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房中有密室,裡面藏著很多毒藥,最多的就是腐屍毒,起碼有上百瓶,密室很難被別人找出來。

但是,那隻白色的小獸能從她的身上神不知鬼不覺的找出腐屍毒,那麼它肯定能聞出密室中的腐屍毒。

賈玉人怕了,求救似的看著龍淵。

龍淵手指緊捏,臉上愈發的陰翳,他站著沒動,看到龍暄鐵了心要去他的房中尋找。

龍淵手中的武器,指著龍暄:「龍暄,你是不是非要與我作對?」

龍暄頓足,緩緩的轉過身:「這麼說……二哥是承認了?」

龍幗獃獃的看著龍淵:「二哥,這不是真的……」

龍淵突然大笑起來,表情十分的猙獰可怖。

「哈哈哈……沒錯……龍洛洛就是我殺了的,現在你們滿意了?」

「二哥,你為什麼要這麼做?」龍幗痛聲問道。

「為什麼?龍幗,你說我為什麼?」龍淵陰森道:「老大死後,本來天族的宗主之位,就該由我繼承,可是老爺子偏不選我。」

「我龍淵做錯了什麼?還是我的靈力比老大差很多呢?以至於老爺子不放心把天族交到我的手中?」

「這些,我都忍了,但是我的隱忍換來什麼?老爺子更過分的要求……他死都死了,寧願讓一個外人來當天族的宗主,也不願意讓我這個親生兒子來當宗主。」

「憑什麼?」

龍淵仰頭,對天怒吼,他怨恨的眼中,滿是不公。

頓時,天空陰雲密布,狂風四氣,龍淵的頭髮,被狂風吹亂,他緩緩低頭,目光陰冷的盯著龍暄和龍幗:「我不想殺你們,只要你們站在我這一邊,擁護我成為宗主,咱們以後還是好兄弟。現在龍洛洛已經死了,難道你們要擁護一個外人,成為天族的宗主?」 阿守蹙眉:「吾回到鎖魂鈴,你怎麼辦?這是龍淵設下的邪陣,又有天族的祖先亡魂加持,你被困在邪陣內,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回去。」

鳳九沐叱喝。

「你在跟誰說話?」龍淵兇狠的盯著鳳九沐:「這些天族的亡靈?哈哈哈……別做夢了,它們是不可能聽你的,它們皆受命於我的招魂咒。」

龍淵猖狂的大笑。

數道黑團攻擊龍暄和龍幗,他們不敢真的動手滅之,只能到處閃躲。

「各位列祖列宗,我是你們的後人……龍幗啊!求你們不要追著我咬,求你們了……」龍幗的腿和肩膀都被黑霧弄傷,他哭唧唧的說道。

「各位祖先,晚輩龍暄,請求你們不要受龍淵的招魂咒擺布,你們快清醒過來吧!」龍暄的修為比龍幗強些,但是也避免不了,被黑霧傷到。

裴水聽到兩人的話,很是無語,能叫醒天族的祖先就好了,她早就能跟它們溝通了,但是不行,這些亡魂,全部都被龍淵控制住了。

「龍家兩位叔叔,我建議你們別躲了,直接動手吧!相信天族的祖先是不會怪罪你們的,如果你們繼續這樣下去,極有可能死在這兒,天族的祖先若是泉下有知,肯定會無法原諒自己。」

