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正站在娃娃機面前抓娃娃,不過看她的臉色應該不怎麼順利。

丁牧沒有過去找她,也沒有用黑卡,而是在前臺買了一些遊戲幣,來到VR體驗區玩了起來。 VR是最近幾年才興起的娛樂項目,丁牧也只是聽說過,還沒有玩過,今天有機會來到電玩城,當然要玩兩把,要不然就真的變成老古董了。

戴上VR眼鏡,拿上手柄,丁牧就看到自己進入了一個虛幻的場景,可以開槍打怪獸,在遊戲玩法上並沒有什麼創新,主要的賣點還是在VR體驗上,所以玩了一會之後就沒了興趣,畢竟這東西玩的就是一個新鮮感,對於丁牧這種老古董來說,新鮮感是最不值錢的東西。

離開VR體驗區,丁牧在其他區域轉悠起來,結果在不知不覺間就來到了娃娃機附近,剛好看到肖箬箬負氣地踹了面前的娃娃機一腳,明顯是又交了不少智商稅。

當她扭頭的時候發現丁牧就在旁邊,面色明顯有些尷尬,“那個,我抓了好久都沒抓到。”

丁牧笑了笑,把手裏裝着遊戲幣的盒子遞給肖箬箬,“再試試?”

“你不玩?”肖箬箬問道。

“遊戲幣買得有點多,用不完了。”丁牧隨便找了一個藉口。

“那,行吧,要是抓到了娃娃,送你一個。”

肖箬箬接過遊戲幣,再一次和娃娃機槓上了。

丁牧對此沒做什麼評價,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執念,當初他剛看到娃娃機的時候也着實着迷了一陣,後來才發現這東西確實是智商稅,很少有人能有什麼收穫的。

肖箬箬沉迷與此倒也沒什麼稀奇的。

幾分鐘後,肖箬箬大概是覺得不好意思了,“不行啊,試了這麼多次都不行。還是你來吧。”

“美女,抓不到娃娃嗎?”一個身高超過一米八、模樣還算不錯的男人湊到肖箬箬身邊,伸手去抓肖箬箬還放在娃娃機上的右手,“不如我來教你?”

肖箬箬急忙縮回手,後退兩步,“你誰啊,離我遠點!”

“哈?生氣了?”男人露出一副猥瑣的笑容,“今天晚上陪我好好玩玩,別說娃娃機,就算給你種一個娃娃也沒問題!”

說着他再一次伸手去抓肖箬箬的手,嚇得肖箬箬又後退幾步,撞到了丁牧身上,她這纔回過神來,躲到丁牧身後。

“小子,識相的趕緊滾蛋,別讓我動手。”男人根本沒把丁牧放在眼裏,畢竟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一副學生模樣的人在電玩城真的太常見了,隨便吼兩句就能把他們嚇唬住。

丁牧搖頭,“她是我朋友,該滾的是你!”

“呦呵!英雄救美是嗎?也不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男人猛地擡起手對着丁牧的臉就抽下去,打算先給丁牧一點教訓,結果他的手剛揮到一般身體就飛了出去,然後才感覺到肚子一陣劇烈的疼痛,整個人撞到旁邊的娃娃機上,把娃娃機都撞倒了,鬧出很大的動靜。

肖箬箬目瞪口呆,雖然上次對付王主任的時候見識過丁牧的身手,此時再看到的時候依舊很是震驚。

這邊的動靜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大部分人的反應都是躲開,只有四名工作人員衝了過來,把那個男人扶了起來,“劉哥,你怎麼樣?”


劉鳴捂着肚子,指着丁牧喊道:“給我上!幹他丫的!”

四名工作人員只是稍稍猶豫一下,就朝着丁牧衝上去,三秒之後便被踹了回來,剛好落到劉鳴面前。

這一次劉鳴也知道踢到鐵板了,臉上露出幾分驚慌之色,卻還在堅持,不肯丟了面子。

“你小子給我等着,有本事你別走!”

丁牧來了興趣,“給你十分鐘時間叫人。”

“不用十分鐘,兩分鐘就夠了!”劉鳴恨恨說道:“小子,你今天犯的最大的錯誤就是沒有問清楚我的身份就敢跟我動手,我告訴你,我是這個電玩城的主管,樓上有我們幾十號兄弟,你鬧出這麼大動靜,就算你想走都走不了了!”


“我爲什麼要走?”丁牧反問,剛要要不是顧及這裏是曹彭的地盤,他根本不會留手。

“好,你小子口氣挺大嘛,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幾時!”劉鳴冷哼一聲,眼睛突然一亮,他看到吳經理帶着十幾個兄弟從樓上下來了,急忙喊道:“吳經理,我在這!鬧事的這個小子被我擋住了!”

www★тt kдn★¢ ○

吳經理沉着臉下樓,還沒走過來就冷聲道:“誰敢在這鬧事?吃了熊心豹子膽是嗎?給我圍起來!”

