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恆臉色猛地一變,他又不傻,魔情宗如此恐怖,魔情殿疑惑自然不能招惹,這可是有神王坐鎮的超級宗門,除非他想死,不然覺不會去招惹。

……

兩個秘境相融讓天地大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最明顯的就是無數的神道之法降臨,屬於神靈的法開始出現。

葉凡心生震動,雖然早就有心裡準備,但是當一切真正出現時,情況還是讓給他帶來了難以想象的衝擊。

神靈之法,葉凡自然接觸過,可天地間這種獨特的神靈之法還是讓他感到一股難以言喻的震撼。天地間自然存在的神靈法跟神靈擁有的神靈法是不同的,這種不同對於現在的葉凡來說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

葉凡無法解說這種不同,他感覺如今的天賦秘境不同了,在這裡修鍊,或許能夠更快的領悟屬於自己的神道法。

屬於自己的神道法?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心中有了明悟,天賦秘境中的神道法跟武者的神道法是不同的,這種不同是他從未考慮過的。

到底哪裡不同?

葉凡想不明白,既然都是神道法,為何會存在著本質上的差異?

本質上的差異?

契約甜妻寵上天 神靈的神道法難道跟天地神道法不是一種東西?

葉凡的心中閃過這樣的疑問,他感覺應當會不是這樣,這種本質上的不同並非說兩者毫無瓜葛,其實真正說來神靈的神道法應當是從天地中衍生而來。

神靈的法乃天地神道衍生而出?

這種想法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因為五折修鍊時都是根據天地法來修鍊自己,從而練出一種跟天地法擁有千絲萬縷關係的法道。

成神就是從天地神道法中領悟屬於自己的神道法嗎?

葉凡心中算是有了明悟,他知道練就神靈之位應當就是這樣,只不過他的情況是否也是如此?

應當不是。

葉凡很清楚自己的修鍊方式,這是跟尋常修鍊之法不同的,一般人都是修鍊自身,然領悟大道。這個過程其實就是以自我為中心,逐步探索天地的過程,讓自身跟天地法道越來越契合,最終完美的讓自己去承載一種大道的所有力量。

這種方式非常溫和,因為只要你能正確的捕捉天地神道體系規律,基本上都不會存在問題。可是葉凡的情況完全不同,他修鍊劍之道並不是去領悟天地法道,而是試圖自己去創造一種獨特的劍道法,讓這種劍道法最終來成全自己。

可以說葉凡的修鍊之道跟常人是完全不同的,他的修鍊基本上就是一種創造,這是一條前人從未走過的路,所以註定要非常的艱辛,這也是他最終卡在這一步的原因,雖然擁有神靈級別的肉身,甚至依靠無限這個技能,他還能超越自己極限,但是…… 無限很強大,能夠讓自己不斷超越極限,但這只是天賦能力而已,不管怎麼超越,始終都會跌落回來。要想真正超越,唯一的辦法或許就是讓自身的修為突破極限,真正意義上達到神靈級別。

葉凡的修鍊方法跟常人存在很大的差異,這種差異讓他的修鍊難度直線提升,基本上很難依靠什麼捷徑跟快的晉陞。

真沒有辦法嗎?

葉凡的修鍊之法就是需要創造屬於自己的劍道法,他修的乃霸劍之道,這種劍道需要無數中劍之道容聯在一起才能形成。

天地間劍之法本來就不是單純存在的,他需要跟武者契合,由武者領悟出屬於自己的劍之道才能夠形成一種攻擊力非常可怕的劍道法。

可以說劍道法不是天然存在的,它因為修者而存在,同樣也會因為修者變得強大。一般的劍修所修鍊的劍道法都是約定俗成的,這是先人通過無數次摸索,創造出來的,只要按照正確的方式去修鍊,基本上不會有錯誤。

這種傳統的劍道修鍊法練起來自然快速,可是因為已經成為固定的體系,這種劍之道非常的穩,很難爆發出超發想象的力量。

葉凡修鍊的劍之法就不同了,這種劍之法並非是屬於某一種劍之法,而是由無數的劍之法凝練而成,最終會變成什麼樣就算是修鍊者自身也不會清楚。要說哪一種修鍊法更加的厲害,無疑肯定是葉凡所修鍊的劍道,當無數種劍之法熔煉為一爐之時,他的霸劍之道將綻放出最為璀璨的光輝。

