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手腳都有破潰的傷口,在這種到處都是殘骸的地方生活非常容易受傷,看起來她正在發燒。

布雷恩好看的眼睛上面長長的五根睫毛抖動了一下,這是感染造成的高燒,很危險!

聖光之力在她身邊飛舞,她撲了上去……

口中銜著麻布包裹的少女,布雷恩飛奔在山野之上。

聖光對於疾病並沒有特別好的效果,只能勉強維持她的生命,她必須找到醫生挽救她。

靈敏的嗅覺讓她追尋著人氣,野獸的本能正在幫助她挽救小小的生命。

奔行了上百里,她終於找到了還有人煙的城鎮。

到處都是烽煙,這裡剛剛在經歷過一場戰爭。

原來是戰爭…………摧毀了她曾經生活過的小鎮。

果然,連傷患都治療不過的來的醫生拒絕了她的請求。

區區一個無家可歸的孩子,在這種戰爭之中太多了。

就算能夠治癒她,誰會願意惹上這種註定殘疾的累贅??

被驅趕出城鎮,他們更加忌憚的是布雷恩這種擁有奇怪力量的野獸。

無奈的帶著少女返回教堂,這是她唯一的容身之所。

黎明之劍 一個被視為累贅的膏肓少女,一個被人懼怕的龐大獸類,一人一狼處境竟然如此的相似。

唯一不同的,就是布雷恩不會死,而少女則即將失去生命。

看著已經失去知覺的少女,布雷恩低下了她的頭顱。

輕輕的舔舐著傷口,這是她唯一能做的,最起碼讓少女少些痛苦。

一下一下,她就這麼不知疲倦的舔舐著,手,腳,甚至是少女的額頭。

夜裡,她代替了麻布,將少女包裹在懷中,用最柔軟的皮毛給她溫暖……

可惜,一切都是徒勞的。

第二天一早,布雷恩在教堂的後院挖掘了墳墓,將少女埋葬。

最後的溫柔並不能挽救將死的生命。

明確了這一點的布雷恩做出了決定,她要代替神父,在還有機會的時候挽救這些可憐的生命。

修繕教堂,開墾荒地,從附近的戰火中的村鎮挽救無家可歸的孩子,一隻狼做到了人都很難做到的事情。

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她收容了八個父母死於戰火的孩子。

大的七八歲,小的還在襁褓之中。

照顧他們,教育他們,她卻沒有改變他們的信仰。

她並不能打著教會的名義去挽救,那樣有些卑鄙。

最起碼布雷恩就是這麼想的。

如果他們願意信仰聖光,她也不會阻攔。

時間就這麼慢慢走過。

遭遇過小偷,強盜,甚至是山賊團伙。

卑劣的稅務官,陰險的遊說者,甚至是該死的人販子。

好在總歸這些人隨著戰爭的遠離而越來越少。

荒廢的村鎮也漸漸有了人煙,好人多了起來。

獨力養護孩子們的布雷恩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好人,壞人,更多的是不好不壞的人。

好在她的實力足以保護這些孩子的安全,才避免了更多的麻煩。

與她不同,這些孩子終究是會長大的。

慢慢的,長大的孩子有的離開了教堂,有的留下幫助她照顧新來的孩子。

沒有大人,布雷恩早早就定下了規則,她不是慈善者,而是挽救者。

國民老公牽回家 生活的好轉,讓無家可歸的孩子越來越少。

終於,布雷恩失去了她的工作。

送走了最後一位成年的孩子,她可以休息一下了。

而這一天,正好是這場戰爭結束二十五年的紀念日。

「我需要一位照顧孩子的保姆,您願意來幫助我嗎?」一位二十五六歲的少婦來到教堂,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其實布雷恩有些累了,她想要拒絕。