十幾個人二話不說,把丁牧和肖箬箬圍在中間,肖箬箬心裏有些膽怯,小聲道:“丁牧,是我連累你了。要是有機會,你就走吧,不用管我了。”

“現在想走?晚了!”

吳經理分開人羣走進來,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四個人,“敢打我兄弟,每個人十萬醫藥費和精神損失費,否則你別想出去!”

劉鳴也趁機說道:“還有娃娃機!一臺娃娃機十萬!吳經理,這小子給咱們帶來這麼大的損失,絕對不能便宜了他!”

丁牧呵呵一笑,轉過身看向吳經理,“這麼說,我要拿出來五十萬才能走了?”

“至少……”

吳經理剛要順勢接話,就看到丁牧的容貌,臉上的表情一下僵住了,連帶着身體都大了一個哆嗦,因爲他已經認出來丁牧就是剛纔去了曹彭辦公室的那個年輕人!

就在剛纔,曹彭還把他叫到辦公室,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好好伺候丁牧,千萬別出了什麼差錯,結果自己下樓就跟丁牧槓上了。

“丁……丁牧先生,我沒認出來是您,真是太對不住了!是我管教無妨,衝撞了您,您大人有大量,千萬別往心裏去。”

剛纔還趾高氣揚的劉鳴愣住了,這是什麼情況?難道吳經理不是來給自己撐腰的嗎?

“吳經理,這小子找事,還打了咱們兄弟……”

“劉鳴你過來!”吳經理已經在心裏把劉鳴罵了一個狗血淋頭:我特麼這是在救你,你看不明白嗎?

劉鳴不明所以,來到吳經理面前,還沒說話,吳經理就啪的一下給了他一個耳光,把他搧得暈頭轉向,不等他站穩,回手又一耳光,兩個巴掌印左右對稱了。

“睜大你的狗眼,好好記住了,這位是丁牧先生,曹總的貴客!趕緊給丁牧先生道歉!”

劉鳴再傻也明白這是招惹了不該惹的人,二話不說,噗通一聲跪在地上,“丁牧先生,是我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您,您大人有大量,就饒了我這一次吧。”

肖箬箬已經被這一番操作徹底驚呆了,難道丁牧纔是這家電玩城的老闆? 劉鳴能混到主管的位置,自然也不傻,對於他來說,低頭認錯就跟家常便飯一樣,信手拈來,毫無壓力,而且不會生出任何報復的念頭。

以丁牧的身份根本不在乎劉鳴心裏怎麼想,是否給自己道歉也不重要,但正是他這種毫不在乎的態度,給了吳經理莫大的壓力,哪怕劉鳴已經跪在地上求饒了,他還是擔心丁牧會追究他的責任。

丁牧擺擺手,“算了,都散了吧。”

吳經理如蒙大赦,狠狠踹了跪在地上的劉鳴一腳,“丁牧先生饒了你了,還不趕緊滾!”

“是!是!謝謝丁牧先生!謝謝!”劉鳴一邊道謝一邊跑,心裏很是慶幸。

“丁牧先生,是我管教無方,給您添麻煩了。”吳經理臉上帶着歉意。

“行了,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了。”丁牧不喜歡這麼多人圍着他。

“好,好,您隨便玩,有事您喊我就成。”

肖箬箬看着周圍的人慢慢散去,忍不住問道:“丁牧,你和這的老闆認識?”

“算是認識吧。”丁牧沒有否認,“你接着玩吧,這次沒有人敢來找你的麻煩了,我還有事。”

“哦。”肖箬箬臉上有些失落,眼看丁牧要走,突然想起來什麼,又說道:“餘茗辭職了,你知道嗎?”

丁牧點頭,“知道。”

“她爲什麼突然辭職了?她都可以轉正了,一個月能掙六七千,真是想不通她怎麼突然就辭職了。”

“你可以當面問她的。”丁牧結束這個話題,轉身朝樓上走去。

肖箬箬心裏嘆氣:真羨慕餘茗啊,能和丁牧住在一起。

回到曹彭辦公室的時候曹彭馬上站起來,“丁牧先生,我聽說劉鳴那小子不長眼,給您惹麻煩了?您放心,我這就把他開了!”

“行,那就開了吧。”丁牧語氣平淡,倒是讓曹彭語氣噎了一下,他已經知道下面發生的事了,剛纔這麼說也只是客氣一下,沒想到丁牧竟然當真了。

你不知道什麼叫客套嗎?

