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們可以走了。”鼠族老者笑着點了點頭,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它身爲上位者,自然也知道一下子得罪數族實屬不智,但是直接放了它們,鼠族老者是心有不甘的,至少一個深刻的教訓還是有必要的。

“我也放棄。”

“我也放棄。”

“我們也放棄。”

…………

有獸帶頭了,其他獸們也紛紛開口,這個是非之地還是早點離去的好。

“讓出一條道來,放它們離去。”鼠族老者對鼠族戰士們吩咐道。

鼠族老者開口了,鼠族戰士們自然要聽,它們紛紛退讓,讓出了一條寬闊的大道,放任獸們離去。

除了黑狐一族和少數與其族交好的族羣沒有動身,其他族羣的獸們紛紛離去。

黑狐一族的不離去是因爲它們都知道,玉林澗黑狐一族和玉林澗嘯月血狼一族的恩怨,雙方是絕對不能善了的。

就算是它們說放棄,鼠族也是不會放它們離去的,因爲事情纔剛開始。

而與黑狐一族一起沒有離去的族羣是因爲它們與黑狐族世代交好,它們沒有捨棄黑狐族的理由,不然回到自己族裏必然會受到嚴厲的處罰,所以它們才只能陪着黑狐族一起留下來。

最重要的是它們也覺得自己留下來對族裏有交代了,而且它們不覺得鼠族會得罪它們的族羣。

不過它們顯然太低估玉林澗嘯月血狼一族和玉林澗黑狐一族的仇,太低估嘯月血狼一族和鼠族的關係,也太低估了鼠族這一次的決心。

它們都對自己族羣太有信心了,它們相信其他族羣都是不願平白無故的惹到自己族羣的,因爲它們的族羣夠強大。

當然,這裏面也有心裏清明,知曉現在的狀況的,鼠族這一次既然動兵了,而且還動這麼多,那就說明鼠族這一次絕對不會善罷干休的。

玉林澗嘯月血狼一族的那兩個或許過不了多久也會過來的。

黑厲漆黑的眼珠子咕溜亂轉,不知道腦袋裏都在想這什麼,看着離去的獸越來越多,它的腳步也不由得微擡起來。

不過它還沒踏出步伐,便被其身邊的拉扯住了,顯然是被看穿了它想隨其他獸們離去,它們自是不讓。

“你們幹什麼?”黑厲微微有些惱怒,現在不走,待會想走都難了。

“你想幹什麼?”那頭黑狐反問道。

它身邊的那幾個黑狐也是點頭,詢問黑厲是什麼個意思?

見如果自己不說清楚,它們就不肯放手的樣子,黑厲很是無奈,但是現在它又不敢動手。

雖然這幾個黑狐是它的手下,但是現在情況特殊,它也不敢亂動手,不然它想走那就更難了。

無奈之下,黑厲只得勸解道:“你們傻啊!如果現在不走,再等一會等其他族羣的都走完了,我們想走都不成了。”

幾個黑狐腦袋似乎轉不動,正氣道:“走不成就走不成唄,那又能怎麼樣?”

黑厲聞言,嘴角直抽搐,這都是狐狸,怎麼別的都聰明?跟着它的就這麼傻呢?

這讓它很費解,但更多的是無奈。

在這窩火的無奈之下,黑厲的火氣頓時升了起來,目光如炬,瞪着那頭拉着它的黑狐。

那黑狐看到老大發火了,立即訕笑着鬆開了拉扯着黑厲的爪子,後退了幾步。

看到黑厲火了,其他幾個黑狐也有些害怕,畢竟它這個老大平日裏的威信還是有的。

黑厲掃視了一眼自己的幾個手下,想了想道:“我準備走了,你們想跟我走就走,不想走的就留下來,我也不勉強。”

說完,它小跑幾步,高舉起手道:“我也放棄。”

