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尊秘藏外!

九尾天妖狐等九尊凶獸,早已被韓易喚來,和韓易分散開來,以三百里為範圍,各自氣息交相呼應,隨時都可感應對方的動靜,好似一張密不透風的屏障,將天尊秘藏牢牢守護了起來。

「老六,韓辰的實力,真的已經變得那麼強了?」

魔獸山脈,一如往常的平靜,沒有武者的蹤影,更沒有什麼強者到來,九尊凶獸各自傳音,談論起了韓辰,而此次韓辰歸來,只有金睛龍馬見到,更與之交過手,自然,金睛龍馬成了眾獸詢問的對象。

聽到眾獸的傳音詢問,金睛龍馬臉上露出無奈之色,這個問題,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詢問了,而他也已經回答好幾次了。

「嗯,很強,從交手開始,我就一直被他壓制,而且他一直隱藏了實力,直到最後才爆發出來,我估計他是在等我顯出本尊!」金睛龍馬搖了搖頭,再次說了一遍,不過話音落下,他頓了頓,忍不住又道:「不過,我懷疑,就算我顯出了本尊,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這個念頭很古怪,讓他有些不敢相信,但他卻揮之不去,雖然之前韓辰和他交手的時,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非常的可怕了,但他總感覺,那並不是韓辰全部的實力,他的體內,似乎還蘊藏著更為恐怖的力量,那股力量,是他所無法抗衡的,甚至足以讓他毫無反抗之力,瞬間秒殺。

「不會吧?這才過了三年時間而已,他的提升速度有那麼恐怖?」

「老六,你不會看錯了吧?」

對於金睛龍馬的話,其他凶獸都有些不信。

「老六,韓辰和你交手的時候,可曾用雙劍?可曾施展過秘法?可曾釋放出那血色火焰?」這時,一直不曾說話的九尾天妖狐,突然出聲道。

聞言,眾獸皆是一怔,隨即沉默下來,他們忽然想到了什麼。


而金睛龍馬,則是身體一震,眼中露出一絲震驚之色,隨即趕緊道:「沒有,全都沒有,他和我交手的時間,只用了一柄劍,其他什麼都沒有施展過,而且我記得,他背上是背了三柄劍的!」

「唉.那就沒錯了!」

一座高峰之上,一襲雪白長裙,身姿裊裊,容顏傾城,渾身散發著聖潔氣息的九尾天妖狐抬手將耳邊的青絲挽起,輕輕嘆了口氣。

「當年葬屍宗一戰,你們忘了韓辰的諸多戰鬥手段了嗎?」

「還有那血色火焰,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血色火焰,應該也是一門可怕的功法!」

「當年他師尊只是一介魂體,卻憑藉那血色火焰,將那身為屍傀的葬屍宗老祖滅殺,那血色火焰的威力,可是極其可怕啊,就算是我等,也無法抵擋!」

聽到九尾天妖狐的話,金睛龍馬等眾獸,哪裡還不明白其意思,心中的震撼,早已如江海翻騰,無法用語言去形容。(未完待續。) 密林高峰之上,韓易閉目盤膝而坐,這時,他雙眼睜開,轉頭向著九尊凶獸所在的方向掃了一眼,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以他聖尊境的修為,九尊凶獸的傳音,一字不落,盡數被他聽見,不過他沒有出聲,任由九獸去談論。

九尊凶獸皆是上古異種,如今踏入八階,也都已經成了氣候,他早有收服的打算,不過想要收服這九尊凶獸可不容易,即便當初,他重鑄肉身,死而復生,踏上聖尊境,也只是與這九尊凶獸交好,願意為他守護天尊秘藏。

不過如今看來,倒是有些希望了!

「鬼谷子兄若是踏入聖境,即便這九個傢伙心性高傲,恐怕也要底下頭顱吧!」抬手端起酒壺,喝了一口,韓易輕聲自語道。

「嗯.半年後,韓辰還要前往韓氏一族,沒有班底可不行,若是有這九個傢伙隨同,倒也不錯!」

說著,韓易臉上的笑容愈盛了起來。

..

