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擼著身上厚厚的毛,這種熱對他來說非常的舒服,舒服的他都想哼哼上兩聲,但一看蕭瀟臉上掛著的豆大汗珠,直接閉嘴了。

把大白放到自己肩上后,蕭瀟找准了個方向,抬腳走去。

走了近十來里地都不見一絲人煙,蕭瀟不禁開始懷疑起自己是不是到了戈壁灘。

銅爐城裡只賣南莽的地圖,就算在穿雲城都買不到其他大域的大致地圖,現在蕭瀟是兩眼一抹黑,深深後悔來之前怎麼就沒做好準備呢,連地圖都沒買就火急火燎的來了。

又走出了兩三里地,才遠遠的看到前方有個小村鎮,鎮子都快與四周的黃土顏色融為一體了,只留下黑黝黝的屋頂供人辨認。

「咱們先去那個鎮子里打探下消息,歇歇腳吧,我覺得我腿都要走殘了。」看到鎮子,蕭瀟才緩了一口氣,總算是看到一絲人煙了,兩眼一抹黑的感覺真不好。

大白趴在蕭瀟的肩頭,殷勤的甩著尾巴給蕭瀟當扇子用,「這裡熱的挺舒服的,我看那些醜陋的花都覺得順眼了許多。」

蕭瀟橫了大白一眼,大白是火屬性的,當然會喜歡這種連靈氣都帶著火元的地方了,這裡對他來說簡直跟他家後花園一樣。

「我說你怎麼這麼笨呢,也不拿靈舟出來用。」大白甩著尾巴,抱怨蕭瀟傻乎乎的不知道用靈舟來趕路。

「那麼大的『大白』倆字在上面,我怕會被人當成大白痴來對待。」蕭瀟默默的吐槽了句,不管大白,繼續往前面奔去。

新到一個地方,在還沒摸清這邊人的實力修為前,不能太張揚,太張揚的下場會很悲劇的,靈舟這種東西,雖然不貴吧,但好歹也值一兩千靈石,坐靈舟晃晃蕩盪的代步,簡直就是作死啊!

踩著堅硬的黃土,蕭瀟一搖一晃的走到村鎮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了,夕陽西斜,帶著血一般的顏色,把腳下的黃土照的一片橙紅。

鎮子口有兩個守衛把守著,看到有人過來,立刻警覺了起來。

「來者何人,入鎮何事,打尖住店還是過路歇腳,出示身份玉佩。」 暴戾總裁強制愛 守衛一口氣問了三個問題,最後一句是核對身份。

蕭瀟抬頭打量了眼守衛的修為,兩人都是九級遊仙的修為,比起銅爐城來,修為層次要高出不少,在銅爐城九級遊仙可在一些家族內做供奉了,在這裡卻只能當個守衛。

蕭瀟掏出身份玉牌遞了過去,帶著哭腔解釋道:「我從南莽來,坐往西漠的傳送法陣,中途出了事故,被扔出了傳送通道,也不知道這是哪兒,還望兩位大哥告知一二。」

守衛見蕭瀟才七歲的模樣,眉頭皺了下,身份玉佩已經核對完了,又看蕭瀟隻身一人,抱著只肥貓,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爛爛的,顯然經歷了一場波折,開口詢問道:「你是一人出來的?父母兄長呢?」

「家中出了事故,父親讓我來西漠投奔姑姑,不想傳送法陣出了問題,就落到了此地,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該如何是好。」蕭瀟抱著大白抽泣著,像極了七歲孩童走丟后的驚恐和彷徨。

「小妹妹不哭,我們這鎮子叫臨寧鎮,也在西漠地界,出了鎮子往北走就是平陽郡了,城裡有傳送陣,你要去找你姑姑,就先去平陽郡。」另一個守衛見蕭瀟那模樣不似說謊,好心的勸慰了兩句,又告知了具體方位。

