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一樣瑰麗夢幻的藍色長發,深邃明亮的眼睛,精緻的五官如同洋娃娃一般稚嫩。身上穿著貝殼和珍珠銜接裝飾的華美衣服,下方是如同琉璃光華流彩的尾巴,看起來的確要比鮫人炫目不少。

「我想,你應該是跟了我們……唔,不對。應該是跟了希里一晚上了吧。」蘇眉坐在鵝卵石上面,沒有一點被人發現真實身份的緊張。

大家都不是人類,有什麼好緊張的?

安妮仰了仰頭,心思全都寫在臉上,一副不高興的模樣,她厭惡地看著蘇眉從上到下沒有一點出彩華麗的地方。

身上穿的奇怪服飾她從來沒有見過,就連五官也不是西方人的稜角分明,五官深邃立體。真不明白希里為什麼會和這個不知名的人魚在一起。

明明她也是人魚,還是最漂亮唱歌最好的人魚公主!

「你這個醜陋的人魚,憑什麼奪走希里的心!」安妮驕橫。

蘇眉上下看了看安妮幾眼,越看越覺得對方空有一副皮囊華麗,怎麼看也沒看出來傳說中女主美麗善良大方的氣質。

她不由得再次詢問系統確認,「這真的是女主大人?」按照慣例,女主大人不應該是一陣委屈然後懇請她把男主讓給自己的小白蓮路線嗎?

又或者是善良到看他們兩情相悅然後自己退出開始和男主走深情虐戀?為毛這貨上來就是嫌棄和嬌蠻?

【這就是女主】

「不像啊!」蘇眉內心把安妮從頭到尾吐槽了一遍。再三確認自己的確沒從對方身上看到哪點有關女主的美好品德和氣質。

7351固執地回答,【這就是女主安妮無誤】

蘇眉:「……」好吧,看來不是每個女主都有美好品德的。她都快要忘了自己也經歷過非善良女主一類的界面了。

既然對方都這麼不客氣了,蘇眉也開始撕逼模式,「可能大概是因為我身材比較好吧。」

說罷,還挺了挺自己傲人的大包子。隨後成功看到了安妮一臉菜色。

「不要臉的人魚,竟然勾引我親愛的希里!」安妮含淚指控,好似當真是蘇眉做了什麼污濁不堪的事情一樣。

蘇眉扶額糾正對方,「我不是人魚,請稱呼我為鮫人。還有,我和希里認識的時候你都還沒出生呢。」

她說的是實話呀!希里的前世可不就是一直跟她在一起,那時候不但安妮沒有出生,估計連她爺爺都沒出生。

哦泄,原來她還是女主祖母一輩的人物,真是厲害了。

「你這個可惡的異族,我應該讓我的父親剷除掉你!」安妮繼續吼。 蘇眉:「……」勞資瞬間覺得自己是在和一個熊孩子說道理。

很明顯,這是說不通的。

對付熊孩子的最好手段就是以暴制暴,你只有比他們更兇狠,讓他們意識到你的強大,這樣他們就不敢招惹你了。

想到這裡,蘇眉開始吟唱聖頌,雙手締結幾個漂亮的手印挽花,直接製造出一個水流形成的繩索,將安妮捆綁起來。

等到安妮意識到對方強大又神秘的力量以後,她已經完全動不了了。「你放開我,否則我會讓父親把你關到深海監獄去!」

蘇眉眯了眯眼,擺出一副嗜血邪惡的危險笑容,冰涼的手指挑起安妮的下巴,如同惡魔一般在她耳邊輕輕說話。

「小人魚吶,你最好別惹我生氣,否則我會忍不住把你扔到荒山野嶺去,讓野獸分食。」

「你!」安妮惡狠狠地瞪著蘇眉,想要用自己的眼神來殺死對方。

「我可不是說著玩的哦。」蘇眉冷酷地笑著,「你跟了我們一晚上,應該聽到島嶼的幻象是我弄出來的了吧。我能在海洋以外的地方製造幻象,你的父親卻只能控制一部分海洋,你說,誰更強大一些?」

「而且……這裡並不是你的地盤。」蘇眉的眼神徒然變得冰冷,演繹了無數角色的蘇眉,小小的一個眼神對她來說一點困難也沒有。「給我小心點藏起尾巴,否則我會忍不住……對你下手的。」

涼涼的語氣好似催命符一般盪入她的腦海,「別妄想透露我的身份,一旦我被暴露出來,我會有能力讓你也暴露。」

「你猜猜,是漂亮華麗的人魚公主對他們更有吸引力,還是我這樣毫無特點的鮫人呢?唔……也不對,至少我會魔法給他們製造幻境,我還能逃走。至於你嘛……就不一定了。」

蘇眉簡直能一眼看出安妮腦海里才閃過的想法。誰讓對方這麼不會隱藏,什麼心思都寫在臉上,真是她見過最愚蠢還想要做壞事的女主了。

被蘇眉這麼一嚇,安妮臉色都白了。想到白天里她下水,那些魚群都不聽她的,讓安妮再次意識到,這真的不是她父親管轄的領域。雖然她身上的氣息能夠讓魚群親近她,卻不能命令魚群……

