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複雜的龐大陣法「嗡敞敞」的鋼鳴,紅耀光芒呼的一收,轉眼變成黑幽暗紅的顏色盤旋四周。

窯爐中一汪亮亮白白的鐵水沸騰飛濺翻騰不已。

只聽步空雲一聲大喝;「起錘!」

猛喝一口氣,用力,沉身,腳灌全力。

雙手一運氣勁提起早已準備好的一把鐵疙瘩大鎚一舞飛天。

沉神運氣,眼睛電芒一閃,雙手外翻,一道氣勁穿過。滋滋一陣聲響。一飄白白火紅鐵件自窯爐盪起,飛掠釜台。

步空雲急落大鎚正好飛速擊打而上,一片哧溜溜的紅光爆起。「當」的一聲清脆穿出,星火四竄,一聲龍吟誇空而去。


「叮叮噹噹」厚渾錘打不斷,聲聲呼喝不絕…..

**********

父親用了整整三個時辰才完成一個灰白的奇形怪狀的毛胚。

父親仔細端詳了一下灼熱灰白的毛胚,轉身又用力投進深紫色的窯爐之中。

緩緩顫抖著手摸出一個黑檀木匣。從中取出一塊古色十足的殘破玉簡盤膝而坐,一陣飛快的念決舞動,一縷青光幻化,殘破玉簡便緩緩飄浮到窯爐之上,「咣」的一聲自上而下漏著細密繁順的青絲,籠罩過整個窯爐。隨後,奇異複雜的龐**陣轟隆隆的再次升起,一團耀眼光環聚攏,緊緊鎖住深紫色的窯爐底部。不停轟隆隆的噴著地心火焰。

重生之撿漏系統 ,喘著粗氣,緩緩的放下手中沉重的黑疙瘩大鎚。

步長風輕摟父親疲憊的肩膊,道:「這是何物?如此厲害?」

步空雲望了一眼步長空道:「龍殉龍跡!」

「龍殉龍跡?」 血妖姬 ,不解的道:「又是何物?如此奇怪的名字?」

步空雲提起茶壺猛灌一口,一抹嘴邊鬍鬚上的茶水,凝目沉聲道:「顧名思義,就是龍殉亡的地方出產的真龍古迹」。

「龍?龍殉亡的古迹?」步長風驚詫的望著父親,

「難道這個世間是有龍的么?」

「嘿嘿,」父親拍著身邊的空處示意步長風坐下道:「傳說,這個世間是有龍的,我是沒有見過,只聽過傳聞有龍的古迹。」


步長風輕輕的坐在父親身邊道:「到底是怎樣的呢?」

步空雲咋了下口中的茶水,道:「具體是怎麼回事我也不清楚。」

「在我年輕的時候,也和你一樣驚異這世間的龍,夢想著自己能有一天親眼看到一條。」

搖搖頭道:「只是這是一個過眼雲煙的夢,因為傳說很久遠的時候不知道什麼原因,在世間上就再也沒出過龍了。」

「至於這古迹,歷來就謠傳紛飛,鳳毛鱗角的,可以尋到的卻是一個也無,要不然這世間又不知道會亂成什麼樣子。」

步長風聚精會神的聽著,心下激動萬分,道:「哪爹爹剛說的龍殉龍跡可是雜來的?」

步空雲呵呵一笑,「這是個秘密,這是一個秘密傳承下的龍殉龍跡,怕是世間最後的一件真龍古迹。」

「哪是一件什麼樣的可怕物什呢?居然能發出龍嘯之音,震神傷識?」

「傳說,龍隕落消亡后,龍的脊背蘊藏著龍的精華元識,經過千千萬萬的磨難,就會緩慢凝聚成我們認為的一種天兵魁寶,這種天兵魁寶是無上逆天開世的天寶法器,這種天兵魁寶就叫龍殉龍跡。不隨時間的流失,龍的法威,血脈依然長存。」

「哇!如此逆天吶…….」步長風不由得聽的嘖嘖發著羨慕的聲音。

「還有更逆天的呀!」步空雲一指轟隆隆的窯爐道:「龍殉龍跡煉成天兵才是真正的逆天!」

「相傳,很遙遠的時候有位睿智的大能存在不知道經歷多少險難找到了一件龍殉龍跡,又不知道經過了多少的時間,多繁雜的手段,奇迹般的用尋得的龍殉龍跡製作了一件破天毀世的天兵神器。」

「這件逆天的天兵伴隨這位大能存在征魔討逆,平盪三世五界,很是瀟洒自得。」

「最後傳說哪位大能存在為了某個低階位面的蒼生,便一去不回,再也沒出現。創出一個大大的盛世,只留下世間無數快炙的傳說,惹人遐想」

「嘩」的一聲張大了口的步長風望著父親道:「佩服呀,」臉上露出無窮敬意昂望。

步空雲望了望自己的兒子,看著步長風充滿敬慕的神情,呵呵一笑:「兒子,告訴你個秘密,為父正試著探索哪位遠古大能的方法,正製作哪件破天毀地的天兵神器。」

「什麼?」步長風驚傻的望著父親,難以至信。

「不錯!」

「這是一個消失了睿智無上存在做過的事情。」

「而今,為父也可以再一次讓它流芳世間了。痛快呀」

步長風望著比自己還激動的父親,心裡瞬間看到了父親的多年期望,心愿。

瞬間發現這世間的秘密是如此的駭人聽聞,這個秘密居然如此輕易的曝露在自己面前。

「這該是什麼和什麼呢?」步長風劇抖著身子,望向複雜奇妙的龐大的法陣中的深紫色窯爐。

喃喃的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父親居然在做作一件逆天悚人的天兵神器———龍殉龍跡

