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怔怔地回想著自己當上九盟集團總裁的這兩年,忽然發現,自己其實一直都是在為別人而活。拚命工作,拚命學習,是為了發展壯大九盟集團,不辜負老爸的期望。現在和林標訂婚,也是為了九盟集團的利益,不讓老爸失望。

有沒有那一刻,是真正為自己而活?

沈清雪怔怔地想著,美麗寧靜的眼眸中,隱隱有淚光閃動。

在龍海市另一片高級住宅區,林家豪華別墅里,林震南的書房。

黃昏時分的書房,因為沒開燈,顯得昏暗。

身材並不如何高大的林震南,此刻正靜靜站在書房窗前,看著遠處天邊的一片昏黃。

透涼的晚風,將他張開的襯衫衣領吹得撲撲作響。

在林震南身後,站著一個身穿新式中山裝,頭髮花白,臉容消瘦的老者,微微躬身,神態頗為恭敬的樣子。

「家主,那些事情,就真的這樣算了嗎?」老者沙啞的聲音,靜靜地響起。

林震南頭也沒回,不答反問道:「老金,明天是什麼日子了?」

「是少爺和沈清雪訂婚的日子。」

「既然如此,那你還問我做什麼?」林震南輕笑一聲。

「家族所言甚是。」老金眼角抽搐一番,接話道。

林震南安靜下來,片刻,他的聲音低沉地響起,透著寒意道:「得罪我們林家的人,我怎麼可能放過?等標兒的訂婚儀式過後,你們就動手吧。」

「是。」老金恭敬地應聲道。

正當老金打算告退的時候,林震南的聲音忽然又低沉地響起道:「老金啊,聽說黑屠集團的地獄殺手團,已經潛入華夏,正向龍海而來。」

「啊?」老金聽得吃驚,臉色凝重問,「家主,你此言當真?」

想來這些消息,也並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第一時間知道的,就是老金這樣的,也不能。

一陣晚風忽然從窗外撲來,老金只覺渾身有一股揮之不去的寒意。

入夜時分。

在海灘附近,陽光水岸酒吧,一間暗紅色調,裝飾精雅的屋子裡,正有兩個人坐著說話。

只見其中一個身穿青色背心,脖子上掛著一條大金鏈子,正是陽光水岸酒吧老闆,當初親自邀請葉修當古武龍家客卿的龍曉東。

在他對面坐著,方正臉,約五十歲年紀,帶著古式黑框眼鏡,一身儒雅之氣的,是他的二叔——龍詔雲。龍詔雲在古武龍家乃是長老級別的人物,地位非同小可,而從他雙眼隱隱神光內斂的樣子,也可知他實力不凡。