蕭瀟掛著淚珠的臉上帶著欣喜,抹著淚道了謝,接過遞迴來的身份玉牌塞進了身上的儲物袋裡,又繳了五塊靈石,抱著大白進了鎮子。

鎮子里一片祥和,已是傍晚時分,家家都冒著裊裊炊煙,蕭瀟照著守衛的指點,找到了鎮子里村民開的一家客棧住了進去。

客棧很乾凈,大堂里坐著幾桌客人,多是見天色已晚來住店的路人。

大致掃了眼那幾人的修為,有七八級遊仙的,有跟自己修為相當的,還有幾個看不透修為的,看不透修為的那些最低也得是靈仙修為了。

想來西漠這邊,修為最低大概都是九級遊仙左右,一想到自己修為又成了墊底的,蕭瀟恨不得抓緊修鍊晉級,墊底的感覺相當不好受,而且,整個大堂里,明面上就數她的修為最弱了,六級初期遊仙,墊底中的墊底。

看著坐在角落裡的小丫頭只有六級遊仙的修為,有人一臉輕蔑,有人若有所思,畢竟有腦子的人都不會相信一個六級遊仙的小丫頭能一個人在西漠走著,而且一看就不是西漠人。

感受到大堂里不同的目光后,蕭瀟要了碗面,硬著頭皮吃完后,抱著大白匆匆回房去了。

回到房間后,立刻就在房內布下了幻陣和防禦法陣,坐進法陣里后,蕭瀟又拿出了聚靈陣。

大白在地上打了個滾,非常不爽的開了口:「那些人都是什麼目光,竟敢這樣赤果果的盯著本大爺看,以後別落到本大爺手上,要他們好看。」

蕭瀟從儲物袋裡拿出肉,給了一塊大白后,自己埋頭啃了起來,一邊啃一邊道:「也不奇怪,畢竟這邊人的修為都不弱,看到一個比他們都低的,肯定是要使勁的不懷好意的多看幾眼了。」

「不就是一二級的靈仙嘛,能高到哪裡去,小九你不用晉級都能把他們打的屁滾尿流。」大白老爺信心滿滿的說道,牙縫裡夾著一塊肉沫,正用爪子猛摳。

「小心牛皮吹爆了就沒皮了。」拍了拍大白的腦袋,瞧他摳牙的那熊樣,吃個肉都能塞牙縫,真出息了,嚼了兩口,蕭瀟臉色一僵,我去,這什麼肉啊,她竟然也塞牙了!

見蕭瀟變了臉色,大白一邊摳牙縫一邊問著:「怎麼了?玩大變臉啊?」

「小遲把肉腌的太筋了,塞牙的厲害。」蕭瀟張了張嘴,露出自己的牙,笑的大白直打滾。

然後,一人一獸就坐在法陣里埋頭狂摳起牙,吃個肉都塞牙,有種倒霉催的節奏啊!

天色漸暗,蕭瀟盤腿打坐中,大白睡的肚子一鼓一鼓的,吧嗒著嘴,像是夢見了什麼好吃的似的。

九級巔峰距離進階靈仙只差一絲,而這一絲卻差了個天差地別,這一絲如一條溝壑,讓她無法跨過去。

打坐修鍊了片刻后,感覺自己的進階不會這麼快后,蕭瀟就放棄了試著衝擊靈仙的準備,畢竟她晉級太快了,還是需要沉穩一段時間,好讓修為根基徹底穩固才好,也只有那時候進階靈仙才最合適。

放棄打坐后,蕭瀟躺在聚靈陣內,想著這幾個月經歷的那些事,她這一路走來都還算順風順水,只是剛一到西漠便遇到了大事,傳送法陣出了問題,遲墨強行破開封印帶自己離開空間通道遭反噬,想要尋靈藥,卻又是兩眼一抹黑,但這些都沒讓蕭瀟沮喪,等明天天一亮她就出鎮子去平陽郡,平陽郡也是個大城,不說買靈藥了,最起碼那裡能買到地圖,有了地圖,找靈藥也能方便許多。

做好了接下來的打算,蕭瀟這個走一步算一步的樂天派也算是完成了接下來的重要一步,打算讓自己好好休息休息的時候,突然一聲尖銳的警哨響了起來,沉睡的小鎮瞬間蘇醒了過來,人聲鼎沸。

