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竭盡所能的想要去調配周圍的規則之力,未曾想到周圍的規則之力在此時都變得紊亂不堪。

自爆!

想要自爆的白明理以自爆即將釋放的能量,將其周圍的規則都破壞了。

「……」

眼中充斥著瘋狂的白明理嘴唇輕輕蠕動,沒有人知道他到底說了什麼,但在他面前的規則之主卻通過他的口型看出……

「一起死吧!」

轟。

狂暴的神力將整座紀靈城都是席捲,幾位大帝也在這時同時怒喝。

「凝!」

面對白明理不顧一切的自爆,大帝們都要緊了牙,將體內的神力灌輸到那層薄薄的光罩之上。

宣洩神力和光罩碰撞,足足持續了數十秒鐘。

「子晨。」

就在這時,葉蓉的心臟猛的一縮朝著遠處望了過去。

由於情況出現的太過突然,他們幾位神力布置出的屏障也很草率,她也不能確定被星輝灌體的葉子晨是不是在這光罩的包裹範圍內。

星光消失了。

她看了一圈都沒有看到被星輝灌體的葉子晨的蹤跡,其他幾位大帝也都看了過去……

「子晨!」

葉蓉瘋了,她已經不顧外面白明理自爆留下的余蘊,從光罩內沖了出去。

「葉蓉。」

其他的幾位大帝鎖眉,看著離開光罩,絲毫不顧危險的她,玄姬緊鎖著眉毛也跟著找了出去。

「到底在哪兒……」白家宗族內堆滿了已無生機的屍首,這些都是白家族人的,白明理的自爆根本不是普通主宰和那些天人、天至尊級別的高手能夠抗的主的。無需星壇、玄機閣的人再出手,白明理的自爆已幫助他們將白家

族人全部肅清。

葉蓉此時就在這堆積如山的屍體中尋找,只要感覺可能像是葉子晨的,她都會去確認。

「葉蓉,你別太著急。」

玄姬跟在她的身邊跟著搜尋,她剛才也在倖存的人中確定了一圈,確實是沒有葉子晨的存在。但如果說剛才的自爆,葉子晨未層被光罩包裹,他的情況恐怕是凶多吉少。

「都怪我,怪我……」

幾番尋找未能找到葉子晨的蹤跡,葉蓉失聲痛哭。

她捂著臉跪在屍山之上,淚水夾雜著她剛剛抹在臉上的血,順著下巴滴落。

還在搜尋的玄姬停了下來,就在剛剛幾位大帝、星壇和玄機閣的修士都盡數投入到了尋找葉子晨的行列當中。

相互交流,得到的都輕輕的搖頭。

「哇,您哭什麼呀,我這不是還好好的在這麼?」

驀然間,葉蓉的背後出現一抹無奈的輕笑。

那熟悉口吻讓葉蓉頓時一僵,猛地回過頭就看到斷臂只留下一隻眼的葉子晨,朝著她輕輕的笑著。

在他的身邊還有那名坐著獨角獸的青年和那名女規則之主。

「子晨。」

葉蓉一把將她抱住,玄姬等幾位大帝也都望了過來,當看到葉子晨活生生的站在那裡時,這群大帝都是一愣。

剛才他們那麼多人都沒感知到葉子晨的氣息,他……從哪兒出來的,旋即他們便注意到了身邊的規則之主。

是規則之主救了他么!

幾位大帝心中暗想。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緊緊抱著葉子晨的葉蓉泣不成聲,葉子晨也用他僅存的一臂,摟著葉蓉痴痴的笑。

