來請兩位到香草樓一見。」

「周風揚?」

秦希心裡一驚。

他雖然極少入無魔城,但因為跟劍宗的仇怨所以他對劍宗的人特別的留意,也有心去了解,所以知道周風揚是什麼人。

秦希趕緊傳音給方昊天道:「周風揚是劍宗最年輕的金丹弟子,聽說他跟楚景陽都是大長老的徒弟,但他在三年前成就金丹的第二天就打敗了他的師兄楚景陽,實力強大,如果去跟他見面被他識破我,我們可能都脫不了身。」

方昊天內心微凜。

楚景陽的實力如何他可是見識過的,如果當時沒有秦希的偷襲,他和秦希兩人正面聯手的話都不大可能殺得了。

周風揚號稱劍宗最年輕的金丹弟子,定然是劍宗的傑出天地人物。三年前就打敗了楚景陽,現在實力自是更加強大。

只是此人既然跟周風揚都是仇池的徒弟,此人現在有心招攬,如果接近的話說不定就有機會打聽到一些關於鎖魔塔的事。

「你以前有沒有跟他見過面?」方昊天一邊心裡考量一邊傳音問秦希,「幻形術能以假亂真,若不是對你非常熟悉的人是不可能識破得了。」

秦希道:「我跟他沒有見過面,只是因為他是劍宗很出名的天才弟子,所以我才有所了解。方兄弟,你是不是想通過此人接近仇池,希望獲得鎖魔塔的情況?」

方昊天道:「是的。」

秦希因為身份的問題是不大想跟劍宗的人有太近的接觸的,但既然方昊天對幻形術這麼有自信,他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於是說道:「周風揚是想招攬我們,去見見也無妨。如果拒絕對方可能會翻臉,這對我們有很大的麻煩。」

「我也是這麼想,先見見再說。」方昊天做出了決定,「反正以我們的實力聯手的話,他一旦翻臉我們也不是沒有全身而退的機會。」

秦希一笑:「哈哈,既然你有這等自信,那我就陪你去。」

兩人暗中做出了決定。

方昊天便對人如其名的鐵塔道:「我們對周師兄也是彼為仰慕與敬佩,既是周師兄相請,我們就斷然沒有拒絕之理,那就請鐵師兄帶路吧。」

「哈哈,爽快。」

見方昊天應下,鐵塔的臉色變得好看了許多。

香草樓距離這裡並不是很遠,轉過兩條街就到。

一路上,鐵塔有意無意的套方昊天的話想對他和秦希有更多的了解,但方昊天的應答水滴不漏,既不會讓鐵塔反感也不會讓對方懷疑什麼,同時又不會讓對方了解到什麼,保持了一定的神秘。

香草樓,是周風揚平時接待貴客或是舉辦一些私人聚會的地方。

樓高三層,是這條待為數不多算得上是奢華的地方,由始也可見周風揚這個劍宗傑出弟子混得不錯,可謂是風生水起。

也是。

最年輕的金丹弟子,這種人不管是在哪個宗門自是會得到宗門的重視,重點培養。

此時香草樓第三層的大廳中並不是周風揚一個人,還有很多的人。

但從座位便看出其他的人都像是眾星捧月一般的圍著周風揚。

周風揚坐在最中間也是最高位上,有高高在上的味道。

方昊天和秦希隨鐵塔和鐵膽一起入門。

到了這裡,也只有鐵塔和鐵膽有資格入門,其他的白衣弟子都只能在外面候著。

所以入門后,方昊天和秦希看到擁簇周風揚而坐的劍宗弟子,大部份是身穿黃衣,其中只有四人是穿銀衣。

當然,周風揚也是穿銀衣。

包括鐵塔和鐵膽在內,三十三個虛丹境。

加上周風揚則有五個金丹境。

這絕對是一股很大的勢力了。

方昊天和秦希暗中震驚,知道低估周風揚在劍宗的地位,同時也有可能低估了周風揚的實力。

周風揚越擁有強大的勢力,恰好越能證明周風揚本身實力的強大。

只有本身實力強大才能讓別人跟隨。

像劍宗這樣的大宗門,宗中弟子肯定明爭暗鬥,所以會各自抱團謀取利益。

當方昊天和秦希進來時,裡面的人的目光自然都是一下子投射到他們的身上。

每一個人的目光都是鋒利的,特別是周風揚等五名金丹境仙人,他們的目光更是直接銳利如劍,似乎要看穿方昊天和秦希的一切。

方昊天和秦希則是第一時間看向高高在上,目標明顯的周風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