步長風望著消瘦疲憊的父親道:「爹爹如此辛苦,真能製作出這件舉世駭人傳說的天兵?」

步空雲拍了一下傻呼呼的步長風道:「不過,這也不是那麼好煉成的,必得盡心用力的經過千百錘鍊擊打,反覆火淬精融,方才有出世的機緣。

步長風點了點頭,心中明白以父親的執著,是多麼熱切希望早日能煉成這件天下間秘密的傳說天兵。

步空雲望了一眼眼前的兒子,緩緩的說道:「父親這一生與器而生,與武(指兵器)而立,最想製作的就是件天兵,如能成功,一生夙願何求啊?」

步長風怔怔的望著火紅狂燥的熔爐,點了點頭。

「兒啊!為父明白你的心境。」步空雲眼神期期的望著步長風,道:「自小你就是本鎮最聰靈的孩子,修鍊的天賦也最好,自從你被雷霹以後,不但修為消失了,而且連頭腦也受到了損傷……」

步空雲嘆了口氣,道:「但是為父從沒淘汰你在為父心中的地位,為父一直以你為傲。」

「父親!」步長風眼色熱紅的望向步空雲。

步空雲拍著步長風的肩頭,道:「放心吧,兒子,族長長老和父親正在想辦法恢復你的修為!」


「告訴你,知道為父為什麼會製造這件天兵神器么?」

步空雲俊黑的臉上一抹剛毅的神采道「因為傳說中,這件神兵能爆發出龐大的鋪助力量,能激發出雷霆的威力,而這世間能操控這件天兵的人正是要雷劈而生的人。」

「而你就是這樣的人!所以,這件天兵其實就是專門為你準備的!」


「啊?」步長風抬起頭望著頭道:「為我準備的?」

「不錯!」步空雲望向火融炎炎的熔爐,道:「雖然製作這件天兵不是一般的艱辛萬難,但是,幸運湊巧的是無意中就將製作這件天兵的配方和材料都找齊了,再經過七七四十九次的熔煉,便能神兵出世了。」

「到時,我兒亦可憑這件神器傲視天下,一展鴻願。」

「哈哈哈哈……」步空雲一陣開心的大笑,「上天對於你何嘗又不是棄玉琢鑽,柳明花暗,其運自來?」

步長風一臉半驚半喜,半懵半迷糊的神情看著開心中大笑的父親。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關於藍嵐使者對於步長風的「懲罰」和一些與著「天馬行空」的行為,是當步長風回到家才豁然發現和深深體會到的。

黑暗真正降臨的時候,步長風滿腦裝著父親又一個驚天秘密的回到了家。

在家裡,有著一雙藍藍明亮似水嬌柔的使者藍嵐姑娘不但在自己家用了晚飯,還毫不客氣的「霸佔」了步長風唯一的「妻子」步飛兒。

今晚,當步長風回到家的時候,看著桌上的一張字條,步長風面帶驚艷的笑容。

「因本姑娘無處下榻,故借夫人一用,占榻之便,望君自諒。君子量大,自清自容。不候,早安,嵐字」。

按著步長風那一世的演算法也就十點鐘的樣子,而這一世的時間裡,使者藍嵐姑娘卻是早早的「擁」著步飛兒去睡了。「合巹同被」了。

步長風望著已經關上了的卧室房門,突然,臉上一笑,無奈的搖著頭,心道:這位美麗的使者行事也不是一般的不靠譜呀。

對於這位奇怪舉動的使者不免生起了怪異想法,似乎這位使者的出現和行動都有著神秘莫測的色彩,對於自己似乎也有著濃厚的興趣,而自己似乎也莫名的升起了對於這位美麗的使者有著幾分好感和濃厚的興趣,兩人都有著什麼共同的秘密在相互吸引一樣。

步長風關上外間房門,輕步的轉身走向旁側的一間石屋。

——今晚只好自己找休息的房間了。

這間房間是大娘的寢室,步飛兒母親的房間,在生下步飛兒的難產中逝去了,對於父親這是不可觸摸的疼痛,成了心中的禁區,阿媽也從不提及大娘,只是時常的進來整理打掃,保持得乾乾淨淨的。而裡面也至今保存著當年的樣子,小時候步長風和姐姐時常進入玩耍,對於姐姐親母的房間,姐姐似乎天生更依戀一些,所以步長風也時常進入,慢慢的這間大娘住過的房間反而成了步長風修鍊的凈室。