好一會,葉蓉才將情緒穩定。

葉子晨輕輕的抹去她眼角的淚痕,當看到葉子晨的斷臂還有他壞了的左眼,葉蓉的鼻尖就又是一酸。

咬著牙拂過葉子晨的左眼:「相信娘,你的左眼和斷臂娘一定給你恢復成原來那樣。」

「沒事兒啦,能活著就很好了。」葉子晨抿嘴笑道。

「葉星主別太擔心,隱帝現在就在無妄海,貴公子的傷到時候請隱帝出手,恢復應該不是難事。」薛央幾位大帝走了過來。

「規則之主大人,感謝您能出手相救!」葉蓉也朝著規則之主道。

「別這麼說,是貴公子救了我和族弟,可不是我救了他。」規則之主輕輕擺手。

其他的幾位大帝都朝著葉子晨看了過去,被這麼多大帝盯著,葉子晨心裡還是有些小緊張。「你們別這麼看著我,我可沒那麼大本事。是鎮妖塔,白家的那老傢伙即將自爆的時候我就已經恢復意識了,之後我看你們幾位也沒管我呀,我就趕緊把星輝切斷,鑽到了鎮妖塔里,順便給把這兩位也帶進

來。」

「順便!」規則之主聞言怒斥掐腰道,「剛才在裡面的時候你可不是那麼說的,你不是說是特別跑過去救我的么?葉子晨,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你們男人說話怎麼都這麼不可信。」

「救你當然是特意了。」

「那你還說順便!」

葉子晨和規則之主瞪著眼爭吵,其餘幾位大帝也都一臉怪異的看著他們倆。

「你們認識?」

「哼,誰認識他,認識他的人都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規則之主道。

「認識你才是……」葉子晨撇嘴。「我怎麼了,老娘成規則之主為你鞍前馬後,為了幫你我都被帶回族內訓話了。本以為到神族之後就碰不到你了,沒想到你又來了,我怎麼就這麼倒霉呀,到哪兒碰到你,你還真是陰魂不散!」規則之主道

。「老子正常飛升到神族,怎麼就陰魂不散了?別說那些,就說你之前被帶回族。那回你確實是相當挺我,我很感激!那我剛才救沒救你吧,我是不是把你救了,不然你是不是就被直接炸死了!」葉子晨反駁