「大白,起來了,快快,好像是出事了。」拍著大白,把睡的跟豬一樣的大白叫起來后,蕭瀟收了法陣,快步走到窗前,把窗子打開一條縫,小心的往外看。

窗外燈火通明,鎮子里的都步履匆匆,面上帶著驚恐,似乎發生了什麼大事,而更多的人則往鎮子口涌去。

客棧所在的位置比較靠里,看不到鎮子外的情形,蕭瀟想了想,抱起大白也跑了出去。

剛出了客棧就碰上了匆匆往鎮子入口跑的村民,蕭瀟趕忙追上去問出了什麼事,那村民解釋,多半是有馬匪夜襲村鎮被守衛發現了。

馬匪?!蕭瀟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畢竟在銅爐城四周並未見到過搶劫過路散仙的匪類,要真正說起來,她這個甩著儲物袋指望別人來搶的傢伙看起來更像個窮兇惡極的大匪。

跟村民一起趕到了鎮子的入口,那裡已經擠滿了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修為也高低不等,但大家手裡都拿著武器或農具,一副要夜戰馬匪的架勢。

見客棧里的人也跟著跑出來了,鎮子的鎮長大聲道:「我是臨寧鎮的鎮長,無定山脈有大股馬匪夜襲我臨寧鎮,現在我以官府的名義臨時徵用過路的散仙,與我等一共抵抗馬匪。」

「徵用可以,但你們給我們有什麼好處!」一個九級靈仙大聲詢問道。

「參加抗匪的散仙,一人可得五個貢獻點。」鎮長大人解釋道,「你們也知道散仙想賺貢獻點並不容易,我們抗匪也是要向城主那邊上報的,五個貢獻點已經是能給到的最大額度了。」

聽著鎮子大人的解釋,蕭瀟大眼睛賊亮,她以前就聽說過貢獻點,這是官府體系內的一個獎勵機制,貢獻點會直接劃到個人的身份玉牌上,貢獻點累積到一定數額,進城都不需要繳靈石,這對蕭瀟來說,可是最最省靈石的大好處了。

「五個貢獻點太少了,要不再加點?」另一個中年男子沉聲的討價還價道。

鎮長大人有些為難,五個貢獻點已經是他們給到的最大額度了,超過五個貢獻點就需要向城主大人上報批示了。

「要不按人頭算貢獻?」鎮長大人身旁的人開口提議道。

那中年男子神色不喜,他只是想多要些貢獻點,按人頭算,那不是要他多出些力了嘛!

「不奉陪。」中年男子拱了拱手,駕著法寶就走了,看樣子他是連店也不住了,直接跑路。

有一人帶了頭,另外幾名靈仙也二話不說就閃人了,剩下的遊仙,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是走還是留。

「我接受徵用,我接受徵用,這個貢獻點,怎麼個演算法,幾個人頭一個貢獻點?」蕭瀟抱著大白跳了出來,一臉興奮的問道。

鎮長大人看著眼前興奮的小蘿莉,默默的嘆了口氣,只能有一個算一個了。





。 馬匪夜襲來的很快,在蕭瀟剛剛知道幾個人頭算一個貢獻點的時候,那邊馬匪已經帶著部下浩浩蕩蕩的來了。

黃土揚起的煙塵很大,在夜裡都能看得見那滾滾而來的煙塵,裹挾著騎著角馬的大群馬匪直奔臨寧鎮而來。

大白趴在蕭瀟的肩頭打呵欠,一副沒睡醒的懶散模樣,蕭瀟埋頭在計算著貢獻點。

鎮長大人給的人頭折演算法,還是很划算的,一個初階靈仙的腦袋能兌換一個貢獻點,三個遊仙的腦袋能兌換一個貢獻點,至於中階高階靈仙的腦袋,看看蕭瀟這六級遊仙的實力,別說砍了,是去送菜還差不多。

