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之境啊!幾乎等同於無敵於世間的存在,可現在竟然一下子出現兩個,最重要的是這兩個可都是友軍啊!

林逸的瞳孔此時也是微微一縮,臉上浮現了一抹不解之色,天龍之境雖然恐怖,不過他翻手就可以鎮殺,倒是不足為懼,讓他不解的是洛師勛跟陸商是怎麼進入天龍之境的,按照目前地球上的靈氣,以及他們兩人修行的功法來看,想要進入天龍之境幾乎是沒有可能的啊!

「小子,怕了?慫了?跪下,老老實實的把你身上的東西交出來,說不定本少心情好,可以給你一條活路,否則,今天你死定了。」

陸豐人咬著槽牙,無比憤怒猙獰的盯著林逸咆哮道,「丫的不是有資源,不是有道器嗎?等會兒,這可都是老子的了。」

「跪下!」

陸商上前一步暴喝道,可怕的靈氣在這一刻直接化成一道道白色的漣漪,宛如一個透明的喇叭一般,出在在了陸商的面前,直接把那聲音放大了無數倍朝著林逸殺了過去。

「主人小心!」

天上一眾強者一看,頓時面色大變,紛紛開口提醒道。

而後。

一個個就像是悍不畏死的英雄,直接朝著林逸的面前撲了過去。

「砰砰!!!!」

可怕的音波,宛如一枚枚力量恐怖的鐵鎚,狠狠的砸在了眾人的身上,當場就讓這些人直接倒飛了出去,宛如落水的餃子撲騰撲騰的落在了林逸的四周。

「這,這就是天龍之境的實力嗎?果然恐怖如斯啊!」

落家跟陸家的子弟驚呆了。

僅僅憑藉一聲怒吼,便能夠讓眾人重傷倒飛出去,這等實力,手段,簡直是聞所未聞啊!

「你們不要傷害我姐夫,我答應跟你們走,不過你們必須要放了他!」

洛兒一看,陸商竟然恐怖到了這種地步,整個人也是驚呆了,心裡充滿了不安,咬著銀牙走上前,看著陸商神態堅定的說道。

「呵呵,小丫頭,現在可不是你嫁不嫁的事兒了,他敢出言辱我陸家,自當付出血的代價!」

陸商盯著洛兒淡淡的冷笑道。

「洛兒,給我回來,你難道想要看著你的父母死在這裡不成?」

洛師勛也豁然起身,一臉陰沉的盯著洛兒呵斥道。

洛兒一聽,如遭雷擊,面色驟然勃然一變,絕美的臉蛋兒上充滿了濃濃的無奈苦澀。

「相信姐夫,只不過是兩隻老狗而已,我還不放在眼裡。」

林逸看著洛兒,自信滿滿的冷笑道。

「混賬東西,你竟然敢大言不慚?」

「不錯,我看你簡直不知道死字怎麼寫的。」

不少強者,紛紛指著林逸就開口臭罵了起來。 「張濤,護著她們!」

林逸淡淡笑道,而後上前一步,看著威風凜凜,不可一世,宛如蓋世高手的陸商,淡淡的冷笑道:「你跟洛師勛一起上吧!」

「什麼玩意兒?」

眾人瞪著眼睛,感覺頭皮都彷彿要炸開了,這是嫌自己死的慢了?

竟然一個人要挑戰兩大絕世高手?

陸商聞言,眼睛也微微眯成了一條縫,盯著林逸無比殘忍猙獰的冷笑道:「你的實力雖然不怎麼樣,不過這狂妄的態度,倒是堪稱天下第一了,我會給你一個痛快的。

話落。

陸商整個人便宛如一道幻影一般朝著林逸沖了過去,速度快的當世無雙,在場眾人,除了洛師勛能夠看到軌跡之外,在其他人的視線中,僅僅只有一連串的幻影而已。

「好可怕的速度!」

「這便是天龍之境強者的實力嗎?果然讓人羨慕啊!」

驚訝之聲再度響起,高手之間的戰鬥,毫釐之差都足以要了性命,陸商有著無與倫比的速度,那就代表著他在戰鬥中,有著別人無法企及的優勢。

「無動於衷,呵呵,強壯鎮定嗎?」

陸商見林逸竟然嘴角含笑,如浴春風,不禁冷冷的嘲諷了起來,雖然他的境界不是自己修行得來的,可他畢竟是天龍之境的強者,斬區區一個天命之境,他還真不當一回事兒。

「大悲手!」

陸商輕喝,而後,手掌驟然朝著林逸的腦袋上落下,隆隆巨響,宛如天雷發出了驚駭世俗的咆哮,又如同閃電劃過虛空一般,恐怖到了極致,瞬息而至。

「哈哈,這個小子這次死定了啊!」

「不錯,陸家的大悲手,傳聞可是上古佛教大能傳下來的,威力剛猛絕倫,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抵擋的。」

「哼!以我父親的實力,便是同等級別的天瓏之境強者,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陸豐人見狀,也忍不住傲慢的冷哼了起來,洛師勛明明也是天瓏之境的強者,結果呢?在見到他陸豐人的時候,還不是乖巧的如同一個小老鼠?

