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千羽暗忖,難道是因為家族太大了,人太多,所以不是每個人都互相認識,既如此,就沒必要擋臉了。

她放下袖子,問道:「我們這是要去增援哪裡?」

那人奇怪地看她一眼:「你沒睡醒嗎?家主正帶著人屠龍,我們當然是去增援家主。」

屠龍!

夜千羽面色微變,同時若有所思。

她相信小白的判斷,水潭裡住著的龍族已經死了,現在卻屠起了龍。

難道……這裡是並非現實,而是幻境?

夜千羽試著呼喚白沉,果然如石沉大海,毫無反應。

既然是幻境,該怎麼破除呢?

夜千羽思索起來,幻境呈現的應該是那位龍族死前的經歷……

「你在發什麼呆,還不快走。」旁邊的人拉了她一把。

夜千羽回過神來,跟著那人往增援隊伍的集合點而去。

她暫時沒什麼好的想法,走一步算一步吧。

集合點在一處校場,校場旁邊是一個直徑大約五米的陣法,不知道幹什麼用的。

「既然人到齊了,開始傳送吧!」

夜千羽吃了一驚,竟然是傳送陣法?這麼高級?

增援隊伍分批站到陣法上,隨著陣法的啟動,立刻化作白光消失不見。

陣法的另一頭在野外,準確一點說,在那位龍族的洞府外面。

在無數人的圍攻下,那位龍族已然到了強弩之末。

「大家上啊,那條龍快不行了!」

增援隊伍一股腦沖了上去,只有夜千羽留在了原地。

白洛影傻傻搞不清楚狀況:「我們要不要也上?」

幫著殺同類,似乎有點不人道,不過,那條龍眼看著要掛了,他和無良主人就只有兩個人,不可能和這麼多人對抗。

夜千羽敲了一下他的頭:「上什麼上,這裡是幻境。」

增援隊伍入場沒多久,異變突生。

那條龍也不知是迴光返照還是怎麼回事,突然大發神威。

只見風起雲湧,天空中降下無數道雷電,雷電的威力無比強大,圍攻那條龍的人盡數被電成了漆黑的焦炭。

夜千羽因為留在了原地,逃過了一劫。

不過那條龍發現了她,將碩大的龍腦袋探到她面前:「你為什麼不攻擊我?」

總裁好餓 夜千羽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難道要說,她已經發現這裡是幻境?

正組織著語言,那條龍似乎察覺到了白洛影的不尋常,將目光落在白洛影身上。

「你也是龍?你和這人類契約了?」那條龍似乎很不滿白洛影自甘墮落成為人類的獸寵,怒不可遏地要對白洛影和夜千羽發動攻擊。

夜千羽大駭,她有一種感覺,若是在幻境中死去,會真的死去!

「有話好好說,我們沒有惡意的!」 那條龍正要發動攻擊,突然注意到白洛影額間的黑蓮印記。

這印記……該不會是那個家族的手筆?

夜千羽很是無奈,這裡是幻境,空間不能用,難道要和那些人一樣,被電成漆黑的焦炭?

然而,攻擊遲遲沒有落下。

Hi,我的萌系小甜妻 夜千羽很想問,龍老兄,你是不是改變主意了,怕觸怒對方,沒敢開口。

那條龍先開口了:「你是神族之人?」

夜千羽愣了一下,隨即點點頭。

白沉和她說過,她是神族後裔,不知道這條龍是怎麼看出來的。

「罷了。」那條龍一聲嘆息,夜千羽突然感覺到一陣睏倦,緩緩闔上眼睛。

再度睜眼時,她看到頭頂是粗糙的石壁。

幻境破除了?

身子底下不知道是什麼,硌得慌,她坐起身來,發現她竟然躺在了一堆白骨上面!

連忙跳起來。

白洛影同樣跳了起來,媽媽咪呀,怎麼這麼多白骨?