馬匪人數比想象中的要多上許多,本以為只有十多號人,個個修為在一級靈仙之間,結果,馬匪來了近三十號人,領頭那人的修為,大白看了,是二級初期靈仙。

而且,這三十號人中,靈仙足有五位,這讓蕭瀟大吃了一驚,這麼多靈仙,可是在銅爐城都不多見啊,結果在西漠這邊卻是當馬匪的命,而剩餘的二十五號人里,九級遊仙佔了半數,其他的修為都在七八級之間,可以說是實力比較強橫的一伙人了,最起碼這等實力在蕭瀟看來還是有些棘手的。

蕭瀟掰著手指在算,這三十來號人,能值多少貢獻點,算了半響,發現這群人竟然能值十三個貢獻點,這個數額還是蠻大的,起碼比鎮長大人給的五個貢獻點要高出一半了,但是,想拿他們的人頭也有些困難啊,尤其是蕭瀟現在還不到靈仙的修為。

馬匪衝到臨寧鎮的入口,其他人井然有序的向兩側散開,呈包圍趨勢。

臨寧鎮有兩個出入口,一個在鎮子的東南方,另一個就是蕭瀟他們所聚集的西北方,而現在兩個出入口都被馬匪的人給包圍住了。

鎮長大人是個中年大漢,修為在九級初期的遊仙,面對靈仙帶隊的馬匪,鎮長大人的反應顯得非常冷靜沉著,這個時候,作為領頭人的他絕對不能先自亂陣腳。

「防衛隊隊長帶一隊人去東門守著,這邊我來坐鎮。」鎮長大人讓防衛隊去了東門,自己則留在了西門。

馬匪御著飛行法寶,遠遠的站在半空中,臉上掛著冷笑,手中的長鞭一甩,抽在地上爆起大團黃土,「哈哈哈,殺光燒光搶光!!!」

鎮長大人正欲開口說話,眼前一個身影一閃而過,就見大門外已經站著一個小小的身影,扛著一把比她身形大了數倍的黑色大刀。

「搶你大爺,敢搶你姑奶奶我的東西,活膩了!」蕭瀟扛著龍雀狂刀,一手叉腰,仰著小臉,中氣十足的開口道。

鎮長大人看著囂張的橫站在鎮子大門口的小小身影,默默的扶住了自己的額頭,都說初生牛犢不怕虎,他現在是悔啊,怎麼就沒把這隻牛犢趕回去睡覺呢,還讓她跑到老虎面前耀武揚威著,真怕小命難保啊。