這便足以證明陸商的可怕跟恐怖之處。

下一秒,在眾人無比驚恐不安之中,林逸突然開口暴喝道:「滾開!」

而後。

林逸眸光一瞪,沉聲怒吼道,手臂也宛如一條鐵棍狠狠的抽了出去。

「呼!!!!」

勁風有如巨龍一般攜帶著雷霆之威朝著陸商沖了過去。

「不好!他的力量?」

原本還得意洋洋的陸豐,已感受到林逸那恐怖絕倫的力量,整個人頓時就像是跌入了蛇窟一般,全身的汗毛都彷彿要炸開了,他在林逸這隨意一揮之下,竟然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脅。

「這,這怎麼可能?他,明明只是天命之境啊!」

陸商簡直要瘋了,可他的速度快,林逸的速度更快,他甚至連變招都來不及,林逸的手臂便已經狠狠的抽在了他的身上。

「砰!」

一聲巨響,虛空都猛的一顫,宛如驚雷炸響一般。

而後。

在場眾人全部都張大了嘴巴,只見,宛如神明一般恐怖驚悚的陸商竟然直接被林逸隨意一揮,給抽的倒飛了出去。

「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都驚呆了,這可是陸商啊!陸家的家主,隱世家族中堪稱第一人的恐怖存在,現如今,更是一名天龍之境的可怕存在,可現在,竟然擋不住區區一個天命之境小子的隨意一揮,特別是林逸那輕鬆的樣子,絲毫沒有戰鬥的意思,簡直就像是在揮手趕蒼蠅一般輕鬆。

可陸商這個足以鎮壓在場所有人,一聲怒吼,就可以讓幾十名強者倒飛出去的恐怖存在,卻在這無比輕鬆的一揮之中直接倒飛了出去,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啊!

如果林逸認真對待的話,這後果眾人簡直不敢去想,實在太過恐怖,太過驚悚了。

「砰!」

陸商就像是一枚炸彈,直接落在了陸家子弟中,當場就把五六名強者砸到在地,最恐怖的是,這些人的骨頭都跟著咔咔斷裂開來。

空氣凝固,死一般的寂靜。

在這個時候沒有任何人一個人敢廢話。

林逸邁著輕盈瀟洒的步伐,宛如行走在自己家的院子里一樣輕鬆的朝著陸商走了過去。

「咳咳!!」

陸商捂著自己的胸口,林逸那恐怖的一擊,不但重傷了他,同樣也讓他體內的骨骼斷了不少,此時,便是連基本的靈氣運轉都成了問題,只能本能的用手撐著地面朝著後方退卻,只可惜,他受傷實在太嚴重,現在根本連移動的能力都沒有,背後的子弟,一個個看著林逸更像是見到了魔鬼一般,哪裡有勇氣上前救人呢,只能無比恐怖的後退。

畢竟林逸身上此時爆發出來的恐怖威壓,便是陸商都難以承受,更不用說這些不入流的小角色了。

「砰!」

一聲悶響。

林逸的大腳重重的落在陸商的胸口上,宛如一方巨石直接把陸商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林逸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獰笑,俯身盯著陸商冷冷的笑道:「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跟我動手?」

話落。

林逸猛的抬頭,氣焰囂張,宛如戰神一般隔空指著洛師勛傲慢的冷哼道:「給我跪下!」

「什麼?」

落家子弟一聽,個個面色大變,都下意識的抬頭看向了洛師勛,這可是他們落家的老祖,同樣也是整個落家實力最恐怖的一個,一旦洛師勛跪下,便代表他們整個落家都跪下了。

洛師勛被林逸指著,頓時面色一變,心臟都彷彿在這一刻被林逸揪住了一樣的痛,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林逸眸子里的殺機,如果他不跪下的話,他絕對會比陸商倒霉一百倍、

