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逆淡淡的說道:「師級八階!」

「啥?!」羿鋒差點沒嚇暈過去,天逆離開的時候,好像剛步入師級。這才短短三四個月時間,他居然告訴自己,他晉階了八階?!

「草……你丫的屬怪物!」

羿鋒嫉妒,他很嫉妒。媽的,這什麼世道啊,一個個怎麼這麼變.態。這樣算來,自己算屁啊。難怪那魔頭會讓天逆來帝都了,師級八階的實力,只要不碰到那有數的一些人,幾乎可以橫著走了。

天逆淡淡的掃了羿鋒一眼,語氣中沒有絲毫喜意的說道:「要是你師父每天給你灌輸鬥氣魂力修鍊,再加上五階六階丹藥當豆子吃。你也可以達到。」

羿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五階丹藥也就算了!六階丹藥也當豆子吃?!靠,那老魔頭也太富有了?!

不過,想想殺樓從事的事情,還真不奇怪。

「你們師徒都是變.態!不過,你師父強行灌輸你鬥氣魂力助你修鍊,不怕後遺症么?」羿鋒古怪的問道。

天逆想了想,還是沒有隱瞞羿鋒:「師父使用的是禁法。不是有後遺症!」

羿鋒眼睛瞬間就閃亮了起來:乖乖!那老魔頭居然有禁法那東西,難怪了!

「那個……天逆!我平時對你好!你看……」

羿鋒的話還沒完,就被天逆打斷道:「只有修鍊殺樓暗黑決的人才能使用這禁法。」

一句話頓時讓羿鋒閉上了嘴:丫的,這創功法的人也太自私了!修鍊暗黑決的,也就只有那老魔頭和天逆。禁法啊,嘖嘖,多麼牛的東西。

「對了!那個聖宗散步消息我挑戰靜雲宗的消息是怎麼回事?你們殺樓也參與了?」羿鋒看著天逆說道。

天逆古怪的看羿鋒一眼道:「你難道不知道嗎?這是聖地下的命令。叫所有聖宗宗門幫著傳遞著消息。聖宗很多宗門雖然各自為政,但是對於聖地這麼個小面子還是給的。何況,他們也確實想見到有人打擊一下靜雲宗的氣焰。」

羿鋒聽到天逆的解釋。頓時就苦笑了起來。

原來這一切都是聖地在背後推波助瀾啊。他們這是給自己壓力啊,或許這就是的下山測試。

「以前我一直嫉妒你連測試都不用就能下山。現在終於明白了!」天逆難得的有絲幸災樂禍。這樣的下山測試,絕對是歷史上聖地給的難度最大的。

「呃……」


羿鋒瞪了天逆一眼說道:「你把藥材準備好。有時間我就去你那!丫的,看來我也得趕緊修鍊了。」

天逆點了點頭,也很驚訝羿鋒要那麼多高級藥材。聽師傅的意思。好像他達到了醫師高級,這多少讓天逆有些受打擊。

實力強悍不說,連醫師都能達到這變.態的層次。

「對了!天逆,可以的話,藉助你手中的勢力幫我查探下。靜雲宗當代傳人到什麼層次了。將級之下還好點,要是達到了將級。我怕就哭不出來了。」羿鋒無奈道。

「可以!五十萬金幣!」天逆淡淡的說道。

羿鋒嘴角抽搐,狠狠的瞪了天逆一眼道:「滾……」

媽的,你師傅那老魔頭打劫我也就忍了,你這混蛋也想打劫我。 第一百七十五章本少揍的

羿鋒和天逆分開,就直奔學院而去。但是,好像裡面就有人等著他似的,他剛一進去,就見一人走到他面前很疑惑的問道:「你就是羿鋒?」

羿鋒很疑惑的打量了一番眼前並不比自己大上太多的青年。努力的搜索腦海中的記憶,好像並沒有見過他。

來人似乎也明白羿鋒的疑惑,對著羿鋒解釋道:「我是本奔,我們老大想叫你過去一趟?」

「你們老大?!」羿鋒微微皺了皺沒有,自己剛來學校,人都還不認識一個,他們老大怎麼會找我?