龍暄和龍幗皆瞪大眼睛,怒瞪裴水。

「你這個丫頭,說的還是人話嗎?讓我們殺掉祖先?那是大逆不道。」龍幗。

「小丫頭,你也莫要傷害我的祖先,我們可以另尋辦法破陣。」龍暄。

兩道黑霧,瞬間朝裴水攻擊來。

裴水剛抬手,就聽到龍幗和龍暄大叫,她身影一閃,只能避開。

「臭丫頭,你敢傷害天族的祖先,我饒不了你。」龍幗話音剛落,又慘叫起來:「啊~好痛啊~列祖列宗們,求你們放過我吧!不要再咬了……痛死了……」

龍暄見龍幗被咬,他飛身到龍幗的身邊,伸出手,去拽黑霧。

裴水無語的搖頭。

「啊~」不遠處,一道悶叫聲傳來。

裴水看過去,怔了怔,只見無冰被黑霧攻擊的遍體鱗傷,幾乎全身都是鮮血,彷彿很快就要離開人世間。

她飛了過去。

擋在無冰的前面。

「瀟瀟。」

裴水伸手,「瀟瀟」突然出現在她的手心中。

「招魂咒……」瀟瀟感受到那強烈的招魂咒,彷彿要把她的魂魄招過去,她一陣痛苦:「主人,瀟瀟的劍靈受不住招魂咒,恐會被咒語的邪音蠱惑,對主人造成傷害。」

裴水皺眉:「如果你的劍靈躲到鎖魂鈴,可有用?」

「瀟瀟試一試。」

瀟瀟說完,一道細小的光芒,就閃進了鎖魂鈴。

「主人,可以的,瀟瀟在鎖魂鈴中,劍靈就不受招魂咒的控制,只是……」瀟瀟欲言又止。

「只是什麼?」裴水問道。

「您手中的這把劍,會變成一把普通的劍。」

「無妨,我依然能發揮出它的作用。」

裴水揚起劍,對著攻擊來的黑霧,劃出一道劍氣,那黑霧瞬間成了兩團,在半空中顫巍巍的,數秒鐘就消失殆盡了。

「啊~祖先啊!」

龍幗眼尖,看到裴水殺了「黑霧」,他哇哇大叫,朝著裴水跑過來。

「臭丫頭,你怎麼能殺害我的祖先?你就是我的仇人。」龍幗眼睛紅了,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彷彿哀悼被殺的「黑霧」。

「夠了,活著的人重要,還是死去的人重要?」裴水受不了龍幗,她冰冷的喝道:「天族的祖先在死後留下一絲靈力,是為了守護天族的子孫,如果我們大家全部都死在這兒,你認為這是天族祖先所希望看到的結果?」

龍幗一怔。

龍暄飛了過來,深深的看著裴水:「你說的沒錯,是我糊塗了。」

龍幗:「龍暄,你怎麼也跟著她瞎起鬨?」

龍暄抓住龍幗的手臂,閃到一邊,躲開一個黑霧的攻擊,他難過的說道:「我沒有,裴水說的對,祖先留下的目的,就是為了守護我們,我們怎能自己不爭氣?若是到了九泉下,我們還有臉見祖先?」

龍幗:「……」

裴水塞了一粒葯,到無冰的嘴中。

無冰傻傻的看著裴水。

裴水拍了拍無冰的臉:「別發傻了,給我停住,你只有停住,才能見到你的大小姐。」

無冰狠狠一震,抓住裴水,急聲問道:「你什麼意思?我能見到大小姐……你的意思是大小姐沒死?」

此時。

龍暄和龍幗也聽到了,他們同時看向裴水,眼神滿是緊張。

裴水笑了:「洛洛福大命大,自然不會死。我們不過為了騙龍淵,把他的真實面部逼出來罷了!」

無冰激動的哭了:「好,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無冰強撐著劇痛的身體,跪在地上,對著裴水磕頭:「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我們大小姐。」