實際上,華夏三大古武家族中,家主長老級的人物,都在龍榜之上赫赫有名,乃是頂級高手。

深知這個二叔雖然表面看起來儒雅,但手段著實不凡,龍曉東坐在他面前,也不得客客氣氣,恭敬有加,面帶笑容。

「曉東,那個人長什麼樣子?」龍詔雲淺淺啜了一口頂級碧螺春茶,緩緩問。

龍曉東滿臉堆笑地將手機遞過去,說道:「二叔,這就是他的照片,你看。」

龍詔雲淡淡瞟了一眼,微微吃驚道:「這麼年輕?」

龍曉東笑道:「二叔,你們長輩不是常說英雄出少年嗎?他年輕是年輕了點,但有真貨啊。」

龍詔雲淡淡一笑,道:「有時間,我倒是很有興趣見見他。」

「二叔,你不是要去參加林震南的兒子的訂婚儀式嗎?或許,你有機會見到他也說不定。」

「是嗎?」龍詔雲又看了手機上那張照片一眼,淡淡道,「希望他長得不要和照片上出入太大,你二叔老眼昏花,可沒有你們年輕人那種敏銳的分辨力啊。」

龍曉東聽得哭笑不得,「二叔,你放心吧,這張照片可沒有經過ps處理,你見到他,肯定能認出。」

龍海大學附近一座高級公寓,薛文強、胖子阿華、眼鏡老邱正說著話從公寓大門走出來。

這時候,一輛黑色轎車在公寓院門口停下,從車裡走下來兩個中年男人,一個穿條紋襯衫的,身子挺拔。另一個穿POLO衫,身子微胖。

看到這兩個中年男人,薛文強等人頓時臉色一變。

等穿條紋襯衫,身子挺拔的中年男人走進來的時候,胖子阿華和眼鏡老邱連忙笑著打招呼,語氣恭敬地叫道:「薛叔叔。」

薛文強也緊接著打招呼,低聲叫道:「爸。」

這個中年男人,正是薛文強的老子,龍海大學教務處主任薛南山。

「文強,你們去哪裡?」薛南山面色平淡地看向薛文強,問。 看著男人離去的方向,感受著指縫間的酥麻,風玫近乎獃滯地打開掌心。

只見一條小墨蛇正奮力地往她的指縫間鑽,頭已經鑽入右手食指與中指之間,小小的身體一扭一扭的,可愛又滑稽。

似乎察覺到風玫在看自己,小墨蛇身體一僵,原本扭的正歡的身體突然就軟了下去,焉嗒嗒地耷拉在她的手心裡。

抬手捏住蛇尾,風玫將它提起來,回想剛剛男人口中叫的名字:「重晏?」

小墨蛇閉上那雙五彩琉璃的眼睛,身體呈直線下垂——裝死。

見它這般,風玫突然樂了。伸手戳了戳小墨蛇的腦袋,她自言自語般道:「雖然有點小了,但做一頓蛇羹,差不多也夠了。」

小墨蛇『唰』地一下豎直了身體,五彩琉璃的眸子盯著風玫,裡面滿是委屈:「不小。」

糯糯軟軟的奶音帶著濃濃的委屈,簡直讓人心都酥了。

風玫悶笑:「不小更好,可以多做點蛇羹了。」

小墨蛇眨巴了一下眼睛,裡面有著顯而易見的疑惑……蛇羹是什麼?他只知道他們蛇族。

它看著風玫臉上的笑容,下一瞬也跟著笑了起來,能讓小雌性這麼開心,一定是好東西。這麼想著,他便點了點蛇頭:「嗯,多做點。」

「……」風玫懵了一瞬后,猛地笑出聲來,「噗哈哈傻蛇。」

「別晃了,暈。」小墨蛇委屈巴巴的,豎起的身子又軟了下去,被風玫倒提著,耷拉著眼皮,竟是昏昏欲睡的模樣。

風玫止了笑,再次把他捧在手心裡:「你怎麼了?」

她就是笑的時候手抖了幾下,他至於嬌弱成這樣?乾坤聽書網

「困。」小墨蛇有氣無力地吐出一個字。

風玫:「……」

小墨蛇在風玫手心抬頭,目光盯著她的脖子:「你低頭。」

沒有任何猶豫,第一時間風玫就低下了頭。

小墨蛇突然竄起,風玫眸中小墨蛇的身影極速放大,她卻始終噙著一抹淡笑,神色輕鬆至極,絲毫不擔心突然暴起的小墨蛇會傷到自己。

小墨蛇落在風玫的肩膀上,尾巴一甩,將她肩頭的蛋蛋甩了出去,而後吐出蛇信舔著風玫脖子上的傷口。

「……」蛋蛋被甩落在草叢中,在裡面彈了彈,『吱吱』兩聲,蹦了出來跳到風玫面前,「吱吱……」

娘親又扔我!

它明明就有乖乖聽話,乖乖睡覺的。委屈辣么大!

風玫:「……」這個鍋我能不背嗎?

感受到脖子傷口上傳來的涼意,風玫臉上掛上慈母笑,自家男人的鍋,她背!

蛋蛋委屈也只是瞬間,在看到舔完了風玫的傷口,停在她肩上的小墨蛇后頓時開心起來:「吱吱……」

爹爹!

