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拍乾淨髒兮兮的印子。

杜美華又回到凳子坐著,就這麼看著俊哥兒。

而俊哥兒在地上爬行,長了兩顆門牙,經常會流口水。

方淑珍見她不再搭理俊哥兒,她就自己上前去抱俊哥兒,「外婆帶你去小手手。」

杜美華一看見她抱俊哥兒,迅速就上前將方淑珍懷裡的俊哥兒搶了過去,「你抱孩子幹嘛呀!要是讓唐小芯看見了,還以為是我帶不好孩子,然後你也可以趁機跟唐小芯告狀,再讓唐小芯把我趕出去,你好什麼都獨吞了。」

「我有什麼好獨吞的?小芯對我好,那都是發自內心的好。」

「是呀!她給你買衣服,買鞋子,什麼都給你買,我這個當家婆的,我什麼都沒得過。」

「如果你要是對小芯好一點,那她也肯定會盡心孝敬你,你都不對她好,她又怎麼會盡心孝敬你呢?」

「你說這話,好像是你對她很好一樣。」杜美華不以為然地譏諷她。

「杜美華你非要這樣斤斤計較,把所有人都想得那麼壞,那是你的事,但是現在你把俊哥兒給我,我要帶他去洗手,換衣服。」都是灰塵,髒兮兮的,小芯說過,孩子可以好動,但絕對不能太過於髒了,不然對小孩子的身體太好,尤其是大人一不留意,小孩子就喜歡把手放到嘴裡吃,這是最不講衛生。

她這麼做,那都是為了預防萬一。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不用你給他洗手,我帶他去洗手。」省得讓方淑珍找到把柄跟唐小芯說什麼。

杜美華這次忍住了髒兮兮的俊哥兒,她抱俊哥兒到水缸邊上,又很快地將俊哥兒放在地上,連俊哥兒是否有站穩都沒確定,她就迅速轉過身,去拿水瓢,然而,這時她身邊就傳來了凄慘委和委屈的哭聲。

杜美華都還沒那麼快反應過來,方淑珍就已經火速衝到了她身邊,將摔倒了俊哥兒抱了起來。

水缸旁邊都是用石子鋪的,也是預防萬一用水過多,出現稀巴爛的泥巴路。

俊哥兒又小,連走路都沒走得穩,只會爬行,被杜美華突如其來地放下,他肯定是會摔跤,一摔跤了,人沒坐穩,直接就往後倒去,然後就磕碰到了地上的石子。

還不會說話的俊哥兒就知道疼得哇哇大哭。

方淑珍很心疼,抱著俊哥兒,連忙檢查俊哥兒後腦勺。

這一摸,手指有點濕,剛開始方淑珍還以為是碰到了水,畢竟水缸邊上都是水。

真愛太淺,總裁要離婚 等她仔細一看,發現是鮮紅的血,當即她就被震驚到,隨之襲來是慌亂和害怕,本能反應就是大喊:「小芯快出來,不得了,俊哥兒頭破流血了。」

杜美華回神,看到方淑珍手上的血,她也被嚇到了,手裡的水瓢也脫落地上。

緊接著,唐小芯從廚房裡跑了出來。

一看見方淑珍抱著嚎啕大哭的俊哥兒,她不假思索就衝上去,將方淑珍手上的俊哥兒抱了過來。

方淑珍焦急得跟無助的孩子一樣,眼睛發紅,哭了起來。「小芯,俊哥兒後腦勺都給磕破了,趕緊送去醫院。」

唐小芯看著方淑珍手掌心沾滿了鮮紅的血跡,立時心慌慌,「好好好,我馬上送他去醫院。」

說完,她人已經往外跑了。

趙民興和何秀紅剛才他們在忙的時候,突然聽見了方淑珍大聲吶喊,只是他們這邊一時之間走不開,等到走開的時候,他們就看見唐小芯抱著哇哇大哭的俊哥兒出來,他們都很清楚看見唐小芯一手捂住俊哥兒的後腦勺,那指縫隙沾滿了刺眼的血。