對於外界的一切,韓辰並不知曉,此時的他,全部心神,完全沉入煉製之中。

四天時間,悄無聲息,緩緩過去。

「起!」

一聲輕喝,韓辰抬手一揮,將兩尊葯鼎中,那最後的八種皇品天材地寶煉化,所成的藥力精髓引出,融入血陽的肉身之中。

一番焚煉之後,肉身將藥力精髓完全吸收,火龍再度平靜下來。

「呼.真元消耗的速度好可怕,以我如今七星劍尊境界的修為,竟然也有些支撐不住,難怪當初老師說要等我修為足夠,才可幫他煉製肉身!」

抬手將火龍的溫度降下,不溫不火繼續緩緩煉化肉身。韓辰沒有繼續著手煉化那剩下的十八種帝品天才地寶,雙臂一張,直接仰躺在地板上,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來。

此時的他,臉色很是蒼白,額頭上更有細密的汗珠浮現。衣衫都有濕色。

原本在他看來,以他如今的修為,應該足夠支撐這七天的煉製了,卻沒想到,才僅僅四天時間,他體內那磅礴如海的真元,竟然消耗了過九成,這等消耗速度,實在大大超出他的預料之外。

其實也不怪他。煉藥本就消耗驚人,對於煉藥師的修為有著非常苛刻的要求,畢竟那是需要無時無刻不在消耗,而且時間,也不是一兩個時辰,而是十幾個時辰,甚至好幾天。

相比於數百招就分勝負,甚至都沒消耗多少的武者戰鬥。可要艱難多了。

尤其韓辰煉化的,還是皇品級別的天材地寶。那消耗就更不用說了,像韓辰這樣,一連四天不間斷的煉化,將九十種皇品天材地寶煉化出來,就算是那些煉藥大師,也沒誰敢這麼乾的啊!

「還有三天時間。時間綽綽有餘了,先將真元恢復過來吧!」

起身盤膝坐好,看了眼一旁那十八個玉盒中,異香撲鼻,流光溢彩的十八種帝品天材地寶。韓辰深深吸了口氣,翻手從空戒中取出百枚靈晶,散落在身體四周,頜上雙眼,《劍二十三式》功法在體內運轉,吸收靈氣,開始調息恢復了起來。

修為越深,體內真元自然也水漲船高,愈加磅礴雄厚,達到似韓辰現在的修為境界,想要完全恢復過來,需要的時間可不會短,一兩天,甚至三五天,都是極為正常的事情。

只是韓辰卻不同,僅僅兩個時辰,就結束了修鍊,睜開了雙眼。

呼.

嘴巴張開,一口濁氣吐出,韓辰的臉上重新煥發出了光彩。

「不愧是天階五品級別的武學!」感受著丹田內,那翻湧如潮,充盈雄渾的真元,韓辰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劍二十三式》雖然缺失了兩招劍式,使得威力大損,跌落偽天階級別,但其功法,卻沒有什麼影響,嚴格來說,依舊是天階五品級別,其恢復速度,絕對是頂尖的,使得韓辰僅僅兩個時辰,就可完全恢復過來。

不過,其本就是劍道秘典,最重威力,劍式缺失,威力大減,縱然功法依舊完整,強勢沛然,卻也無法改變其品階跌落的事實。

當然,此等劍道秘典,也要看是誰得到,落在尋常人手裡,恐怕連偽天階的威力,都發揮不出來,可若落到真正的天才手裡,其完整的功法,便可展現出可怕的威勢。

就如韓辰,他的提升速度,早已不用多說,這《劍二十三式》於他而言,可謂相得益彰,最為適合不過了!

熊!熊!

兩尊葯鼎中,火焰咆哮升騰,將韓辰投進來的帝品天才地寶吞沒,再度開始了煉化。

這一次韓辰沒有急於求近,只是選擇了六種帝品,同時煉化。

畢竟一百零八種天材地寶的煉化,這已經到了最後關頭,他可不想在這最後關頭,出什麼岔子,還是穩當一些的好,而且,六種帝品,也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時間流逝,轉眼八個時辰過去!

「起!」

韓辰緊緊關注著葯鼎內,那六種帝品的煉化進度,待藥力精髓完全煉化后,他口中一喝,立即將之取了出來,融入肉身之中。


滋滋滋滋滋.

