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你年歲也不小了,論家世的話,青璃這孩子也確實配得上你。所以我才會同意的這聯姻的,孩子啊,有的時候,你自己惹的情孽,就該你自己去償還啊。」

他惹的情孽?

百卿還在發愣的時候,父龍百里已經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回來了,那就不要再逃避了。逃避也解決不了問題!」

「父龍,我沒想逃避。」

百卿答道。

百里會心一笑,反問道:「如果沒想逃避,為什麼一聲不吭的去了人界呢?若不是二皇子說了你去了人界,我都不知道要去哪找你。」

百卿苦笑,「……」

龍族在這幾天,歡天喜地。

因為青龍族與白龍族之間的聯姻,終於敲定了。

百卿與青璃的大婚,也在龍族人盡皆知。

在睚眥府的聞風,卻坐在一石墩上,眼神看著天空的白雲,臉上沒有一絲笑意。

青璃喜歡百卿的事,聞風當然知曉。

他們能有情人終成為眷屬,聞風是從心底替他們高興的。

聞風獃獃的望著天空,不知道為什麼,最近他看什麼,都覺得那東西,會是九狐的模樣。

九狐為了救他而死,一直以為,他不明白九狐為什麼不接受自己。

現在可算是明白了,九狐不接受他,是因為宿命。

他助瞑幽狐出世,瞑幽狐也為他而死。

呵!

上天的安排,是多麼的可笑!

他得到的,就只是回憶。

他的餘生,只怕只能依靠回憶渡過了。 聞風正在獃獃的發愣時,而星耀則是來尋他了。

聞風有些意外,看著他,「你不是陪龍萱么?怎麼來我這了?」

「我打算過兩天回去人界,你要與我們一起回去嗎?」

星耀睨了一眼聞風,向他詢問道。

聞風則是愣了愣,「現在去人界?」

「對啊,你在龍族也沒什麼事吧。龍神大人不是好好的么,你這個二皇子在這裡閑著也是閑著,倒不如出去散散心,不是更好嗎?」

星耀眯眯一笑,然後對著聞風如此勸道。

聞風苦笑,最後點了點頭,「好,你離開的時候,叫上我吧。」

在這裡,他總是會想起九狐,心總會不由自主的剜痛。

縱然想要忘記傷痛,但他卻無法忘懷。

再者,他不知道要去哪裡尋找九狐的下落,與其在這裡傷感,倒不如去人界散散心。

……

離開龍族的時候,聞風與星耀等人一起離開的,而百卿則是與青璃大婚。

星耀帶著弟弟妹妹回到了南樂國的京城,在杏嵐山莊的時候。

他們一行人歸來,季邀月與迦夜則是坐在大廳里候著他們幾人的歸來。

星遙一見到父母那一臉正色,心裡直打鼓,「咱娘不會真抽咱們吧?」

「難講。」

星曜抿了抿嘴,有些不敢確定。

就這樣,在他們幾個恭敬的給父母行禮后。

季邀月則是笑眯眯的睨了他們一眼,「在龍族玩的可開心?」

「還……還行。」

星遙抽了抽嘴角,一臉擔憂的看著母親那張臉。眼神卻是瞟向一旁的父親,只見父親朝她眨了眨眼。

呃……

父親,母親這氣還沒消么?

這要是人界過去三個月的事了啊!

難道他們的氣還沒消嗎?

想到這裡,星遙就不淡定了。

季邀月眯了眯眼,「既然回來,你們就好好受罰吧。」

「母親,您要罰我們什麼?」

「當然是……讓你們去學堂里好好習字練武。」

「不要啊!母親……」

星遙的小臉瞬間垮下來了……

星曜的臉色同樣好不到哪裡去!

而一旁的星耀則是點了點頭,「母親說的對,二弟與小妹,確實應該好好習字練武。」

星曜弱弱的來了一句,「大哥,我們在家習字練武,不也一樣嘛。」

「哪裡一樣了?在家,你們都能瞞著我在外面搞事,這下子讓你們去學堂,自然會有許多雙眼睛盯著你們!」

季邀月當即插話,壓根不給他們反駁的機會。

迦夜走到了星耀的面前,「星耀,你年歲也不小了,鬼域的事務,你也該掌管起來了。」

「是,父親。」

星耀重重的點頭,表示會接手鬼域的事務。

一旁的龍萱則是會心一笑,站在他的身後,沒有任何異議。

一旁的聞風站在那裡,只是面帶淺笑,看著季邀月,「邪邪,好久不見。」

「確實好久不見。」

季邀月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過去的事,別想那麼多,你該往前看。正好這段時間我要外出一趟,你要與我一起去歷練嗎?」

「好。」

聞風點了點頭,沒有反對。 某一處的青草地上。

季邀月忙活著收藏草藥呢,而聞風則是坐在一地上,然後單手撐著下巴,思緒又陷入了懷念之中。

九狐……

他來人界三多個月了。

依舊無一時,無一刻能把她忘記。

反倒是經常看著這些樹林,看到好吃的東西,總是會想起……

曾經的他,與九狐經常爭奪食物而大戰。

那個時候的,季邀月對他們二人的爭吵也是一臉無可奈何。

現在,物事人非。

他依舊活著……

而九狐,卻沒有任何音訊……

上天,會不會看到他的真心?