領頭的馬匪掃了眼面前那個身材小小的丫頭,眼裡亮起一抹淫邪,朝身旁的人抬了抬下巴,道:「你去拿下她,可別給弄壞了。」

弄壞!蕭瀟皺了下眉頭,馬匪領頭那話說的怎麼那麼怪。

走出來的那人黑黑瘦瘦,是一級初期靈仙修為,大白在蕭瀟耳旁用蕭瀟聽得懂的話小聲的哼唧著,「一級初期靈仙,看氣息不穩,剛進階不久,實力都沒穩固下來,好弄的很。」

大白這麼一說,蕭瀟就笑了,修為都沒穩固的一級初期靈仙,就跑她面前來送死,正好可以讓她磨磨刀。

那黑瘦靈仙見蕭瀟突然笑了,心下不禁有些惱怒,一個穿的跟乞丐般的臟丫頭,還敢嘲笑他,不過才六級遊仙,還不夠他一個手指捏的。

這麼想著,黑瘦靈仙眼中頓顯狠厲之色,躍起的身形落下后,手腕一翻,一張墨色長弓出現在他手中,手起弦開,靈氣凝聚而出的箭在墨色長弓上顯現而出。

蕭瀟嘿了一聲,這黑瘦靈仙看起來是個弓修,弓修在女媧仙界中不是很多,因為弓修有一套獨特的修鍊手法,與刀修劍修不太一樣。

龍雀狂刀從肩上卸下,大白也睡眼惺忪的跳了下來,滾圓肥大的臉上還帶著不悅,連個覺都沒睡好,太不爽了。

大白抖了抖身子,滾圓的身子立刻脹大了數倍,與原先胖的像只豬的大貓比起來,現在大獸造型的他,顯得更加威武兇猛了。

鎮子里的村民看到這一幕都倒吸一口氣,沒想到那個六級遊仙的小姑娘身邊還帶著戰寵,而這戰寵顯然實力也不弱,不知那小姑娘是哪家族出來歷練的子弟,回頭一定要好好巴結下。

村民這麼想著的時候,鎮長大人也是大吃一驚,在西漠,有戰寵的散仙不太多,一般都是大家族子弟才會配有戰寵伴其成長,成為一份強大戰力。

「倒是看走眼了,竟然是家族子弟。」鎮長大人感慨的時候,馬匪首領想的也差不多,只是一絲驚訝剛剛出現在臉上便被他隱了去,換成了猙獰的笑,家族子弟,弄死弄死,統統弄死!

「咻!」靈氣凝成的箭疾射而出,向著蕭瀟呼嘯而來。

蕭瀟不急,拍了拍手,咧嘴笑出了聲,「我來試試你這一級靈仙是不是顆大白菜。」

龍雀狂刀凌空而起,刀身輕旋,刀刃黝黑,不見一絲鋒芒,卻帶著沉沉殺意。

一刀將疾馳而來的箭斬成了兩段,蕭瀟一個旋身,龍雀狂刀貼著她的身子繞過,被換到了另一隻手上,躍起的身形還在半空中,另一手已高高抬起,長刀緊隨其後斬下。

「嘭!」重重的力道,一刀斬落在地,刀氣破開黃土,一路向前。

那黑瘦靈仙身形急退,急退中手中墨色長弓也不停,「咻咻咻」數箭疾射而出,邊退邊出手,三箭射出后,扭身反手又出了三箭。

六道靈氣凝聚而成的箭破空而來,帶著尖銳的呼嘯聲,直指蕭瀟的面門。

刀氣一往無前而去,看著疾馳而來的飛箭,蕭瀟撇了撇嘴,一級初期靈仙的修為使出的這種程度的攻擊力,對目前的她來說,還太弱了些,根本不需要動手防禦好么!

六道飛箭齊頭並進,同時落向了蕭瀟,「轟」的一聲,蕭瀟所站的位置直接爆起了大量黃土,瞬間瀰漫了大半個天地。

看到這一幕,鎮長大人以及身旁的村民都發出了重重的一聲嘆息,那六道飛箭來的太快,快的讓人根本做不出任何反應,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那個小姑娘被飛劍淹沒。

「嗤!」煙塵中,一個小小的身影凌空而出,握在手中的那柄黑色長刀熠熠生輝。

「哇!!!」一聲驚呼爆發而出,緊接著更多人的跟著出聲歡呼,那個小姑娘竟然沒事,她竟然捱過了一級靈仙的一擊,這太讓人吃驚了,也更讓人振奮。

蕭瀟握著龍雀狂刀飛出,小小的身形靈活異常,臉上帶著笑,身形一閃,已經出現在了正在急退的黑瘦靈仙身後,長刀被她掄了個大圓,黑色的刀鋒只是一閃,便隨著刀柄急速落下。

黑色長刀重重斬在了黑瘦靈仙身上,爆起一團淺淺的光,那是對方身上法衣自動開啟的防禦。

黑瘦靈仙冷笑一聲,「不過是六級遊仙,還想越級斬殺,你也不掂掂自己幾斤幾兩。」

「不知道幾斤幾兩,反正比你重,也會活的比你久。」蕭瀟咧嘴笑著,出手的時候還不忘回上一句對方的話,氣的黑瘦靈仙渾身發抖,他竟然被一個六級遊仙鄙視了。

黑瘦靈仙身上的淺色光暈只是小小的阻了一下黑色長刀落下的速度,就見那道光暈顫了顫,轟然炸碎。

在淺色光暈炸碎的瞬間,黑瘦靈仙似乎聽到了一聲「啪啦」響,他看到那個護著他經歷過數次險境的淺色光暈在黑色長刀到轟然炸碎了,就這樣碎了!