和之前那些皇品不同,當這六種天才地寶融入肉身時,竟是好似滾燙的烙鐵落入水中一般,發出刺耳的聲響。

韓辰雙眼緊緊盯向血陽的肉身,只見此時那血陽的肉身,在那九十種皇品的淬鍊下,早已不復之前那枯槁、腐朽之感,蒼老的身體,如青年一般,健壯而充滿生機,一頭銀白的髮絲,也如墨般漆黑而充滿光澤。

整個看起來,就是一個二十多月的青年一樣。

只是此時,在那六種帝品的融入下,肉身卻開始劇烈顫抖了起來,皮膚也再次變得血紅,甚至隱隱有血光散發出來。

「給我煉!」

韓辰知道,這最後十八種帝品,不但是最難煉化的,也是最難融入肉身的,所以眼見肉身出現這般情況,也沒有什麼意外,當即冷喝一聲,心念一動,頓時間,三昧真火所化火龍,咆哮一聲,火焰劇烈升騰了起來。

以火為鼎,肉身為葯,帝品為引,開始了煉製!

(未完待續。) 滋滋滋滋滋.

刺耳的聲音不絕,在恐怖高溫的煉製下,那六種帝品天材地寶,正在以一個緩慢的速度,融入肉身之中,將之淬鍊融合!

這個過程很慢,足足過了半個時辰,才終於結束!

「終於是成功了!」

抬手將火龍溫度重新降下,繼續熬煉,韓辰重重鬆了口氣。

他倒是沒有想到,這最後融入帝品天材地寶,竟然會這般艱難,剛剛那半個時辰,有好幾次肉身都險些支撐不住,要崩潰開來,若非韓辰反應的快,及時以三昧真火打入肉身之中,進行焚煉、疏導,恐怕這番煉製早已經功虧一簣了。

「還有兩次,看來接下來要小心一些了!」

輕輕吸了口氣,心神凝起,韓辰抬手又取了六種帝品,投入兩尊葯鼎,開始了煉化。

轉眼,又是八個時辰過去,第二批的六種帝品天材地寶,煉化結束。

咻咻咻咻.

六種異香撲鼻,光暈流轉的藥力精髓,從兩尊葯鼎中衝出,向著一旁火龍中的血陽肉身而去。

有了先前的教訓,這一次韓辰顯得尤為小心,心神高度的凝聚,甚至連每一步的動作,都放慢了許多,不讓自己出絲毫的差錯,為的就是確保萬無一失。

藥力精髓落在肉身之上,如之前一樣,刺耳的『嗤嗤』之聲再度響起,肉身也迅速變得血紅了起來。

不過與此同時,三昧真火也在韓辰的催動之下,迅速升騰而起,恐怕的高溫瀰漫,開始了焚煉。

韓辰雙眼緊緊盯著,靈魂力量更是完全釋放。將肉身層層籠罩,其中所有的變化,都被他感知的通透,沒有絲毫錯漏。

熊、熊、熊.

血色的火焰,升騰搖曳,時而高漲如潮。時而收斂如山,溫度不斷的變化著.

小半個時辰后,當那六種帝品藥力精髓,盡數融進肉身,消失不見,韓辰才鬆了口氣,抬手抹了把額頭上的細汗,將火焰溫度降了下來。

這小半個時辰,韓辰的壓力的可是不小。六種藥力精髓融體,情況和先前一樣,非常之艱難,不過因為早有準備,倒是有驚無險,順利完成了。

「還有一天半的時間,時間完全足夠了,只要這最後六種。也完全融體,這一步。變算大功告成了!」

平復了下有些急促的呼吸,韓辰微微調息歇息了下,然後雙眼一睜,抬手將最後的六種帝品天材地寶捲起,投入兩尊葯鼎中,火焰升騰而上。將之吞沒,迅速開始了最後一輪的煉化。

..

