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嗎?照舊抓回中原,一是給百姓做老婆,也可以給士兵做老婆。

少部分可以拍賣,妓院不是缺少美女么?從今以後,中原女子不能從事妓院等行業,

要是膽敢有商人讓中原人從事妓女,嚴厲打擊。以後從事妓女行業,

只允許其他種族女人從事,中原女人必須保護。讓內閣出台一個政策,規定其內容。」

胡亥道。

「陛下,這個不好實施吧!有些中原女人是自願從事賤業,我們不方便干涉。」

賈詡道。

「文和,要不是生活無著落,有那個女人願意從事賤業。那是走投無路情況下,

迫不得己才從事。既然帝國要崛起、復興,必須保護帝國轄區內女人。

她們生活無著落,就幫助她們解決。一段時間,讓天下百姓與帝國共存亡。」

胡亥道。

「遵旨!微臣馬上給韓信傳送陛下旨意,內閣還是陛下自己通知武相。」

賈詡道。

「另外,給周瑜傳信,讓他派出戰船到膠東半島那個地方,選擇合適地方修建碼頭。

帝國今後會有好多碼頭,只要靠海的地方,一定興建大量碼頭。對了,

一旦韓信把半島拿下,周瑜必須在半島上興建碼頭,作為海軍前進基地。

等韓信把東部地區征下來,可以在海參威那個地方建碼頭。那是一個良港,長年不凍港。」

胡亥站起來,指著地圖道。

「陛下,這是準備渡海作戰,想征伐東洋人?」

賈詡道。

「是啊!徐福騙了先帝,帶著5000童男童女就是跑到東洋人地盤。

一定要把徐福抓捕歸案,不能讓他逍遙法外。還有那些活下來的中原百姓,必須救下來。」

胡亥道。

「微臣隨後就通知周將軍,把陛下意思傳達。不過,陛下,修建碼頭會耗費大量勞動力,天下剛剛安定下來,一下子讓百姓修建碼頭,會引起爭議。」

賈詡道。

「文和,朕知道。不過,朕不想動用轄區內百姓干這些事,把秦地上文明學校里的人送去修建。

現在,老秦故地上,交通、水利等設施也修建得差不多了。那些偽匈奴人,

要為他們的無知付出代價。告訴各文明學校。不準釋放,先用起來。」

胡亥道。

「遵旨!陛下,霍去病大軍回到了玉門關,他不僅深入西域去狩獵,

還順便把沿途的土匪清剿一遍。出征前帶去3000大漢鐵騎,回來時,

兵力不減少,反而增加了數千鐵騎。那些個土匪,基本是中原人,他們算是生活所迫才走上土匪道路。

霍將軍將其收歸旗下。那些土匪,戰鬥力不弱。」

哦!

土匪全是馬背上拼殺,生活在刀鋒上的日子,確實不容易。

「收服多少土匪?」

胡亥道。

「大小不一土匪,聽說有數十起,除了戰死的,大約有6000多人投誠。」

賈詡道。

媽蛋!

6000多人!

那不是說,一路上土匪有上萬人馬。

「對了,霍去病抓捕到多少羊,他那裡肉食咱們補給不了,得靠他自己想辦法。」

胡亥道。

「陛下,放心吧!這次霍將軍打獵一番,一共帶回玉門關20多萬隻羊,

還有數千頭牛,足夠他們吃喝一段時間。」

賈詡道。

賈詡站起來,走到地圖旁邊。

「陛下,霍將軍可能想對這個地方動手?」

賈詡道。

胡亥一看。

丫的!

那是後世吐蕃,那個地方不好征伐,地理地貌特殊,搞不好,會有好多士兵不適。

「文和,告訴霍去病,想要出征那片地方,必須先讓士兵適應高海拔氣候。

慢慢讓士兵適應,不能一下子出兵,那樣由於氣候原因,會讓秦軍非戰事損失慘重。

高海拔地方,缺乏氧氣。人上去,會感覺心悶、氣難喘,不能大意,一定要叮囑。」

胡亥道。

賈詡微微一愣!