「你們下來這裡所為何?」

夜千羽又看到幻境里的那條龍了,不過不是實體,而是一道虛影,想來是死後留下的殘念。

白洛影心道,還能是為了什麼,當然是為了你的遺產。

不過嘴上不能說得這麼直白。

「你有沒有留下什麼東西,送給我們唄,我們說不定可以幫你報仇。」

雷龍虛影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又一個想謀奪龍族寶藏的貪婪人類。

要不是這丫頭是神族之人,他斷然不可能放過這丫頭。

白洛影見雷龍虛影沒生氣,得寸進尺道:「你反正已經死了,就不要吝嗇了。」

雷龍虛影冷哼了一聲:「只可惜這裡什麼也沒有,這裡不是我的洞府,我是逃到這裡的。」

夜千羽暗自思量,雷龍的洞府應該在別的大陸,畢竟洛川大陸可沒有傳送陣法這麼高級的東西。

白洛影很想吐血:「什麼也沒有?真的假的?」

雷龍虛影道:「你難道不會自己看嗎?」

此處是一方石洞,石洞里的情形一目了然,除了這邊的一大堆白骨,另外一頭是一具龐大的骸骨,確實什麼寶物也沒有。

事實俱在眼前,白洛影只能無奈接受事實。

「你是怎麼死的,我看你不是很厲害,一下子電死那麼多人。」

「怎麼死的?」雷龍虛影眼中露出濃重的恨意,「你被人背叛過嗎?」

雷龍虛影講述了他的愛恨情仇。

他入人世歷練,交了一位志趣相投的朋友,叫許攸然。

起先,許攸然並不知道他是龍族,後來,許攸然無意中撞破他的身份,卻什麼也沒說。

他待許攸然更加親密,時不時會送些東西給許攸然。

有一次,他和許攸然一起喝酒,都有些喝多了,許攸然問他,能否和他結契。

他當然說不能,這是龍族的高傲。

第二天,許攸然向他道歉,說因為喝醉了才說了胡話,他原諒了許攸然。

哪知道沒過多久,許攸然居然向他下毒,並帶了許多人圍攻他。

毒龍草讓他的實力下降了一大截,他拼盡全力,好不容易才逃走,逃到此處后,沒過多久就死去了。 幻境中,他將攻擊他的人全殺死了,事實上,並非如此,毒龍草讓他的實力下降了一大截,他根本發不出那樣毀天滅地的大招。

不過,他製造出來的幻境,自然由他所控,那些下來水潭的人,一旦生出奪寶的念頭,就會捲入幻境,若是在幻境中,跟隨增援隊伍對他發起攻擊,就會被他用最強的殺招殺死,一旦在幻境中死亡,會真的死亡,這便是覬覦他寶藏的下場!

「你是唯一一個沒有對我發起攻擊的。」

聽雷龍虛影這般說,夜千羽只覺得無比慶幸,同時,明白了這一大堆白骨是怎麼來的。

「對了,我可以問你幾個問題嗎?」

雷龍虛影點點頭。

「你是怎麼認出來我是神族之人的?」

夜千羽有些好奇自己的身世,她曾問過白沉,神族到底是怎樣的,不過白沉知道得並不多,白沉只知道,神族是一個很神秘很強大的隱世家族,神族之人,天賦都非常高,契約獸寵也不受數量限制。

雷龍虛影意外了一下,卻又很快釋然。

他逃來的這片大陸比較低級,夜千羽會出現在這裡,說明夜千羽是神族流落在外的後裔,不了解神族的狀況,倒也正常。

他看向白洛影額間的黑蓮印記:「這個封印是神族的手筆。」

原來是這樣,夜千羽恍然大悟,封印白洛影的,應該就是娘親。

「你沒殺我,似乎是因為我是神族之人,龍族和神族有什麼淵源嗎?」

雷龍虛影道:「確實有淵源,龍族受神族統領,此外,鳳族也受神族統領。」

神族竟然這麼牛掰,怪不得娘親能安排小黃雞和小白給她和殤。

北流殤解開龍佩鳳佩上的銘文後,鳳佩自己收著了,而龍佩給夜千羽收著,畢竟是兩人的定情信物。

夜千羽沒拿出龍佩,若是拿出來,雷龍虛影一定會無比震驚,因為龍佩鳳佩代表的是神族少主的身份!