它的手下,那幾個黑狐互相看了看,猶豫了一下就紛紛跟了過去,黑厲平時待它們還是不錯的,它們相信其的選擇,也相信自己跟着其的選擇不會錯。

它們紛紛舉起手道了聲我們也放棄,便跟着黑厲,在獸羣裏往外走。

“鼠老,你看那裏有黑狐族的族人混進去了,我們需不需要將它們攔截下來?”鼠族老者身邊,一位身披戰甲的鼠族戰士道。

鼠族老者微蹙眉頭,隨即微微一笑,擺了擺手輕笑道:“不用管它們,幾個跳樑小醜而已。”

黑狐族的還有與其交好的族羣看到黑厲等一衆居然放棄離去了,一個個的臉不由得全都變得精彩起來。

黑狐一族的那羣黑狐全部臉色鐵青起來,它們想不到自己族裏居然有這等貪生怕死之輩,這簡直是丟盡了玉林澗黑狐一族的臉。

不過臉上雖然憤惱,但是它們心裏也開始打起自己的小算盤來,現在的情形越來越不對了。

狐狸都聰明,它們知道鼠族爲什麼要放其他不相干的族羣的獸們離去,那是爲了削弱它們的反抗力。

現在它們已經被削到無限弱了,鼠族也差不多要動手了。


一個黑狐眼珠子咕溜亂轉,不知道再想些什麼,忽然它向追着黑厲離去方向的跑去,口中還正義愛凜然的大喝道:“幾個貪生怕死的東西,看我追到你們有你們好受。”

它跑了一程,確認背後的族人們有一定距離後,才高舉起手,輕聲道:“我也放棄。”

黑狐一族和其交好的幾個族羣的獸們臉頰都是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這算什麼……

這時,又有一個黑狐追了上去,口中還正義凜然的大喝道:“兄弟,等一下,它們有好幾個呢,你一個抓不了它們那麼多,我來幫你。”

“我們也來幫你們。”又有好幾個黑狐追了上去。

“我也來幫你們。”

“我也來幫你們,獸多力量大。”

“我也來幫你們,多一個獸多一分力。”

…………

這似乎是一個脫身的好辦法,黑狐們心裏都這樣想,也紛紛以身相試,屢試不爽。

ps:今天是3月29號,今天決定了五更,明天也是五更,後天至少八更,爲本書的第一個月完結,畫上一個漂亮的句號,順便,也把歉‘比弈’的加更補上,o(≧v≦)o最後一如既往的,求各種支持!!! 看到黑狐一族的黑狐們一個幾個的不斷離去,與其族交好的其他族羣的獸們全都臉色鐵青,難看到了極點。

見過賤的,沒見過這麼賤的。

它們都是爲了幫助黑狐一族才留下來的,現在到好,它們是留下來了,黑狐一族的卻是走得差不多了。

這讓它們心裏很心痛,更多的是憤怒,這也讓它們覺得自己等一衆的留下,至始至終就是一個笑話。

人家黑狐一族的也沒那它們當做什麼,怕死自己先走了,讓剛纔還稱兄道弟的好友來替死。

這樣它們覺得,自己族羣與黑狐一族或者說狐族交好,根本就是一個錯誤。

“TMD,我們留下來幫它們,它們卻走了,這算什麼?”一頭虎族的劍齒虎一族的劍齒虎怒罵道。

“C,什麼些東西,我今天是見識到了狐狸的本性了。”又一頭虎族的白虎斥喝道。

老虎本就神經大條,誰稍微對它好點,它就對它好,雖然它們火氣大,但是隻要做的事情不過它們的底線,它們是不會發怒的。

不過現在這時,容不得本就火氣大的它們不怒。

一名虎族頗有威信的白虎看了眼周圍,暴聲道:“TMD,這裏我們虎族不待了,我們走。”

“走。”虎族的火氣全都上來了,一個個臉上怒不可揭,大步離去。

“這次回去,一定要將所有的事情經過給族長說,不然我心裏都憋不過去。”有一頭黑虎嘟嚷道。

“對。”又一頭虎附和道。

來到鼠族老者前方,那頭在這裏的這些虎族裏頗有威信白虎拱了拱手,朗聲道:“鼠老,我們放棄。”