兩個人十分擔心俊哥兒的狀況,但還是先讓唐小芯趕緊將俊哥兒送去醫院,店裡的事情他們會看好。

「好,麻煩你們了。」

唐小芯慌忙抱著孩子直奔醫院。

趙民興心裡有主意,「你先帶著她們三個人看店,我去哌出所通知錦琛,讓他趕去醫院。」

「好,對了,唐小芯這麼著急出去,應該也是沒帶錢,你要讓錦琛帶多一點錢過去,我擔心俊哥兒包紮的事有點棘手。」這可憐的孩子,希望沒多大的事。

「好,我知道了。」

趙民興走了之後,何秀紅還不是很放心後院,她讓陳妹芝先把店看好,她去去就來。

陳妹芝、周鈴花、楊巧麗三個人年紀都小,又是剛出來做事,平時都沒見過這麼多的血,現在見了,三個人都有被嚇到了。

何秀紅一進去,方淑珍就跟瘋了似的,滿手鮮血,朝杜美華撲過去,嘴裡還喊著:「杜美華你這個惡毒的女人,我要跟你拚命了……」

杜美華沒有預料到方淑珍遽然朝自己衝過來,人一下子也沒站穩,往後退一步,她身後又剛好是水缸,一撞到水缸,而水缸高於她腰部的位置,方淑珍過於憤怒,使出身上全部的力氣,一下子就將杜美華一推。

猝不及防的杜美華往後仰去。

撲通一聲。

杜美華直接以頭朝下的姿勢跌入了水缸里。

她連續喝了幾口水之後,她才勉強扶著水缸坐了起來,剛準備要站起來的時候,她感覺到頭部又被人按在水裡。

那冰涼的水從鼻腔和嘴巴不斷灌入。

她出自於本能的反應緊緊扶住了水缸口,然後使勁掙扎。

可不管她怎麼掙扎,都掙脫不了半分,現在的方淑珍非常生氣,所使出來的勁都是十足,她就是想著拼上自己的老命,她都要讓杜美華得到教訓。

但畢竟生病的她,力氣也是有限的,好幾次也讓杜美華從水缸中掙脫,呼了幾口氧氣。

還讓杜美華大喊:「救命呀!殺人了!」

緊接著,杜美華又一次被憤怒的方淑珍給壓回水缸里。

何秀紅站在原處看了有一會兒了,她再過去,將杜美華從方淑珍手中救了出來。

畢竟她知道,方淑珍和杜美華要是鬧得太過了,唐小芯處在中間日子也不好過。

被救出來的杜美華渾身無力坐地地上,不停地在喘氣。

方淑珍憤怒瞪著杜美華,轉對何秀紅說,「你幹嘛救這種人!她就是故意害俊哥兒摔破了頭。」

何秀紅不管杜美華是不是故意的,現在呢,她主要就是先要安撫好方淑珍的情緒,她也知道方淑珍得了癌症,太過於生氣對病情會有影響。

而且方淑珍身上還是濕噠噠的,要是不及時換下衣服的話,也是很容易感冒的。

「我就是想著讓你換衣服,等一下萬一小芯回來了,看到你這個樣子,肯定又會說你,也會說我沒把你照顧好。」

方淑珍這時才意識到自己身上是濕漉漉的,但她還是忍不住為自己女兒辯解,「小芯對你老好了,哪會責怪你呀!」

聞言,何秀紅輕輕一笑,正是因為如此,她也會想著把方淑珍照顧好,少讓唐小芯擔心一些。

「那你先去換衣服吧!」

方淑珍正打算跟何秀紅到房去換衣服。

這時的杜美華已經喘過氣了,恢復了體力,她一站起來,就攔下方淑珍和何秀紅的去路。

一想到自己剛才那樣被方淑珍按在水缸里吃水。

她滿腔怒火,「方淑珍剛才幾個意思?是想把我按在水裡淹死我嗎?」

「是又怎樣!你都那樣對俊哥兒,我對你做這些,那根本都不算什麼。」

「我對他做什麼了?是他自己沒站穩腳,自己摔跤的,關我什麼事呀!」

「你——」方淑珍立時又火冒三丈。

其實不要說是方淑珍生氣,就連何秀紅聽了杜美華說的話,也很生氣。

俊哥兒原本就剛學會走路,連站著都不是很穩,一個這麼小的孩子,杜美華都能把過錯推卸到俊哥兒身上來,那杜美華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根本就不配做俊哥兒的奶奶。 如果要不是她不方便插手管唐小芯的家事,她也早已經對杜美華說的話,破口大罵了。