「你確定你是找我嗎?貌似我還不認識湛藍學院誰把?」羿鋒摸著鼻子說道。

本奔點了點頭,對著羿鋒說道:「布蘭迪你認識?如果你認識他的話,那就沒錯了。」

這句話,頓時讓羿鋒明白了。感情他們是為布蘭迪出頭啊。想到這,羿鋒淡淡的看了一眼本奔說道:「沒興趣。還有,叫你那啥老大以後別來煩本少。」

這一句話,頓時讓四周圍觀的人一片嘩然。他們沒有想到,居然有人敢拒絕古拉的邀請。

本奔似乎也沒有反應過來,但是想到這小子是新生,也就恍然了。也許他並不知道老大的厲害,更不知道老大身後在學院的勢力。

「呵呵!你別拒絕的那麼直接,我老大叫古拉!」本奔自傲的說道。

羿鋒翻了翻白眼道,對於這腦.殘他還真不想再說什麼。邁著步子就從他身邊走了過去。

本奔一愣,沒有想到對方在報出老大名諱之後,還敢如此。

「小子!你別太猖狂。我們老大是華夏幫的五虎之一。你要是得罪了他,沒有什麼好日子過。」本奔看著羿鋒的惡狠狠的說道。

一句話,頓時讓羿鋒站定的了步伐。

本奔頓時得意的笑了起來,華夏幫的威名。你小子也怕了!

可是,羿鋒並沒有他想象中的恐懼模樣,他微微皺著眉頭說道:「你剛剛說你叫什麼幫?」

本奔一愣,隨即說道:「華夏幫!」

羿鋒感覺自己氣炸了,他想也沒想,魅影身法揮到極致,對著本奔就一腳狠狠的踹了過去。


「碰……」

一聲悶響,羿鋒一腳狠狠的踹在了完全沒有準備的本奔身上。身為人級五階的本奔,又哪裡能承受羿鋒這暴怒的一腳。頓時,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狠狠的砸在地面之上。

所有圍觀的人群,頓時獃滯在原地:原本見本奔找羿鋒,一個個同情著羿鋒。他們每個人清楚華夏幫的實力,這幾乎是學院最強的社團之一了。惹到他們的人,無一不被整的很慘,這也導致,華夏幫的人在學院橫著走。

可是,今天居然有一個新生一言不的就對著華夏幫的人出手。這是**裸的挑釁,完全不把華夏幫放眼裡。

羿鋒感覺一腳出去,絲毫沒有感覺自己的怒火減退了半分。走到還躺在地上的本奔面前,腳狠狠就踹了下去。

頓時,一聲聲的哀叫在虛空響起,這也讓所有人打了一個冷戰,一個個看著羿鋒有些驚駭:這小子,貌似太狠了。不把人命當回事啊!

羿鋒感覺從來沒有這麼怒過:華夏這詞,也是這個世界的蠻夷能用的?!華夏,那是多麼神聖的國度!能用這詞的人,體內流淌的是炎黃血脈,是龍的傳人。

你異界的蠻夷,居然也配用華夏。居然還用華夏幫來侮辱。這是羿鋒的逆鱗。

羿鋒也許這一生都回不了華夏了,但是那永遠是自己心中最神聖的夢。一些蠻夷,居然自稱華夏幫?!媽的,你還真當自己是人啊!

羿鋒越想,感覺自己越怒了!他再次狠狠的踹了幾腳本奔,口中大罵道:「媽的。華夏這詞你們也敢用。草……老子活劈了你們!」

眾人聽到羿鋒這句話,一個個愕然,隨即心頭只湧現出兩個詞:囂張!猖狂!

就為了一個莫名其妙的詞,就如此揍人?!他們感覺自己的腦袋似乎有些不夠用了。

羿鋒見本奔鮮血已經流的滿臉都是,他冷哼一聲,這才停下了喘著的腳。

「媽的,告訴我,你老大在那?老子滅了他!」羿鋒冷冷的說道,他的怒火一直平息不了。這比當初秦依被暗殺好不了多少。

不過,本奔早已經暈死過去了哪裡又能回答羿鋒的話。

羿鋒見狀,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道:「草……媽的,也太弱了。本少還沒踹幾腳呢。」

這一句話,頓時讓旁邊的人嘴角微微抽搐:還沒踹幾腳?你丫的還想怎麼樣啊?