「嘖,真膽小。」蘇眉再次嗤笑出聲,警告一番之後,便將安妮放了,也不管安妮回去要怎麼解釋,蘇眉也不敢掉以輕心,睡覺的時候找了個無人發現的地方,將衣服脫光了隱身著睡覺的。

以防不測。

只是讓人十分意外,第二天希里直接光明正大把安妮帶過來了,看到安妮的一瞬間,蘇眉臉色有些發黑。

希里看到蘇眉的模樣還以為她誤會了什麼,連忙解釋道:「安妮是我在海邊撿到的小女孩,除了我誰也不願意親近,我只當她是妹妹而已。」

蘇眉這才似笑非笑把目光轉向安妮,在看到她臉上的不甘心和慘白臉色,便猜得出她此刻該有多扎心。

「希里,別這麼說,安妮是喜歡你的,我看的出來。」蘇眉努努嘴,要徹底滅掉任何一個種子,就要把它放到明面上解決。 希里一愣,愚鈍的他在聽到蘇眉的解釋以後才注意到安妮的臉色不正常。再回想起自從撿到安妮以後對方的反應,便也明白了。

希里是一個有原則的人,而安妮因為只是單純地愛慕希里,又害怕自己的身份暴露,所以行事一直十分小心,直到現在他們兩人最多就牽過手而已。

而在開放的西方,牽手就根本不算什麼了。

「安妮,抱歉。我不知道你竟然喜歡我,恐怕我不能接受你的心意。」希里誠懇地說,「你這麼乖巧安靜,就像我的妹妹一樣惹人喜愛。只是我的心已經給了卿卿,所以,我十分抱歉。」

安妮猛地抬起頭來,眼角還掛著淚珠,在月光下晶瑩剔透。她搖著頭,好像無法接受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

「……」安妮張開嘴巴,發不出一點聲音,可是希里和蘇眉卻看得出來,她說的應該是不。

隨後,安妮轉頭就跑,希里想要追上去,想到這個島上本身就十分安全,也就隨她去了。

希里不去追,倒是出乎蘇眉的意料。她驚訝地睜大眼睛好奇問,「希里,你不追上去嗎?」

希里說道:「這裡十分安全,安妮只是一時無法接受,讓她一個人靜靜也好。」隨後,希里看著蘇眉的目光認真且嚴肅,「況且,我更擔心的是你有沒有被別人發現。」

蘇眉故作不知,「那你將安妮帶來是做什麼?」

希里有些尷尬,「昨晚的人就是安妮,我以為她是我乖巧的妹妹,所以想要把你介紹給她。」

蘇眉誇張的做了一個「哦」的口型,惹來希里一陣輕笑。

「今天我將島上的另一頭的路線指過去了,有意識避開你的住所,沒有人發現你存在的痕迹,放心吧。」希里一邊說一邊在心裡暗自下決心。以後每天的食物採集,他都要親自監督,否則怕哪些不長眼的人發現了那個山洞。

說罷,希里又走向海里,貼近蘇眉,在蘇眉沒反應過來的驚呼之中一把將她抱起來。感受到懷裡的嬌軟嫩滑,希里的心裡才覺得十分滿足。

一直將蘇眉抱到礁石上,希里也沒有將她放下來。而是讓蘇眉坐在他懷裡,兩人的身軀更加貼近。

「卿卿,我想你了。」

希里都不知道自己的感情怎麼會來的這麼濃烈,明明只有一個白天沒見,就跟分別了幾十年一樣難熬。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他壓著內心的焦躁迫不及待地趕來,直到再次和蘇眉肌膚相親,才能止住這份相思。

這可能是除了試煉界面以後,蘇眉攻略得最順利的一個對象了,順利的有些奇怪。

蘇眉內心按下警惕,安心窩在希里的懷中再次梳理劇情。

大概,變故就是安妮的六位姐姐了吧?原主的隱身能力在她們的法寶之下完全不起作用,據說六位姐姐的法寶還是海巫婆給的。

準確來說,最大的威脅應該是海巫婆才對。

可是,在整個劇情里,海巫婆又充當了什麼樣的角色?只是一個普通的為了利益交換的海巫婆嗎? 如果真的只是這樣,為什麼海巫婆會知道東海之界鮫人掌握長生秘術的秘密?明明東方的鮫人和西方的人魚此前從未有過往來……

