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回到十年之前,有了大把的時間去享受,並且前世沒有經歷的,這一世一定要都嘗試一下。

“主公,當斷不斷必受其亂。”李儒在後面提醒道。

對啊,完事不能猶豫,既然決定了,就要去做,男子漢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好,蔡琰我娶了,等到蔡琰長大,就是我的妻子,但是。。。”李易說完停頓了下來。

讓蔡邕的臉色有些不對勁,不過如今李易是他的主公,並且書籍什麼還是沒有見到,不好翻臉,只能聽着李易去說。

“我還有兩個女人,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和蔡琰和平相處。”說着說着李易看向貂蟬。

而貂蟬聽完,則是把頭一扭,不去看李易。

“這沒關係,男人三妻四妾很是正常,有更多的女人說明這個男人有能力,這有什麼奇怪的。”蔡邕鬆了一口氣,他還以爲要讓自己的女兒去做小妾。

要是小妾這可是萬萬不能,至少也是要妻子才行。要知道妻子的地位可是很高,而妾則是玩物一般的存在,要是丈夫憐惜,那還好辦,就怕丈夫妻子殘暴,拿小妾開心。那可就慘了。 洛夢櫻要離開,也有人真心想要來送她的,也有很多人是來看她的笑話。

「離玥讓他們回去吧!我離開不用送了。」不管是什麼原因,洛夢櫻也不想讓人送自己。

離玥去處理了,可是她回來的時候說:「小姐,有人想要求見小姐,小姐你要不要讓他們進來。」

「見我,誰!」洛夢櫻感覺奇怪,自己已經在這裡沒有權利,還有誰想要見自己呢!

離玥告訴洛夢櫻想要來見她的人,洛夢櫻想了一下,已經如此她見一下吧!

他們是進不來別墅裡面,離玥安排在門口的庭院裡面。

「姐姐,姐姐,我們來看你了,你開心嗎?」小雨飛快地跑了過來。

「你是小雨,你怎麼來了。」洛夢櫻笑了。

「是呀!姐姐還記得我。」小雨抱著洛夢櫻,洛夢櫻退了一下。

小雨感覺到了洛夢櫻的動作,小雨敏感的感覺到了,洛夢櫻不希望抱自己。

洛夢櫻看著她眼裡的傷害說:「小雨,姐姐不是有意的,來離玥姐姐可是給你們準備還很多好吃的哦。」

「姐姐,我們打擾你了,希望你不要見怪。」小點拉著小雨說。

「不,打擾,如果你們晚點來,就見不到姐姐了,你們快來坐吧!」

洛夢櫻看著他們說:「詩悅叫岸少主過來一下。」

「姐姐,你真的要離開了嗎?」尹奇也來了,不過他一直站在後面。

「尹奇離開不是以後都不見面了,你現在差不多要選擇學校了吧,打算去哪裡呀!」洛夢櫻知道他已經來找個離玥了。

「姐姐,我還沒有想好。」尹奇為了這件事情都想了很久了。

「姐姐,你在這裡呀!」岸煊眼睛現在可是紅紅的了。

「岸過來,給你介紹幾個小夥伴吧!」洛夢櫻看著岸這個樣子,也是心痛了,都怪自己,如果不是自己他一定是一個最帥的小哥哥。

「姐姐,給你們介紹一位小哥哥哦,她是姐姐的弟弟岸煊,姐姐就離開了,以後如果你們遇到什麼問題都可以來找這位小哥哥就可以了。」洛夢櫻把岸拉到他們的面前說。

「大家好,我是岸,很高興認識你們,想要吃什麼,玩什麼都可以告訴哥哥。」岸回來這些天還是第一次見到小孩子呢?

「岸少主。」他們都知道了,他就是新的少主了,他們看到岸,就是難怪他是姐姐的弟弟,他真的太好看了。

眾妙之境 你們不要這樣,你們叫我姐姐為姐姐,你們不應該叫我哥哥嗎?」岸很快就和他們打成一片了。

「離玥,尹奇學校的事情你幫忙查找一下,看他的天賦,選好學校也讓人照顧好他。」洛夢櫻不能給他選擇,可是他想要去哪裡,也是他自己的選擇。

是,少,小姐。」離玥奇怪的看了一下,幽幽怎麼對這個尹奇特別的不一樣呀!成為碧藍深幽的人不應該集體安排的嗎?

