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現在也沒什麼給你的了,小子,你是我龍族的人,你必須頂天立地,你是火龍認可的人,我雖然不知道你到底是怎樣感觸了他,但是我相信火龍的眼光。”

一個龍願意把靈魂給你,若不是出於無奈,那便是深深認可了對方。

“給我記住,你是火龍的傳人,被讓我失望。你是我龍族之人,必將稱霸世界,小子,我看好你。”突然,龍化天咆哮起來,聲音中帶着一分狂傲,不過龍陽可以聽出來一絲解放,那是釋懷的感覺。

這時,白色光球也是慢慢消散,化成粉末重歸泥土。

而此刻,在石像面前的龍陽也是緩緩睜開了眼睛,看着面前的龍帝龍化天石像,微微一笑,道:“我記住了。”

突然。石像上的人笑了起來,石像的樣子也是變的扭曲開來,頓時,石像上都是出現了裂痕,逐漸破碎,猶如被萬千刀刃分割一般。

整個石像頓時轟然倒地。濺起了陣陣塵土。

圍觀的所有人都是愣住了,看着石像倒塌和那不屈的少年。

“怎麼可能,這個石像怎麼會倒塌啊。”


“歷史上都沒有人能靠近那個石像啊,難道這個小子是個怪物嗎?”

“不錯,看來我們東楚又要出現一個天才了。”

衆人議論紛紛。

龍陽看着倒下來的廢墟,就是跪了下來,磕了幾個頭,一邊說道:“我記住了,”

說完,就是轉身向黃老頭走去。

黃老頭此刻也是愣住了,沒想到龍陽居然是這般強悍,居然是將這石碑參悟崩塌,看到龍陽走了過來,就是道:“你怎麼了?”

“沒事。我們走吧。”

黃老頭也沒有問什麼,這時,他轉過頭看着倒下的石像,眼睛眯成一條直線。

這石像別人不知道內情,而黃老頭卻是知道的,這尊神祕石像在東楚建造的時候都在這裏,沒有人知道它是怎麼來的,當初東楚書院第一任院長就是看到這尊石像才決定將一些強者也是供奉在這裏。

於是就有了現在的千人像廣場。


可是這尊神祕石像,從來沒有人能夠靠近過去,就算是院長也是不行,可是今天居然是看到龍陽不僅接近了,而且石像也是毀了。

這時,黃老頭不僅對龍陽又是刮目相看,這個少年身體內藏的東西太多了。

滅火和神祕石像,這兩點就夠了。

龍陽在未進入東楚學院的時候,就被封爲了十佳學生,此刻他被黃老頭正帶向院長的房間。

看着周圍人那種驚愕的眼光,龍陽只有擡頭挺胸走着,現在焦點是他,他也是唯一的焦點,從現在開始,龍陽知道自己會一直忙下去。

不過龍陽也希望是這樣,因爲人只有在不斷戰鬥中才能變的更強, 變得強悍如斯。

“那個小子看起來只有魂痕二十二層,這真是不可思議啊。”

“對啊,看來有羣人馬上就要蠢蠢欲動了。”

“誰讓這小子這個鋒芒畢露呢?”

龍陽被作爲普通學生安排下來,此時也是東楚學院招生時間,越來越多的新生都是到了這裏。

龍陽的宿舍在天字一號房東戶,是一間普通的廂房。龍陽拒絕了黃老頭要給的好處,選擇了最基礎的修煉資源,因爲,越容易得到的東西越能毀掉一個人。

在廂房裏,龍陽整理着自己的牀鋪。

突然,一個身影就是闖了進來,與其說是身影,倒不如說他是個水桶,那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胖子,真是傳說中水桶腰,大象腿,臉上肥肉如流水啊。

那胖子一看到龍陽,頓時就喜滋滋的,跑近龍陽的身邊,一把抓起龍陽的手,道:“你好,我叫武大,以後多多指教哈。”

龍陽愣住了,沒想到這小子居然是這般自來熟,竟是這樣抓起他的手,這難道是要搞基的節奏嗎?一想到這,龍陽頓時渾身顫抖起來,就是用力擺脫了胖子的手,道:“龍陽。”

“龍陽,好名字啊。”胖子咆哮着,就是又一把抓上龍陽的手,這次還仔細的撫摸着。

龍陽真的是無語了。

這時,窗外不知道是誰大喊了一聲。

“所有新生都去集合。”

頓時,龍陽彷彿抓住了一絲希望,着急道:“我們快走吧,不然就要遲到了。”

頓時,龍陽如同流星一般閃過,留下了胖子一個人孤單的身影。

東楚書院的教學區可謂爲壯觀啊, 比龍家的建築是要強上許多,怪不得被稱爲楚國出人才的地方,這建築都是不一樣啊。

不一會兒,就來到新生聚集的地方,人山人海的,龍陽擡頭一看,就是看到曾小賢在上面講話着。

大約也就是講了東楚學院的由來,很久之後纔是講到了重點。

“各位同學,現在呢,我們東楚學院是按照興趣愛好分的,所以你們一定要選自己最喜歡的那方面進修。好吧現在開始。”

曾小賢話音剛落,頓時幾個人就是開始了報名地點,在他們前方都是掛着一面紅旗。

龍陽用超乎常人的視力就是看到了那些旗上寫的東西。

“武盟。”顧名思義就是專注於武力,就是修煉。

“藥盟。”便是專注於煉藥,不過龍陽對這個根本沒有多少鑽研,也是沒有多看。

“獸盟。”這個,龍陽一看就明白了,這一定是訓練靈獸的,這時,龍陽纔想起來小獅子。

而最後一個,便是“符盟”,

龍陽一看,在“符盟”的報名點人最少了,簡直好像就是沒人,而其他三個,爲武盟人數最多,看來武力之上這句話深深影響了一代人啊。

龍陽微微一笑,就是向符盟走去。

那人看到龍陽走過來,臉上都是笑容堆砌,道:“同學,你願意加入我們符盟嗎?”