龍暄濕了眼睛,龍幗也哭了。

「洛洛還活著,洛洛還活著,嗚嗚嗚……」

「別哭了,三哥,丟人。」

「……」

此時。

龍洛洛跑了過來,看到龍淵設下邪陣,用招魂咒對付鳳九沐等人,她漂亮的臉上出現了恨意,大聲的叫道:「哥哥。」

鳳九沐沒有轉頭,沒有應她。

倒是龍暄和龍幗。

「洛洛,真的是洛洛,快看。」

「洛洛,四叔在這兒。」

龍洛洛聽到兩位叔叔的聲音,她轉頭看了過去,手指一緊:「三叔,四叔,洛洛不會讓你們有事的。」

龍暄和龍幗一驚。

「洛洛,你想做什麼?不要亂來,你的身體……」

「洛洛,住手,你逼出體內真靈,會重傷而亡的。」

「大小姐,不要啊!」

無冰和夜白皆對著龍洛洛大叫。

龍洛洛彷彿沒有聽到,她逼出真靈,從嘴裡吐了出來,看到親哥被龍淵迫害,她毫不猶豫的把真靈送過去。

真靈觸及血方養魂陣,瞬間釋放出強大的白光,把血方養魂陣包圍。

接著,啪的一聲。

血方養魂陣徹底的碎了。

龍洛洛臉色蒼白,身體搖搖欲墜。

陣破。

龍淵猛的吐了一口血,陰翳的眼眸,狠狠的瞪著龍洛洛:「小賤人,你竟敢用真靈來破煞費苦心修鍊的陣法?我殺了你……」

龍淵像著了魔似的,揮舞著武器,朝龍洛洛衝過來。

「洛洛。」裴水大驚失色。

「阿守,帶我瞬移。」

可惜,這次阿守沒聽她的。

裴水還是站在原地。

鳳九沐倒是被瞬移到了龍洛洛的身邊。

他抱住龍洛洛,龍淵的武器,落在鳳九沐的背上。

瞬間,兩道很深的血口,出現在了鳳九沐身上。

「哥哥~」

龍洛洛撕心裂肺的大喊,看到鳳九沐的後背很快就被鮮血染紅,她痛哭:「為什麼救我?為什麼?哥哥~你為什麼要對洛洛這麼好?」

她的心好痛,寧願哥哥對她冷漠,也不願意看到哥哥受這麼重的傷。 好?

鳳九沐不這樣覺得,他只是不想看到她死。

「還真是兄妹情深,看到你們這樣,我差點都以為你們是親兄妹。」龍淵陰森的說道:「既然你們感情那麼好,我就送你們一起上路吧!」

鳳九沐和龍洛洛都身受重傷。

他殺他們倆人,就像捏死兩隻螞蟻一樣。

龍傲興奮的看著:「哈哈,龍洛洛這個小賤人,沒想到她居然還活著,我知道了,她是故意詐死。」

賈玉人站在龍傲的身邊,陰陽怪氣的說道:「若不是這樣,裴水和鳳九沐也不會拿腐屍毒來借題發揮,把你父親逼成這樣。」

龍傲陰狠道:「他們就是自尋死路,怪不得父親把他們全殺了。」

說完。

龍傲又說:「爹也真是的,會招魂咒,還卧薪嘗膽,也不早點殺了龍洛洛。如果早點殺了龍洛洛,我就不會靈力失去一半。「

賈玉人心疼兒子,也心疼龍淵。

她撒謊道:「傲兒,你也別怪你爹,招魂咒哪有那麼好練?你爹為了練招魂咒,好幾次都差點走火入魔,他沒有絕對的勝算,哪敢輕易動手?」

龍傲心想,父親至少不該瞞著他。

龍傲又道:「娘,這次爹成了天族的宗主,你要跟他商量,快點把招魂咒的本領傳給我。」

賈玉人:「好,你爹就你一個兒子,本領不傳你,還能傳給誰啊?」

龍傲得意的笑了。

得意沒到三秒鐘。

他笑不出來了,脖子上,橫著一把鋒利的劍。

裴水不知何時來到他的面前,把龍傲和賈玉人都嚇了一跳。

「放開我的兒子。」

賈玉人怨恨的對著裴水大叫。

裴水沒有理她。

「龍淵,你兒的性命,你要是不要?」

裴水沖著龍淵厲聲道。

龍淵蹙了蹙眉,卻沒有停手,他雙手捏著武器,依舊在攻擊受了重傷的鳳九沐。

鳳九沐把龍洛洛推遠。

小諾跑過去,把龍洛洛摟在了懷中,看到龍洛洛想要過去幫鳳九沐,她哭著求她,不要過去,反而用力的抱住龍洛洛。

「放開……小諾,我命令你放開。」龍洛洛氣息不穩,看到重傷的鳳九沐,她眼淚直流。

「不,我不放,即使大小姐事後責罰奴婢,奴婢也不會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