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有些灰濛濛的,看起來又像是要下雪的樣子。

葉簡汐怕冷,可為了參加晚宴,還是提前換上了晚禮服,晚禮服是容子澈派人送來的,簡單素雅的小黑裙,穿上去低調不惹眼。

換了裙子后,葉簡汐把髮型設計師叫了進來。

髮型師看到她一襲銀白色的頭髮,怔了兩秒,他進入髮型設計行業十多年了,一眼就看出來,葉簡汐的頭髮不是染得。

年紀輕輕就白頭的人,會是怎樣的人?

髮型師心裡有些好奇,面上卻恢復了淡定,仔細的觀察了下葉簡汐的臉型,又看了看她的頭髮,說:「葉女士,您想要什麼樣的髮型?」

「簡單弄一下就好了,按照正式晚宴的標準來。」

葉簡汐並沒有怎麼放在心上。

「OK。」

髮型師得到了許可后,開始為她設計髮型。

葉簡汐耐心的等著。

半個多小時后,髮型師收了手,看著葉簡汐,一臉的滿意。

其實葉簡汐的臉型,怎麼弄頭髮都顯得很精緻,因為她是偏古典型的美人,五官精緻耐看,他結合了她的特點,把她的頭髮編好,一點點的盤上去的,髮絲里插入點綴著細鑽的細發卡,在燈光的照耀下,碎鑽會發出耀眼的光。

這樣的她若是出席晚宴,一定會吸引不少人的注意。

「葉女士,好了。」髮型師說。

葉簡汐站起來,往鏡子跟前走,看到鏡子的自己,搖了搖頭說:「不用這麼華麗的髮型,簡單點就好了。」

髮型師正想要開口說話,門口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葉簡汐聽到是溫如意的聲音,停下了跟髮型師的談話,走到門口去開門。

房間的門緩緩地打開,溫如意和容子澈的身影露了出來。

溫如意看到葉簡汐,明顯愣了一下,露出明顯的喜悅說:「簡汐,你真漂亮!」

「別鬧,你們等我一下,我讓他給我換個新的髮型,很快就好。」葉簡汐轉身,往房間里走。

溫如意抓住了她的胳膊,「這麼好看,為什麼要換了?」

「太惹眼了。」

「惹眼怎麼了?你今天是去找洛琛的,萬一我們今天就找到他了呢?難道你不想,你們重逢的時候,他看到最漂亮的你嗎?」溫如意說著,把她往外面拉,隨手關上了門,「就這樣了,我們趕緊走,時間快來不及了。」