葉琅看穿了曹彭的心思,說道:“曹總,劉鳴隨便騷擾女顧客,態度惡劣,還有動手的意思,你覺得這種人能給你招攬生意嗎?時間長了,怕是都沒人敢來玩了吧?早點除掉這種害羣之馬纔是正理。”

曹彭想了想,說道:“嗯,葉老爺子說得有道理,丁牧先生,這次也多虧您出面才讓我看清劉鳴的真面目,說起來我也要謝謝您纔對。”

丁牧笑而不語,他早就看穿了曹彭的心思,不外乎就是裏外不得罪,既給自己一個交代,也能讓吳經理那邊挑不出毛病。

接下來的飯局就沒什麼波瀾了,曹彭精明卻不張揚,不會有咄咄逼人的感覺,反倒像是一個跑腿的,但越是低調的人,越不能輕易招惹。

吃過飯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丁牧拒絕了曹彭其他娛樂方式的邀請,回家去了。

之後幾天倒也風平浪靜,餘茗都很少見到,應該是在忙成立公司的事,連帶着葉清凌也不怎麼來找他了,似乎他又回到了之前那種混日子的狀態,直到週五的時候劉良勉告訴他,李主任已經完成了省級奧數比賽的報名,考試時間就在下週三。


因爲石城是省會,比賽的地點就在石城,很方便,他特意叮囑丁牧一定要好好考,爭取獲得好成績。

丁牧對此不以爲然,該學的東西他早就掌握了,不差這幾天。

上課上到一半的時候,丁牧的手機響了,是餘茗打來的,他拿着手機走出教室接聽,“喂?”

“丁牧!箬箬出事了!她剛纔給我發來視頻,被幾個人給抓住了,箬箬沒有你的手機號,只能聯繫我,說讓你過去救她。”

丁牧眉頭微皺,“說詳細點。”

“具體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在電話裏聽到箬箬求救了,聽聲音還有不少人在那邊,他們不讓報警,否則就把箬箬的臉弄花,非得讓你過去才行。”餘茗的聲音很是着急。

“在什麼地方?”

“富麗大廈地下三層停車場,丁牧,你真的要過去嗎?”餘茗的語氣中帶着擔心。

“放心吧,我去去就回。”

丁牧掛了電話,心中已經猜到了幾分。

能想到綁架肖箬箬來逼出自己的,想必和劉鳴有關吧?

既然都是小混混級別的,那就先把肖箬箬救出來,再讓警察來處理吧。

想到這裏,丁牧用出門證離開學校,打車直奔富麗大廈。

地下三層停車場很寬敞,今天又不是週末,還有很多空餘的車位,丁牧往裏面走了沒幾步就看到幾個叼着煙的男人一臉不善地盯着他。

“我是丁牧,讓劉鳴出來吧。”

抽菸的幾個男人面色一肅,紛紛把手放在腰間,還有一個人往回跑,報信去了。

片刻之後,四五十號人衝了出來,把丁牧圍在中間,最後纔是劉鳴拉着肖箬箬出來,不過在他身旁還有一個帶墨鏡的男人,面容冷峻。

肖箬箬的雙手被反綁起來,嘴上被貼了膠帶。

劉鳴得意地看了丁牧一眼,“丁牧,沒想到會有今天吧?我都給你認錯了,你竟然還不肯放過我,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

丁牧的目光根本沒在劉鳴身上停留,直接就落到了墨鏡男身上,他已經看出來墨鏡男是先天第九重的高手。


“你是頭兒?”

墨鏡男點頭,“眼光不錯。知道爲什麼找你嗎?”

“總之不會是爲了給劉鳴出頭,說點實際的吧。”丁牧說道。

“和聰明人打交道就是輕鬆。”墨鏡男笑了,“我的目標不是你,也不是要給劉鳴出頭,而是曹彭。你是曹彭的貴客,滅了你,就落了曹彭的面子。曹彭是不是真的拿你當兄弟不重要,他沒了面子肯定會來找我,到時候就讓他有來無回!你覺得怎麼樣?”

丁牧也笑了,“不錯的計劃,很粗糙,但很管用,曹彭只要還想在石城混,就肯定會來找你,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的目標並不是曹彭,而是曹彭的產業吧?”

“沒錯!”

“那你還真是選錯人了,就你這點人,還不夠。”

“口出狂言!”墨鏡男冷哼一聲,“給我上!”

四五十人紛紛掏出各種傢伙衝上去,嚇得肖箬箬睜大了眼睛,可不管她怎麼掙扎,都被劉鳴死死抓在手裏,眼睜睜看着丁牧被這麼多人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