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膽子,當真是大! 第四二二回劍俠六段

場地之中,當張皓的氣息攀登到一個層次之時,終於是緩緩的停止了下來,


「嘭!」

緩緩的抬起腳掌,然後猛然踏下,隨著一道劇烈的能量爆炸聲響,張皓的身形,驟然間化為一道細小的光線,幾乎是幾個呼吸間,便是接近了蒙面人。

望著那速度在頃刻間成倍翻長的張皓,蒙面人臉色猛的一變,眼瞳微縮,死死的盯著那在瞳孔中逐漸放大的一抹黑色光線。

在某一刻,一股比張皓還要兇猛上幾分的氣息,乍然自蒙面人體內暴涌而出,漆黑的裂天鬼戟,帶起一股尖銳的破風聲,狠狠的對著那條光線刺了過去。

似是察覺到迎面而來的兇悍勁氣,張皓那猶如一道閃電的光影,驟然一頓,連忙施展開《追風八卦步》,身體瞬間橫移而出,然後便是詭異的在蒙面人背後現出了身形,身體微旋,拳頭緊握間,勁氣繚繞,拳頭重揮而出,在此刻,空氣之中,竟然是傳出了許些音爆之聲。

「嘭!」

隨著一道低沉的悶響,張皓的拳頭,狠狠的砸在蒙面人後背心之處,這響聲讓得周圍的人群,心神也是隨之一顫。

「咔嚓!」張皓立腳之處,幾道裂縫急速蔓延而出,由此可知,這一擊的力量,究竟是如何的強橫。

「好快的速度!不過小子,你真以為劍俠六段的防禦,是這般容易擊破的么?」被張皓擊中,蒙面人的身體一陣劇烈顫抖,略微沉寂之後,左腳猛然狠狠對著後面暴踢而出,同時嘴中發出陰沉的笑聲。

在張皓的拳頭擊中目標之時,他的眉頭便是微微皺了起來,在他的感覺之中,他擊中的不像是人體,反而更像是一層堅硬的盔甲。

身體猶如泥鰍一般,詭異扭動,而蒙面人那帶著兇狠勁氣的腳掌,便是貼著他的腰桿飛掠了出去,尖銳的勁風,即使是有著劍氣白甲的阻攔,可依然是讓得張皓皮膚上泛起了一些細小的疙瘩。

閃避開蒙面人的攻擊,張皓猛的欺身而上,藉助著《追風八卦步》,猶如泥鰍一般的閃避能力與快捷的速度,猶如一隻跳蚤一般,不斷的在前者周身閃掠著,每一次的出現,那蘊含著兇猛勁氣的拳頭,都是會狠狠的印在對方的身體之上。

在張皓這般近乎毫不停歇的進攻之下,場中,一道道「嘭嘭」的沉悶聲響,便是從未間斷過。

「小子,哈哈,我說過,憑你的實力,還不可能擊破劍俠六段的防禦!」蒙面人狂笑道,身體站立不動,任由張皓的瘋狂攻擊,只是偶爾攻向要害部位的攻擊,他才會出手抵擋,其他的,都是任由它們落在身體之上。

「嘭!」

又是一道沉悶的聲響,蒙面人那承受了張皓幾十次攻擊的衣衫,終於是轟然爆裂了開來,衣衫爆裂,張皓眼瞳卻是驟然一縮,只見,在那蒙面人的衣衫之下,一層泛著淡淡光芒的青色胸鎧,正將他的上半身包裹其中,在那些胸鎧之上,還能偶爾見到許些拳印,顯然,它們便是先前張皓所留下的痕迹。

「嘿,小子,這便是劍俠六段強者方才能凝聚的劍氣鎧甲,它是劍俠初階的劍氣白甲的進化產物,可惜我才進入這個級別沒多久,不然便是能夠遮掩全身了…不過即使是這樣,憑你的攻擊力,依然不可能將它擊破!」低頭瞟了一眼那散發著濃郁光芒的青色胸鎧,蒙面人先是惋惜的嘆了一聲,旋即斜瞥著張皓,大笑道。

「青色劍氣鎧甲?劍俠六段級別!…難怪…」,那種威壓與力量波動,看得不少人心驚肉跳。


場上眾人都吸了口氣。

「劍俠六段!」

「這傢伙,還真是厲害!」

諸多強者感應著那從蒙面人體內散發出來的驚人波動,皆是有些動容。

「好強大的力量!」

在場這些人都是第一次看到劍俠六段的青色劍氣鎧甲。

望著那泛著濃郁青光,猶如實質一般的胸鎧,張皓眉頭微皺,冷笑道:「我就不信,你這烏龜殼還真的打不爛!」

腳掌再次猛踏地面,張皓直直的對著蒙面人暴沖了過去,身體詭異旋轉間,將那一雙尖銳的拳套躲避了開去,腳下展開《追風八卦步》,身體強行扭曲成一個古怪的弧度,右拳猛然對著那胸鎧之上重砸了下去。