「幽幽,你不想再走一下這裡嗎?」墨昊靳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了。

「你怎麼無聲無息的站在我的身後呀!」洛夢櫻是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了。

「我看著你站在那麼遠,你不想和他們玩一下嗎?」墨昊靳的手穿過她的青絲,一陣風吹了過來,還帶來了陣陣的花香。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你聞到了嗎?就像是這種香味,你感覺到了嗎?如果對這裡有太多的懷念,我要怎麼狠下心離開呢?」洛夢櫻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

「聞到了,很美妙的香氣,可是我更希望你可以記住這香氣,因為這裡是你的家,你應該記住。」墨昊靳墨總她的頭說。

「這裡很多的不好,可是在我心裡,卻是最美好的地方,是我想要保護的地方,可是我現在不合適在這裡,更不可以在這裡,小時候我一直想要離開,又逼迫回來,再一次離開,可是我這一次是自願回來,也是自己把自己逼著自己離開,你不覺得我就是一個很矛盾的人嗎?」不管自己經歷了什麼,她都希望這裡不要因為自己而受到傷害。

墨昊靳就這樣陪著,陪著她再一次看到這裡,飛機的聲音傳了過來。

洛夢櫻看著天空,看著飛機慢慢的停了下來。

那些在玩的孩子,也不再玩了。

岸他希望洛夢櫻會回來,她不想送姐姐離開。

辰曜和洛悠也是站在遠處,沒有過來送洛夢櫻。

「老公,幽幽要離開了,我們真的不去見他嗎?」洛悠是不敢下去,因為她現在都已經忍不住哭了,這樣的自己,她只能在遠處看著女兒的離開。

「放心吧!如果你要見幽幽,我們可以去找她的,她那麼聰明,一定會照顧好自己。」辰曜看著洛夢櫻一步步的走著,幽幽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你是我么的女兒,小姐,該有什麼樣的生活,你都可以任性的。

「幽幽我們還是等一下吧!」優莎娜回頭看了很久,就是沒有見到任何人來。


「走吧!」爹地媽咪,弟弟幽幽走了。

墨昊靳也是一句話也沒有說,拉著她的手,幽幽你是想要留下來的吧!

洛夢櫻心都在滴血,可是她只能一步步的走上承載她離開的飛機上,她的手緊緊的握著他。

其他人也不敢出聲,優莎娜和司亦琛他們兩個人懷著一樣的心情,他們真的要離開家了。

飛機的門慢慢的給他們關上,他們看向窗外,飛機也慢慢的升了起來。

洛夢櫻直到再也看不到外面的風景,她的眼眶裡的淚珠溢了出來,流過她的臉頰,再一滴滴的打在她的手上。

她還是那麼的倔強,不想給別人看見自己的軟弱,她的頭轉了45度,沒有人看到她的臉已經被淚水淹沒。

墨昊靳拉起她的手,用手帕把她手上的淚水擦乾淨。

他捧著她的臉,讓她看著自己,他的手輕輕的摸著她的臉。

他再一點點的給她擦乾臉上的淚水說:「幽幽,你不要總是這樣好不好,你可是任性一點點,我想看到真實的自己。」 「這一次,我一定不能輸,也不會輸,我一定會登山山頂,獲得祖師的傳承!」

咬著牙向雲霧繚繞的石階望了眼后,泰阿腳下陡然發力,猛然向山頂衝去!他知道,這是自己此生最重要的一次機會,也是唯一一次重新撿回屬於自己驕傲的機會!如果自己這次也輸了的話,那從此之後,屬於他的那柄驕傲之劍就要折了!

為了自己的驕傲,這一次他必須儘力一搏,必須要奪取到山頂的劍道傳承!

縱然劍意威壓如山如岳如海,每一步的邁出,似乎都要把人的脊椎骨壓斷,但泰阿依舊是義無反顧的向著山頂狂奔而去!但隨著每一步的邁出,他的面容便變得猙獰一分,五官幾乎都要扭曲到一起,似乎每一腳的落下,都要耗盡他全身的力氣。,最新章節訪問:。

但即便是如此,泰阿仍舊毫無反應,身軀猶如一併刺破蒼穹的利劍,向上賓士不歇。

不得不說,劍閣中的這三名劍修,不管他們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而不斷的望著靈劍山山頂跋涉,但的確是骨骼錚錚如長劍,有著那麼股子劍的傲氣。

