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自己也回了會所的專用套房,先用精神力掃描了一下四周,發現沒有異常,這才設下結界,閃身進了空間。

江凝在空間的日常,依然還是煉丹,煉累了就休息、或是修鍊。

等這幾件事都做厭倦了,她就做做美食,或是到空間湖裡游上幾圈,又或者上靈山去殺殺獸,練練法術和技能。

有事情忙,時間就會過得很快。

等到外界天色大亮的時候,精神奕奕的江凝,也從空間里閃出來了。

這一天,是舉國歡慶的國慶假期,到處都是人山人海。

仙家會所大門口的馬路上,車輛和行人也是川流不息。

江凝出了空間的第一件事,就是用精神力再掃視了一遍四周。

她發現舞獅舞龍隊已經到了。

程一鳴、黑岩石、羅濤、吳靜靜、蘇小汐、林桐這幾個年紀比較大的弟子,也一早就趕到了仙家會所這裡,正站在一樓大廳那裡,準備負責迎接來自四方的貴客。

仙家會所的各個工作人員,也全都準備就位。

他們一個個都精神抖擻,笑容滿臉,準備迎接仙家會所走向輝煌的第一天。

江凝並沒有給仙家會所打廣告。

但仙家會所今天開業,她邀請了很多人,除了交情很鐵的羅家、程家、嚴家、白雲觀主他們之外,她還邀請了不少修真界、還有軍、政、商界的人,前來參加今天的盛宴。

就在江凝在觀察四周的情況時,突然感覺身邊一陣靈力波動。

下一刻,容毅高大挺拔的身影就落入了她的眼裡。

她還未來得及歡呼他的名字,就已經被他攬入了懷裡,聽著他在那裡叨念著說,「媳婦,想我了沒有?」

江凝沒有說話,只是笑著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湊上去,直接吻住了他的唇,用最熱情真實的態度,來表達了她最深切地思念。

她的唇軟軟綿綿,帶著刻骨相思,讓容毅的自制力瞬間失控。

他急切地將主動權給奪了回來,深深地回吻著她,索取著她的甜蜜…… 「阿凝,阿凝,阿凝……」

聽到容毅一邊吻她,一邊低喃著她的名字,江凝只感覺自己的心都跟著酥了。

容毅現在是深刻體會到了什麼叫做「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甜蜜地一吻結束,江凝笑著問他,「就你一個人來了?長老們都來了沒有?」

容毅笑看著她,「我心急著來看你,他們隨後就到。」

江凝又繼續問,「那帝都那邊有沒有人要來?」

仙家會所開業的請柬,江凝是讓人送過去了。

她還親自給容家老爺子打了電話。

容老爺子當時就說,他可能不方便過來,但一定會派容家人過來做代表,就是不知道他老人家會派誰過來?

容毅回道,「老爺子和我爸都不方便過來,他們不管去哪裡,這動靜都太大了。我媽之前給我打了電話,應該是她過來吧!」

江凝點了點頭,「那也行,那你有沒有派人去接阿姨啊?」

容毅笑道,「有,你就放心吧,這點小事,哪用得著你來操心。」

江凝也笑,「嗯,有人接就好,千萬別出什麼岔子,要不然,我可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江凝說完,就看到自家的爸媽和江翰也來了,趕緊笑著對容毅說,「我爸媽來了,走吧,你也陪陪未來的岳父岳母去!」

容毅咧嘴一笑,「那是我的榮幸!」

兩個人瞬移到了大堂那裡。

程一鳴、黑岩石、吳靜靜、羅濤等弟子一見到江凝和容毅現身,趕緊上前行禮,「弟子參見師傅!參見師公!」

容毅聽到「師公」這個稱呼,本來就不錯的心情更加愉悅,難得給了他們一個笑臉,「不用客氣!」

這時,江爸爸和江媽媽、還有江翰也走了進來。

容毅拉著江凝迎了上去,笑著和他們打招呼,「叔叔、阿姨、小翰……」

江爸爸和江媽媽看到容毅這麼早來,也笑著問他,「小毅,你也這麼早就來了?」

容毅謙虛地說,「我也剛到!」

江凝對江爸爸和江媽媽、還有江翰說,「爸、媽、小翰,你們和容毅到二樓宴會廳去坐吧!」

一樓的中間是明亮奢華的大堂,左右兩側則是大眾就餐的餐廳。

二樓是可以用推拉門分隔開、也可以組合在一起的多功能宴會廳。

三樓則全是貴賓包房。

江凝今天宴請的客人就全在二樓上面招呼和擺席。

一樓的餐廳和三樓的包房就留給外來吃飯的客人用。

江翰聽到江凝的話,趕緊向他姐撒著嬌說,「姐,我就留在大廳里,和師侄們一起迎接客人。」

程一鳴他們聽到江翰的那句「師侄們」,一個個盡皆無語苦笑。

可誰讓他的輩份高呢?

