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眉頭也因此擰成了一個大大的川字,讓人想要伸手幫她捋平。

若是平時,蘇慕辰膽子大一點可能已經出手了。

然而現在……

「啊!!!」

忽然,女人睜開了眼。

看到赤裸著上身的蘇慕辰,便劇烈的尖叫起來!

那尖利的嗓音穿透力極強,似乎連玻璃都跟著震動了起來。

就連遠處偷偷監視南宮嫣然(「陸嬈嬈」)的秦琛手下,都忍不住紛紛側目,忍不住想要靠近一探究竟。

可是這一沒聽到槍響,二沒看到歹徒的。

他們若是貿然出手,似乎不太合適。

畢竟老大交代了,尤其是在蘇慕辰還在的情況下,不要打草驚蛇。

「嬈嬈我……」

蘇慕辰哆嗦著嘴唇,想要安慰顫抖中的女人,然而手卻是不知道該往哪放才好。

角落裡,陸嬈嬈咬著被子。

蒼白的臉色和身上的青紅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眼淚無聲的流著,黑色的瞳孔里一片空白。

聽到蘇慕辰的呼喚,她慢慢的將頭抬了起來。

「慕辰……你能先出去嗎?」

「嬈嬈……」蘇慕辰被那眼神刺激的心都要碎成粉末了。

看著女人身上的痕迹,他一個過來人豈不會不知道那意味著什麼?

若是別人,他大可直接走人或是用錢解決。

可她……

她和任何人都不一樣!

「我想一個人待會,你先出去好嗎?」

陸嬈嬈說完,便又再次將頭垂了下去。

蘇慕辰幾度張口,都被那空洞的眼神給懟了回來。

「那好吧……我就在門外,你有事就叫我。」

他抖著手,從地上撿起了衣服,顧不上穿便朝著外面走去。

一隻腳已經邁了出去,他又頓住了腳步。

忍不住回頭:「嬈嬈,如果你願意,我會負責的。」

他說完,便飛快的就將門關上了。

生怕下一秒,女人的拒絕的話便會說出口。

只是——

他不知道的是——

床上的「陸嬈嬈」在他關上門的那刻,便已然裂開了嘴角。

毫不掩飾的誇張笑容和眼淚交織在一起,無比的詭異。

「負責?」

她歪著腦袋,陰森森的笑著。

從枕頭下摸出了手機,屏幕亮起。

秦琛360度無死角的臉出現在了屏幕上。

陸嬈嬈抬起手指,輕輕的在屏幕上摩挲著,表情痴戀。

「秦琛……我們之間的遊戲,不過才剛剛開始。」 秦琛一夜未眠,滿腦子都是這些年他和蘇慕辰相處的點點滴滴。

他就不明白了。

那麼聰明的一個人,怎麼就能被迷惑成那樣?

而且,他是醫生啊!

哈弗醫學院畢業的外科博士,難道就看不出來,那個假嬈嬈的臉是整的嗎?