葉簡汐被她拖著走了幾步,無奈的說:「好,我不會換了,你總要等我拿手包和外套吧?」

「我替你去拿。」

溫如意放開她,匆匆的進了房間。

沒幾秒鐘,又走了出來。

把手包往葉簡汐手裡一塞,外套往她身上一披,拉著她匆匆忙忙的往外跑。

坐上了車,容子澈把安家的人的信息,給兩人看了一下,免得到時候見到安家的人,會衝撞了。

帝都不比A市。

小心一些總不是壞事。

葉簡汐簡單翻看了下安家的資料,撿重要的記住了一些。

安家是帝都的大世家,祖上好幾代,在前朝的時候就做過高官,現在帝都里有幾處百年老宅,是安家祖上留下來的。

現如今的安老爺子是開國元勛,早些年幾經跌宕,安老爺子始終穩如泰山,在政壇里,有不少安家的擁簇者。

超級模板抽獎系統 安家的子孫也爭氣,從沒傳出過不好的傳聞。

如今經常出現在大眾視野里的安家子孫,要麼身居要職,要麼專心科研,為國家做貢獻。

在帝都的人,凡是提到安家,無不交口稱讚。

今晚參加的安二小姐,是安老爺子最小兒子的獨女。

安家大小姐,則是安家老二的女兒。

安家男多女少,總共就這兩個孫女,安家上下對這兩個女孩子,疼寵倍加,尤其是安老爺子,把這兩個孫女視為掌上明珠。

早些年,安老爺子為了給安大小姐挑選未來的丈夫,把帝都適齡的公子哥,挨家挨戶挑選了個遍。

接過,安家大小姐誰都沒選,執意出嫁到了澳洲,安老爺子氣的卧床三天沒起來。

失去了大孫女,安老爺子對這個小孫女,更是寵愛,恨不得把所有東西都捧到這位安小姐跟前。

這次安家小姐成人禮,比帝都所有的名媛千金都要隆重,可見安老爺子對她的重視。

葉簡汐多看了幾眼安小姐的資料,對安家不由得多了幾分佩服,按道理說,安家對這位小姐那麼寵愛,安小姐即便不嬌縱跋扈,也沒多少真材實料。

可事實上,這位安小姐一點也不廢柴,反而和安家其他子孫一樣出類拔萃。

她是從美國最出名的學府MIT畢業的,畢業提前了兩年,還拿了雙專業學士證。

也就是說,她兩年前就拿到了畢業證。

這樣的人,哪怕在普通人家,也堪稱天才。

「嫂子,到了。」

容子澈出聲提醒。

葉簡汐把資料收起來,說:「嗯。」

車子緩緩地駛到酒店前,停下后,有高大的侍者上前打開車門,請三人下車。

紅色的地毯,從酒店二十多米遠的地方,一路蔓延到酒店門口。

周圍穿著隆重的上流人士穿梭,此刻整個酒店已是熱鬧非凡,哪怕站在外面,也能聽到,裡面傳來的悠揚的音樂。 踩著柔軟的地毯,緩步入大廳,大廳里游弋著各色各樣的人,一眼望去,只看到黑壓壓的人頭。

葉簡汐扭頭對兩人說道,「我在會場里找一下,你們不用管我。」

「我跟你一起去。」溫如意走到她跟前。

重生蜜戀:我與戰少甜蜜蜜 葉簡汐看了眼容子澈,搖了搖頭說:「還是別了,咱們分散開也好找一些。」

說罷,不給溫如意說話的機會,轉身融入了人群里。

溫如意抬步要跟過去,卻被容子澈抓住了手,「不用擔心,這麼大的宴會,保安工作做的很好,嫂子不會有事的。」

溫如意瞪了他一眼說,「那我自己也去找。」

容子澈不肯撒手,「等下,我先跟朋友見過面,再陪著你去。」

誰要你陪著?

溫如意下意識的想,可沒說出來,被他半拖半拽的帶走了。

葉簡汐一個人遊走在人群里,目光不停地在周圍人的臉上梭巡,可找來找去,都找不到自己熟悉的那個人,心越發的焦急。

這是找洛琛最好的機會,若是這次錯過了。

又要等上兩天。

葉簡汐想到這,加快了步伐。

而就在她盯著人群看的時候,一道小小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她沒留神,不期然和那道小小的身影撞在了一起。

噗通……那道小小的身影跌倒在了地上,瞬間發出了哭號的聲音。

葉簡汐低頭看向自己的腿邊,只見一個兩歲大的女孩子跌坐在了地上,小女孩扎著兩個小辮子,小臉蛋圓圓的,臉頰有兩抹紅暈,眼睛濕漉漉的,像是年畫里走出來的孩子一樣。

葉簡汐伸手,把孩子抱起來,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小白裙兩下,柔聲說:「寶寶,對不起,阿姨剛才走路沒有看到你,你原諒阿姨好不好?」

