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仇聲音響起的同時,一直沒有動靜的天富手中不知什麼時候握著一枚小小的魔晶。

轟隆隆!

最美鄉村 滾滾雷聲瞬間在周圍迴響,秦岳的身形更是被無數電光覆蓋,天富竟是在毫不避諱同伴的情況下,如此近距離的釋放這種強力魔法。

「哈哈哈,小子,被滾雷魔法轟的滋味怎麼樣?這種一次性的魔法道具我還有不少。」

秦岳身體各處已經處於麻痹的狀態,動作更是受到了嚴重的限制。

「秦岳!」

融田有些緊張的看著秦岳,剛剛在天富動手的同一時間,秦岳的身形向前逼近了幾步,幾乎將所有的電光全都擋在了自己的面前。

站在秦岳正後方的融田,幾乎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你先走,我拖著他們,他倆的目標是你。」

秦岳緩緩抬起自己手中的短棍,身體各處卻是在不受控制的不斷顫抖。

融田抿著嘴巴,她的右手已經扣在了自己的左手腕的手鏈上面,似乎想要隨時啟動什麼東西。

「哈哈哈,一個都走不掉!」

天仇大笑著沖了上來,秦岳手中短棍一個橫掃而後反向一拉,天仇原本沖著融田衝過去的趨勢戛然而止,他只能和眼前的秦岳對打。

「快走,我有加速器,隨時可以脫戰!」

秦岳能夠聽到身後的融田沒有動靜,在圈下天仇之後大聲向著融田喊道。

天仇被攔下的瞬間,天富如同影子一般,直接繞開了秦岳,向著融田的方向抓去。

秦岳一個搶攻,先行逼退眼前的天仇,而後以左腳為軸右腳猛然踩向地面,秦岳的身體在眨眼間轉動一圈,手中的合金短棍更是精確的攔在天富的面前。

「快點走!」

秦岳再次向著融田喊道,融田一直都沒有突破三階,秦岳無法確定眼前二人的實力,但有一點秦岳能夠確定的是,對方現在根本沒有用出全部的力量。

「我天仇看中的獵物還從來都沒有跑掉的先例。」

原本因為秦岳搶攻而被壓制的天仇,竟是慢慢的掌握戰鬥的主動,天富在被秦岳攔截下來之後,索性不管融田,直接加入了二對一的戰鬥中。

秦岳的形勢急轉直下,隱隱有一種擋不住的趨勢。

「喵~」

微不可察的貓叫聲傳入秦岳的耳朵中,秦岳下意識的掃了一眼聲音傳來的方向,但就是這麼一瞬間,天仇的匕首直接劃開秦岳胸前的衣服。

若非秦岳的反應足夠快,這一刀或許能直接破開他的胸膛。 「寒冰刺!」

還未等秦岳喘息一下,天富手中冷芒一閃,秦岳腳下瞬間出現層層冰霜,而後大量的冰刺直接刺出,秦岳只能高高躍起。

天仇似乎一直都在等著這一刻,當秦岳躍起的瞬間,天仇同樣高高躍起右腳前踢瞄準秦岳的腹部精準的踹了過去。

天仇的腿部和秦岳的距離越來越近,天仇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絲笑容,他要把這個小子踩下去!

「轟!」

強烈的火焰瞬間贏面向著天仇的臉上噴涌,天仇幾乎是下意識的護住自己的臉部,同時大量的魔能被逼出體外保護自己的身體。

這種聲勢浩大的火焰居然從這麼個三四階的小子身上出現,這更加讓天仇確定了自己之前的判斷,要知道一次性的魔法道具價格是非常昂貴的。

「這是什麼東西?」

當火焰散去天仇看清楚秦岳身上加速器的時候,天仇心中楞了一下,這麼多年他搶了無數東西,也研究了不少高價值的寶貝,他還從來都沒有看到過秦岳身上的東西。

「先搶過來再說,說不定能夠賣一個好價錢。」

天富的手中又是一枚魔晶,秦岳幾乎是下意識的想要拉開距離,秦岳的反應雖快,但還是已經遲了。

沉重的重力瞬間將秦岳拉向地面,加速器直接在半空中熄火,秦岳一時間只能夠向著地面墜去。

秦岳看著地面上大量的冰刺,心中一橫身體蜷縮成一團,大量火球術在秦岳身體周圍鋪開,火光在瞬間撲向地面。

天仇第一時間看到漫天法陣的時候,心中一驚,雖然火球術不過是一階的魔法,但天仇自問在四階左右的時候還沒有辦法做到這樣。

不過當天仇看到那上百個小火苗,看到這些火苗連冰刺都沒有辦法融化的時候,天仇直接大笑了起來。

原來自己只是虛驚一場。

這個小子不過是虛張聲勢而已。

秦岳的火球術一如既往的沒有傷害,但即使如此在如此大量火苗升溫的情況下,秦岳身體正下方的寒冰刺最尖銳的部分已經消失。

雖然墜地的力量很大,但秦岳也只不過受了點皮外傷而已。

「小子,我們只求財,不想死的話,把身上的裝備交出來。」

天仇就這麼的慢慢走進重力場,即使秦岳周遭的重力已經超過了五倍重力,但天仇似乎並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不可能!」