「成了!」

眼見著那最後六種藥力精髓,完全融入肉身之中,韓辰那因消耗過度,而有些蒼白的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笑容。

耗時六天,一百零八種皇品、帝品級別的天材地寶,終於完全煉化,盡數融入肉身之中了。

順著韓辰的目光看去,只見此時那火龍之中,血陽的肉身,和之前,早已大變了模樣。

原本枯槁的身軀,此時變得修長健壯,皮膚凝白如初生嬰兒一般,透著晶瑩的光澤,一頭長發,漆黑如墨,灑落在肩上,更有磅礴到雄厚的生機,好似驚濤駭浪一般,澎湃而動,向著四周散發出來。

轟!!

正在這時,一股低沉的轟鳴之聲,在大殿之中,驟然響起,緊接著,一股磅礴無上的威壓,從那血陽肉身之上,升騰而來。

「好恐怖的威壓,這是怎麼回事?」

韓辰臉色劇變,抬手一卷,將兩尊葯鼎收起,隨後身如流光一般,迅速向後爆退而去,直退到千丈,背靠大殿牆壁,才停了下來,抬頭看向那血陽肉身,眼中滿是驚駭。

「難道血陽未死?如今肉身煉製完成,他想要藉此機會,魂歸肉身,重新復生?」

心頭一跳,一個念頭從韓辰心裡升了起來,但緊接著,他就搖了搖頭,將之否定掉了。

且不說當日一戰,鬼谷子已經將其完全滅殺,連靈魂本源都以三昧真火,煉化了乾淨,根本不給其絲毫機會。

就單說這七天的煉製,他的三昧真火可是一直將之籠罩,進行焚煉,莫說他血陽靈魂本源早已隕滅不見,就算完完整整的站在這裡,七天七夜不停的焚煉,也早已經支撐不住了,哪還能支撐到現在,伺機奪取肉身,死而復生呢?

轟轟轟.

在韓辰沉思之際,大殿中的轟鳴之聲,響徹不絕,而那股磅礴威壓,更是如同山呼海嘯一般,一重接著一重,更一重強過一重,不斷從血陽肉身之上爆發出來,席捲整個大殿。

轟隆隆.

僅僅數個呼吸,那威壓,已經達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境地了,空間開始盪起漣漪,整個大殿空間,也開始劇烈震蕩了起來,一根根粗大的石柱,開始崩裂,而後傾塌.

看著這一幕,韓辰臉上充滿了震撼,通過天尊界玉,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天尊秘藏其他的六層空間,此時也開始在震動,隱隱有崩潰的跡象。

「時機到了!」

正在這時,一道平靜的聲音響起,鬼谷子出現在了韓辰的身旁。

「老師,這肉身是怎麼回事?難道是我煉製出了什麼岔子?」見到鬼谷子出現,韓辰心頭當即鬆了口氣,但緊接著,又急著問了起來。

思來想去,似乎也只有這個解釋了。

只是他記得,每一步的煉製,他都已經做到極盡完美了,實在想不通,到底是哪一步出了錯,才導致如今這種情況。

「呵呵,傻小子,莫非你還看不出來嗎?」鬼谷子大笑了一聲,臉上滿是高興之色。

「這血陽隕落之前,曾是聖尊巔峰境強者,如今雖已是身死,不過之前一直被為師已三昧真火封印,鎖住其體內精氣不滅,而今,又被連進行了七天七夜的煉製!」


「一百零八種皇品、帝品天材地寶,盡數融入進去,即便他已經身死,如今,卻也將他的修為,給硬生生的衝破了壁障,踏上了一個新的境界啊!」

聽到鬼谷子的話,韓辰臉色瞬間變得獃滯了起來,同時,幾個大字,在他的心頭浮現了出來。

肉身成聖!!(未完待續。) 轟隆隆.

雷霆轟鳴之聲,從天空中炸響,狂風大作,原本艷陽高照的天氣,竟是轉眼之間,烏雲密布了起來。

濃厚的烏雲,如墨一般,深邃無邊,翻滾涌動間,遮蔽方圓千里,這方天地,瞬間昏暗了下來。

「這.這是怎麼回事?」

身影閃動,韓易和九尊凶獸迅速匯聚而來,在巨大的湖泊邊停下,抬頭看著天空中那如海洋一般的烏雲,臉上都露出了驚疑之色。

「劫雲,這是天劫!」


「好恐怖的威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