「我有一個不情之請,將來,你若是碰到許攸然,請幫我殺了他,我送了他許多東西,他卻用我送他的東西對付我,甚至傳送陣法的布置方法也是我教他的,這太諷刺了,我實在不甘心!」

說起許攸然,雷龍虛影眼中又露出濃重的恨意。

他真的好恨好恨,為什麼會將那樣的小人當作摯友。

夜千羽微微沉吟:「也不是不可以……」

雷龍虛影知道夜千羽在問他要報酬。

他確實收斂了一些寶物,不過都放在他的洞府中,在他逃走後,許攸然定然佔了他的洞府,將那些寶物據為己有,他實在給不了夜千羽任何報酬。

正為難著,夜千羽又開口了:「你若是留下了龍之魄,希望你能將龍之魄給我。」

雷龍虛影有些意外。

最強校園女神 龍之魄,可以重塑人類的體質,讓人類擁有和龍族一樣強悍的身體,所謂重塑,是一種根本上的改變,全部推倒再重新建立。

也就是說,與龍之魄融合后,原本的天賦會消失不見,只剩下龍族的天賦。 打個比方說,假如融合了他的龍之魄,原本的天賦會消失不見,只剩下他的雷系天賦。

對於普通人類來說,龍之魄確實是不可多得的至寶,但是神族可不是普通人類,神族不可能為了增強體質,就放棄掉自己本來的天賦,這根本就是得不償失。

雷龍虛影問道:「你為什麼想要龍之魄?」

夜千羽實話實說:「我有一個朋友,他的身體出了問題,只有龍之魄才能救他,我知道這有些冒昧,不過還是希望你能答應。」

朋友嗎?雷龍虛影有些不是滋味,夜千羽為了她的朋友,可以以身試險,他的朋友卻向他下毒,害他性命,奪他寶物。

讓他將龍之魄交給一個人類,說不膈應是假的,不過,他已經死了,他的龍之魄遲早要被人類獲得,與其將來被不明底細的人類獲得,不如給夜千羽的朋友,相信神族後裔交的朋友定然不會辱沒了他的龍之魄,而且,這能換來許攸然的覆滅!

「成交,我的內丹也可以給你,只要你將我安葬在一個安靜不被打擾的地方。」

和夜千羽達成交易后,他的這縷殘念很快會散去,這處水潭將變得不再危險,他可不希望他的骸骨被某些貪婪的人類獲得。

夜千羽思索起來。

如果葬在外面,不管哪裡,都有可能被挖出來,一個絕對安靜不會被打擾的地方……有了!

她走到石洞另外一頭的龐大骸骨旁,拿出六顆龍血結界石,擺成六角形,結界石間相互呼應,一道隔絕結界立刻形成。

她從精神海中召喚出山海圖,她打算將雷龍的骸骨葬在山海圖裡,山海圖裡,是絕對安靜,不會被打擾的。

雷龍虛影跟著過來了,看著突然出現的山海圖,他面色一變,這是上古神物的氣息!

夜千羽將手按在雷龍的骸骨上,白洛影連忙用一隻前爪抓住夜千羽的裙擺,山海圖裡是啥樣,他還沒見識過呢。

夜千羽心念微動,就帶著雷龍的骸骨和白洛影轉移到了山海圖裡。

到處是光禿禿的山石,白洛影咂咂嘴:「真他媽荒涼。」

夜千羽幻出白色羽翼,又彎腰拎起白洛影,然後飛上半空。

雷龍的那縷殘念是附在骸骨上的,他的骸骨被轉移到了山海圖裡,他的那縷殘念跟著進來了。

他跟著夜千羽飛上半空,一覽這方空間的全貌。

這一看,卻是驚呆了。

山脈重重,綿延向遠方,根本看不到盡頭,還有許多河流穿行其間。

「這難道是傳說中包容萬物的山海圖?」

夜千羽點點頭,雷龍虛影只是一縷即將消散的殘念,不可能將她的秘密泄露出去,因而不怕讓他知道。

「只可惜破敗得不成樣子了。」

夜千羽道:「只要能弄到玄脈,就能恢復生機。」

是這樣嗎?雷龍虛影露出一個慰藉的笑容,能夠長眠於上古神物山海圖中,他可以安息了。

「你可以將這裡打造成一個王國,一個只屬於你的王國,對了,我教你怎麼布置傳送陣法吧。」 傳送陣法其實沒什麼了不得的,神族之人應該都會布置,不過夜千羽是流落在外的神族,想來是不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