可以說葉凡所修劍道乃熔煉天下劍之道的特殊劍之道,他至神境就是熔爐,需要將無數種劍之道融進自己的身體中,跟內在神劍熔煉成一口最為特殊的神劍。

當然了,熔煉神劍只是關鍵一步,而並非最終一步,要想真正練到達成,還需要讓這口熔煉而成的神劍來成全自己。

葉凡現在修鍊到哪一步了?

到底哪一步不是很好說,不過葉凡粗略估計,自己的劍道修鍊應當到了劍道熔煉入體,凝聚神劍的關鍵時刻。這一步很不好走,因為霸劍之道需要的劍之道數量非常驚人,如果想要快速一點,他最好進入傳承魔殿內。

修鍊的事情暫時也急不來,葉凡魔情殿,如今兩個秘境貫通,神道法正在相融,這個過程不會很快,現如今來自第二層天賦秘境的強者很多都還在觀望,並未第一時間進入第一層秘境。

葉凡清楚,這種情況不會持續太久,一旦第二層天賦秘境的高手紛紛進入,那麼他的實力將再難達到統治級。

「如今焚天城內有神靈入住,我們最好還是小心謹慎一點。」

葉凡剛剛回來,就得到這樣的消息,這完全都在他的預料中,到也用不著驚訝。

「現在我們應當跟魔情宗聯繫上,希望情況不要太糟。」

重生男神寵妻忙 「應當不會吧,我們怎麼說都是魔情宗在第一層秘境的分支,如今兩大秘境融合,我們應當能夠回歸魔情宗。」

杜瑤很樂觀,兩大秘境融合,一旦回歸魔情宗,那麼就不用擔心什麼。

葉凡搖頭道:「誰知道了,我們如果真能回歸就不再是主導地位,未來如何難以預料,我討厭這種不在掌握的感覺。不過回歸還是很有必要的,我們得罪了焚天槍宗,如果沒有魔情宗罩著,怕是很難在秘境中立足。」

杜瑤笑道:「聯繫魔情宗的事情交給我就是,你還是忙著處理自己的事情去吧。」

杜瑤鬥志昂揚,對於回歸魔情宗充滿前所未有的熱情,她的這種積極態度讓葉凡啊有些難以理解,可他也沒有去破冷水。

葉凡可不是那種喜歡將自己的命運放到其他人手中的人,兩大秘境貫通,對他來說最大的好處不是修鍊無所顧忌,而是可以將幾大母巢所屬的神靈召喚過來,如此一來,他的實力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起碼一點,身邊將會有很多中級神靈坐鎮。

中級神靈對於第二層秘境來說根本不夠看,可身邊能夠聚集一大群終歸是好事,這樣不在孤立無援。

杜瑤帶著不少魔情殿弟子前往第二層天賦秘境,狐芷到沒有離開,美人兒師姐對這些不感興趣,而是留下來陪著葉凡。魔情殿的事情已經不需要葉凡去管什麼了,而進入天賦魔殿需要等三個月,如今已經過去兩個月,所以他決定進入天賦魔殿。

如今兩大秘境融合,葉凡要進入天賦魔殿自然需要小心謹慎了,萬一讓其他人撞到,這對他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為了保險起見,葉凡將女神們召喚出來,由她們協助幫忙,這樣只要不是什麼神王在一旁窺視,就很難悄無聲息的接近。

……

「轟!」

焚天城的上空突然出現恐怖的神靈之力波動,這是屬於神靈的力量,很快數道神靈的氣息出現,虛空中清晰可以看到幾尊神靈懸浮在那裡。

「沒想到還有重回焚天城的一天。」

一尊老者滿臉的感慨,這次兩大秘境突然融合,焚天槍宗就一直在謀划佔領焚天城的事情。兩大秘境已經融合,分別處於兩個秘境的焚天城就能夠融合了,這對於焚天槍宗來說嗎,而是一件大事,因為只要成功,他們焚天槍宗的實力或許不會提升什麼,但是宗門的底蘊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龍鳳雙寶:總裁爹地追妻令 從長遠來看,焚天城融合勢在必行,所以焚天槍宗不允許有任何意外發生,為了能夠讓一切都順利,派來數尊上位神靈跟一尊神將坐鎮就成為必然。