龍陽一愣,看來這符盟還真是常年冷落,沒想到這人問話的語氣都帶着懷疑啊,其實龍陽只是嫌麻煩,正好看這邊人少,也就過來了。要是真讓龍陽說出理由的話,他懷疑對面這個人會不會吐血身亡。

所以,龍陽只好紳士的點了點頭。

“很好。我叫周楓。這位同學真是好眼光啊,居然是看到了符盟,這樣吧,我一定會將你培養成才的。”

龍陽懵了,敢情你就是老師啊,現在招生都輪老師上陣了,你說這符盟到底是多破敗啊?

周楓笑了,就是收起了紅旗,帶着龍陽就走了,畢竟能收一個算一個,要知道去年和前年根本就沒人來。

龍陽也是樂意跟他走,畢竟這裏是太吵了。

周楓帶着龍陽就是離開了,經過一番周折,終於來到了所謂的符盟。

龍陽一看傻眼了,這符盟真的有這麼弱嗎?

這時,在巨大的山坡上,一個看起來搖搖欲墜的老房子,年代已經久遠了,一陣風應該都能帶走。

“同學,不要嫌這裏亂。”周楓委屈說道。

龍陽卻是一笑,看着面前的房子,道:“真是個不粗的地方,很清靜,特別適合修煉。”說完就是飛奔而去。

一手推開了房子,裏面很大,也是特別空曠,只有一些教學用品,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龍陽看了看,嘖嘖道:“不錯哦。”

周楓的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上,生怕面前這個學生不喜歡,頓時有了退出的念頭,這可是令周楓怎麼活啊,要知道三年禿頭的話,學院可是有權撤銷符盟的。

可是現在不同了,龍陽來了,符盟沒有保持三年沒有一個人參加的記錄,一個人也是人啊,至少不是禿子,這一天,周楓是特別高興的,直接拿出來多年藏匿的酒和龍陽喝了起來。

“什麼,那個小子選擇了符盟?”

“是的。“胡一菲道。

黃老頭撫摸着鬍鬚道:“周楓那個混小子居然有這樣的運氣啊,小子居然是選擇了他,我靠,要是周楓敢毀了這小子,我更他去打架。”

胡一菲笑了,沒想到黃老頭居然是這般頑皮。

可誰知,周楓突然打了一個噴嚏,然後摸了摸鼻子,道:“誰在罵我?” 晚上龍陽纔是回到東戶,可是一開門就是被武大這個胖子攔住了,

“兄弟,你選了那個盟啊,是不是武盟啊?”武大直接破口說道。

龍陽無奈的嘆了口氣,人家這麼熱情,你能不說話嗎?只好答道:“不是,我選的是符盟。”

突然,武大伸出肉墩墩的手摸着龍陽的額頭,道:“你沒發燒吧?”

龍陽就怒了,老子選擇個符盟難道就頭腦發燒了,可是武大肉墩墩的手讓他確實怒不起來,那股瘙癢的感覺。

”好吧,好吧,快睡覺吧。”龍陽說道,他現在只想快快睡覺,然後努力修煉,快速變強。


燭火熄滅之後。

“嗨,陽哥,你家在哪裏啊?”


“龍城啊。”

“什麼龍城,龍陽,你該不會是那個龍城的扛把子吧。”

龍陽頓時臉色變黃了,白眼一翻,心中將這混蛋罵了不知道多少遍,啥叫扛把子啊。可是龍陽覺得自己不能跟這種沒有智商的說太多話,道:“對的,但是我不是扛把子,我只是城主而已。”

“哇塞,真厲害啊,陽哥以後你罩我把,”胖子乞求道。

龍陽現在只想好好睡覺,根本不想去想別的,就是道:“好吧,好吧。”

“就這麼說定了啊。”武大看似很興奮,道。

這一夜,龍陽終於睡了一個安穩的覺。

第二天一大早起來,龍陽就是來到了符萌。

周楓早就在哪裏等着了,一看到龍陽來,頓時臉上的表情都樂滋滋的,道:“快來,我們直接進入主題吧。”

說完在龍陽面前就是出現了一大塊雜草,看起來嫩綠極了。

龍陽愣了,看草看嘛啊?

可是,周楓卻是道:“作爲一個優秀的符術師,必須要強大的觀察力,現在就是你的第一課,現在在這頓雜草之中找到那根頭髮絲。”

龍陽一聽,傻了,真想把周楓狠狠的揍上一頓,這頓雜草之中,尋找一個頭髮絲,這簡直就是在說笑啊。

“記住,這是你的第一課。做不好,我可不想鄙視你啊。”周楓淺淺一笑。

雖說符盟好幾年都是沒人報了,而現在龍陽來了,周楓確實挺感動的,但是感動歸感動,周楓的要求還是有的,所有從符盟走出的去必須是強者,這是第一要求。

並且沒有資質的話,周楓也不願意教下去。

龍陽愣了一下,就是看着那堆雜草,目光中顯露出一股凝重之色,到底要怎麼辦呢?

龍陽的頭瞬間都大了,他盤膝而坐,看着面前的雜草,感受着微風洗面的感覺。

在一旁的周楓看着龍陽,心中暗暗嘆道:“小子,別丟臉啊,我可是等了很久了。”

這時,微風吹過,雜草都是飛揚起來,竟有一股荒涼的感覺,飄蕩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