蘇眉越想越不對勁,總覺得這個海巫婆是不是知道的太多,太全面了。

她一定要弄個明白才能安心,否則還會被海巫婆擺一道。

「希里,在你們國家裡,人魚的傳說是什麼樣的?」蘇眉記得劇情里,海巫婆也是人魚的一種,只不過她因為場面製作稀奇古怪的葯而面容衰老,看起來就像一隻腳踏進了棺材里的老妖怪。

蘇眉沒辦法從劇情和記憶里得到有關海巫婆的資料,畢竟在劇情里,海巫婆只是一個邪惡的配角,出場率不多。

希里眨眨眼,不太明白為什麼作為一個鮫人的蘇眉會忽然對人魚的傳說感興趣。不過卿卿想聽的話,他一定會說。

「我聽聞的不多,大多是母親小時候給我說過的,我也不知道真假。」希里想了想,也就記得幾句話,「一個是關於人類和人魚在一起生活。是因為人類偷偷將人魚的鏡子和梳子藏起來,這些東西是人魚寶貴的貼身物品。所以他們沒有辦法就只能和人類一起生活,直到再次找到被人類藏起來的梳子或者鏡子,他們就會毫不留情地離開。」

「還有一個,是關於海妖的。」

「海妖塞壬就是一條人魚。她的腰部以上是人類一樣的身體,世間絕色貌美的容顏。下半身則是冰冷漂亮的魚尾,會在陽光下散發出流光溢彩,像寶石一樣漂亮。

在漁民出海航行,月黑風高大霧升起只是,她會用自己嘹亮充滿魅惑的歌聲引誘漁民朝自己的方向走去。一旦有水手靠近,她就揮動沉重的大鋼叉將人類插死,吸收他們的生命讓自己更強大。」

蘇眉聽完一陣毛骨悚然,「那你們就沒有美好一點的傳說故事?」西方的人魚傳說都是這麼兇殘的嗎?!

希里搖搖頭。

蘇眉:「……」

「還是有關我們鮫人的傳說和平一點。就這麼說吧,有一句詩叫『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滄海月明珠有淚說的就是我們鮫人,哭泣的眼淚能夠化成漂亮的珍珠,是不是特別浪漫?」

希里看著蘇眉的目光有些想笑,「那你的眼淚真的會變成珍珠嗎?」

蘇眉想了想千年以前書生去世的時候,她哭泣的眼淚並沒有變成珍珠,沮喪的搖搖頭,「沒有,可能我是一個假的鮫人。」

希里再也忍不住,樂出聲來將蘇眉抱的更緊,「不管有沒有變成珍珠,你都會是我心裡最珍貴的寶貝。」

「那你們國家的人魚傳說,真的沒有柔和浪漫一點的?」蘇眉再次問。

「你怎麼對這個這麼感興趣?」希里好奇。

「作為一個同樣是活在東方人傳說里的鮫人,我對你們國家傳說中的人魚好奇嘛。」蘇眉一下子忽悠過去,立馬轉移目標,「我聽說人魚的國度有一種巫婆叫海巫婆,你有沒有聽過?」

希里搖搖頭,「在任何傳說里,都沒有海巫婆這種東西。」 那原劇情里的海巫婆是怎麼回事?

蘇眉越發覺得這個界面里有隱藏劇情,而且還是和自己生命攸關的劇情。如果搞不定這個莫名其妙出現的海巫婆,她真的不能安心啊!

默默下定決心自己一定要去西方看個究竟。無論是關於自己是否能和希里在一起,還是因為海巫婆這個不安定的因素,都值得她冒險一探究竟。

兩人互訴衷腸到夜深,希里這才戀戀不捨的離開。回到船上,又是被騎士長好奇地看了一圈。

「王子殿下,安妮似乎心情很不好,回到房間里誰也不見,晚飯也沒吃。」不知道王子殿下和安妮小姐出了什麼事,可是看到安妮小姐十分難過的樣子,騎士長還是很想王子殿下前去關心一下。

哪知希里只是點點頭。完全沒有去探望的意思。

以往雖說希里對安妮也沒有愛情,但是可憐安妮是這樣乖巧懂事又善良,對安妮頗為關心。只是今天知道了安妮對自己的心意,希里就覺得自己要避免和安妮再親密接觸,讓她誤會。

最好的辦法就是視而不見。

希里才決定回自己房間,騎士長不樂意了,再次重複一句,「王子殿下,安妮小姐似乎真的很傷心。」

希里看著多管閑事的騎士長,念在他忠心耿耿的份上沒有責怪他,「除了這件事你還有別的事嗎?」

「殿下不去看看安妮小姐嗎?」騎士長十分好奇。

「這件事我會處理,你不用再問了。」希里篤定道,「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先回房休息。」