老者乃焚天槍宗鼎鼎大名的神將,他在第二層秘境也非常有名氣,被譽為神王下最頂級的神將。

老者的目光掃過焚天城,他很快就注意到了魔情殿所處之地。

「嘿!這就是魔情宗在第一層秘境的勢力嘛。」

老者的眼中閃過陰冷之色,魔情宗雖然跟焚天槍宗不是死對頭,但是這次…… 手機閱讀

魔情宗跟焚天槍宗並非死敵,彼此關係談不上好,但也不壞。品書網本來老者不會為難魔情殿的人,但是這回情況不一樣,他們焚天槍宗被魔情殿弄得很是狼狽,要不是這回兩大秘境的屏障突然消失,焚天城怕是就要易主了。

有老者同樣心思的可不少,這次焚天槍宗進入第一層秘境的焚天城就是為了確保萬一,所以教育葉凡魔情殿非常有必要,要是等這些傢伙跟魔情宗聯繫上,那想要在教訓就難了。

一群神靈,其中最強的更是神將,一旦他們打算對魔情殿動手,那情形之恐懼,讓整個焚天城的居民都要驚恐。

神靈的意志非常的恐怖,當他們想要做什麼,而又沒有可以壓制自己的意念時,他們的意志對於其他生靈來說就是一場可怕的風暴。這種風暴的恐怖絕對超乎想象,驟一出現,能將任何非神靈撕成碎片。

幾個來自焚天槍宗的神靈一瞬間就達成了共識,根本不用言語與的交流,閃電間一尊神靈來到魔情殿所在,恐怖的神力第一時間朝著魔情殿壓去。

這是神靈之力,僅僅一絲氣息就讓魔情殿上下陷入恐慌中,那一刻無數人癱軟在地。

「魔情殿的人聽著,從現在開始搬離焚天城,不然後果自負。」

充滿無上威嚴的聲音震動整個焚天城,屬於神靈的恐怖神威浩蕩,這一刻就算是最頂級的半神也要心膽俱裂。

「天!這一定是神靈!」

「怎麼辦?我們難道正要離開焚天城?」

「這是神靈啊,如果不離開,我們魔情殿一定完了!」

……

魔情殿上下陷入恐慌中,這可是真正的神靈,宗門內九成九以上的武者別說面對神靈,他們以前就算是神靈都沒有見過。現在突有神靈殺至,這對於魔情殿上下來說可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宗門弟子六神無主非常的正常。

葉凡眉頭緊鎖著,他盯著懸浮在魔情殿前方的神靈,這只是一尊中級神靈罷了,根本不夠看,不用藉助任何的外力,他一手就能將這傢伙打爆。可是葉凡已經察覺到,在虛空中存在著更加恐怖的神靈,不說其他,起碼上位神靈級別的存在就有兩尊。

這可是上位神靈。

葉凡如今根本無法面對上位神靈,如果真正對上,後果一定非常的嚴重。同時葉凡身邊的女神很多,但是都因為他的緣故,目前只能擁有中級神靈的實力,也就是說碰上上位神靈,他根本扛不住。

怎麼辦?

葉凡知道自己沒能力應對上位神靈,所以他只能將希望寄托在其他手段上。

什麼手段?