「陛下,為什麼氣不夠喘呢?」

賈詡道。

「文和,這個說起來有點複雜。朕只能告訴你,山越高,氧氣也稀少,

氧氣是人必須要吸入的氣體。一旦沒氧氣,人十多個呼吸就會死亡。

我們平常呆在平原,氧氣充足,一旦到了海拔高的地方,氧氣稀少,一下子適應不下來,

需要讓身體慢慢適應稀薄氧氣狀況下生活。突然一下子進入,身體受不了。」

胡亥道。

「陛下,高原反應有什麼癥狀?」

賈詡道。

「全身乏力,身體軟綿綿的,腦袋昏沉沉的,精神狀態不好,還會上吐下泄等。」

胡亥道。

「陛下,微臣明白了,一定會告訴霍將軍,千萬小心,讓他先帶士兵去適應下。」

賈詡道。

「另外,文和,那片區域征伐非常困難,上面人炎稀少,不怎麼開化。

搞不好會遇到雪山阻隔,要讓霍去病選擇好出征時間,不能大意失荊州。」

胡亥道。

咚咚咚!

「陛下,武相來了?」

親衛道。

「請武相進來。」

胡亥道。

「陛下,微臣先走了。」

賈詡道。

胡亥點點頭,與武媚娘她們之間的事,賈詡這個特務頭子不可能不曉得。

「臣妾見過陛下!」

武媚娘道。

「媚娘,過來坐這裡。」

胡亥拍拍旁邊道。

嘻嘻!

武媚娘一屁股坐下來,一下子撲到胡亥懷中……。

胡亥把禁止中原女子從事下賤行業的事簡單說了下,讓內閣搞個政策出來。

「陛下,這是為天下女人考慮啊!政策一出台,不知天下會有多少女人要給陛下豎長生牌。」

武媚娘道。

「媚娘,朕還沒死,要什麼長生牌。」

胡亥道。

。 她伸出爪子,拽住司玄的細手腕,把他拉到自己身後,死死地擋在他面前,不服輸地盯着王幽蘭。

板著小臉冷冰冰地說:「司玄,我們走。」

司玄也不知道是盯着自己的手腕,還是她的,慢悠悠地跟上。

慕容徽猛然醒過來,他拔高聲音叫了一聲「洛小姐!」

洛臻回頭,見是個不熟悉的人,就沒有搭理,扭過頭來問司玄:「你認識?」

司玄冷漠地搖了搖頭。

「哦,那咱們走吧。」

慕容徽沒想到司玄居然真的裝作不認識自己,此時也急了,綳著臉喊:「等等,洛小姐。」

洛臻理都不理,要不是這是在別人地盤上,她早就撕裂空間,走了。

正在這時,小院裏傳來了一陣喧嘩聲。

下一刻,一個人影衝到幾人面前,怒氣沖沖地把瘋狂拽住他的小廝摜到了一邊。

「王小姐!你為什麼不見我!這到底是誰的主意!」 「什麼時候的事情。」上官鴻皺着眉頭看了一眼張丞相,隨後對皇帝說道:「陛下,您是有所不知,寧遠震背着微臣,抓了大批的百姓來威脅昭王妃,還埋伏了殺手要直接殺了昭王妃,昭王為了救昭王妃,誤傷了寧將軍。」

「你!」張丞相一聽差點氣的暈過去。

誤傷?

你見過誤傷把腦袋砍下來的?

這不是明擺着欺負人么?

「那昭王妃,大放厥詞,威脅陛下,請陛下出兵攻打叢陽,如若不然,就要造反,你又怎麼解釋?」張丞相大聲呵斥道:「難道這都是謠言么?」

「張丞相說對了,就是謠言。」上官鴻說:「人昭王妃說了,她氣不過,她就想攻打叢陽,如果陛下不同意的話,她自己動手了。」

上官鴻抱拳對皇帝說道:「昭王與昭王妃伉儷情深,昭王突然遇害,昭王妃心中惱怒,也是在所難免的,況且,六公主也在恆華城,昭王妃要是要造反不是應該先從六公主動手么?」

「父皇。」宗政無憂抱拳說道:「兒臣也覺得,皇嫂只是生氣了,才說出這樣的話的,皇嫂的為人我們是最清楚不過的,她斷然是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

錢林墨一聽立刻說道:「兒臣附議,皇嫂初來恆華城,帶着百姓發家致富,讓百姓們過上了好日子,若是面對自己的丈夫遇害,都不氣不怒,那豈不是無情無義了么?」

上官鴻抱拳:「不過昭王妃任然不錯,不如,罰她半年的俸祿,以儆效尤。」

罰俸半年?

認真的么?

你還不如不罰。

不過此時,沒有人知道皇帝的心中到底是怎麼樣想的,也沒有人敢隨意的開口。

張丞相皺了皺眉頭輕聲說道:「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