他可是元仇除江凝之外,收的唯一一個男弟子,他們只能乖乖地喊他一聲「小師叔」。

離開業的吉時大約還有半個小時的時候,客人就全部來齊了。

大家都很給江凝面子,包括修真界的那些門派代表,也全都是提前到場。

今天給仙家會所剪綵的人,江凝也請了容毅、白雲觀主、羅凱東、程希陽、嚴和林、加上她自己,一共六個人共同剪綵。 帝都容家那邊來的人,除了江凝的准婆婆傅瑜之外,還有容家三姑容麗華、以及容麗華的獨生子宋翊。

開業在即,鑼鼓喧天。

無數經過這裡的路人也都好奇地停下了腳步,站在一旁圍觀仙家會所開業這一場難得一見的熱鬧。

容毅、白雲觀主、羅凱東、程希陽、嚴和林、江凝,此時也已經站在了門口,有說有笑,只等著吉時的到來。

穿著紅色旗袍身材高挑的禮儀小姐們,也都已經準備好了剪綵的道具,並排站在一側,隨候在一邊等著。

吉時一到,鞭炮聲立即「噼里啪啦」地響了起來……

江凝也請其他五位舉足輕重的人物登場剪綵,再由她親手揭開紅綢,宣布仙家會所正式開始開業。

雷繼鋒也扛著錄影機,在那裡拍攝著這個新聞。

他現在對江凝身邊發生的一切事情都非常地感興趣。

他發現了,只要有江凝在的地方,她就總能製造出一個又一個奇迹,讓他寫出來的新聞也大有看頭。

他相信,今天也不會例外!

按他之前在人間曙光那裡吃過的靈食來看,如果仙家會所用的也是這些食材來製作美食,那她的仙家會所絕對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引爆整個南城,並迅速向外擴張。

他有預感,仙家會所一座難求的場面,說不定明天就會出現。

由於沒有對外大力宣傳,這第一天的生客,來得並不算多。

過來就餐的客人,有一大部分是沒有接到江凝的請柬,通過一些熟人引薦過來的。

他們也是希望通過在仙家會所這裡吃飯,和那些大佬們來一個偶遇,說不定就能搭上一兩個大佬的線,開拓一些生意或是人脈。

哪怕搭不上他們,若能在各界大佬們的面前刷一刷存在感,混一個臉熟,那也好的。

今天來的熟人太多,江凝一個一個應酬下來,感覺自己的臉都要笑僵了。

她在心裡暗暗慶幸,幸好這樣的應酬場合併不多,要不然,她還真的會嫌麻煩和心累。

中午的宴席,用的全部都是靈獸肉和靈蔬製作出來的靈食盛宴,果然不出江凝的所料,在客人們之間引起了絕對的轟動。

每一桌的十二大碗菜,都被客人們吃得光光的,連湯都不剩一點。

甚至有些桌的人,還搶著把裝菜的盤子都給舔乾淨了,讓同桌的人看了,都笑得不行。

那些修真界的各派代表們,在吃過滿桌的靈食之後,看著江凝的眼神,都帶著幾分哀怨和控訴。

他們像是在埋怨她,你有這麼好的靈食,怎麼就不提供給他們,而要放到俗世來銷售?

他們也可以出錢買啊!

這樣的極品靈食放到俗世來賣,真的太可惜了,簡直就是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

不過,江凝開了這家會所也好,他們以後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天天來這裡吃了,吃不過癮,還可以打包回去吃,也挺好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宴會結束,江凝也累得靠在容毅的身上,直嘆著氣,「容大少,我好累啊!」 容毅馬上說,「來,靠好,我來幫你捏捏!」

他按壓穴位的指法很准,力度又適中,按了一會兒,就讓江凝舒服得直想哼哼,很快就感覺一陣睡意襲來,就想這麼迷迷糊糊地想睡過去。

就在這時,她的准婆婆傅瑜和姑姑容麗華走了進來。

看到容毅在給江凝按摩的時候,她們的臉上閃過一絲尷尬,好像感覺她們打擾了小倆口恩愛一樣。

傅瑜則一臉關心地上前,看了一眼江凝,輕聲問兒子,「小毅,阿凝這是累得睡著啦?」

容毅知道江凝還沒沉睡,一感應到傅瑜和容麗華進來,她就更加清醒了,只是不好意思睜眼。

他便替她掩飾說,「嗯,今天她累了一天,估計是累著了。媽、姑姑,你們有事嗎?」

傅瑜和容麗華對視一眼,隨後便笑道,「也沒什麼大事,既然阿凝累了,那我們就晚點再說吧!」

容毅笑看了她們一眼,點頭說道,「行,那你們也先回房休息一會兒,等晚上吃飯的時候,我再叫你們。」

傅瑜滿意地看著自家寶貝兒子,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靠在他懷裡的江凝,輕聲笑道,「好,那我們就先回房啦!」