心心念念:總裁的野蠻小妞

緊閉雙目,心神靈境的進入冥想修行之中。

隨著念決的走動,鼻觀心,心觀神,神入丹府,至自心海……

對於修鍊,對於一個穿越的地球人來說,這理解就像武俠片里的內功一樣,想要功夫好點,力氣大點,身手靈活明捷一點,不礙就多練一練修鍊的法決,多坐坐功課,萬事都是熟能升巧,從中尋覓要點和訣竅,聰慧的人能從中舉一反三,一日千里,而笨挫的人就只能循序漸進,死記硬背,毫無進展。

步長風就是屬於有一點聰明的人,所以在七歲的時候,就進入了元氣境,在十二歲的時候進入了元力境,十三歲時已是全鎮百年來第一位元力境二階高級的天才少年。

能全靠自身的修為,毫無外力和各類修鍊鋪助藥品丹丸的幫助下達到這種境界的聽說在整個帝國也是能排進前十的。

對於步長風天才少年的修鍊,不僅全鎮人們知道驚喜,而且連鳳來都府也備案造冊,登記在目,以備步長風及冠之年,至少也可以保舉進一個上等學院進修學習。

對此,全鎮的人們,族長長老和父親全都寄予了深深的期盼和高遠的展望,希望在這個偏遠的山鎮出得一位舉世聞名的英雄人物,以至以後能成為一代無上宗師,高高在上的大能存在……

對此,很小的步長風也沾沾自喜,高興狂傲的展望著自己的抱負,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成為帝國守護一般的存在,舉手輕笑之間,千萬敵人紛紛瓦解,人仰馬翻,丟盔棄甲,棄屍成野,再也不敢侵犯帝國寸草寸土,面對強者,傲神自立,輕蔑一切,須彌之間一招定成敗,讓對手俯首頓拜,猥縮汗顏,顫溧驚魂。

可是……

一頓霹靂驚詫的變故,一道驚雷劈下,不但讓步長風一落千丈,從天才變成廢材,而且周身的筋脈血路全數毀壞斷裂移位錯亂,這意味著就是大羅神仙也休想能再次讓廢材變成天才。

對於這次的打擊,步長風能感到父親黑俊的臉上帶出的蒼老和哀傷,自己的消沉和落寞。全鎮的譏諷和嘲笑……

但是,雖然打擊出乎意外的出現,對於本來就是地球人思維的步長風來說只要命還在,相信終有一天是可以尋到解決的辦法,畢竟自己現在還很年輕,還只是一個剛成年的少年,對於時間,自己還有一大把可以「揮霍」的青春,相信這麼長的時間應該可以找到一些辦法,即使乜沒有希望的出現,只要能像現在一樣的幸福生活,守著父母和嬌柔的妻兒,步長風還是希翼滿滿的。

黑暗的靜室中,步長風微微痛苦的搖晃的身子,滿頭大汗,一臉痛苦的表情。

「呀」的一聲驚呼,步長風緩緩的睜看一雙疲憊的眼睛,在黑暗中微微的發著光。

「還是不行呀,身體里的元氣依舊潰散的躲藏的斷裂的筋脈之中,無法凝聚暢通的收攏成氣……」對於身體的狀況步長風比任何人都清楚自身的糟糕情況,但是,步長風相信也只有通過自己的堅韌努力才能恢復自己的身體和修鍊,做任何事都得靠自身的堅韌意志和不懈的精神折磨。雖然這幾年毫無進展的修鍊,步長風也從無落下,總是堅持不懈的修鍊冥想。雖然每次的修鍊都會讓自己無論**還是精神都痛苦萬分,煎熬難受,但是步長風都要咬牙奮鬥,孜孜不倦的堅持,因為,步長風相信「滴水穿石,鐵棒也一定能磨成針」!

對此,這幾年來,步長風慢慢的摸索自身的情況,慢慢的發現自己頭腦中每當盤膝冥想運功的時候。步長風便感到了自己的身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至於是什麼變化自己又說不上來。

首先是自己的腦海好象被划西瓜一樣的一破為二,左邊的腦海好象一團烏雲密布的天空,飄著閃爍發光的一團雲霧氣體。其間雷電霹靂,象巨大的鏈鎖一樣的雷電霹靂捲起陣陣煙雲盤旋裹繞著自己不知道的一團巨大膨脹,似是要爆體而出,卻又讓自己清醒無恙。

右邊腦海卻全是一片黑暗,了無星光,死寂沉沉。讓自己琢磨難明。

最大變化是步長風發現自己腦海之中冒著一個似有似無的五彩氣團。

五彩氣團虛無飄渺,象一個五顏六色的玉盤一樣的在腦海中虛飄著。有時自己能清晰的發現,有時又蕩然無存,很是奇妙,很是古怪。

步長風開始興奮的以為難道這是要幻化出元氣境的特徵?

找到族長一試,又發現不是元氣境的特徵。

連步青步雷長老都沒見過。

但確實浮現盤踞在步長風的腦海之中。


也許是哪道神秘的藍色雷電帶來的。

因為無證可考,大家也沒見過,也無傳說的記載。

經過大家的查閱推敲,族長最後神秘的給步長風了一個答案:「這是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