“好,你們走吧!”鼠族老者一點都不遲疑,直接應了。

那白虎沒想到鼠族老者如此大度,沒有絲毫怠慢它們,也沒有遷怒它們,不由得感嘆道:“鼠老,你們對盟友真是努力,爲了那嘯月血狼一族的存在如此動兵,果然獸肝義膽,還有這一次多謝你們鼠族了,是你們才讓我們虎族知道了黑狐的背信棄義,我們虎族會報答你們的。”

鼠族老者很滿意虎族現在的表現,擺了擺手笑道:“沒什麼,你們早點離去吧!這裏馬上就要不平靜了。”

那白虎聞言,先是一愣,隨即便知曉了其話中的意思,略微遲疑後,嘆了口氣領着族人離去。

虎族離去,其他族羣的也有獸出聲道:“虎族的兄弟們說得對,我們也走,TND自己走了,想讓我們來當替死鬼,門都沒有。”

“對,我們也走,TNND。”

“對,TMD想想就氣,我可不想留下當替死鬼。”

“走,這裏我一刻也不想再呆了。”

…………

那獸的話,得到了很多獸的支持,沒有遲疑,它們紛紛向鼠族老者道放棄,然後隨着鼠族戰士們讓的路離去了。


“很好,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看着被黑狐一族棄下的以前盟友們盡數離去,鼠族老者眼中猛然迸射出一道精光,嘴角勾勒出了一道嗜血的笑意。

“通知戰士們,絞殺黑狐一族的成員,其他族羣的不要動,只殺黑狐。”鼠族老者吩咐道。

“是。”

一聲令下,所有的鼠族戰士紛紛持緊了手中的利刃,目光在由它們讓出來的大道上四處掃望,不然殺錯了就不好了。

此地的鼠族戰士很多,所以就算是讓出了一條道路,也不是那麼快就走得出去的。

所以就算是現在對黑狐一族動手,黑狐一族的也沒跑出去幾個,絕大多數都還沒跑掉,至於那些少數跑了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還有,給後面的出去的族羣們重新讓一條道,別讓血濺到它們身上去了,那樣就是我鼠族怠慢它們了。”鼠族老者又補充道。

那白虎帶着虎族的獸們離去,忽然見到鼠族戰士們將之前讓出來的道給圍了起來,重新讓了一條道讓自己等離去。

這時一名鼠族戰士對它們道:“族長讓你們走這條道,之前那條道走不得了。”

那白虎微微發愣,想到之前鼠族老者對自己說的話,便猜想到了鼠族要準備幹什麼了。

想到自己等要眼睜睜的看着盟友被圍剿,而不伸出援手,它心裏有些過意不去。

不過它身後,一頭劍齒虎摩擦了下它那赫人的獠牙,道:“白大哥,你不用有任何心理負擔,你想它既然都能拋棄我們自己跑了,那我們還跟它們講什麼道義?隨它們是生是死吧!”

之前鼠族老者說的話,它們也都聽到了,所以它們也知道鼠族也接下來準備幹什麼。

白虎聽後,想到黑狐一族之前的種種,不由得咬牙切齒,心裏也莫名的鬆了口氣。

“也罷,那種盟友,有還不如沒有,只有鼠族這樣的盟友,纔是最該擁有的,看來回去後,有必要跟族長好好談談了……”白虎心裏暗自想着。

它們後面,黑狐一族的其他盟友們面對即將被圍剿的黑狐一族,沒有絲毫的憐憫,有的只有那冷漠的臉龐。

它們現在對黑狐一族有的只有怒火,沒有衝上去幫助鼠族絞殺黑狐一族就是好的了,還幫助黑狐一族?除非腦袋有毛病,很顯然它們都沒有。

它們都停下了步伐,沒有走鼠族戰士們重新給它們讓出來路,一個個站立原地,想看看黑狐一族是如何被圍剿的。

它們現在對黑狐一族這個盟友沒有了一絲半點好感,順帶着對整個狐族都沒有了好感。

天下狐狸都一般狡猾,愛耍小聰明,它們已經受夠了。

鼠族老者見黑狐一族的盟友們都不再離去,不由得皺緊了濃眉,難道它們看不過鼠族圍剿黑狐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