不過,她現在也沒特地去攔著方淑珍跟杜美華起爭執。

「杜美華你還說得出這樣的話,你到底是不是人呀!俊哥兒你們小,虧你當俊哥兒的奶奶,你的行為就根本不想像是一個當奶奶的人。」

聞言,杜美華冷哼一聲,開始譏諷她,「你說得這麼好聽,想當初你又幹嘛去了?你對俊哥兒就以為很好嗎?你跟我都是半斤八兩,誰也說不得誰,你說多了,就更顯你假惺惺,還不如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

「我對俊哥兒再不好,那也比你好,杜美華你根本就是沒良心的人,那是你孫子,你居然這麼對俊哥兒。」

「方淑珍你夠了!」說來說去就會說她對俊哥兒不好。

方淑珍這是以什麼身份來說她呀!

好歹她怎麼說,那都是唐小芯的家婆。

方淑珍就算是唐小芯的媽,又如何,又不是她媽,憑什麼逮著說個不停,方淑珍不煩,她都已經聽煩了。

「你要是覺得我對俊哥兒不好,那你就有本事就別得什麼癌症,你自己就一輩子看著俊哥兒,一輩子都對俊哥兒好,這不就得了嗎?」說道最後,杜美華還憤憤不平地說,「哼,你還不是得了癌症,覺得對不起唐小芯,如何才對俊哥兒好,你要是不得癌症的話,你哪會這樣呀!早就天天跟唐小芯對著幹了。」

杜美華的話就宛如刀子般刺向方淑珍的心,是,沒錯,如果她沒得癌症的話,她不可能會有二十四小時都恨不得帶著俊哥兒在身邊的念頭,就是自己得了癌症,逐漸才發現俊哥兒和小檸檬的可愛和善良之處,就是發現這些,她才要趁自己在活著的時間裡盡量去補償他們。

但在之前,她也確確實實如杜美華所說的那樣,她是對小芯非常不滿,整天都想著找小芯的麻煩,覺得小芯跟自己不親,有什麼好都不會想著自己,可是,人與人之間都是平等的,如果她不對小芯好,小芯又怎麼會對她好呢?當然,她說這好,就是全神貫注用心的好。

只是她現在知道這個道理太晚了。

「杜美華你不用說話刺激我,你不就是想讓我承認自己以前就是錯了,然後你就一直抓著我的錯,不斷在我傷口上撒鹽,讓我痛,讓我覺得愧疚,杜美華你以為這樣,你就可以覺得你在對俊哥兒的事上,你就沒有錯了!」

杜美華不悅地瞥了她一眼,一言不發。

何秀紅靜靜不出聲,但對對於杜美華的做法,由衷不贊同,方淑珍好歹現在也是時日無多,就算以前做法是錯了,現在已經改了,盡心在對俊哥兒好,杜美華又何必一直拿找以前的事來說事,還明知道方淑珍得病了,還一直在刺激方淑珍,這不是存心讓方淑珍給氣死嗎?

杜美華的行為看起來是想潑婦,事實上,真的是很歹毒陰險。

一般人哪會像杜美華這樣呀!

