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江南斑因為幾天後的魔法節累的夠嗆,但就是這樣她還是心繫那個根本不認識的女孩。

「有一定線索了,得到了大體的位置。」北楓說著,掏出一張挪歌的地圖,上面有未夕畫的一個紅色圈圈。

「範圍這麼大?」夏末驚呼。

圓圈所涵蓋的範圍,換算成實際距離的話,大約是直徑為一公里範圍的一塊區域。那還是片繁華街區,在這片區域中有多少房子簡直難以想象。

「至少她目前還是安全的,說不定只是離家出走被抓回去的呢。」江南斑在邊上說。

「也有可能是把她綁架了。」夏末說。

「你就是愛瞎想。」江南斑嘆了口氣,大口扒了小半碗飯,像是賭氣似的,把怨念發泄在了米飯上。

夏末被他這麼一說,有些來氣,又覺得確實是自己在任性,糾結之下,也賭氣開始大口吃飯,而且專挑江南斑想要吃的菜搶。

見他們倆這樣,北楓察覺到機會,開口道:「索性我進城去找她吧。」

「絕對不行!」

二人嘴裡塞滿了飯菜,但依舊異口同聲含糊不清的說。

「那,我稍微去調查下呢?拜託未夕。」北楓略微思索了下說。

這會那二人倒是沒那麼快拒絕,顯得有些猶豫。

魔法節在即,身為被平仄久選中的小魔使,他們要做的瑣事真不少,三人在魔法節結束前想要再一起出行完全不可能。而且如果有未夕跟北楓一起的話,又能安全許多。

關於未夕的身份,在北星國公布星宿魔法師存在時,二人就猜的八九不離十了。畢竟能在這所學院保持神秘身份,還能讓王子卑躬屈膝,這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待遇。

「跟她一起的話,那就可以。」夏末想了會後說,江南斑也隨即點頭表示妥協。

「但是,一定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夏末叮囑著。

「有什麼事情記得第一時間聯繫我們,我們會讓老大飛過去救你的!」

。脖子上被抵住的一瞬間,程薇薇明顯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臟停頓了一下,繼而才是大腦對這個事情的反應。

「你說什麼?」程薇薇沒懂這個轉變,陳樟這話是什麼意思?

「還要我再問一遍?」陳樟的態度已經不似剛才那般好了,此時臉上毫無表情,冰……

《不得涅槃》第210章他們是我同父異母的兄弟昭寧帝只兩個兄弟,又一直沒有子嗣。

只要除掉齊王和燕王,昭寧帝就必須在宗室子弟當中挑一個立為太子。

到時候太后和慕正初從中運作,楚玉琪必然成為儲君。

可沒想到,賢妃卻在這個時候有了身孕,讓他們的計劃又有了阻礙。

不過除掉齊王和……

《軟玉生香:醫妃每天都想休夫》第136章想瞎了心。 【見識到了世界真正的姿態,便意味着孤獨,越是聰慧者,其內心深處的願望越是向下,而那,卻是愚者一開始便擁有之物。】

回到二番隊后,真便在隊長室找到了碎蜂。

「我回來了隊長。」真強笑着朝碎蜂打了聲招呼。

「回來做什麼,繼續玩去吧。」碎蜂冷笑道。

「哎呀……」真訕笑着走到碎蜂身後,給她揉起了肩膀。

碎蜂輕哼了一聲,閉上眼睛。

「十三番隊那邊有什麼進展嗎?」

「和我們差不多,估計也還需要再調查幾天才能確定下來。」真輕聲說道。

碎蜂微不可查地嘆了口氣,如果不是真大概猜得到她的心事,恐怕都會以為只是呼吸稍微重了一下。

「沒關係的,就在這幾天了。」真寬慰道,手上稍微加重了點力氣。

碎蜂將腦袋向後砸在真的肚子上,真眼皮一跳,無聲地張了張嘴,卻還是忍住沒有痛呼出聲,碎蜂抬起頭來,又砸了一次。

好嘛!

真嘴角抽了抽,將手改放到碎蜂的腦袋上,按揉了起來。

果然,碎蜂沒有再砸下去了。

漸漸地,碎蜂的呼吸平穩了起來,看樣子是睡著了。

真停下了按摩,慢慢地挪動了一下身體,一手托著碎蜂的腦袋,一手托起腿彎,小心翼翼地將她放到床上,因為還穿着死霸裝的緣故,真也沒有給她蓋被子,而是將她的隊長羽織蓋在了她的身上。