通用魔法,強化。

通用魔法,加速。

趴在地面上的秦岳,手中的短棍幾乎在瞬間出手,秦岳的目標就是天仇的腳踝。

「還挺能扛。」

天仇僅僅是後撤了一步,非常輕鬆的躲開秦岳的短棍。

但秦岳的目的已然達到,天仇後退的同時秦岳四肢的加速器重新啟動,強大的衝擊力量拖著秦岳在瞬間拉開距離。

但…..

天仇的嘴上已經露出笑容,秦岳的身後隱約出現一道牆幕,這正是禁制的模樣。

秦岳破除的禁制,竟是在不知不覺中重新出現,秦岳再一次被困在這裡。

秦岳的反應同樣極快,在感受到不對的同時,四個加速器瞬間轉向強行降低自己的速度,手中短棍也在劇烈的摩擦中閃爍出大量的火花。

「別玩了,那個女的已經走了一會兒了。

再在這裡耗下去應該就會有人來了,最近星痕城形勢這麼緊張,一旦有人支援過來的話,我們可能走不了了。」

天富直接拉住了還想走過去的天仇,融田已經走掉,材料市場就在兩條街之外,那裡人員複雜人口流動性相當大。

星痕帝國為了防備有可能出現的暴亂,那裡有著大量的守軍,只要融田遇到任何一個守軍或是巡守,五分鐘時間內,他們必然會被圍堵在這裡。

「那就宰了吧。」

天仇直接舉起了手中的匕首慢慢的向著秦岳的位置走去,因為剛剛被加速器在地面拖行,秦岳的後背受到了嚴重的挫傷。

秦岳半蹲在地面上,他甚至沒有辦法穩住自己的身形。

「你裝的倒是夠像的。」小黑在剛剛融田走後就一直和秦岳交流,但秦岳卻看不到小黑的具體位置。

「你再不幫我的話,我得死在這裡。」

秦岳默默地調動著自己體內的魔能,處在這禁制當中,外有超過五倍重力的重壓,而他體內的魔能運轉更是被壓制到近乎停滯的狀態。

「緊張什麼?你又不是完全沒有反擊的能力。」

小黑悠哉悠哉的聲音響起,天仇手中匕首已經揚起,翠色法陣瞬間在匕首尾部亮起,與此同時另一抹黑色的光芒同樣在匕首身上亮起。

「雙屬性?」

秦岳楞了一下,但已經沁入本能的反應還是讓他做出了相應的反應。

青色元素瞬間在秦岳左手凝聚,紅色的光芒同樣出現在秦岳的右手邊,兩側法陣幾乎是在眨眼間成型。

秦岳釋放魔法的速度甚至比天仇來的更加迅猛。

天富並沒有閑著,在看到秦岳構建法陣如此迅猛的同時,天富直接啟動了自己手邊最近的魔法水晶。

他不求能夠對秦岳造成傷害,只需要能夠影響到秦岳成陣的速度就足夠了。

三人的頭頂一隻黑貓趴在遮攔網上注視著下方的動靜,它的爪子已經抬了起來,身體周圍的元素濃度更是高出周圍不少,似乎隨時都會出手。

黑貓一直注視著天富的動作,它還在等待一個恰當的時機,過早秦岳受到的壓力不夠沒有辦法臨危突破,但是遲了秦岳就有可能遭到不可恢復的傷害。

但誰都沒有想到的是,天富爆發出風刃風暴的同時,秦岳面前最關鍵的合陣部分居然瞬間成型。

狂風席捲著火焰,直接讓海量的風刃倒刮。

黑貓直接消失在原地,下一瞬它位置上的遮攔網就已經被烈火焚盡。

天仇天富的面前瞬間張開一面巨大的半透明盾牌,只是在這強烈的火焰中盾牌不斷閃爍,似乎隨時都會在二人的面前消失。

「我特么要宰了這個小子!」

天仇憤憤的吼道,天富這一次並沒有攔著他,眼前這面盾牌花了他們一成的財富購買,僅有的三次開啟機會,現在已經完全用光。 風火燎原聲勢浩大,但並沒有持續太長的時間。

僅僅是幾秒鐘的時間,天仇天富明顯感覺面前一輕,眼前的火焰也完全消失,但當他們二人想要把秦岳這個可恨的小子粉身碎骨的時候,卻是發現自己面前已經空無一人。