羿鋒隨便指向旁邊一個人問道:「你知道他們在哪對嗎?」

這人剛剛已經被羿鋒的狠辣震撼的半死了,見羿鋒指向他,他點了點頭,指著一個方向說道:「應該在西面的那個小練武場了。哪裡一直被他們霸佔的。」

羿鋒點了點頭,沒有理會這人,把本奔從地上抱了起來。向著西面就走去。

眾人見羿鋒離開的背影,一個個頓時就興奮了起來。

「天啊!終於有人敢惹華夏幫了!」

「嘖嘖!有好戲看了!嘿嘿,就是不知道這小子怎麼這麼在意華夏兩詞!」

「看來學院要沸騰了,還從來沒見過有人可以這麼猖狂的揍華夏幫的人。」

「不過,我還是不看好這少年。先別說華夏幫遍布全院的勢力了。就是五虎的實力,也深不可測啊。聽說他們其中有達到將級的!」

「嘿嘿!管他呢。反正沒什麼什麼事情。有戲看最好了……」

「……」

一句句的議論頓時傳了開來,整個學院沒過多久都知道了。有人居然**裸的挑釁華夏幫。揍了華夏幫布蘭迪之後,再揍本奔。囂張到極致……

羿鋒當然不知道事情傳的這麼快,他已經抱著本奔向著西面練武場走去。


此時的練武場,也有幾個人圍著一個臉上帶著一道刀疤的青年面前拍著馬匹說道:「老大,那小子來了。一定要整死他。還從來沒有人敢揍我們華夏幫的人。」

「對。老大!不過那小子倒是有幾分本事。連布蘭迪都打不過。」

「嘿嘿,不過有老大出馬。他就難過了。」

刀疤男子聽到這些馬匹聲,頓時猖狂的笑了起來,讚賞的看了幾人一眼道:「放心。那小子我不會放過他的。布蘭迪不會被白揍的。」

就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噗咚……」一聲砸地之聲猛地在他們身邊響起。一個個皺著眉頭滿臉怒火的向著聲音處看去時。

一個個驚駭的呆在了原地:「這……這不是去叫羿鋒的本奔么?怎麼全身都是血啊?」

「他不禁打,本少簡簡單單的踹兩腳。就成這樣子了!」

一句淡淡的聲音,讓所有人把目光移向了羿鋒。 第一百七十七章

古拉愣愣的看著血液滿面,不知死活的本奔,心頭微微感嘆下手人的狠辣。但馬上心頭就湧現出無限怒火。自己的人,居然被揍成這樣,這根本是絲毫不給自己面子。何況,對方還以如此猖狂的姿態來到這。

「你是羿鋒?」古拉冷冷的看著羿鋒,冷冽的眼神讓觸碰到他的人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哼!」羿鋒高傲的哼了一句話。沒有回答他的話。

「小子,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們老大問你話呢。」旁邊一狗腿子見羿鋒如此模樣,他指著羿鋒的鼻子就怒罵道。

羿鋒目光一寒,想也不想,瞬移瞬間啟動。一腳狠狠的喘上了那人。根本沒給古拉等人反映時間。

「噗嗤……碰……」

一聲吐血之聲,狗腿子整個人飛向天空,做著拋物線運動直直的砸在地面之上,羿鋒含怒的十成力道。有哪裡是一個人級能抵抗的。他瞬間就暈死了過去。

古拉等人見此,心頭大駭:沒有想到這小子實力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厲害,剛剛對方出手居然連自己都沒看清楚。古拉現在有些明白,為什麼布蘭迪會敗的那麼徹底了。


不過,望著在地面上暈死過去的兩人。他心頭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手上青筋暴動,鬥氣隱隱的出現在爆體而出。

古拉要不是看不清對方實力,他想一拳砸死這混蛋:身為華夏幫五虎之一,何時承受過如此挑釁。整個學院,除去有數的那些人,什麼人看著自己不是繞著走,可是這小子居然當著自己的面揍自己的人。根本是不把他放眼裡,不把華夏幫放眼裡。

古拉深吸了一口氣,陰沉的看著羿鋒喝道:「跪下了磕頭認錯,再讓我兄弟揍一頓。我讓你走!」

羿鋒鄙夷的看著古拉,彷彿就如同看一智障似的。歸天跪地跪父母,你一個畜生也想本少下跪?白日夢還沒做醒?!

