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茫然盯着四周,又聞到了那股刺鼻的藥水味,才意識,自己是躺在醫院裏。 進入正題,熊可宣如同換了一個人一般,整個人看起來都充滿了自信,這種反差,讓李舟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只見視頻中的熊可宣微微的的吸氣后,將她對未來科技的看法說了出來。

「未來科技作為當前人工智能領域最頂級公司,按照現在的趨勢來看,未來科技這家新生的公司必將進入世界五百強。」

說到這,熊可宣就有些興奮,從零打進500強啊,這和她曾今任職過世界500強企業高層完全不是同一個概念。

「而且,現如今市場上只有安卓版的智慧助手,我想開發出蘋果版和pc版的智慧助手完全不難,如此一來,單靠智慧助手這一項項目,就能將未來科技推到絕對的高度,更何況,人工智能領域可不單單隻體現在用戶端,無論是工業領域,醫學領域等等,只要涉及到電子設備的領域,人工智能都可以在其中拓展業務。」

熊可宣說的沒錯確實沒問題,但是卻忽略了一點,蘋果系統閉源。

「熊女士,開發出蘋果版的智慧助手確實容易,但是你想過沒有,蘋果系統的閉源性就意味着,智慧助手不可能在蘋果端上線。」

熊可宣微微愣了一下,「是因為智慧助手需要底層許可權嗎?」

李舟點點頭,算是贊同了熊可宣的觀點,實際上智慧助手完全可以在蘋果端上暢通無阻的運行,但是那樣一來,只會給他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好了,這個問題暫且放置一邊,下一個問題是,如果我將公司交給你,你會怎麼做?我個人一般情況下是不會出手干預公司的運營,也就是說,一般情況下,整個公司都將以CEO為主。」

這是在告訴她權利很大的意思嗎?

「如果我是未來科技的CEO,我會快速的將PC端上線,依據智慧助手的終身免費性質,只要PC端的智慧助手上線,定能最大程度的讓智慧助手普及。在不考慮國外的情況下,已我國超過9億的網民數量,若是能普及到一半,那麼公司將獲利超過450億,這還是按只單純激活算出來的,實際上,只多不少。至於未來如何,那就要看公司內部的研發能力了。」

李舟對熊可宣的猜測笑了笑沒說什麼。

「最後一個問題,你對公司的企業文化以及加班如何看待。」

談到這個問題,熊可宣臉色一凝,不同的老闆都有自己的看法,這也往往是決定能否成功應聘的關鍵因素。

她思索了一會兒,心中有些糾結,不過考慮到自身的情況,她還是決定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李舟看着熊可宣糾結的模樣,並沒有催促她,直到熊可宣咬咬牙,李舟知道,熊可宣心中已經有了結果,對此,李舟還是有些好奇的。

「企業文化能決定着一個公司的未來,優秀的企業文化能讓一個公司走的更遠,我本人更傾向於高效有效嚴謹的工作方式,只要按時完成了各自的任務,就不要弄那些毫無效率,還讓員工厭惡的加班方式。」

李舟點了點頭,「不知道你對待遇這塊有什麼要求嗎?」

談到待遇,熊可宣有些緊張的徵詢到,「我…我可以帶着孩子上班嗎?工資低一點都行。」

說完,熊可宣又緊張的向李舟保證。

「老闆,我盡量不會讓孩子影響到工作的。」

熊可宣希翼的看着眼前還很青澀的男人,實在是她現在太需要一份這樣的工作了,就因為這個要求,她已經被多家大公司拒絕了。

帶孩子上班?李舟眉頭挑了挑,「因為有困難?」

熊可宣認真的點了點頭。

李舟手指無節奏的在桌子上敲打,最後停了下來。

「只要你能運營好公司,我個人不會太介意。」

「好了,我對你大概有了一個了解,等我面試完另外兩位應聘者后,有了結果再通知你。」

看着掛斷線后的電腦屏幕,熊可宣內心十分緊張,自從老公意外去世后,這個家裏就剩下唯一的親人才剛剛10個月大的女兒了。她和老公都是孤兒院出生,從小就生活在一起,只是後來一個人考上了大學一個選擇了參軍入伍。