雄渾的青色劍氣能量在他的鐵拳中膨脹爆開,釋放出了一種澎湃的怒濤能量,最後化為絢麗的青色氣流。而伴隨著青色氣流涌動,在張皓的鐵拳上凝聚成一頭憤怒的龍頭。輕微的龍嘯聲憑空傳出,聲勢駭人。

《龍拳》第二式:「亢龍無悔!」

張皓心頭間的一道低喝落下,渾身氣勢驟然變得猶如那出鞘的寶劍一般凌厲,拳尖之處,兇悍無匹的勁氣,竟然是造出了一道道尖利之極的音爆之聲。

察覺到張皓拳尖之處那忽然間變得極其恐怖的勁氣,蒙面人狂笑的臉龐,微微一變,他沒想到,張皓竟然能夠發揮出這種等級的強悍攻擊,當下體內劍氣急速流淌,胸膛之處的鎧甲,其上的光芒,頓時更加亮堂了。

「嘭!」


拳尖結結實實的印在了胸鎧之上,蒙面人的胸甲也開始出現了裂紋,然而巨大的反震之力,也通過張皓的身體傳到腳上,一圈無形勁氣自腳掌接觸面暴涌而出,頓時,周圍的石面之上,裂縫咔嚓咔嚓的遍布了其上。

「好小子,沒想到竟然還懂得這般高深的戰技,當真是小瞧你了!」臉色陰沉的望著那因為張皓此次的攻擊,而裂縫四布的劍氣鎧甲,蒙面人眼瞳之中,充斥著暴怒,拳頭猛然緊握。

緊握著因為憤怒而不斷顫抖的拳頭,蒙面人猛的仰頭髮出一道咆哮之聲,咆哮聲被劍氣所攜帶著,將整座堆礦場之上的所有聲音,都是給壓了下去。

「小雜種,今天,你必須死!」

蒙面人眼中猙獰散開,手掌猛然一松,頓時滔天黑光呼嘯而出,而那黑色長戟更是立即化為黑光掠出,一晃間,便是變成一道數丈龐大的黑色閃電,一種凌厲到極致的波動,瘋狂的散發出來。 「王爺,這其中,會不會有詐?」

趙焱思緒之間,身旁,墨書不由道。

方才得到消息之時,他不疑有他,立即趕去將消息稟告給王爺,可此刻,到了這裡,他卻是隱隱擔心起來。

「有詐?」趙焱斂眉,口中喃喃,腦中快速的轉動著。

年玉……

那背後要交易的人若是秦姝,那還倒好,他只需要將年玉奪來便是!

那個女人想自己處置了年玉,他怎會讓她如意?


就算是要讓年玉死,那也是他趙焱動手,年玉的命,只能受他趙焱掌握!

若能將年玉重新禁錮……

思及此,那雙深沉的眸中,一抹異色凝聚,卻是轉瞬即逝。

若當真是有詐……

就算當真有詐,已經箭在弦上,他也必然要弄個清楚。

如此讓年玉流落在外,不知生死,他亦是不得安生。

想到大將軍府和蘇家的聯合,如今的局勢,趙焱添了幾分不安。

或許,今晚該有一個了結!

暗吸了一口氣,趙焱對著身旁的墨書吩咐道,「備船,過去!」

幾個字,堅定有力。

墨書聽在耳里,知道王爺已經下了決心,沒有再說什麼,立即領命下去,不過片刻,墨書便尋來了一艘船,親自駕著,停在了岸邊。

趙焱吩咐侍琴在岸上守著,自己上了船。

船朝著湖面駛去,趙焱站在船頭,湖面平靜,可趙焱的心,想要平靜,卻終究是怎麼也平靜不下。

湖面上,好幾艘船隻都亮著燈,縱然是年玉在未名湖,那又會是在哪一艘船上?

「王爺,那邊有一艘船,也在往這邊來。」

突然,墨書開口。

趙焱順著看過去,果然瞧見一艘船,正朝著這邊急速駛來。

當下,趙焱意識到什麼,眸子一緊,看向那艘船朝著的方向,「快,她可能就在那艘船上。」

無論到底是誰在那駛來的船上,他們都必須要先一步,搶佔先機。

「是,王爺。」墨書領命,絲毫也不敢怠慢。

朝著視線里那一艘船,迅速駛去。

而此刻,那被當成目標的船上,忽明忽暗的燈光之下,隱約映照出一張女子的臉,似乎是因著連日的奔波,女子的面容之間難掩憔悴,更是緊閉著的雙眼,那模樣倒不像是睡著了,而是昏厥了過去。

女子身上的衣裳,樸素之間,殘破臟污,誰也不知道,在這之前,她到底經歷了什麼。

突然,一桶水潑在女子的身上,從頭而下,瞬間,渾身被淋濕的她更加狼狽不堪,許是那水的冰冷,澆醒了女子。

女子緩緩睜開眼,朦朧之中,環視著周遭的一切……

「醒了嗎?」

空氣里,一個聲音響起。

女子看過去,只見一個黑衣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男人黑布蒙著臉,粗獷的聲音,帶了煞氣,聽著便讓人不寒而慄。