能讓九狐有一次輪迴重生的機會呢?

「聞風!聞風!」

耳邊,傳來了季邀月的呼喚。

聞風從思緒里回過神來,然後看向她,「怎麼了?」

「你快點過來!這個是什麼啊?」

季邀月的語氣十分驚訝,似乎遇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

聞風挑了挑眉,走到了季邀月的身邊,「發生什麼事了?」

「你看!」

季邀月的手上,出現了一個圓滾的紅蛋。

紅蛋的顏色,像顆紅寶石,在太陽的光芒下,閃閃發亮,耀眼奪目。

聞風看到這顆紅蛋的時候,不由微愕,「這……」

「有沒有看見這蛋里的九尾狐?」

「我看到了……」

「這是活的么?」

「不知道。」

這顆紅蛋,季邀月感覺不到一絲活力。

但是這紅蛋里的九尾狐,卻栩栩如生,如活的一樣。

聞風有些意外,「這東西,你從哪裡得到的?」

「諾,地里挖出來的。」

「……」

季邀月瞅了他一眼,「行了,沒你的事了,帶著這顆蛋滾一邊去。我還得把這裡的草藥全部給挖走呢,要不然下一次真不知道會在哪裡遇上這千歲丹的遺址!」

說完,推搡著聞風離開,而她則是繼續低首挖草藥。

聞風雙手捧著那顆紅蛋。

紅蛋確實不怎麼大,如兩隻手的巴掌那樣大。

看著這蛋里的九尾狐,聞風的眼眶莫明的紅潤,望了望天際,喃喃自語,「九狐,你什麼時候才會回來找我?你可知道,我一直在等你……」

眼淚,就這樣滑落,滴在了紅蛋的殼外。

眼淚沒有離開紅蛋殼,而是直接滲入了蛋殼內。

本沒有任何生機的紅蛋殼,瞬間綻放了刺眼的紅光。

聞風只覺得雙手變得灼熱,他沒有捨得把這紅蛋扔出去,也正因為他的這份不捨得,結果讓他看到了奇迹。

雙手的紅蛋,消失不見了。

出現的是一頭鮮紅艷麗的九尾狐,它眨了眨雙眼,眼瞳里倒映著聞風的模樣,它竟開口言語,「聞風,我終於見到你了。」

那熟悉的語調,讓聞風傻呆當場。

而九尾狐則是緩緩的閉上雙眼,閉目休息去了。這一次的凝聚魂魄而生,她耗了太多太多的靈力……

「九狐!九狐,你真的回來了!九狐!」

聞風發狂的沖著雙手捧著的九狐尾大聲嚷嚷,像個瘋子似的。

九尾狐皺了皺眉,沒有睜開雙眼,只是回了他一句:「吵死了!」

聞風喜而泣極,「噗哈哈哈!九狐,真的是你!我這輩子再也不會讓你受到傷害,也絕不會任你走的!」

他在這裡歡喜若狂,而另外一旁的季邀月則是與迦夜相視而笑。

這一次,能讓九狐與聞風重聚,也是因為迦夜的功勞。

畢竟,迦夜是鬼域之帝,世間魂魄輪迴轉世,他一手掌控的啊!

天城大陸,已經恢復一片寧靜,千歲丹的遺址也全部找到了,接下來,季邀月也就是開始煉製禁藥。

屬於他們二人的安寧日子,也由此開始。

【全文完】

————————

題外話:

樓媽在此感謝所有喜歡《廢材丹神》的讀者們,本書到此番外完結。感謝從開篇一直到結局的支持者。

馬上就要過年了,樓媽祝大家2018,學習進步,萬事如意,身體健康!

另外,也有讀者問,樓媽什麼時候發新書,現在已經確定了,2018年3月1日,會開新書的,書名是《盛世貴女:暴君的悍妃》。

新書是寫宅斗、宮斗、江湖。希望讀者們會繼續支持樓媽,謝謝!祝大家過個好年哦,么么噠!愛你們! 真新鎮。

一座沒有被任何色彩污染的小鎮,代表一切開始的地方。

「小智,下來吃飯了,等會你還要到大木博士那裡去呢!」動聽的女聲在一棟小樓中響起,一名穿著圍裙的美麗少婦正站在樓梯下面朝二樓喊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