等老公退伍后,兩人就結了婚,然後兩人又再次經常分隔兩地,自己去為了工作奔波世界各地,而老公則選擇了當地,成為了一名消防戰士。

在兩人迎來愛情的結晶后,一場大火卻永遠的帶走了她的老公,若不是因為才出聲不久的女兒糯糯,她都不知道該怎麼撐過來的。

這是,一陣哭聲傳來。

「哇—哇—」

聽到哭聲,熊可宣連忙起身跑到床邊,安撫剛剛睡醒的女兒。

另一邊,李舟按照順序,先後對着兩位面試者問出了和熊可宣同樣的問題,這兩個人給李舟的感覺都十分的優秀,不過作為唯一一個男性周文,給他一種太高傲的感覺,怎麼形容呢?就是給他一種除了瞧不起人的感覺。

至於另一個女士蘭曉月,什麼都好,就是整個人太板了,整個面試過程,一直都崩著一張臉。尤其是她覺得加班合理的時候,李舟就更加不看好她了。

加班固然會增加公司的收益,可從長遠的角度來看,就顯得得不償失了,要知道,不出意外,未來科技走出地球那是鐵板釘釘的事。

心中有了決定后,李舟將拒絕的消息發送給了周文和蘭曉月。

隨後又寫了一份正式的錄用通知函。

尊敬的熊可宣女士:

歡迎您加入未來科技,公司十分高興能有機會和您一同為公司的成長而努力,並希望您能在公司工作順利、心情愉快。

您的崗位是CEO(首席執行官)。

您的待遇是未來科技1%的股份分紅權,該股份分紅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讓,詳情請參考勞動合同。

李舟看了幾遍信息,確認無誤后,點擊發送。

——————————-

另一邊,當熊可宣收到未來科技正式的offer時,整個人終於不爭氣的崩潰哭了。

熊可宣抱着懷裏的女兒,一遍流着淚書,一遍卻笑着安慰小糯糯。

「寶貝,媽媽找到工作啦,高不高興?」

熊可宣抱着女兒傻傻的笑着,笑着笑着就哭了。 吃過午飯,想到下午的網絡大賽,此時沒人有心思在外面逗留,一個個扔了碗筷,都往教室跑。

不止是131屆的新生這樣,130屆、129屆、128屆等的學長、學姐們,都紛紛往教室沖,一個個的,十分迫不及待,因為網絡大賽雖然分了級別,但比賽的進程是一樣的,所以其他屆的學長、學姐們的決賽,也是在今天下午進行。

總之,整個校園因為網絡大賽即將決出名次,校園內的氣氛,都活躍了起來。

沿途,總能聽見各種關於單人賽中各路高手的討論。

季柚蹭著盛清顏的順風車前往戰鬥系訓練室,盛清顏單手支撐著腦袋,正閉着眼睛,起初,季柚以為盛清顏只是閉目養神,但幾秒后,她聽到了輕微的呼嚕聲。

季柚黑了臉:

這貨!

都這個時候了,竟然一點都不緊張,關鍵他還睡得着?

要知道,這貨都入圍決賽了啊。

對此,季柚是真的佩服得五體投地。

哎!