容毅應了一聲,「好。」

仙家會所這裡有很多房間,傅瑜和容麗華、還有宋翊,江凝就給他們開了一個最好的總統套房。

總統套房裡面有四個房間,服務人員也是經過特別挑選的,不會有什麼問題。

為了預防仙家會所有人鬧事或出問題,江凝還特地讓後來加入她旗下的兩位修士—梁仙臨和凌紹元調到了這裡,以後就長駐在這裡,保護仙家會所上下的人。

再加上江凝給仙家會所設下的防禦陣,所以,這仙家會所裡面的安全,她是完全可以保證的。

等到傅瑜和容麗華她們走了之後,裝睡的江凝才緩緩地睜開眼睛,帶著一絲好奇問容毅,「阿毅,你說,你媽媽和你姑姑找我有什麼事?」

容毅輕笑道,「還能有什麼事,不就是一些關於女人臉面的事。」

他媽媽都被他給下了催眠咒,肯定不會再對阿凝不好,從他下咒之後,看他媽媽對阿凝的態度就看出來了。

那他媽媽和他姑姑找阿凝還會有什麼事?

要是他沒有猜錯的話,肯定就是跟阿凝送給她們用的玉肌美顏膏有關。

聽到容毅的提示,江凝也眼睛一亮,「我知道了,肯定是玉肌美顏膏的事,是吧?」

容毅笑著點了點頭,「我猜應該是這事!你沒看她們現在臉上的皮膚都好多了,皺紋少了,色斑也沒了,整個人都像是年輕了十歲,我媽媽和我姑姑單位上的那些女人,大部分都是不差錢的主,她們肯定要問我媽和我姑姑是怎麼回事,然後,就肯定把你給扯出來了……」

江凝朝他豎了豎大拇指,「有道理!這樣說來,你媽和你姑姑她們還真的成了我的活廣告,看來我的玉肌美顏膏要進軍帝都上流社會,是絕對不成問題了,哈哈哈……」 看到江凝笑得這麼開心,容毅也跟著笑了起來,「那是肯定的!你做的玉肌美顏膏效果這麼好,要是不受歡迎才奇怪,我啊,就是怕你把攤子支得太大,自己要忙不過來,累壞了你,我可要心疼了!」

江凝知道他是擔心她,趕緊笑著給他解釋說,「你不用擔心我,我早就計劃好了,現在空間里的江一他們都被小萌猴給訓練出來了。」

「他們原來的工作,就讓那些猴兒軍們幫忙,他們現在已經全力幫我煉製培元丹和生肌續骨膏,到時候,這個玉肌美顏膏也可以交給他們,畢竟這些都只是低階的丹藥和美容護膚品,他們還可以對付得來!」

「我呢?就可以抽時間煉製一些高階的丹藥,比如洗髓丹、築基丹、凝金丹、破嬰丹等等,所以,你完全不用擔心我的,我會一步一步來,不會累壞自己的,你就放心吧……」

容毅聽到她這麼說,看到她那嬌俏的、神彩飛揚的自信模樣,忍不住又捧著她的臉,深深地吻了下去。

長長地熱吻,讓他們的氣息也跟著變得躁熱起來。

容毅微喘著粗氣,低聲問她,「阿凝,我們也先回房休息一會兒吧?」

「好!」

容毅馬上抱住了江凝,瞬移回了江凝的專屬套房裡,一起倒在床上,繼續糾纏,繼續恩愛……

兩個人進行了一場激烈的運動之後,江凝趴伏在容毅堅實的胸膛上,累得沉沉地睡了過去。

容毅懷抱著溫香軟玉的媳婦兒,心裡無比地滿足。

如果能早些結婚,早些生一個他們倆的愛情結晶出來,那他會更加滿足,更加幸福。

只是遺憾,現在時機還沒到。

一想到他還要等上幾年,才能把江凝給娶進門,容毅就感覺這日子真難過,他這追妻路,也太漫長了……

想著想著,容毅也抱著她睡著了。

等到兩個人睡醒的時候,又到晚宴的時間了。

晚上的宴會,就只有兩桌。

容家的人和江凝一家子坐了一桌,江凝的徒弟們另外坐了一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