而跟他們的艱難與隱忍相比,剛剛獲得飛劍,還只能歪歪扭扭操縱飛劍,全然不知曉自己人生從此以後要發生怎樣巨大轉變的衛雀,就顯得輕鬆的多。

雖然剛剛進入靈劍山,發現林白消失不見的時候,她也是吃了一驚,甚至心裡邊還有些害怕。但因為樂天的性子,她很快就恢復了常態,而且這青石山路雖然雲籠霧罩,但並不陰森恐怖,而且因為雲霧間攜帶的淡淡奶白色光芒,更是猶如仙境一般。

這種環境下,這小妮子心中的畏懼,很快就被好奇所取代,蹦蹦跳跳的就往山上行進而去。而且隨著石階的攀升,威壓的加重,更是激起了這小丫頭片子的好勝心,咬著牙,吭哧吭哧就往山上爬去。不過在攀爬的同時,這小妮子也還是沒忘左顧右盼,觀看山中美景。

而和昆吾、龍彩、泰阿的緊迫,衛雀的遊玩心態不同,林白此時的模樣,更像是閑庭信步。時而連上幾個石階,時而駐足不前,向著四下張望,那模樣隨意至極。

如果是不知情的人,看到他的模樣,恐怕還以為他現在不是在承受隨石階攀升而提升的威壓,而是在自己家中的後花園里隨心散步。

「五百七十九級石階,按照我的猜測,應該是暗含陽數,但剛才在第五階、第七階和第九階的時候,都沒有發生什麼出奇的變化,好像區別不大,難道是我想錯了……」

緩步向前走出了五十四個石階后,林白眉頭微微皺起,向著身後緩緩望了眼,然後抬腳向著第五十五處石階踩下,但就在他腳尖剛剛碰觸到第五十五級石階的時候,神情卻是驟然一凜,就連身體都突然開始劇烈震動起來,眼眸中更是露出了詫異之色。


「五五為二五,五為陽之始,可是這石階除卻威壓要比五十四級石階的威壓強橫一些,而且不像是之前遞增之外,似乎也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簡短的詫異后,林白的神情迅速恢復常態,只是轉頭回望了一眼后,也沒再多想,只是緩緩踏足第五十五級石階。

但當林白踏足在五十五級石階的時候,面上的疑惑卻是陡然變得愈發深重起來,因為在未曾踏足之前,他感覺到這石階的威壓要比先前的五十四階強大許多,但等到人真的站立在石階上的時候,卻是發現,這石階上竟然連分毫威壓都不存在。

猶疑之下,林白緩緩抬腳,又向著前方邁出一腳,但腳剛一邁出,登時就感覺到一股強橫無比的威壓撲面而來,甚至差點兒就要把他撲倒在地!但只要腳一收回來,這威壓便又蕩然無存,就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實在是詭異至極。

彷彿這裡就是與整座靈劍山失去了聯繫,成了獨立於其中的一處存在般。

「這第五十五級石階絕對是有什麼蹊蹺!」想著石階的總數中隱含的陽數至理,以及這第五十五級石階出現的詭異情況,林白不禁停下了腳步,緩緩感受著四周的變化。

但不管林白如何感觸,卻是感觸不到任何詭異的地方。雖然沒有威壓,但他的神念探出,卻還是會被那些雲霧所吞沒,依舊能感受到雲霧深處藏著的凜冽劍意。

沉吟許久之後,林白還是無法想明白其中的蹊蹺。但他知道,這第五十五級石階肯定是有著什麼詭異的地方,否則的話,絕對不會和之前的諸多石階,有如此之大的差別。

「總不該是當初創下靈劍山的那位前輩,體諒後人行走艱難,所以才特意弄出了這麼個地方,讓人落腳休息吧?」苦思冥想許久,卻無所獲取之後,林白不禁緩緩搖頭,自嘲笑道。

但他知道,自己所說的這個想法,在事實面前,一點兒腳都站不住。劍修最講究的是什麼,不管是從凌雲,還是泰阿身上,他都已看出,就是那股子一往無前的態勢。如果這靈劍山真的是為了磨礪後輩,賜予他們機緣,就絕對不會有什麼歇腳之所。

可是如果不是那樣的話,那這第五十五級石階的詭異情況,又該如何去解釋?!感受著石階周遭平靜的有些詭異的氣氛,林白眉頭越皺越深,越來越想不通其中的緣由。

實際上不僅是林白,這個詭異的現象,泰阿、龍彩、昆吾和衛雀他們也都遇到了,而且也為之而詫異過,也想要找出其中的緣由。但苦思冥想無功之下,他們便沒再深究,而是稍作休息后,繼續往上攀登。因為時間緊迫,你每耽擱一分,便有可能比他人晚登頂一分!