女神自然不行,他不由想到處於自己體內的重力古樹,這東西原先可是神將,如今雖然因為他的緣故跌落了境界,但是本體還是擁有神將一樣的體質。根據葉凡的了解,重力古樹的軀體完全相當於神將級神器,也就是說就算碰到神將也能一戰,畢竟他的重力法規非常的恐怖,或許無法擁有神將時候的恐怖重力,但是同樣會讓一般的神將頭痛。

有了這樣的認知,葉凡頓時輕鬆不少,其實事情遠沒有他想象中的糟糕,先不說重力古樹,僅僅他不久前收服的血巢跟獸巣實力就非常強大,對付上位神靈完全足夠。

「閣下何人,為何讓我們魔情殿離開?」

葉凡一步邁出,直接從魔情殿內出現,他現在壓制著自己的氣息,看上去只是半神而已。

懸浮的中位神靈乃是一個中年男子形象,他戲謔的打量著葉凡,似笑非笑道:「為何讓你們離開?其實簡單啊,因為我們來自焚天槍宗,這個理由足夠了吧?」

焚天槍宗?

葉凡聽到這個消息時心下一沉,其實他早有預料,能夠一出現就直接針對他們,也只有焚天槍宗才會如此。葉凡知道現在的事情怕是難以善了了,焚天槍宗已經被他徹底得罪,雙方算是不死不休,對方只是讓他們滾蛋,顯然這是因為忌憚魔情宗的緣故,要不然直接開殺,真正的不死不休。

怎麼辦?

葉凡很清楚,魔情殿根本無法對抗,他自己也無法對抗,就算他能將現在的焚天槍宗擊敗,不久后還要面對更強的存在,畢竟這個宗門可是擁有媲美神王的強悍戰力,他根本得罪不起。

真要搬離?

葉凡很快就有了決定,暫時的搬離不算什麼,不過他不會進入第一層秘境,而是進入魔域,那裡是通往魔情宗的捷徑之地,他相信焚天槍宗就算膽子再大,也不敢進入魔域找他們魔情殿的麻煩。

畢竟這種形勢完全不同了,焚天城如今算是焚天槍宗的勢力範圍,他們魔情殿被欺負了,魔情宗可能沒什麼借口,但是進入魔域之後,情況就完全不同了,這裡屬於魔情宗,焚天槍宗殺進這裡找麻煩,那就是在挑釁魔情宗,不管魔情宗是否願意替魔情殿報仇,他們都不能忍氣吞聲。

事關宗門聲譽,很多人都不會等閑視之,所以進入魔域就是葉凡目前最好的選擇,畢竟他要想再度進入天賦魔殿,只有這裡才是最近的地方。

「既然焚天槍宗但是說了,那我們搬離就是,不過這需要幾天的時間,還望焚天槍宗的前輩寬限幾天。」

葉凡的態度讓焚天槍宗的中級神靈有些意外,本來他還以為會搬出魔情宗耀武揚威一番,沒想到直接就答應走人,非常的乾脆。

焚天槍宗的中級神靈這才開始仔細打量葉凡,能夠如此乾脆,一點都不拖泥帶水,絕對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

「你就是那個葉凡?」

葉凡心中一驚,他沒想到自己的名氣居然如此大,就連第二層秘境的神靈都會知道,這讓他的心中有不好的預感,希望這幫傢伙不要節外生枝就是。

「我就是,不知前輩有何見教。」

焚天槍宗的中級神靈眼中閃過意思冷夢,他冷笑道:「半神而已,在本神的面前根本不夠看,小子……」

本書來自品書網 ?「半神而已,居然讓我們焚天槍宗差點丟了焚天城,你真的很好。頂點更新最快」

焚天槍宗這位中級神靈說話的語氣可不怎麼友好,敵意非常強烈,根本不加掩飾。

葉凡臉色非常平靜道:「半神哪能跟高高在上的神靈相提並論,以前有什麼那都是下界之間的爭鬥,更何況我們魔情殿從未染指過焚天城,這一點大人應當心中有數。現在我們魔情殿根本不可能是焚天槍宗的對手,所以自然識相的離開,還望大人能夠理解。」