陸商的戰鬥力在他之上,可也擋不住林逸的隨意一揮,他洛師勛上去的話,怕是會更加的不堪。

在無數人的目光中,洛師勛彷彿一下子老了幾十歲一樣,顫顫巍巍的朝著地上跪了下去。

「什麼?竟然真的跪了?」

「老祖!」

落家子弟悲呼,這一跪,落家再也不是之前的落家了。

「林少,老朽有眼無珠,還請林少能夠放過這落家的子孫!」

洛師勛跪在地上,顫抖著哀求道。 經過這一連串恐怖絕倫的衝擊,他也想明白了,恐怕只有那個傳言死去的林逸才會有如此恐怖的戰鬥力。

「呵呵,你倒是聰明,你放心,看在洛兒的面子上,我不會滅你落家滿門的。」

林逸咧嘴淡淡的冷笑道。

「多謝林少!」

洛師勛蒼老無力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感激之色,只要落家不滅,早晚還有一飛衝天的機會,歷史從來都是不斷的在重複的,不管多強大的存在,他都有倒下的一天,可同樣,不管多弱小的存在,他也會有一飛衝天的機會。

只要落家的血脈不斷,一切都還有機會。

「死罪可免,活罪難饒,另外拿下洛兒父母的,對洛兒進行威脅的,全部殺了,你應該沒有意見吧?」

林逸盯著洛師勛淡淡的獰笑道。

「沒有,一切單憑林少吩咐!」

洛師勛無比恭敬謙卑的說道,可那些落家的長老,此時一個個卻是面色大變,這豈不是等於要拿他們開刀了?

「呼呼,謝謝你!」

不遠處的美麗的如同仙子一般的洛兒,看著林逸的背影,抿嘴淺淺的笑道。

「哼哼,你是應該謝謝他,這個混蛋傢伙,還給你找了十幾個姐妹呢,而且我可以很負責,很認真的告訴你,你跳進火坑了,將來咱們的姐妹,也遠遠不止這些!」

韓雨菲走上前,湊近洛兒的耳邊,撅著杏乾的小嘴,不滿的抱怨道。

洛兒聞言,低眉垂眼,眸光閃爍,淺笑道:「那姐姐為何心甘情願跳這個火坑呢?」

「呵呵,也許這算是比較溫暖的一個火坑吧!誰讓男人都是大豬蹄子呢?」

韓雨菲抿嘴無奈的壞笑道。

「以你們二人的資質跟天賦,進入天龍之境,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告訴我原因,千萬不要逼著我動刑,否則,我怕你們會後悔活在這個世上。」

林逸盯著兩人淡淡的冷笑道。

「是,知無不言!」

洛師勛恭敬的說道:「大概是在林少消失的第二天,全國都開始傳言,你因為萬獸甲內的神魂而變成瘋子,被人斬殺了,也就是在當天晚上,有人找到我說我只要聽他的便能夠進入天龍之境。」

「所以你就答應了?」

林逸冷漠的問道,這洛師勛的心倒是挺大的,任何東西,你得到的越多,註定要付出的也會越多,把他們樣幾乎等同於是廢物一樣的傢伙,修為提升到天龍之境,那付出的代價恐怕會恐怖一萬分。

「嗯,他沒有提任何條件,我實在找不到拒絕的理由。」

洛師勛無比緊張的看著林逸說道,不過現在他也明白了,對方看似沒有提出任何的條件要求,實則,在他實力暴增的那一霎,已經在他心裡埋下了一個自大的種子,如果是放在以前,他是絕對沒有膽子跟跟林逸叫囂的,更沒有膽子把洛兒許配給別人,那怕洛兒僅僅只是韓雨菲的表妹而已。

「你呢?也是這樣?」

林逸低頭看著腳下的陸商冷冰冰的質問道。

「是,他,也沒有任何的要求條件。」

陸商神情痛苦的盯著林逸解釋道。

「呵呵,真是一群蠢豬一樣的東西,以後落家以洛兒為尊,你們這些老狗都給我好好的輔佐她,如果她在受到一點委屈,我滅爾等全族!」

林逸咬著槽牙,無比憤怒的吼道。

「是!」

洛師勛重重的答應一聲,而後慢慢的低下了頭,嘴角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他知道自己躲過一劫了,整個落家也安全了。

「張濤,現在馬上聯繫我在全球的力量,告訴他們,無論如何,一定要在三天之內把張野給我找出來!」

林逸咬著槽牙,無比憤怒的咆哮道,萬獸甲的消息是張野放給他的,可張野卻從來沒有提過這萬獸甲的弊端,現在,別人又是在這萬獸甲上做文章,他實在不能不懷疑,這一切都是張野在背後的陰謀。

「是!」

張濤得令,恭敬轉身離開。

「走吧!回去,我倒要看看,是誰敢對彭家動手。」

林逸話落。

「砰!」

腳下的陸商直接成了一團血霧。

「父親!」

陸豐人瞪著眼睛一臉瞳孔的尖叫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