「醒了好,這個時候,買主也該來了。」那人再次開口。

女子環視一周,周遭,除了這個開口說話的,還有另外兩人,每個人的手上都拿著刀劍,皆是染了煞氣。

「你們……要把我交給誰?」女子開口,那聲音之間,亦是難掩虛弱與顫抖。

說話之時,女子微微動了動身子,卻是發現雙手和雙腿皆被繩索捆著,想要掙脫,竟是沒有絲毫力氣。

「把你交給誰?呵,自然是要高價買你之人。」那男人嘿嘿一笑,彷彿想到自己能得到的酬金,雙眼都放起了光芒。

突然,似想到什麼,不由輕哼一聲,上下打量了那角落裡綁著的女子一番,「呵,要說美貌,你倒有那麼幾分,若買家是個男人,怕是一場風花雪月的事,日後,你的日子怕也該是錦衣玉食,可買者分明是個女子,她竟是肯出那麼高的價錢……莫不是她和你有深仇大恨,想要置你於死地,甚至指明了要活的她來處置,要知道,活人和不比一顆頭顱好帶,好交易,這中間,她又加了價的呢!」

「呵呵,大哥,這不正好,咱們可以多賺一些!」旁邊另外一人笑道。

「對對對,這一票,可夠咱們兄弟逍遙好長時間了。」另外的人跟著附和。

笑聲在坊內回蕩。

突然,船坊外響起了敲門聲。

「大哥,可能是人到了。」幾人笑聲戛然而止,其中一人首先開口道。

那被喚作大哥的人使了個眼色,那人立即去開了門,門外,是專門負責放風的一人,也是絲毫沒有耽擱,立即稟報道,「來了。」

來了……

來了嗎?

女子眼底一抹詭譎,不著痕迹,轉瞬即逝。

那為首的大哥卻是身體一怔,看了那女子一眼,可僅是一瞬,一切恢復如常,朗聲一笑,「好,快迎貴客。」

說話之間,男人起身,其他幾個人也都立即振奮了精神,迎了出去。

船坊外。

那艘船還未靠近船坊,一抹黑影就飛身落在了船頭。

幾個出來迎著的人,看到來人隻身一人,不由皺了眉,「你家主人呢?」

分明,買主是個女子!

墨書斂眉,想到驪王殿下,眼底一抹幽光,「我家主人吩咐,人由我帶回去!」

「東西都帶了嗎?」另外一人問道。

東西?

墨書自是不知道他所指是什麼東西,便也只能隨機應變,「自是帶了,不過,得先讓我看看人,確定你們找到的人,是不是我家主子要的人才行,這是規矩!」

幾人對視一眼,似在權衡著什麼,倒是坊內的老大,聲音隨即傳來,「讓他進來!老子尋人,還沒有錯了的!」

話落,幾人讓開了一條道。

墨書渾身戒備,小心翼翼的進了船坊。

一進門,便瞧見了被綁在角落裡的人。

那女子雖然面容憔悴,狼狽不堪,可只是一眼,他便認出了她。

年家二小姐!

果然是她!

王爺他也應該已經看見了吧!

目光閃了閃,王爺打算怎麼做?


墨書思緒之間,似同樣認出了墨書,那女子眼睛一亮,似看到了希望,「墨書……」

「呵,兄弟們好本事,她正是我家主人要找的人!」

女子還未說完,墨書便出聲打斷了她的話,可不能讓二小姐壞了事!

此刻,饒是他,心裡也是緊張的,估量著對方的實力,他幾乎料想到,等會兒會有一場惡戰! 第四二三回以一敵眾

砰砰砰!

黑色閃電掠出,數丈之內的空氣也是激烈的沸騰起來,一波波空氣巨浪,不斷的凝聚翻滾。

「裂天一擊!」

蒙面人手指豁然指向張皓,喝聲如雷,轟隆隆的在這堆礦場傳開。

轟!

喝聲傳開,那數丈龐大的黑色閃電頓了一瞬,旋即暴掠而出,在其掠出的霎那,黑色閃電過處,空間都是異常的扭曲起來。

周邊諸多強者望著這般驚人攻勢,眼中也是湧起駭然,蒙面人此招,絕對有能力秒殺一名劍俠四段巔峰的強者!

「不知道那張皓接不接得下!」

張皓嘴角,同樣是有著冰寒之色,眼中神色,銳利如刀鋒,而後,他竟是沒有絲毫退縮的打算,五指緊握,深吸一口氣。

在眾人心中閃過這道念頭時,那黑色閃電,已是降臨在了張皓前方,然後沒有絲毫的停頓,帶著一股毀滅般的力量,狠狠的轟向張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