葉凡有些光棍,直接承認自己技不如人,看對方要怎樣。

焚天槍宗的中級神靈上下將葉凡打量,他發現現在自己還真不好繼續刁難,畢竟對方都答應要離開了,主動退出來,如果他繼續阻擾,那就是以大欺小,很容易落人口實。

不過焚天槍宗這位中級神靈臉上很快浮現冷笑,以大欺小又能如何,實力才是王道,就算魔情殿背後有魔情宗撐腰,但畢竟魔情宗尚未抵達。

「要想離開可以,不過你必須將城主信物交出來,」

焚天槍宗的中級神靈臉上神情很冷,這不是什麼請求,而是一種居高臨下的命令。

葉凡神情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哪怕他能一招將眼前的中級神靈打爆,他還是沒有絲毫不滿跟不憤。葉凡雖然年齡無法跟那些神靈相比,但是他所經歷的東西絲毫不少,自然不會因為一點小事而動怒,他很清楚什麼才是現在自己最為需要的。

「既然都要離開了,城主信物這些東西對我當然沒有用處了,交出來理所當然,就是不知大人還有什麼吩咐沒有?」

焚天槍宗的中級神靈有些無語,葉凡太爽快了,讓他都不好意思發火,雖然作為上位者可以不講理,但是有些時候發火跟動怒還是需要有理由的,不然出師無名。

葉凡沒有給焚天槍宗這位中級神靈思考太久的時間,直接將焚天城主的信物交還,這東西對他來說還真是雞肋,既然沒用,還不如還給焚天槍宗,如果能暫時平息彼此間的恩怨也沒什麼不可能的。

葉凡將神器交還,看著懸浮在眼前的兩件神器,焚天槍宗的中級神靈一陣發獃,劇本似乎不該這樣,難道魔情殿的人就不懂反抗?這樣說什麼就是什麼,太無趣了有沒有。

「大人,如果沒有什麼事情,我們魔情殿馬上就要搬走,最遲三天,我們就會全都從焚天城撤離,您看如何?」

葉凡的話打斷了焚天槍宗中級神靈的發獃,現在他已經得償所願,得到了他打算要回來的東西,可一切都太順利了,最終要的是這不是他所需要的過程,至於結果誰在乎了。

現在怎麼辦?

來**天槍宗的中級神靈有些犯難了,直接翻臉很沒有風度,他可是真正的上位者加神靈,可不是什麼言而無信的癟三。

魔情殿開始撤離了,他們非常乾脆,就在葉凡同意撤離時,魔情殿內那些掌權者都非常聰明,知道這時候可不是要面子的時候,先撤了再說,等將來回歸魔情宗,他們可以再度殺回來,讓焚天槍宗的人付出代價。

焚天槍宗幾位神靈都有些目瞪口呆,魔情殿的撤離非常堅決,看樣子似乎不用三天的時間,早知道這幫傢伙這麼識時務,就不說讓他們撤離了,而是更加過分的條件。

就這樣放這些傢伙離開?

焚天槍宗的幾位神靈感覺這樣太便宜魔情殿的人了,只是作為神靈還是需要估計顏面的,這裡乃焚天城,有無數的人看著,將來雖然都是他們的臣民,但是一個言而無信的形象還是很不好的。焚天槍宗一直以來都標榜正道仁義,豈能留下這樣不好的印象。

「這也太慫了吧?」

焚天城不少勢力強者看著主動撤退的魔情殿很是震驚,作為焚天城第一勢力,背後更有魔情宗作為靠山,居然不做任何抵抗就走,這實在是太慫了。

「這不是很正常嘛,對方神靈出面,魔情殿根本對抗不了,撤走就是最明智的選擇,反正今後他們還可以回歸魔情宗,那樣可以請魔情宗出面,找回場子。」

不少強者雖然驚訝,但對於魔情殿的選擇還是認為非常正確的,如果真正對抗,那才是腦子抽了,找死的行為。

「他們要撤入魔域!」

很快就就有人發現魔情殿並不是簡單的離開焚天城,而是進入魔域,顯然則是打算最快速度回歸魔情宗。

對於魔情殿的選擇,焚天槍宗幾個神靈眼睛不由眯起來,他們自然想要阻止,不過轉念一想讓這些人離開也是不錯的選擇。

從斗羅開始的赤龍帝 「你們就這樣放任他們離開?」

忽然一道陰冷的聲音響起,只讓焚天槍宗幾位神靈臉色微微一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