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舅被劉琪迷得五迷三倒,所以不假思索的便答應了。熟料,大舅在我面前說露了嘴。我搶在大舅的前面,將張小雨送到了省城。

而大舅並沒有因此受阻,還是順利的當上了蓉城大酒店的經理。其實很多事情都不用大舅管,偶爾籤簽字便行。大舅的那張合同,也是劉琪幫忙大舅籤的。之所以將時間往前推移了一年。劉琪跟大舅說只是爲了增加大舅的工齡,其實這一切都是陰謀。劉琪其實早被趙東昇收買了。

“大舅,你怎麼這麼糊塗呢?”我對大舅也是無可奈何了。

“周然,你想想辦法,將我救出去吧!以後我什麼都聽你的!”大舅終於在我的面前示弱了。

我走出了探監室,在走道上碰到了周律師和艾麗。

“周總,其實你大舅這件事情夠不成刑事案件。但是趙家卻咬住不放,說你大舅給蓉城大酒店帶來了鉅額損失。強烈要求法律嚴判……” 第13章尋找龍涎草

「咦,露琪你幹嘛不跟達姆去左邊。」奧布里見著跟著一起的露琪奇道。

露琪臉色漲紅,嗔怒道:「要你管,就算是跟著貝克這樣的廢物也不跟達姆那白痴。」

奧布里無語的翻了翻白眼,「什麼邏輯,那咱們跟著貝克,豈不是咱們也是廢物了么?」

「你……」


「前面隱蔽。」就當這時貝克一個躍步身子藏匿在了一座巨樹下面。

兩人云里霧裡的也跟著藏了起來。

大概過了十分鐘,兩人都有些不耐煩了,不過貝克仍然耐心等待,他們倆也不好說些什麼。

「快,快逃……」

踏踏踏

透過密叢還可以看見十數道瘋狂賓士的身影。

「呃,那不是達姆他們么?」露琪驚訝了。

貝克立即噓了一聲,露琪這才閉上了小嘴,死死的盯著被追的瘋逃的達姆以及剛才與他們一起的一干人影。

轟轟轟

巨大的震蕩聲,讓幾人瞬間屏住了呼吸,緊張的看著一座小山似得龐然大物從他們身邊古樹追過去的身影,一邊追還一邊吼叫,似乎對達姆他們極為憤怒。

直到沒見他們的影子之後貝克三人才鬆了一口氣。

「上面是一處高地,很容易被綠龍發現。」貝克解釋道。

「嘿嘿,這下達姆他們有苦頭吃了,貝克,你是不是有意讓達姆他們吃苦頭啊。」奧布里見到達姆被追的死去活來似乎很高興一樣。

貝克搖頭道,「不是,不過他們能夠引開一兩隻綠龍對我們而言確實是一件好事。」

「嘿嘿,真夠陰險的。」奧布里豎起一根大拇指。

貝克翻了翻白眼,他並沒有故意整他們的意思,一個達姆,還不至於他這麼做,不過他也不想去解釋。

「貝克,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呀!」經過短暫的接觸露琪,奧布里都已經把貝克當做一位主心骨了。

「抄小路走,這是一條山脈下面就是懸崖,一般像這樣的溝狀懸崖很可能會有星獸鑿得洞穴,找到這樣的山洞避一避,一直逃也不是辦法。」貝克立即道,沒有多說直接對著一個方向走去。

「貝克你怎麼知道這麼多。」露琪一臉詫異不得不對貝克從新認識起來。

「常識而已。」貝克淡淡道。

奧布里露琪對視一眼,臉色不由一紅,此刻貝克表現根本與年齡不相符,更像一位成熟穩重的人。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果然不出貝克所料,在一個並不起眼的地方有一個不大的山洞,這山洞大概兩丈多高的樣子,三人躲避足矣,而綠龍身軀龐大無法進入這種山洞裡面,可謂天然的躲避區,見著這個貝克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其實他也不能確定是不是一定會有山洞。

立身在洞口,這洞口不大,只有三米多高,洞口外面還有一些爪痕,所料不錯應該是穿山獸用過的棄洞,三人走了進去,裡面是一個凸形,外面小但裡面卻好似別有洞天,這裡面洞壁上除了青苔什麼都沒有,面積足夠十米方圓,容下三十人沒有問題。