天亮了。

秦琛躡手躡腳的回了卧室。

他掀開被子,想要假裝剛起,手腕一暖。

「阿琛……」

嬈嬈睜開了眼睛,美目里滿滿的擔憂。

「你忙了一夜嗎?」

「嗯。」秦琛輕聲說道,掀開被子躺了進去。

圈著嬈嬈,感受著女人像是小火爐一般散發溫暖,秦琛的情緒才稍微好了些。

「噓……陪我躺會。」

他低聲在她耳邊祈求道。

嬈嬈微微有些錯愕,卻是乖巧的將腦袋靠了過去。

兩人相擁而眠,直到中午才從床上起來。

Ken看著嬈嬈和秦琛一起,便猶豫了下,沒把蘇慕辰和那個假陸嬈嬈滾床單的事情彙報。

用了午飯,秦琛帶著嬈嬈從專用車道直接回了老宅。

車子還沒進大門,便看到老管家忠叔正一臉笑意的沖著他們笑著,看著出來,看到他們老人很開心。

嬈嬈也用力的將手伸出窗外。

正要下車,秦琛的手機忽然震動了。

他將車停下,接通了藍牙。

一個電子合成的女聲從裡面傳了出來。

「哈哈哈哈!喜歡不?我送你的第一份禮物!」

秦琛和嬈嬈面面相覷,秦琛皺著眉頭便打算切斷通話——

轟——

轟轟轟——

一聲接一聲的爆炸聲在耳邊響起。

饒是他們這車是改裝過的有很強的減震效果整個車身也被那巨大的爆炸后坐力給掀翻了。

秦琛第一時間將嬈嬈抱在懷裡,生怕她受到任何傷害。

Ben和Ken從後面的車下來,將二人從裡面拉了出來。

那本該是別墅的地方,此刻只剩下了連天的火光和濃煙。

「不……不!」

秦琛朝著大門看去,前一秒他還衝著忠叔點頭呢。

可是此刻……

哪裡還有忠叔的身影!

就連他和嬈嬈那個裝了防彈的材料的房間,也化成了虛無。

一時間,整個瀾庭別院響起了警報聲。

好在這處宅子下面不遠處,便是龍魂的一個分支。

不到5分鐘,龍魂的成員已經從瀾庭別院的秘密出口扛著滅火工具出來了。

因為不知道這炸彈到底是什麼材質。

他們只能小心又小心,進程緩慢。

秦琛黑色的瞳孔里被火光濃郁著,身後的車子上被他按出了一個深深的手印!

那可是超級合金啊!

防彈的!

嬈嬈瞳孔微縮,阿琛他,一定很生氣吧。

可是她能做什麼呢?

她的血是可以挽救瀕死之人的生命,可是那位大叔,怕是已經被炸成粉末了吧。

一段模糊的記憶在火光中回溯在嬈嬈的腦海。

鑽心的疼痛也隨之到來。

不過這次,嬈嬈咬緊了嘴唇,足尖微微後撤,將自己的和著力點都放在了身後的車上,秦琛現在已經很難受了,她怎麼說也不應該再給他添麻煩了。

「老大,是裡面起的火,用的是一種新型炸藥。世面上目前還沒有,爆炸源在您和夫人的床上。」

一個從頭捂道腳的人沖著秦琛說道。

在他手心,是一個小巧的膠囊一樣的炸彈殼。

看似就和平常吃的感冒藥沒多大區別,可就是這一枚小小的炸彈,摧毀了秦琛在洛城第一個自己的家,也摧毀了他和嬈嬈那段美好的回憶。

更重要的是,他失去了現在他唯一的一個親人。

那個陪了他多年的老管家,忠叔。

「去查!」

「我今天就要結果!」秦琛幾乎是從牙縫中將話擠出來的。

屬下點頭,也是一臉嚴肅。

別看他們和忠叔說話很少,但是但凡是在龍魂分部工作過的,都曾吃過午夜那一碗陽春麵。

那不僅僅是一頓簡單的夜宵,更是老人無聲的關心。

「咦?等下。」

龍魂組員正要轉身,被一隻蔥白的手攔住了。

嬈嬈強烈的忍者頭痛,沖著組員說道。

「這個可以給我看看嗎?我好像在哪見過。」

眾人聞言,心中皆是一喜。

龍魂組員伸手便要給她,可手心空了,東西卻是到了秦琛手裡。

「這東西危險,我拿著你看便是。」

組員默。

都說老大是寵妻狂魔,他原先還不信,今天算是見識到了。

明明那東西都是個殼子了!

還能有個毛線危險啊!

再者說了,真危險你拿著夫人挨你這麼近,就不會有危險了?(づ ̄3 ̄)?

隔著厚厚的防爆服,組員默默的翻著白眼。

更讓他沒想到的是!

嬈嬈眼中竟然還在那裡流露著感動!

天啊!

夫人可真單純!

忽然間有點羨慕了。

在他胡思亂想的時間的里,嬈嬈皺著眉頭盯了彈殼半天,也終於得出了一個結論。

「阿琛,這個是世家最新的炸彈,我在舅舅的電腦里見過。」

「是嗎?那夫人您知道成分嗎?這炸彈的威力真的太大了!」組員激動的說著,情不自禁的抓起了嬈嬈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