道。

「那能一樣么!」

「怎麼就不一樣!」

倆人吵的越來越大聲,其他的幾位大帝相互對視一眼。

不認識?可能么! 「……」

規則之主皺著瓊鼻,明亮的眼眸中堆滿了怒意。

周圍的幾位大帝都沒有貿然開口,就在葉子晨和規則之主冗長的對視之後,怒氣沖沖的規則之主噗嗤笑了出來。

「笑什麼笑,憋回去。」葉子晨眼中也閃過笑意。

「我還以為你會死在魔族的手裡,看到你現在依舊這麼活蹦亂跳我就心安了。」規則之主拍著葉子晨的肩膀寬心道。

「別在這擺譜行么,藺大人。」葉子晨無語道。

眼前的這位規則之主說來也確實是孽緣吧,她就是當初的下三界規則之主——藺如。

當年魔族入侵,藺如力挺葉子晨,被其族人帶回到族中關了禁閉。

回族之後的藺如還算配合工作,也盡心接受改造,很快便從幽禁中解放,只不過族內卻是不許她在踏足下三界。

她曾通過族內其他人打聽過消息,得到的消息很是差強人意。

沒成想,他們會在神族疆土內遇到。

「蘇煙她怎麼樣,我讓族裡的人去幫忙打聽,她貌似不再下三界了。」藺如道。

「都來上面了,她現在在九尾天妖狐族。」

「是嘛,都活著就好。」

藺如好似嘆惋似的笑了笑,旋即她的目光看向這座已經被毀了九成有餘的紀靈城。

「城池的摧毀我會上報說是白家主宰自爆造成,但難免族內會派人到這裡調查。諸位還是儘快將這裡清理下比較好,要不我回族也會很難做。」

幾位大帝聞言點頭,藺如款款一笑看向葉子晨道。

「我就不在這裡多做逗留,能出來其實也是為了抓這小子回去。等以後有機會在見過,說不定我爺爺他可能近期會想見你。」

「藺老爺子。」葉子晨驚道。

「你也別太緊張,他想見你可能是想跟你說些你曾經不知道,現在該知道的事情。」

「當然不會,我正巧也有不少問題想去問藺老爺子。」

「祝你好運。」

藺如抓著她身邊青年的肩膀便從天地間消失,直到此時幾位大帝不禁發出數道驚嘆。

「想不到規則之主其實也是有族群在的。」

「巫族,這回又出現個規則之主的族群,看來這世界要比咱們想象的大的太多了,知道的也太少了。」

「誰說不是。」

幾位大帝相繼出言輕嘆,葉蓉的目光一直都放在葉子晨的身上。

剛才葉子晨的消失,真的給她嚇壞了。

「神帝不見了。」趙千荷驚道。

其餘的幾位大帝也看了過去,此時在白族的周圍早就沒有了神司和周武的蹤跡。

「趁亂跑了吧,剛才爆炸的時候咱們誰都沒有多餘的精神去注意他。有神司機這位掌握空間道心的人在,在爆炸之後他們遁入虛空離開在簡單不過。」嘲風出言嘆道。

……

「該死!該死!」

神帝府內,周武面色猙獰在房間中亂砸,神司就站在門前安靜的候著。

「規則之主,無妄海、四方殿、星壇!」

被折去白家這隻臂膀周武已憤怒到了極點,讓他更為惱怒的是,他最後只能灰溜溜的通過神司的空間長廊的逃回到天神城。

在那種局勢下,規則之主站在葉子晨他們一方。

周武就算有天大的本事,憑他一人也難以跟他們那些人抗衡。

「尉遲海和皇甫聖劍過來了么?」

「屬下已經讓他們來天神城,應該用不了多久就會過來。」神司道。

這兩人也是周武悉心栽培出的兩族族長,這時候他必要要讓他們坐鎮天神城。不然他擔心葉子晨他們的人殺到天神城來,自己這邊沒有足夠的高手進行應對。

「神帝大人。」 縱橫諸天小門神 在艾短暫的沉默后神司又開口道。

「怎麼了?」

「城內的玄機閣咱們還要留下去么?還有亂盟,這是玄姬她侄兒創建的勢力。」

「留?都給我殺了!」

「是!」

神司領命便要離開,卻在這時神帝突然間將其叫住。

「等等。」

「您還有什麼指示么?」神司道。「亂盟和玄機閣都留下別動,仔細一想,現在的情況其實沒有特別糟糕。他們雖說滅了白家,但實際上其實這本就是咱們的計劃,白明理和白金盛是五行的人,我對他們從未信任過。前去救他們也是由於聖

人協會出手。歸根結底,嘲風他們的目的是滅了白家,並非是向神帝府宣戰。」

「那您的意思?」神司詢問。「別動,一切就跟以前一樣。玄姬回來如果想退出神帝府,那便讓她退,要是她不說,咱們也不要對外聲張。眼下魔族妖族都對神族虎視眈眈,就算我和他們之間的矛盾在深,對外也有著相同的敵人。」周

武道。

「但……」

「沒有但是,這時候咱們沒法跟他們鬧的太僵硬。一切就按照我說的做便是,還有近期派人在天神城附近建立幾座小型城池,讓尉遲和皇甫的人入駐到裡面。」

「屬下遵命!」

……

朝風大帝的見解讓其他大帝們聞言點頭,看著眼前的這片狼藉。

誰都不會想到會是白明理讓白家走向了終結,白家的族人也都被他的自爆盡數炸死。

曾經繁榮的紀靈城,也經過這驚天一爆,幾乎成為了死城。

「留下些人處理下後事吧,那位規則之主其實也算是幫到了咱們,既然她都那麼說了,咱們也別讓她難做。」

「這事兒就交給四方殿吧。」玄姬笑道,「幾方勢力就四方殿的人沒有任何死傷,都結束了還沒看到他們的人到。」

「行,交給四方殿來做。」狴犴無奈道。

狴犴也不想這樣,他已經傳令讓四方殿的人儘快往紀靈城趕。只不過按照之前的計劃,駐紮在凱旋城附近的四方殿人,距離紀靈城的確實是有些遠。

也沒有人能想到,白明理最後會魚死網破自爆,讓一切都畫上了句號。

「我已經跟他們說了,等他們來這裡之後會清理這裡的殘局,也會將城池內的倖存者接到極東神山安頓。」狴犴說道。

「能夠神山聖地抗衡的白家,就這麼沒了。」趙千凌感嘆道。

「他們不是還有分族么?」葉子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