但對於目前的處境能夠找到這樣的地方已經是好運了。

「只能在這裡避一避風頭了。」貝克喃喃道,看了看奧布里與露琪兩人,貝克再次道,「好了,你們倆就先在這裡暫避吧,我還得出去一趟。」


兩人聞聲皆是一愣,露琪對貝克道:「外面這麼危險你還要出去?」

貝克堅定的點點頭,「對,我一定要出去,你們就呆在這裡我很快就回來,對了,這個東西你們幫我保管一下。」

說完貝克將懷裡那個用一塊布塞好的玻璃瓶交給奧布里,奧布里微微一愣,瓶子里還蕩漾著殷紅之色,卻是貝克拼了命弄回來的龍血。

「好了,我走了。」做完這些貝克頭也不回的就走了出去。

奧布里苦笑,「越來越看不懂他了。」

「切,還不是一個鼻子兩個眼睛。」露琪盯著貝克的背影,雖然口上這麼說其實心裡也感到貝克確實有些不同了。

如果他們知道此貝克已經非彼貝克了或許就不會這樣想了……

走出山洞之後,貝克一個奔頭便一頭扎進森林裡。

「還是修為太低了,如果修為高的話,幾個步伐就能趕過去。」貝克搖頭苦嘆一聲。

饒是如此但是他的身形仍然像靈猿一般,在森林裡的一顆顆巨樹下掠過,他盡量躲避綠龍的視線。

現在的綠龍們都傾巢而出,此刻留在這片山脈的綠龍幾近沒有。


綠龍喜陰,是一種喜歡潮濕居住洞穴的龐大爬行動物,跟蜥蜴獸是近親,但比其至少大百倍,而這座山剛好是偏陰面的,所謂的陰面就是地質形成的一種特殊地勢,除了少量的陽光之外,幾乎常年處於濕潤陰暗之地,其地不是西面也不是東面。

也就是說綠龍的巢穴應該就在這方圓千米內。

貝克爬上一顆巨樹,目光如鷹,心下也不斷的分析綠龍的巢穴所在。

其實他之所以這麼迫切的找巢穴,那是因為曾經聽聞過關於龍族的傳說,但凡龍族一系,其卧身之地總會有出現龍涎草,而龍涎草正是龍口中所留口水經過孕育所產之物。

雖然幾率極小,但是貝克還是想去看看。

他現在已經得到了綠龍血,要是再得到龍涎草那麼他極有配出一種築身星液,這種液體是他前世從一位老星藥師手上得到的方子,如果不是碰到綠龍他也不會想到調試這種星葯。

所以他當時見著綠龍的時候會這般的驚訝,前世龍族一系大多都已經絕種,那時候他就極度渴望能夠得到龍涎草,甚至他發動過無數勢力,家族幫忙尋找過,可是卻一無所獲,最終才得知綠龍絕種的消息。

如果那時候他有一株龍涎草的話或許他早已經突破星王境,再憑藉他對星葯的天賦或許有幾率成為傳說中的星葯聖師,也不會有最後煉製聖級星葯而發生意外的事情。

這一直以來都是他心中的一個遺憾。

築身星液雖然只是在修鍊初期能夠使用,但是卻能夠大大的疏通身體內部的筋脈,為衝擊星者境界做準備。

如今見著這樣的機會,他如何也想去碰碰運氣,不得不說貝克想法異常膽大,要是一般人躲都躲不急,而他反而要湊上去。

調整好自己的心態,貝克開始在這片山地搜尋龍涎草的信息。

跳下巨樹的貝克在這段區域找了半天,終於在一個拐角的地方看見了一團綠色有些發臭粘體之物。

他毫不以為意的頓了下來,仔細打量一番喃喃道:「這應該是綠龍的糞。」

本文由小說「」閱讀。 周律師嚴肅的表情告訴了我事態的嚴重性,現在不是警察署追不追究的事情,而是趙東昇在從中作梗。


“周總,這件事情我看難呀!趙東昇寧可自損蓉城大酒店的聲譽,也要將這樣事情鬧大!現在還有一個人,有可能成爲你大舅的有利證人。因爲只有她能夠證明你大舅剛去蓉城大酒店不久,你大舅是清白的。”

“周律師,你說這個人是誰?我馬上去找他。”我連忙說道。

“她是劉琪,你大舅跟蓉城大酒店簽訂的合同,也是劉琪一手給他代辦的。”周律師甚是憂慮。

“只怕劉琪已經被趙東昇收買了,你去找她也未必會替你大舅說話的。”

周律師似乎從來沒有碰到如此棘手的案子,向來是花錢便可以把人保出來。唯獨這一次,警察署堅決不放人,周律師亦是感到了束手無策。

“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試一試了。我外公和舅媽暫且還不知道,要是知道了還不會急死?”說到這裏,我想起了周璐。這個消息是周璐告訴我的,她萬一告訴了跟外公說露了嘴。

我趕緊拿出了電話,跟周璐撥了過去。周璐在電話裏的語氣並不好。

“周然,現在想起我來了,你不是有一個智囊嗎?她不僅僅長得漂亮,而且還聰慧。”

“周璐,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跟我賭氣。大舅出事的事情,千萬別讓外公和舅媽知道了。不然的話,就更難應付了。我會想辦法把大舅救出來的。”我連連求着周璐。

“等你救大舅,恐怕黃花菜都涼了。你過來,我送你一件禮物。不過只要一個人過來,多了誰也不好使。”周璐在電話裏顯得非常神祕,我不得不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你等着,我馬上過來!”我答着,掛了電話。回頭對艾麗不好意思的說道。