做完這一切,真悄悄離開了房間。

黑暗中,碎蜂緩緩睜開了眼睛。

就這樣,又過去了三天,但調查的進度卻像是被卡住的齒輪一樣絲毫沒有進展,十三番隊那邊帶來的消息也開始漸漸和二番隊有所差異。

這一切,都讓碎蜂的脾氣變得越來越急,如果不是真在一邊還能安慰一下,恐怕這會兒負責調查的那些隊員少不了要挨頓批。

「可惡!情報根本對不上!」碎蜂恨恨地捶了捶桌子,真在一旁皺着眉頭對比著兩份情報。

「確實很奇怪……指向的線索完全不是同一處。」

「哦對了,隊長,要喝蜂蜜水嗎?」

「好好看你的情報吧!」碎蜂翻了翻白銀,語氣稍微放緩了些。

「兩份情報,指向兩處不同的方向……嗯,會不會一開始的目標就是兩個?」真摸著下巴琢磨道。

「不是沒有這個可能性,但是情報的來源是同一個,但現在卻追查成兩個分支,所以才顯得奇怪。」碎蜂嘆了口氣,二番隊的人也不是傻子,這種可能性也不是沒有考慮過。

「那就是說,有一條線索是偽裝的咯?」真晃了晃手中的文件,「或者兩條都是假的。」

「既然這樣,二番隊去解決二番隊追查的目標,十三番隊去解決十三番隊追查的目標就好了。」

「別在這說這些廢話。」

「啊哈哈……是啊,現在就缺最關鍵的信息了,」真打了個哈哈,「如果不把持有關鍵信息的人找出來……」

「嗯,那很可能就會錯失這次機會。」碎蜂的語氣有些疲憊。

這很可能,是最後能證明那個人清白的機會了……

「砰砰砰。」

這時,一陣敲門聲響了起來。

「隊長。」

「進來吧。」

「失禮了!」

門被打開了,一名二番隊隊員行禮道:「五番隊藍染隊長想見您一面。」

聞言,兩人皆是皺了皺眉。

在這種時候……該說是巧還是不巧呢?

「請他過來吧。」碎蜂放下手中的文件,真也將兩份情報夾入文件堆里。

不一會兒,藍染惣右介便走了過來,見到兩人,他的臉上露出一個寬和的微笑。

「好久不見,碎蜂隊長,真。」

「啊,看樣子你們正在處理隊務吧?實在是打擾了。」

碎蜂擺了擺手,臉上的表情微微鬆弛了些許。

「無妨,藍染隊長這次來是有什麼事?」

藍染惣右介推了推眼鏡,眼神有些凝重起來。

「既然真在這裏,那就說明跟他說了也沒關係……我就直說了。」

「最近,我在流魂街調查到一件事,讓我比較在意,於是就追查了下去,結果發現了這個……」

邊說着,藍染惣右介從袖口掏出一張紙,上面列滿了各種信息,碎蜂一眼看去,頓時瞳孔一縮,直接站了起來。

「!」

「啊,我是想着這件事應該對二番隊有些作用,所以就在調查結束的第一時間過來了,畢竟,這種事情也不在五番隊的職責範圍內,我如果貿然去做,先不說會不會打草驚蛇,但越俎代庖總歸是不好的。」藍染惣右介輕聲解釋道,目光柔和中帶着些許緊張。

碎蜂認真地看完了整份資料,輕輕吐了口氣,看向藍染惣右介。

「這份資料太關鍵了,謝謝你,藍染隊長!」

聞言,藍染惣右介終於是鬆了口氣,微笑道:「能幫到忙真是太好了,碎蜂隊長不必客氣,我們都是同事,理應互幫互助。」

碎蜂聞言,心中暗自多生出些許感激之情。

藍染隊長果然是很好相處的人啊……在一群老謀深算的傢伙中,藍染隊長算是一股清流了。

「啊對了,碎蜂隊長,這次來其實還有件事,是關於真的,」藍染惣右介有些歉意的說道,「我可以和真單獨談談嗎?」

聞言,真瞳孔一縮,但卻沒有任何動作,表現得仍然十分自然。

碎蜂看向真,沉思了兩秒,朝藍染點了點頭。

「自然是沒問題,不過真還需要幫我處理些事情,所以還請不要太久。」

藍染點了點頭。

「理應如此。」

碎蜂多看了真兩秒,走出門去,並將門關上。

兩人面對着對方,房間內詭異的安靜了下來。

「真君,我們不如坐下談吧。」藍染嘴角微微上揚,目光清澈的看着真。

「是,藍染隊長。」真微笑着點了點頭,和藍染面對面坐了下來。

「現在就我們兩個人在,我就不繞彎子了。」

「以真君的才能,如果不擔任副隊長,實在是太可惜了……」

「我在這裏真誠地邀請你來我的五番隊擔任副隊長一職,不知真君你意下如何?」

真眨了眨眼睛,感覺很是意外,臉上的驚訝之色難以掩藏。

「誒?」

「抱歉,是嚇到你了嗎?」藍染溫和地說道。

「啊……沒有的事,不過藍染隊長為什麼會看上我呢?畢竟我只是個不足稱道的小角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