「淑珍!你趕緊去換衣服吧!等一下你還要到醫院去看一下俊哥兒。」

這話無形也是在說:你何必跟這樣人在廢話,去看俊哥兒才是最重要的事。

有了何秀紅的提醒,方淑珍轉身回房去。

何秀紅從杜美華身邊經過,看都不看杜美華一眼,跟方淑珍就到裡面去。

過了大概十多分鐘,方淑珍換了乾淨的衣服,兩個人就從房間出來,杜美華已經不再院子里,方淑珍就讓何秀紅留下來幫忙看店子,她自己一個人去醫院就行了。

何秀紅肯定不放心方淑珍一個人走路去醫院,她還是讓陳妹芝帶著方淑珍一塊去醫院。

梁阿紅抱著小檸檬,何秀紅看見了,她伸手抱過小檸檬,帶著小檸檬玩了一會兒,不過也是幸好小檸檬沒看見唐小芯和俊哥兒不哭,過了十多分鐘,何秀紅就哄著小檸檬睡覺。

放下小檸檬在唐小芯房裡睡著。

何秀紅回到了店裡,梁阿紅和楊巧麗她們就在小聲嘀咕杜美華的不是。

她們一見到了何秀紅回來了,擔心何秀紅會說她們,於是連忙散了。

梁阿紅這時朝她走來,「杜阿姨已經出去了。」

「出去了?」何秀紅微怔了一下,心裡有點納悶,俊哥兒都這樣了,杜美華出去幹嘛呢?當然她可以百分百敢肯定,杜美華不是到醫院去看俊哥兒的。

「嗯,就在你抱小檸檬回去睡覺,她就出去了。」

「算了,她愛上哪去都跟我們沒關係。」更何況腳是長在杜美華身上,杜美華去哪,那都是杜美華的事。

……

在哌出所里上班的席錦琛,一聽到趙民興一說俊哥兒摔破了頭,現在被唐小芯送去醫院,他就立即趕往醫院。

劉金園還繼續拉著自己老丈人,讓老丈人將事情來龍去脈都告訴他。

趙民興也只將自己大概所知道的告訴了他。

「這潑辣的老女人住在一起,就是麻煩。」劉金園這話說的就是杜美華。

雖然這件事他是不知道不多,但是,總覺得就是杜美華的錯。

「那我先回店裡去,我擔心你媽那邊忙不過來。」

「我送你回去吧!」劉金園主動表現。

「不用了,你先上班。」

劉金園還是將自己老丈人,送出了哌出所的門口,然後揮了揮手,等老丈人走遠了,他再轉身回去做事。

……

席錦琛趕到了醫院,找到了護士問了大致的位置,他就開始一一去找。

他就在一個角落處發現了唐小芯和俊哥兒,他走近一看,唐小芯身上都還沾有血跡,而俊哥兒面色泛白,人已經在唐小芯懷裡睡著了,臉上和眼角都掛著淚痕,看起來怪讓人心疼的。

聽到熟悉的腳步聲,唐小芯抬頭望著他,「你來了!」原本平靜的眼眸,突然光澤在眼中流轉,似乎找到了精神寄託,她的情緒一下子就崩潰了,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掉。

「有我在!」席錦琛心疼伸手抹去唐小芯臉上的淚珠。

他就在唐小芯身邊坐下,一手溫柔扶著她腦袋,讓她靠在自己肩膀上。

「不怕了,俊哥兒會沒事的。」席錦琛看了一眼俊哥兒,心疼說道。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唐小芯靠在他肩上,哭了好幾分鐘后,她才平復了自己的心情,聲音仍然聽起來有些哽咽,「醫生說,俊哥兒的傷口可能會引起發燒,我們要注意一點,如果高燒不退的話,又要送來醫院。」

席錦琛看著俊哥兒後腦勺包紮厚厚紗布,掌心微微顫抖,略透著一絲的遲疑,彷彿害怕將俊哥兒摸疼了一樣,他動作非常輕非常溫柔地摸了俊哥兒包紮的紗布,眼底閃現了陰沉與戾狠。

「你輕一點,俊哥兒流了很多的血。」唐小芯見他手指在俊哥兒的紗布上停留了,她連忙提醒他。

「嗯,我會很輕的。」最終席錦琛還是擔心會碰疼了俊哥兒,他斂回手指。「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在廚房忙,我也不是很知道,不過跟你媽有關係。」她在裡面的時候,就聽到她媽拚命地喊著,讓她快點出來,俊哥兒頭破流血了。

然後她一出來,就馬上抱著俊哥兒往醫院這邊送了。

席錦琛心裡早就清楚,這件事跟他媽脫離不了關係,但他想知道整件事詳細的經過。

「如果你要知道,那就要問我媽了。」

唐小芯話剛一出,方淑珍就已經出現在他們面前,席錦琛立即就問她。

方淑珍將事情的經過都告訴他們,還將自己在來這裡之前與杜美華吵架一事,也都說了。

席錦琛聽了之後,一直沉默,眉宇間彙集的寒氣也冷得嚇人。

方淑珍此時注意力都放在俊哥兒身上,她一直看著俊哥兒,不斷在問唐小芯,俊哥兒的情況如何。

唐小芯也一一回答了她。

最後方淑珍心疼而自責地說,「如果我要是不得病的話,那我就可以幫你照顧俊哥兒了,而不是讓你那家婆來照顧俊哥兒了。」

「這不是你的錯,媽你也別自責了。」唐小芯安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