“艾麗,你跟周律師先回去吧!周璐點名讓我一個人去。估計她有一些線索。”

“周然,周璐聰明。你自己注意一點安全,有什麼事情打電話,我一會還跟周律師商議一下。”艾麗始終表現得很大度,她極少跟周璐爭風吃醋。當然,這也是我對艾麗深深迷戀的重要原因之一了。

艾麗現在在一家賓館,一個檔次很低的賓館。而且地處偏僻,所以住客很少。我找到了周璐所說的房間,敲門進去。卻發現是兩間,外面一間小客廳,裏面是臥室和陽臺。周璐把我讓進去之後,然後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抽菸,一副浪蕩公子哥的樣子。

“周總,想到救大舅的辦法沒有?”周璐調侃道,一連吐出了幾個菸圈。


“周璐,你嚴肅一點好嗎?我都快要急死了。”我極力忍住怒火,對於周璐,我向來是一忍再忍。

“我還不嚴肅嗎?都一本正經了,艾麗不是神通廣大嗎?她怎麼束手無策了。不僅僅如此,她還幹了一件蠢事。讓你代表彪子向陳家提親,現在傻了吧!陳媛直接拒絕了彪子,跟孫少好上了。”周璐的嚴肅讓人感到有些害怕,她似乎什麼都知道一樣。

“你是怎麼知道的?”我直盯盯的看着周璐。

“彪子去了鬼市,要召集鬼市裏的鐵血會的兄弟,找孫少報復去。要不是二叔和三叔勸阻,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你口口聲聲說對兄弟們怎麼樣,可到頭來呢?周然,你爲人講義氣不錯,但是很多時候義氣卻用錯了地方。”

周璐的聲聲句句直擊我的軟肋,她說的不錯。我對這家兄弟過於苛刻,而對外人反而太過寬容。

“周璐,你說的是!我以後一定會注意的,你剛纔在電話裏說要送我一件禮物,倒底是什麼東西?”我賠着笑,跟周璐說道。

“這個禮物不是東西,是一個人……”周璐站了起來,走到了臥室。我跟了進去,周璐拉開了臥室和陽臺的窗紗,陽臺的地上捆着一個人。嘴巴被膠布纏住了,露出了一副驚恐的大眼睛。

是劉琪!我大吃一驚,周璐居然將劉琪給私自綁了過來。

“周然,怎麼樣?有了她,所以的謎團都可以解開了。”周璐在一張椅子上,大刺刺的坐了下來。我從地上拉起了劉琪,將她帶進了臥室,然後將窗紗重新拉上。

撕開了劉琪嘴上的膠布,劉琪大口大口喘着粗氣。

“放開我,爲什麼抓我?”劉琪大喊道。周璐見狀,又要來將劉琪的嘴巴纏上。劉琪這才老實了下來,不再叫喊了。

我將劉琪身上的繩子解開,給了她一張椅子。

“劉琪,我知道你做這些事情,肯定是被逼的。所以只要你說出是被誰指使的,我一定既往不咎,還當你是當初那個純潔的女孩子。”

我在劉琪的對面坐了下來,心平氣和的說道。而周璐卻表現出一臉的不屑,她認爲劉琪已經壞到了骨子裏,無藥可解。

“周總,能給我一隻煙抽嗎?”劉琪的眼中含着淚水,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我遞給了她一顆煙,她貪婪的吸着。之後,劉琪才慢慢的講述了她所經歷的所有事情。

劉琪因爲家中父母生病,兄妹還在念書便早早的退學。然後離家,出來打工掙錢。看似個花花世界,遍地是錢。但劉琪卻掙得很艱辛,她最初打工的地方就是衆誠集團旗下的匯悅會所。

在那裏,劉琪接觸到了形形**放男人。那些人往往是爲了尋求刺激,不惜一擲千金。劉琪被一個叫做賀龍的男人險些玷污,後來被我所救。

她覺得這樣掙錢太過艱難,之後無意中認識了黑虎幫的張黑虎。張黑虎在城郊村開設賭場,妓院。劉琪本身便長得漂亮,生得張黑虎賞識。後來,她受不了金錢的誘惑,加入了張黑虎的組織。只是一旦加入之後,劉琪便很難退出了。

張黑虎利用劉琪一張漂亮的臉蛋,騙了不少前來**的男人。其實方法很簡單,就是讓劉琪故意在前臺去挑逗男人,而轉瞬到了裏面。劉琪卻來了一個金蟬脫殼,那些男人以爲懷裏的女人是劉琪,卻不知道,抱着一個奇醜無比的女人…… 第14章一份百年前的遺囑

要是一般人看見一坨屎肯定會噁心繼而有多遠走多遠,絕對不會像他一樣還仔細的研究起來。

「……」

隨後貝克依著這條線索,順著路線找過去。

隨後他又發現了好幾處『可疑』線索,而且這物還比較新,跟著糞便也越來越多,他莫名的欣喜了起來,他知道自己離目的地越來越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