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不知道之前她和林源的那麼多次會不會某一次就是在林源和吳小欣發生了關係之後,但此刻,她是很清楚林源才抱過另外一個女人,而她身體上會有潔癖。

縱然,她不應該有此思想但她卻還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所以那一刻她沒有答應,更沒有主動爬上他的床。

也沒有走。

她說,「你睡吧何源,我陪你睡著。」

林源這次睜開了眼睛,他看著葉藝瑤。

葉藝瑤反而在他的視線下有些心虛。

然後在他的眼神下漸漸漸漸地就妥協了。

她總不能真的去反抗了金主的身體需求,她說,「那我去洗個澡,一會兒。」

說完,就迅速的衝進了林源的浴室。

林源看著葉藝瑤逃也似的背影。

嘴角,拉出了一抹,不明深意的笑容。

夜晚很安靜。

整個房間就只有葉藝瑤嘩啦啦洗澡的聲音。

葉藝瑤寫得故意有些慢。

她希望她出去的時候林源就已經睡著了,反正林源現在也在說酒話。

一定是這樣的。

她磨蹭著,磨蹭著,把自己洗乾淨之後,走了出來。

她動作很輕,就怕把林源給吵醒了。

然後,當她走出浴室的時候,林源甚至已經坐了起來,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去倒了一杯水,此刻在靜靜的喝著。

好吧,她果真是在異想天開。

她笑著過去,「要不要我幫你放點蜂蜜?」

「不用了。」

「哦。」葉藝瑤走到了他的身邊。

林源放下了水杯。

葉藝瑤就立在他床邊,看著林源這麼直勾勾的視線后,立刻爬上了他的床。

林源臉色沒什麼變化。

伸手將房間的燈光了下來。

突然的黑暗,唯有窗外一絲淡淡的月光照耀在窗台上,映襯著一些斑駁的影子。

林源躺下來了。

葉藝瑤也跟著他躺了下來。

前幾天分明還對她生疏得很,就是上次她不小心撞見了林源和吳小欣挑選婚紗之後,林源對她冷淡了好多天,有時候她都覺得自己是透明的,透明到隨時有一種要被攆走了的感覺。

今晚卻又要被寵幸了。

她主動去靠近林源。

每次都是她主動,他躺著就好。

她爬上他的身體。

剛爬上去。

「啊!」葉藝瑤被林源猛地壓在了下身。

近距離下,她還能夠聞到林源傳來的淡淡酒味。

就是在熏陶著她的神經。

隨後,她感覺到了林源的唇柔軟的親吻在了她的唇瓣上。

她唇瓣微張。

他總是主動地去親吻。

她沒穿多少衣服,林源的浴室裡面沒有她什麼衣服,她身上也就只圍了一條白色的浴巾,林源的大手只要輕輕一扯,她的浴衣就已經掉在了地上,而他可以肆意妄為。

今晚林源就是有些不同。

今晚的林源顯得有些咄咄逼人。

葉藝瑤有些不知所措的抓著床單,感受著林源今晚的異常主動……

那一刻。

林源伸手去床頭拿避孕套。

打開盒子,發現裡面已經空了。

林源蹙眉。

沒想過突然就沒有了。

主要是兩個人做的也不頻繁,所以並沒有那麼多時間和心思去檢查。

葉藝瑤也發現了林源的尷尬。

他們每次上床都會避孕。

林源不會那麼不謹慎的做一些衝動的事情。

這一刻就有些尷尬了。

葉藝瑤能夠很明確的感應到林源的身體反應,很強烈。

「是安全期嗎?」林源問。

不是。

真不是。

但是……

她說,「沒關係,明天我吃避孕藥就好。」

偶爾吃一次也不會怎麼樣?!

林源卻沒有放縱自己。

而是隱忍著,從她身上離開了。

葉藝瑤看著他的模樣,看著他在她旁邊喘著粗氣的又在努力剋制的模樣。

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會不會太殘忍了一點。

她主動爬上了他的身體。

林源看著她,「你別惹火。」

葉藝瑤卻已經惹火。

林源終究在葉藝瑤的主動下沒有忍耐住。

兩個人甚至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瘋狂。

都要無限瘋狂。

一直到第二天。

葉藝瑤都覺得自己散架了一般。

昨晚上第一次林源還是隱忍,因為沒避孕套了所以好像一直在剋制自己,但後來真的釋放了之後,後面的二次三次明顯就肆無忌憚了,在她身上真的放縱得不要不要的。

結果就是。

她真的就跟被碾壓了一般,身體算通道都快直不起來了。

她勉強讓自己清醒。

雖說昨晚上綜合部總經理說了今天可以有半天假,但她沒有喝酒總覺得這個假耍得不夠磊落,不過林源顯然是不能正常起床上班了,她也給自己找了借口,找借口上午不去上班。

她掀開被子,輕輕地起床。

呼呼。

好酸軟。

林源有時候也很獸性啊。

葉藝瑤走進洗手間洗漱。

偌大的鏡子面前,葉藝瑤以為會看到一個面色蒼白憔悴無比的女人,卻沒想到,鏡子中的自己分明容光煥發,臉色紅潤,總覺得被滋潤得很好的模樣。

難道男女之事還真的可以調節女人的內分泌?!

她洗漱完畢,林源還在熟睡。

葉藝瑤也沒有打擾到他,去自己房間換了一套家居服,然後熬粥做早餐。

喝醉的人,應該很想醒來后喝點白粥吃點鹹菜吧。

她這麼想著就一直在廚房中忙碌。

忙了好一會兒。

林源打開了房門。

他轉眸看著葉藝瑤。

看著葉藝瑤不知道何時起床,顯然此刻已經基本做好了早餐。

昨晚上他有多放縱,而她有多累,他清楚得很。

他都沒能按時的起床,她是讓自己怎麼做到的?!

「林源,你醒了嗎?」葉藝瑤問道。

林源應了一聲。

「馬上就可以吃早飯了,你先坐一會兒看看電視吧。」葉藝瑤說。

她今天也比平時起來得晚一點了,而且早上熬粥,會比較耽擱時間。

林源沒有再回答她,而是回到房間換了一套外出服,直接往大門口走去。

葉藝瑤看著他的舉動。

張了張嘴想要問他是不是要去上班了,但看他好像也沒有要告訴她的意思,她也就識趣的不問了。

她其實很想告訴林源,早上不吃早餐真的很不好。

胃病大多數人都是這麼來的。

她將粥熬好,盛了出來。

她捉摸著她也要早點吃了早飯,早點去公司。

林源都去了,她不去,自己心裡也說不過去啊。

她真的是一個原則性很強的人。

這麼想著,準備的快速的扒飯。

大門突然又被人打開。

林源走了進來。

葉藝瑤詫異的看著林源。

他只是出去……散散步?!

林源有時候就是會莫名其妙的抽風。

林源從門外直接走向了葉藝瑤。

然後給了她一個小藥盒給她。

葉藝瑤看了看。

那一刻才恍惚,原來林源去給她買緊急避孕藥了。

她能說她真的都忘了嗎?!

好在林源還記得。

話說昨晚林源到底醉沒醉啊?!

顯然林源也不會忘記這麼重要的事情,要是真的一不小心……後果真的不好想象。

葉藝瑤連忙把避孕藥接了過來,然後去給自己倒了一杯白開水,一邊拆著藥盒拿出那顆避孕藥,一邊吹著熱開水,而後,一口咽了下去。

林源就一直看著她,好久才說道,「以後不會了。」

「啊?」葉藝瑤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