不過她還是同意了這樣的要求,她自己也說不出來到底是什麼在驅使著她。

見到孩子的時候,布雷恩就喜歡上了這個可愛的女嬰,她只有三四個月的大小。

「好吧,不過我不能保證什麼時候就會離開。」雖然內心有種衝動讓她喜歡上了這個孩子,她還是狠心說道,不然離別的時候會更痛苦。

提前說明白總歸不是壞事。

說是這麼說,時間過的飛快。

這種啟蒙前的文明醫療條件非常的差,人的壽命也是低的可憐。

十五年後,當女嬰成長成為亭亭玉立少女的時候,原本的女主人與男主人全部都已經離開了人世。

不算大的家裡又只剩下了一人一狼。

跪在布雷恩旁邊,少女用手抱住毛茸茸卻帶著母親溫暖的大狼輕聲說道:「我真的有些卑鄙,為了讓您再次保護我,使用了這麼不堪的伎倆。」

布雷恩早就察覺到了這一切,這個少女就是她曾經埋葬在教堂後面的孩子。

這是她的新人生。

「沒想到你竟然成為了超越人的存在。」其實這個少女在死後,就被選中成為了聖女,降生在人間平息戰亂。

不過她沒有選擇生在教會,而是回到了這座小鎮,為的就是想要與這隻大狼完成願望—-被她照顧,被她撫養。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父母,都只不過是信徒而已,說實話他們離世的時候,少女沒有任何的悲哀。

但是現在,她感覺到了悲哀,即將離別的痛苦。

「我要去履行自己的使命了。」少女已經成年,她必須去完成神賜予她的使命。

「我……」布雷恩想要說什麼,卻被少女阻攔下來。

「你不能那麼做,我也不希望看到你那麼做。」少女微笑著說道,她知道布雷恩太善良了,這麼多年的與人交流,仍然沒有磨去她的善良天性。

她不能讓這隻溫柔的母獸牽扯到註定失去生命的動亂中去。

戰爭不會平白無故消失,它需要更加強大的力量去消滅。

而她就是換取力量的犧牲品。

總裁別來無恙 一人一狼就這麼分離。

少女……再也沒有回來,而狼則等待了一年又一年。

後來布雷恩還是離開了那空蕩蕩的宅子,她接受了現實。

聽完菲菲講述布雷恩的故事,顏華有些感慨。

原來她經歷過這麼多東西啊……

「照顧別人已經成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甚至能夠聞到別人需要照顧的氣息。」菲菲懷念的笑笑,她也曾經被布雷恩所照顧。

「說起來我有點好奇你是怎麼與她成為朋友的。」顏華倒是能夠想象年幼的菲菲遇到布雷恩一定會勾起她的照顧慾望,奇怪的是巴雷特怎麼會讓這種獸類接近自己的寶貝女兒。

「哎呀呀,還不是拜我那愚蠢的爹所賜……」隨手都能弄丟女兒的爹,讓菲菲俏皮的皺著鼻子吐槽道。

與所有的孩子一樣,菲菲小時候也被巴雷特帶著遊走四方。

說是歷練人生,其實只是想看看孩子的心性而已。

他不會野蠻的將孩子扔進獅窟搞什麼死亡教育,也不會逼迫任何一個孩子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所以他選擇了帶著孩子去旅行,讓他們自己展示自己的天性這種辦法。

除了星瞳,所有的孩子都接受過這種旅行,也確實為她們指明了要走下去的路。

菲菲卻是個例外。

因為她太強了。

為期兩年的旅行中,她被丟失了七次,每一次卻都安然無恙,總有成為好朋友的非人生物保護她的安全。

巴雷特也看出來了,其實菲菲適於成為獸神祭司,她有著天生吸引這些生物的能力。

不過菲菲並不喜歡這個看起來很高大上的目標,尤其是與顏華相遇后,四歲的菲菲自己決定了自己要走的道路。

所謂的兩小無猜就是這個樣子吧。

「我在卡魯賽爾被他扔下,多虧遇到了布雷恩與瑪修。」菲菲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當年被大狼叼著躲避黑暗侵襲的一幕幕都被回憶起來。