驚詫的表情還停在黑瘦靈仙的臉上,長刀已經斬落而下,腦袋斜飛了出去,在他驚詫的目光中,看見自己沒有腦袋的身子還在原地,緊握著手中的墨色長弓,還想趁這個機會再出幾箭,可靈氣才凝聚到一半,便再也凝聚不出來了。

「靠藥物強行提升的靈仙,不堪一擊,還不如九級遊仙。」揮了揮龍雀狂刀,讓血跡順著刀鋒滾進黃土后,蕭瀟拎起滾落在地的黑瘦靈仙的腦袋,一個貢獻點順利到手。

這個時候,大白也轉回來了,身後拖著八個腦袋,都是九級遊仙的,收穫頗豐。

與大白一碰面,蕭瀟就樂的合不攏嘴了,看樣子今晚要大賺貢獻點了。

站在臨寧鎮用柵欄臨時做成的防護欄外,蕭瀟用儲物袋把那黑瘦靈仙的腦袋和大白帶回來的八個腦袋都裝了起來。

「鎮長大人,晚上的貢獻點能不能都讓給我刷啊?」收了腦袋,蕭瀟樂呵呵的開口詢問。

鎮長大人還沒開口,另外幾個也被臨時徵用的九級遊仙耐不住了,大聲嚷嚷了起來,「我們都是一起被徵用的,憑什麼都讓你一個人刷,我們也要刷。」

「對,我們也是被徵用的,我們也要刷。」一人開了口,另外三人也跟著附和了起來。

「哦,那你們去刷吧,我先去休息一下。」見有人不幹了,蕭瀟也不好跟他們爭,抱著大白準備回去歇下,不想另一個九級遊仙冷冷的開了口:「你休息可以,把你的戰寵留下,既然都是被徵用的,那它就可以給我們用。」

「對,一起被徵用了,戰寵留下,你可以走。」更有看眼紅戰寵戰力的九級遊仙開口附和道。

龍雀狂刀挽了個刀花,刀鋒一指率先要留下大白的九級遊戲,蕭瀟冷笑出聲,「信不信我一刀砍了你?」

「有種你試試,」那九級遊仙也不怕死,硬著脖子怒聲道,在馬匪攻鎮之前,他就不信蕭瀟真會出手斬他,「我就不信你……」

話音剛落,蕭瀟鬼魅般的身形已經出現在了那個九級遊仙面前,手起刀落,對方張著嘴,腦袋骨碌碌的滾了下來。

「還有誰要徵用我的夥伴?」一腳踩爆那個九級遊仙的腦袋,蕭瀟手中的龍雀狂刀發出一陣輕鳴,指著另外加幾個遊仙,笑眯眯的說道。

四周一片寂靜,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小姑娘發起狠竟然還是個大凶人!

蕭瀟面上帶笑,笑容卻未入眼底,眸光冷冽,想打大白的主意,做夢!





。 收拾完一個一級初期的靈仙,又一刀斬了打大白主意的九級遊仙,蕭瀟的兇悍讓鎮子里的人以及鎮外的馬匪都是一陣膽顫。

二級初期靈仙修為的馬匪頭子倒是呵呵笑出了聲,「小丫頭,是個狠角色,你要是跟了本大爺,保你吃香喝辣,靈石管夠。」

蕭瀟抬眼看著馬匪頭子,瘦高個,正盤腿坐在飛行法寶上,額頭有道小疤,斜到眉眶上,笑起來的時候,那小疤還會跟著眉毛一起抖上兩下,看著頗有些怪異。

「給天才地寶么?」蕭瀟咧了咧嘴,笑嘻嘻的問道。

「給,要什麼給什麼!」馬匪頭子大笑,笑的眉毛上的小疤也跟著劇烈的抖動著。

「我要玄階功法。」把龍雀狂刀收起后,蕭瀟抱著大白依舊一副笑眯眯的神情,但提出的要求卻讓對方帶笑的神情僵硬在了臉上。 豪門盛寵:方先生,套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