「還有一件事。」騎士長硬著頭皮開口,「屬下見您每晚都濕了一身,請問殿下是遇上什麼麻煩了嗎?」

「沒有。」希裡面無表情的回答,心裡卻在計劃下次去見蘇眉的時候要小心些,不能再弄濕衣服了。

「前幾天那個神秘的歌聲……船上的商客猜測是有海妖出沒,隱隱有些擔心,希望能夠快點修好船隻,儘快離開。」騎士長一邊小心的稟告,一邊看著希里的臉色。

前兩次歌聲停止以後,王子殿下都會獨自一人去島上的其他地方轉轉,回來的時候身上還有可疑的濕痕,不得不讓人懷疑王子殿下是不是接觸了別的東西。

希里目光一沉,只是點點頭,這細微的表情變化還是讓騎士長發現了。

騎士長瞬間覺得自己發現什麼驚天大秘密。

可是看王子殿下,還是很正常,完全沒有被海妖蠱惑的表現,難道是他猜錯了嗎?

想想又覺得不對勁,這幾天晚上,王子殿下出去的太頻繁了。今晚還帶了安妮小姐一起出去,可是沒過一會兒安妮小姐一邊哭著一邊跑回來了,似乎十分傷心。而王子殿下則是過了一兩個小時才回來,身上還濕了一大片。臉上卻帶著微笑。

這也太奇怪了不是嗎?

難道說海妖攻擊了安妮小姐?卻給王子殿下製造了美好的幻象?

想來想去,騎士長也覺得這個可能性最大。

那他還是準備抄上傢伙,明天也跟著去一趟,暗中保護殿下好了。 希里不傻。騎士長今天問了太多不歸他管的事情,希里已經察覺到了騎士長的一點心思。

所以在當晚騎士長跟過來的時候,希里特意一會兒跑進海里一會兒跑到礁石上,硬是憑著自身矯捷的身影甩掉了騎士長。

騎士長意識到自己已經被發現的時候整個人都懵逼了,不知道為什麼王子殿下會這麼對他。

他是為了王子殿下好啊!

這一下騎士長更加能肯定是海妖蠱惑了他親愛勇猛的王子殿下。否則向來對他信任有加的王子殿下怎麼會特意躲開他單獨去見海妖?

騎士長不甘心就此回去,只能憑著自己牛一樣的倔強沿著海岸線一直走過去。

希里大概也沒想到騎士長會這麼固執。他正在和蘇眉說最近可能不會過來,讓她自己小心一些的時候,騎士長忽然從一個礁石後面跳出來,佩劍的鋒芒直接沖著蘇眉刺過去!

蘇眉一驚直接跳入海中,濺了礁石上的兩人一身水。

騎士長慌張地看著希里,好一頓緊張,「王子殿下,您怎麼樣?海妖沒有傷害到您吧?」

希里氣的臉都黑了,拔出自己的佩劍就向騎士長砍去。騎士長慌忙抵擋,又敬畏希里身份不敢還手,一直被希里壓著打。

直到騎士長身上的衣服破得七七八八,希里才消了氣,用劍指著騎士長吼道:「你剛才是在做什麼!你差點弄傷了她!」

騎士長一臉懵逼,「王子殿下,她是海妖啊!要是傷害您怎麼辦!」

希里恨不得再在騎士長身上砍幾個傷口,氣的想要原地爆炸,「你知道我們這幾天吃的水果都是哪裡來的!都是她給我們的!」

「要不是她幫我們驅趕海里的鯊魚,你以為士兵們下海捕魚這麼久竟然一隻鯊魚也沒看到?」

「她不是海妖!她是東海之界傳說中的鮫人,你知不知道,你這是恩將仇報!」

騎士長被一大串信息砸的一臉懵逼,好半天才意識到自己好想做錯了什麼大事。哭喪著臉請求希里的原諒,「我以為她是會吃人的海妖……十分抱歉,王子殿下,那她還會不會再出現?」

希里狠狠瞪了他一眼,隨後看向海里呼喚幾聲,果然在海面上出現一個隱隱約約的身影。

「卿卿,我已經解決了,他不會再傷害你,你快過來。」希里也有些擔心。剛才蘇眉逃跑得匆忙,也不知道有沒有傷到哪裡。

蘇眉小心翼翼地靠近,湊近了海邊,希里又走過來將她攔腰抱起。如此親密的動作直接把騎士長看呆了,在見到蘇眉和傳說中的海妖一點也不像以後,才相信她是王子殿下口中所說東海之界的鮫人。

「十分抱歉,美麗的鮫人小姐,是我誤會您了。」騎士長紅著臉道歉。同時感覺自己三觀被顛覆。沒想到東方和西方一樣都有一種鮫人人魚的傳說。

不同的是,東方的鮫人性格更好更溫柔,而西方的傳說都十分兇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