羿鋒那不屑一顧的譏諷眼神,讓古拉感覺自己快氣炸了。他最討厭有人用著這種高高在上的姿態望著他。他身上的鬥氣猛地迸啊出來,金黃色的鬥氣在太陽底下顯得無比刺眼,閃閃跳爍震撼著人的眼神。

羿鋒目光微凝,他看的出來,古拉很強。最少達到七階師級的地步,師階七級之上,自己對上也勝算不大。何況,他身邊還這麼多狗腿子,能出現在湛藍學院,那說明根本不下於人級,甚至師級都有可能。

劍跋扈張的氣氛,讓古拉旁邊的人暗自提升著鬥氣,自己華夏幫還從來沒有被人這麼挑釁過。

那剛剛聽到消息全部向著這裡湧來的學員,看到這一幕,一個個的愣在了原地:望著地面上上躺著的兩人,對著羿鋒就豎起了大拇指。這小子,居然敢到華夏幫的本營,還是五虎之前都如此囂張,果然夠牛!

而同時,這群人裡面,上官羽鳳也在其中,布蘭妮在他身邊。旁邊還站著一女人饒有興趣的看著場中。

女人身著紅色衣裙,曼妙的身材極其火爆,曲線玲瓏散著妖嬈媚惑,美麗的容顏之下透露著白.皙脖頸,脖頸之下豐.滿挺翹的雪丘躍然而且,彈嫩而圓潤。極為撩人。

可是,這一切並不是吸引人視線的,而是那雙男人為之瘋狂的長腿震撼的著人的眼球。修長白.皙晃眼。如果是僅僅是這,還不能讓男人瘋狂,可是這女人的腿堪稱完美,修.長圓潤的如同一件到極致的藝術品。誘.人性.感的長腿,讓人內心有股火熱,情不自禁的想向前摸上一把。

無數目光停留在她腿上的男人,一個個心頭暗自猜想:這雙勁爆的雙腿,要是橫跨在腰間做那回事情,那該多爽啊。


想到這,一個個男人免不了起反應,不由弓了弓身子掩飾著他們的尷尬。

顯然那女人沒有理會男人的注視目光,冷傲的臉蛋彷彿絲毫沒有生氣似的,她看了一眼場中,然後轉頭對著上官羽鳳說道:「這就是你一直念叨的廢人未婚夫?」

上官羽鳳苦笑的點點頭,她剛剛一聽到關於羿鋒惹華夏幫的議論,她就注意了起來,想也沒想就帶著布蘭妮他們向著這裡走來。

或許她是想借著華夏幫為自己出氣,狠狠的幫自己揍一頓羿鋒。也或許,自己想知道,他也沒什麼了不起的,自己和他退婚不值得後悔。

「他比你說的還囂張。」女子淡淡的掃了一眼躺在地上暈死的人群,看著上官羽鳳淡淡的說道。

上官羽鳳苦笑了一聲點了點頭,好像自己見他幾次,他就在自己面前囂張幾次了。不得不承認,他已經在自己心中留下地位了。那是強者的姿態!

女人沒有繼續說什麼,而是把頭轉向場中。

場中的羿鋒,望著鬥氣迸的古拉,並沒有露出絲毫的膽怯。他冷冷的看著古拉,彷彿看死人似的。

圍觀的群眾,見此模樣,一個個心底也暗自計較:難道這剛入校的新生,會很強很強?!

「我來這裡,只是告訴你一件事情!」羿鋒看著準備一拳砸出的古拉,淡淡的說道。

古拉止住了自己的拳頭,他也想明白這小子到底想告訴自己什麼,他陰沉的說道:「說!說完之後,老子會把你宰了的!」

羿鋒冷笑一聲:「宰我?!希望你有這個實力。我來這,只是想告訴你。一些蠻夷,不配華夏這詞。所以,華夏這詞必改……」

這一句話,頓時讓所有人一片嘩然。

什麼是狂?!什麼是囂張?!這就是!

兩個莫名其妙的詞,他居然傲氣的不讓別人使用,見過不講理的,但是這樣不講理囂張的,還是第一次見到。

「什麼?!」古拉似乎沒有反應過來,他看著羿鋒愣愣的說道。

「我說,你們不配華夏這詞!這世界,除我以外,沒人配!」羿鋒淡淡的說道。

華夏!如此神聖的詞,怎麼能讓一些蠻夷給玷污?!

所有人獃滯在原地,一個個望著羿鋒沉凝堅定的臉,感覺自己腦袋都不太夠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