小丫頭揉了揉眼睛,放下肉乎乎的小手看著她,細聲細氣道,「不行。」

「那寶寶怎樣才肯原諒阿姨?」葉簡汐笑了笑說。

小丫頭眼睛滴溜一轉,伸出嫩呼呼的食指說:「妞妞要吃蛋糕。」

「好,阿姨給妞妞拿蛋糕,妞妞不要哭了好不好?」

「嗯!」小丫頭點了點頭。

葉簡汐拿出手帕,擦去小丫頭臉上的淚痕,然後拿了一個碟子,切了一塊奶油蛋糕,遞到小丫頭跟前。

小丫頭咧著嘴,咬了一大口,沾的滿臉都是。

葉簡汐忙把蛋糕拿開,說:「不行,不能這樣吃,要用小叉子,一點點的吃。」

小丫頭瞪著溜圓的眼睛看著她,說:「妞妞不會用叉子。」

模樣實在是可愛到了極點。

葉簡汐想著,喂她吃蛋糕也耽誤不了幾分鐘,就拿了叉子,把蛋糕切開,一點點的喂小丫頭。

小丫頭很愛吃蛋糕,沒一會兒就把蛋糕吃完了。

「好了,蛋糕吃完了,阿姨該走了,妞妞你去找你媽媽吧。」

葉簡汐起身準備離開。

可小丫頭抓住她的裙子,不肯讓她離開。

「妞妞,你還想要什麼嗎?」

妞妞搖了搖頭。

「那放開阿姨好不好?阿姨要去找人。」葉簡汐耐心的說。

妞妞撅了撅嘴巴說,「不好,妞妞要阿姨陪著妞妞玩。」

葉簡汐有些著急,可也不好意思對著小丫頭使勁,只好說:「那好,妞妞,阿姨帶著你一起好不好?」

妞妞小手托在下巴下面,認真思考了一會兒,點了點頭:「好。」

葉簡汐只好把小丫頭抱起來,繼續在人群里找。

可小丫頭說重不重,說輕也不輕,抱了一會兒,她就累了,想把她放下來,可小丫頭又不肯。

眼看著離宴席開始的時間越來越短。

葉簡汐心裡著急的像是在油鍋上煎熬一般。

偏偏這個時候,小丫頭又有事……「阿姨,妞妞想噓噓。」

小丫頭稚聲稚氣的說。

「嗯,阿姨這就帶你去。」

葉簡汐認命的抱著她,往衛生間的方向走。

到了洗手間,把小丫頭放到了馬桶上,葉簡汐想要離開,可小丫頭仰著頭,抓住她的手說:「阿姨,你別走,妞妞一個人怕。」

葉簡汐心頭又急又無奈,俯首看了她好一會兒,嘆息了一聲說,「別怕,阿姨在這裡陪著你。」

小丫頭笑了笑,握住她的手,低聲哼著一首童謠。

而就在這時,外面忽然響起嘭的一聲。

妞妞嚇了一跳,差點從馬桶上蹦下來。

葉簡汐忙按住了她的肩膀說:「沒事,有阿姨在。」

妞妞點了點頭。

兩個人剛說完話,外面再度響起了爭執的聲音,葉簡汐聽得出是一男一女兩個人在說話,只是兩個人說話的聲音都很小,聽不清楚說的什麼。

說了一會兒,其中一個忽然揚聲道:「滾開!」

這一聲不大,婉如響雷,瞬間炸響了葉簡汐的腦袋,因為這個聲音是慕洛琛的!

哪怕變得沙啞了一些,她依舊能認得出!

葉簡汐腦子裡嗡嗡的響,有那麼兩秒,她反應不過來,只是獃獃的站在原地,像是石像一般。

「阿姨,妞妞好了。」

小丫頭拉了拉她的手。

葉簡汐聽到她的聲音的剎那,忽然回過神來,打開衛生間的門,拚命的往外跑。

哐當,發出一聲巨響。

小丫頭看著葉簡汐跑了,愣了一下,哇的哭出聲。

葉簡汐跑到外面,看著空蕩蕩的走廊,心裡撲通撲通的狂跳了起來。

明明就有洛琛的聲音,為什麼不在?

是自己聽錯了?

不……

不會的,明明就在這裡。

葉簡汐跑到衛生間外面的走廊,可依舊沒什麼人,她站在走廊里好一會兒,想也不想的衝到了女衛生間隔壁的男衛生間。

衛生間里,一個穿著白色禮服的男人正站在小便池前方便,看到她進來,那人愣了一下。

而後說:「女士,你走錯衛生間了。」

三國之他們非要打種地的我 葉簡汐沒理她,徑自走到衛生間格子前,大喊:「洛琛!你是不是在這裡?我是簡汐,你在的話就出來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