風玫眉心一挑,微眯了眸子,伸手讓蛋蛋跳到自己掌心裡,問:「你是如何認出他的?」

前幾個世界它叫「爹爹」,她可以當做是巧合,畢竟她卻是很明顯地表露了那是她的男人,蛋蛋知曉。可是現在,這人只是一條小蛇,蛋蛋是如何一眼就識別出來的? 薛文強把頭轉到一邊,看也不看薛南山,說:「我們去看電影。」

對兒子這樣有些不敬的態度,薛南山倒是已經習慣了,他神情寧靜地看了兒子一眼,淡淡道:「早點回來。」說罷,徑直往公寓里走。

跟在薛南山身後的那個POLO衫中年男人,目光掃過薛文強等人時,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和他們說什麼話,緊跟著薛南山走進公寓。

薛文強並不認識這個跟著老爸回來的中年男人,他只覺得,剛才這個中年男人目光靜靜掃過他的時候,他心裡有一種不寒而慄之感。

當薛文強等人離開的時候,薛家公寓里,薛南山帶著POLO衫男子徑直來到樓上的書房中,關上了門,坐下后,兩人開始說起話來。

這次談話,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

「老五,這件事你一定要做得乾淨利落。」薛南山最後叮囑地對POLO衫男子說道。

POLO衫男子陰冷地笑了笑道:「堂主,你放心吧。」

……

紫香園沈家別墅,晚飯過後,沈清雪忽然讓葉修去她的房間,說有話要單獨跟他說。

聽她竟然主動邀請自己去她的房間,葉修一臉錯愕,他可還清楚地記得,在今天下午的時候,沈清雪可是聲色俱厲地警告他,要他以後別再踏入她房間半步,暗想怎麼一轉眼,這個女人又變卦了?

不過雖然覺得好笑,葉修對沈清雪的邀請卻是求之不得,他想的是,只要能夠再去她的房間,趁機偷偷拿走魔方晶石,那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跟在沈清雪屁股後面向她房間走去的時候,葉修很是興奮的樣子。

等葉修進門之後,沈清雪一把關上了門。

「大小姐,你關上門,我們兩個孤男寡女同處一室,乾柴烈火,要是出了什麼事,我可不負責啊。」葉修一臉沒正經地說。

沈清雪淡淡玩味地看著他,等他說完,忽然輕輕嗤笑一聲道:「葉修,給你那個機會,你也沒那個狼膽。」

「什麼?」葉修聽得震驚了。

竟敢如此小看我?一股野野性之火和憤怒,霎時在葉修身體里沸騰!

「我現在就辦了你!」葉修突然低吼一聲,將沈清雪身體輕輕一提而起,沈清雪一個不穩直接倒下,而葉修這時整個人便如同一匹餓狼一般,向那山巒起伏的撲了過去。

沈清雪也沒想到葉修會突然襲擊,猝不及防之下,完全沒有反抗之力,被葉修牢牢治服,眼中頓時露出一絲慌張。

「喂,葉修,你別亂來。」沈清雪像是生怕樓下的沈青瑤他們聽到,有意壓低了聲音喝止道,滿眼透出慌張。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請溫柔 但此刻的葉修簡直像發狂一樣,哪裡還能聽進她的話,低吼一聲,雙手長驅直入……

「啪」,響亮的耳光聲突然響起。

正是驚慌無措的沈清雪,揚手狠狠一耳光抽在葉修臉上。

這一耳光,頓時抽得葉修清醒不少,頓時手上的動作停下。

……

陡然,一個低沉卻暗蘊著一股強大力量的聲音,在門外響起道:「阿雪,你們沒事吧。」

御用兵王 聽這聲音,應該是沈泰發出的,沒想到他竟然來到門外了!瞬間葉修嚇得全身冒冷汗。

沈泰的聲音,讓葉修身體里高漲的無名業火,倏爾被壓制,像被一盆冰水澆下,熄滅了大半。

遲遲沒聽到房間里女兒的回答,沈泰低沉的聲音又響起,問道:「阿雪,怎麼不回話?」帶著幾分嚴厲之意,說話間,他甚至敲了兩下門。

葉修知道,憑著沈泰的實力,一怒之下破門而入,那是不費吹灰之力,可千萬不能讓他破門而入啊!