恐怕也正是因為出於此種心態,所以靈劍山在劍閣中傳說了無數年,但是卻從來沒有人把注意力放在這區區一級石階上,因為這對於那些追尋劍之大道的狂人來說,這一個小小的變數,就是旁枝末節,根本就沒有在意的必要,多去思量,只是徒勞浪費時間。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根本就沒有去追根究底的時間。但林白不同,這靈劍山雖然神奧,但畢竟只是昆吾、泰阿他們這些劍修心中的聖地。而且靈劍山的劍之大道傳承,雖然也足夠誘人,但是對於身為相師的林白而言,除卻對照印證之外,意義也不算太大。

雖然衛雀那小妮子也如林白一般,對於靈劍山的事情並不好奇,但這個小妮子又哪裡知曉什麼易理,又哪裡知曉陽數之道。而且對她而言,山上的風光,永遠都要比山下的更好看,這也正是她當導遊的原因之一。這種情況下,她才不會把心思放在此處。

正是出於這種考量,所以林白才會好整以暇的在此停留,剖析其中的緣由,探出原委。

但不管林白如何去揣摩,如何去思考,都根本找不到任何能夠解釋石階詭異情形的聯的原因。但即便是如此,林白仍然不願放棄,只是站立在原地,心中細細思索不停。

「五為陽之始,是陽的開始,是生機;而這石階在兩種磅礴的威壓之下,卻是達成了一種微妙的平衡,並不被兩者所感應……」心中喃喃描述此時身體所遇到的情況,在念誦到這句子的時候,林白腦海中靈光突然一閃,隱隱約約覺得自己似乎是把握到了什麼東西。

陡然間他突然睜開眼睛,深吸一口氣,然後緩緩又抬腳,向著身前邁出一步。

與先前的感受如出一轍,在林白腳踩出的時候,頃刻間感受到自那五十六級石階上,登時有恐怖無匹的威壓散出,猶如出鞘之利劍,朝著自己就斬殺而來。

那種劍意,就如同是劍光剛剛出鞘之後,開始散發出嗜血的念頭一般。雖然這種劍意並不是強大到極致,但那種渴望,卻不是已經展開攻勢之後的劍意所能企及的。

但此時此刻的林白,根本沒有與那股劍意威壓相較量的念頭,就在劍意快要碰觸到自己身軀的時候,沒有任何猶豫,迅速將腳縮回,回歸於原處,也就是五十五級石階。而當他腳縮回的那一剎那,那股強橫無比的劍道威壓,登時消散,化為無形。

「好神奇的感覺……」盯著身前的那第五十六級石階,林白眉頭微皺,沉默許久后,人卻是突然靜了下來,將神識散發開來,不過這一次,他並不是為了探究這靈劍山的隱秘,而是把神念圍繞在自己身體的周圍,在細細的感應身體周圍的氣機。

寧靜,整座靈劍山如一座荒無人煙的死山一般,所有的氣息盡皆無存。

「原來如此,竟然是這樣!我懂了!我終於懂了!這五十五級石階並不是沒有威壓,而是這威壓,相較於之前所遇到的那些威壓,實在是太少太少,在行走過那麼多的石階后,對這種威壓,幾乎都可以忽略不計!這裡,這級石階,實際上才是真正的開始!」

許久的寧靜后,林白身子一顫,臉上突然露出狂喜之色,驚呼出聲,言語間滿是不可掩飾的喜色。他覺得自己似乎已把握到了這靈劍山的隱秘,已明悟了這五十五級石階,以及靈劍山採用五七九這個陽數,來作為石階總數的緣由所在。 雪晴知道洛夢櫻回來的信息,馬上趕來機場等候著。

「媽咪,爹地真的回來了嗎?」林童景都聯繫不上司亦琛。

「聽說是今天等等吧!」林菲語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她心裡還是對這個突然出現在自己生活裡面,又匆匆忙忙離開的男人,她感到開心,也感到失落過,現在她也不知道自己心裡是什麼感受。

飛機一輛輛的停在機場裡面,林童景的眼睛一直盯著天空,開始他的手指都算完了,還是沒有等來他們的信息。

來的時候明明還是白天,現在月亮從雲霧裡跑了出來,還有星星也開始在天空上一閃一閃的笑著了。

「林大秘書,你帶童景少爺先回去吧!如果小姐他們回來了,我會把他們送回家的。」雪晴也只能坐在這裡慢慢的等著。


林菲語想了一下,帶童景回去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