布雷恩顏華已經知道了,瑪修?這次三個菲菲的朋友裡面並沒有叫這個名字的。

豪門婚愛:前夫,太無恥! 「後來跟著布雷恩流浪了八個月才被父親找到。」菲菲說著自己都笑了起來,看起來那段回憶讓她很開心。

「她真的很強哦,父親沒有展開力量之前,差點都吃了虧。」護犢子的布雷恩,才是真的強的可怕。

當年呲著牙與巴雷特奮力戰鬥的英姿,她不會將孩子交給任何一個接近的人。

而現在…………這隻大狼正哼著好聽的兒歌,為她喜歡的孩子們準備著明天早晨起來就能享用的早餐…… 與熱情溫柔的布雷恩不同,帕羅非是個很有意思的鳥。

擁有半人化的形態,她本身就是個高貴的神。

卡奧雷世界的主人,就是眾神給她的尊稱。

不過與一般的世界主人不同,她不喜歡管事情,任何事情她都不喜歡管。

除非是她自己想要做什麼,不然她只會在大榕樹下悠哉的睡眠。

沒有人類常識,卻什麼忌諱都沒有。

連續嘗試了幾種方式,最後卻是希望小妹解決了她衣不蔽體的問題。

類似於希望的緊身衣,其實是護甲的再造服裝。

這種服裝直接由某種特殊方式構建與身體外表,自然就不需要穿戴,免去了她那奇怪的羽毛裝飾造成的麻煩。

「很聰明。」帕羅非稱讚道。

「您是說我嗎?」顏華接過布雷恩送上的早餐,這位狼姐姐很高興,舔了一下顏華的手背。

「謝謝,您今天更加漂亮了。」禮貌的誇讚一句,布雷恩很開心的接受了。

「是啊,有禮貌又聰明的人類越來越少了。」帕羅非並不需要進食,所以她的早餐只是一杯浸泡了花蜜的水而已。

從手腕上摘下一根羽毛用根部輕輕攪拌杯中的花蜜,帕羅非很好奇。

「我聽菲菲說過你的事情,雖然有點遲鈍,卻很聰明的避開了所有正確的選項。」完全不知道含蓄,帕羅非直截了當的評價道。

「噗!」一口牛奶差點噴出去,顏華連聲咳嗽掩飾著尷尬。

「原來您是在諷刺我。」雖然不知道菲菲到底說了什麼,不過能夠讓相處時間非常短的人有這種了解,一定不是什麼好話吧……

不過顏華倒是沒有什麼冤屈的地方,上次拍賣會他那笨拙的應對讓星瞳回來教訓了好久,到現在耳根子還會時不時很痛。

「有時候需要逢場作戲……」話是這麼說,他還是稍微辯解了一句,畢竟挽回帕羅非心中的形象有利於他作為老闆的工作展開。

「原來如此。」帕羅非優雅的點點頭,她的眼中有一絲笑意。

顏華看懂了,對面這位根本就是在耍他玩,順便適當的增加對人類的了解而已。

「其實我有點好奇,您為什麼會來幫助菲菲。」作為一個世界的真正主人,帕羅非可不是芙蕾雅之類的所謂世界之主能夠比擬的。

她這樣的存在,並非世界最強,而是維持世界存在的某種力量根源。

就好像阿什奎爾的世界樹一樣。

這兩者就好比鱷魚與牙籤鳥的關係,雖然不能直接用力量來衡量強弱,卻可以輕易的得出依附關係。

「我無聊嘛。」帕羅非微笑道,將羽毛仔細的擦拭乾凈,她將它送給了顏華。

「作為失禮的禮物,您應該不會拒絕吧?可以一定程度的保護您,最好隨身攜帶。」金紅色的羽毛上面有淡淡的光華外溢,怎麼看都是非常珍貴的材料。

不過顏華能夠看到魔法符文,反而有些神情複雜的看著羽毛。

這上面騙小孩子一樣的附有一個監視魔法,可以輕易的找到攜帶者甚至觀察他附近的一切。

太明顯了,讓他有些無所適從,這位大鳥到底要鬧哪樣啊?

「謝謝,我一定會隨身攜帶的。」鄭重的將羽毛用餐巾包好,顏華將它塞入懷裡的口袋。

「你看,我就說他是個非常聰明的男孩子,只不過每次都故意避開正確的選項而已。」帕羅非這句話是直接說給菲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