這樣想著,葉修連忙沖沈清雪使了一個眼色,似乎要她趕快回答。

有些慌亂的沈清雪竟有些羞怒的聽從了葉修的安排,連忙出聲道:「爸,我們沒事。」

沈泰原本已經在蓄力,要一腳踹開門了,聽到女兒的聲音,那一股力頓時散了,不過聲音里還是帶著怒氣,沉喝一聲問道:「你們到底在做什麼?」

「我們在捉老鼠,葉修在幫忙抓。」沈清雪急不擇言地說,他沒想到自己差點被葉修輕薄,先到更是在老爸面前為葉修圓場。

而葉修在聽她竟然找了這樣一個白痴的借口,滿臉黑線。

想他們家別墅里,乾淨得連蒼蠅都沒有一隻,怎麼可能有老鼠?

咔噠一聲,沈清雪卧室的門打開了。

沈清雪和葉修裝出一臉愕然的樣子,看著門外站著的沈泰,以及他身後跟著來看熱鬧的沈青瑤、蘇雨荷、吳媽三人。

「姐姐,葉大哥,你們抓到老鼠了嗎?」沈青瑤一臉認真地問。似乎完全把剛才沈清雪說的話當真了。

沈清雪滿臉黑線,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

「哦,老鼠啊,剛從窗檯跑掉了。」葉修連忙回了一句。

只見沈泰目光嚴厲地看著沈清雪和葉修,從他那目光中散發出的威勢,簡直讓沈清雪呼吸變得急促。

「阿泰,既然他們沒事,就算了吧。」蘇雨荷眼見丈夫眼神嚴厲的樣子,忍不住勸解道。

沈泰目光靜靜地看了葉修一眼,又回到沈清雪身上,沉聲說道:「明天還要早起,你們不要聊得太晚了。」

說罷,轉身向樓下走去。

此刻,沈青瑤沒有看到被摔死的老鼠一點蹤跡,忍不住一臉鬱悶地從窗邊走過來,不滿地看著沈清雪和葉修道:「哪有什麼老鼠被摔死啊,你們兩個騙人!」

葉修乾笑了笑:「瑤瑤,我想那隻老鼠,應該是被救護車給拉走了吧。」

「救護車?」沈青瑤聽得一怔,隨即撲哧一聲笑了出去,輕輕一拳打在葉修身上道:「葉大哥,你還真幽默。」

蘇雨荷知道沈清雪和葉修要單獨說話,沈青瑤卻好似要留在這裡,忍不住瞪了她一下,道:「瑤瑤,快和媽媽下樓去。」

「咦,老媽啊,我在和葉大哥說話呢,你催我幹嘛?」沈青瑤不滿地嘟起小嘴巴,很不情願地走了出去。

蘇雨荷一把拉住她的手,轉身向樓下走去,便走便哄道:「下樓媽媽削蘋果給你吃。」

沈清雪輕嘆一聲,重新緩緩關上門。

剛才的事,讓葉修已經完全清醒過來,不敢再對沈清雪動手動腳。

想到剛才差點害得沈清雪被老爸教訓了,葉修心裡不無愧疚,乾笑道:「大小姐,剛才我實在對不起。」

「說這些做什麼。」沈清雪面色冰冷地回了一句,徑直向窗邊紅木桌走去。

葉修乾笑了笑,一點沒把自己當外人,一屁股坐在沈清雪的床上,笑問:「大小姐,你要和我說什麼悄悄話?現在開始吧。」

沈清雪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輕哼一聲,並沒有理會他的胡言亂語。她的手動著,像是正在做什麼事。

葉修好奇地問:「大小姐,你在做什麼?」

沈清雪不屑地輕哼一聲,轉過身,將一塊黑色閃爍微光的石頭丟給他,道:「還給你。」剛才她是在用毛巾將石頭擦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