他們已經隱隱聽到遠處出來的騷亂聲,有很多人在快速靠近這裡,他們在星痕帝國有案底,一旦和那些警備力量接觸,一定免不了戰鬥和抓捕。

二人對視了一眼,即使心中很氣惱,但他們還是要第一時間離開這個地方。

「動作倒是挺快。」

小黑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直接跳上了秦岳的後背,半空中準備落下來的秦岳頓時疼了個趔趄,差點失去對加速器的控制。

「不跑出來難道等著被人宰了?」

秦岳沒好氣的向著小黑說著,對於小黑的見死不救秦岳還是有些氣憤的。

「你不是沒有出事嗎?而且,還突破了。」

小黑一爪子踩到了秦岳的傷口上,氣的秦岳直接一把薅住小黑的後頸,直接把它丟在地面上。

「你要去什麼地方?這附近已經被大量的警備給圍起來了,你這幅模樣被他們看到的話,肯定走不掉。

而且你直接把一條街的遮攔網給燒了,雖然街道不長,但賠償費應該不低。」

秦岳本想完全不理會小黑,但當他聽到賠償兩字的時候,原本堅定的步伐還是頓了一下。

「你指路。」

秦岳沒有任何的拖泥帶水,他已經能夠聽到周圍搜索的聲音,對方就在附近不出意外的話最多一分鐘的時間就會發現他。

「走這邊。」

小黑直接指了個有些陰暗的小巷子,秦岳到沒有任何的遲疑,直接向著巷子的方向奔去。

「先換身衣服,然後去找融田。」

黑貓指的是條死胡同,但對於有加速器的秦岳根本不是任何的問題,秦岳在屋頂上按照黑貓的指示一路狂奔。

好在秦岳只是受了些皮外傷,在這短短的幾分鐘內,在秦岳刻意為之的情況下,秦岳身上大部分的傷口已經結痂癒合。

「這屋頂換衣服?」

秦岳看著四下光禿禿的房頂,除了瓦片碎葉之外再無其他的東西,哪裡有什麼衣服能夠讓他換下身上這已經破破爛爛的乞丐裝?

「前面那棟樓,直接打開天窗進去。」

當秦岳無比流暢鑽進去的時候,一雙獃滯的眼睛出現在秦岳的眼前,突兀出現的人影直接讓秦岳下意識的用自己的短棍揮了過去。

嘭!

「嗯?」

完全不同的打擊感從短棍上傳來,秦岳有些詫異的看向已經飛出幾米遠的人影。

「嘖嘖嘖,直接散架了,連個人體模型都不放過。」

小黑這個時候才從天窗跳下來,看著已經四分五裂的人體模型,小黑向著秦岳打趣道。

「什麼聲音….」

樓下已經響起了聲音,樓梯上更是傳來上樓聲。

吱~

門被推開的同時,一個看起來只有二十歲的女子走了進來。

「模型怎麼成這個樣子了?還有錢?」

女子顯然是意識到了什麼,目光並沒有向著天窗的位置看去,反而是用著不緊不慢的腳步向著門的位置走去,在關門的瞬間,急促的下樓聲與「有小偷」的聲音同時響了起來。

「聽著沒?抓小偷咯。」

小黑在一邊幸災樂禍的向著秦岳說著。

「滾滾滾,光明正大的拿,而且我留了足夠的錢,不能算偷。」

秦岳顯然有些鬱悶,他居然有一天會被人喊小偷。

「還不去找那個小姑娘?」

「你知道她在哪裡吧?」

融田此刻正站在材料市場的路口,這裡正是她和秦岳進去的地方,融田剛剛趕到這裡想要求救的時候,身後的方向就燒起了熊熊大火,大量的巡守在第一時間衝出了材料市場。

融田也有些發懵,她清楚秦岳魔法的威力,秦岳不可能做到這種程度,那如果是對方使用的魔法,在秦岳已經劣勢的情況下再被這樣的魔法擊中。

融田已經強迫自己不去想最差的結果,她的手掌一直扣在左手手鏈上面,因為手掌用力過大,手腕已經開始發白,她不知道如果秦岳真的沒了的話她會做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