很快,自助懸浮車停在了訓練室門口——那巨大的星獸之嘴,即便見過無數次,季柚還是會被星獸猙獰的相貌給震驚了一下。

季柚準備下車,看盛清顏一點動靜都沒有,忙道:「醒醒!到訓練室了。」

盛清顏猛地站起來,抬腳下車。

神奇的是,全程,他眼睛都沒睜開過一次,閉着眼,一路從懸浮車下穩穩噹噹的走下來,然後,一步不差地跨進了訓練室門。

更絕的是——

這貨分毫不差,閉着眼就找到了自己的座位,他一坐下,瞬間環起雙臂趴在桌子上,繼續睡。

「呼~」

「呼~」

「呼~」

這小呼嚕聲,打的還挺有節奏的。

圍觀全場,季柚無語至極,忍不住嘀咕道:「這貨,真的是打進東區前十的人嗎?我該不會是猜錯了吧?」

一時間,季柚對自己的判斷,都出現了懷疑。

這時,學生們,一個個的,也不斷的湧入訓練室,戰鬥系這邊的訓練室非常寬闊,且還可以隨時組成一個能容納數萬人的觀影室來。

學生們可以通過訓練室這邊的全息大屏幕,實時觀看比賽。

當然,學生們也可以自己通過光腦,上星網進入聯盟大學內網觀看比賽。

總之,選擇性很自由,穆劍靈也不強制學生們選擇哪一種,不過,還是有更多的人都會選擇在訓練室觀看,因為可以跟同學們一起討論。

季柚坐在位置上,她的旁邊是楚嬌嬌、沈長青、岳棲元、岳棲光、徐州、張曳、路易、蘭斯……以及睡得呼嚕作響的盛清顏。

決賽是按照抓閹來進行的,所有決賽選手,無論實力強弱,抓到誰,就與誰比,贏了進下一輪,輸了直接淘汰,可以說相當的殘酷。

按照比賽組委會的意思,人生沒有綵排,也沒有三局兩勝,五局三勝……

輸就是輸。

贏就是贏。

真正上了戰場,你輸了,就得承受失去自己與戰友生命的後果……

所以——

季柚坐在位置上,一直使勁兒用小毛巾搓着手,她這奇怪的舉動,很快引起了楚嬌嬌等人的注意,楚嬌嬌忍不住問:「季柚同學,你為什麼要一直搓手啊?」

季柚認真答道:「提前把晦氣搓掉。」

「啊?」楚嬌嬌聞言,更驚訝了,問:「為什麼要搓晦氣啊?我覺得季柚同學渾身上下,都沒有晦氣呀。」說到這裏,她還略微停頓了一下,盯着季柚的臉看了幾秒,接着道:「就算季柚同學一臉晦氣,也依舊很好看。」

季柚:「……」

季柚罵道:「你走開!」

啥叫一臉晦氣?

這不是咒自己嗎?萬一自己手氣不佳,開場就抽到大佬級別的人物,比如小升升這類各個區的第一名,豈不是倒霉透頂?

穆劍靈老師可是給自己下達了死任務,要拿到聯盟前十的!否則,自己買的那些雲霧茶,還得補上差價呢。

背負5億巨額債務的季柚,一想到自己可能又要再背負上幾十、上百萬的債務,她就一陣頭皮發麻。

所以——

季柚越想,越氣,她抬手指著自己的臉,高聲道:「——你看清楚了啊,我臉上的這是朝氣!銳氣!勝利之氣!晦氣是啥?根本不存在的好嗎?」

楚嬌嬌盯着季柚的臉,小聲嘀咕:「季柚同學,你反應幹嘛這麼大呀?」

季柚氣哼哼道:「能不大嗎?你這是阻礙我的征道之心!我可是站在世界之巔的王者,註定要拿下這屆的聯盟大賽第一名的寶座,這一戰,我必須要打的漂亮,以此開啟我的王者征程!」

楚嬌嬌:「……」

四周靜默了幾秒。

岳棲光斜了季柚一眼,罵道:「4444號,快醒醒,你哪裏來的資格參加網絡大賽。」

岳棲元道:「別叫她醒了,讓她睡,夢裏啥都有。」

張曳捂著嘴,偷偷笑,說:「睡吧,睡吧,你不僅是世界之巔的王者,你還是世界之巔的笑話。」

徐州思考了下,道:「有自信是好事,但不要沉迷做夢。」

沈長青啥都沒說,但他看着季柚的眼神,顯然與上面那些人一樣。

「……」季柚臉黑透了:「你們……你們……」

忽地——

盛清顏從桌子上抬起腦袋,瞪了季柚一眼,嫌棄道:「死窮鬼哦,你不要嚷嚷了好不好哦?吵人家睡覺是會被吐口水的哦。」

季柚:「……」

季柚深吸一口氣,擺手道:「算了,我不跟你們這些沒眼力見的庸才一般見識。哼!」

說完,她繼續搓手。

為的,就是搓去一層晦氣,得個好運回來。

然後——

柳扶風是最後一個進入訓練室的學生,他一聲不吭,在季柚旁邊的位置坐下,隨後,跟着季柚一樣,開始搓手。

季柚略微納悶:「你搓什麼?」

柳扶風道:「搓晦氣。」

季柚:「???」

柳扶風垂低頭,唇角露出一絲羞赧:「覺得最近有點倒霉,所以想把晦氣給搓去。」

季柚:「哦——」

總覺得怪怪的。

然後——

比賽倒計時,終於結束,選手們都迎來了抓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