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傳來一聲響亮有力的報告。

是典褚的聲音!

陳寧淡淡的道:「進來。」

旋即,身穿將裝,威風凜凜的典褚,就已經大步進來。

他抬手跟陳寧敬禮,口中大聲的道:「大都督好,都督夫人好!」

陳寧沒好氣的道:「這裏沒有外人,也不是公共場合,不用多禮。」

典褚這才咧嘴笑道:「是!」

陳寧詢問道:「讓你重編衛戍部隊,你辦妥了嗎?」

原來,陳寧雖然親自接管了衛戍部隊,但衛戍部隊畢竟一直是田衛龍的部隊,不進行整編,不好使用。

因此,陳寧讓典褚重編衛戍部隊,將衛戍部隊打亂,其中一部分人被調到其他軍區,也從其他軍區抽調一些可靠的精銳戰士過來,組建新的衛戍部隊。

這工作量不小。

典褚這段時間一直在忙這件事。

此時,典褚笑道:「報告大都督,我來就是跟你彙報這件事,衛戍部隊已經重編完成,新的衛戍部隊20萬戰士,不但個個是精銳,而且全部都忠心耿耿。」

典褚說到這裏,小聲的補充了一句:「新的衛戍部隊,其中有五萬精銳,是我從北境軍抽調過來的,他們常年打仗,戰鬥力非常猛,而且都是大都督的舊部,方方面面都沒問題。」

陳寧笑道:「論戰鬥力,還是咱們北境軍最厲害。」

「你從北境軍抽調精銳,貪狼估計挺肉疼吧!」

典褚笑道:「貪狼將軍是有點肉疼,畢竟抽的是他北境軍的王牌部隊。」

「不過貪狼將軍答應得還是很爽快,說北境軍都是大都督你帶出來的,這些被抽調的戰士,能夠直接聽命與大都督你,是他們的榮幸。」

陳寧點點頭:「那就好。」

就在此時,陸少聰忽然敲門進來了。

陸少聰進門問好之後,便直奔主題,略有緊張的道:「報告大都督,這即將選拔新國主之際,海外第一華人陳牧德,竟然高調宣佈回來了,而且宣稱要競選國主。」

「他乘坐的航班,今天下午就會抵達京城,你看咱們需要做點什麼預防工作嗎?」

大家都看着陳寧。

陳寧淡淡的道:「陳牧德自己太把自己當回事,我們別把他當回事就好了,只要他沒有做出什麼出格或者違法亂紀的事情,我們沒必要管他。」

陸少聰聞言,連忙道:「是,一切聽從大都督的吩咐。」

宋娉婷回去休息了。

典褚跟陸少聰也相繼退下。

陳寧站在窗邊,遙望窗外遠處天際,心中在想:陳牧德啊陳牧德,誰都看得出你跟外國勢力勾結在一起,我希望你不要作死,不然臨老不保啊!望著梵傾天美艷天下,令所有女子都失色的女子妝容,回過神來的慕容纖腳步不由向後倒退一步,身子有些踉蹌的站不穩。

劇烈的搖晃著腦袋,慕容纖瞳孔倒影這梵傾天的身影,低聲震驚呢喃道,…

《女暴君惹上死神了》第七百二十三章、我不成王誰稱王 「父王,你真的要動手嗎?」當敖烈看待剮龍刀的一瞬間,就知道自己的父親認真了。

「不過原因如何,你必須做出一個交代,就當事父王對不起你吧,讓你陷入了別人的算計之中,現在的龍族還經不起折騰。」

龍王雖然嘴上說著愧疚,但是手上的動作你有一絲停歇。

而場上的其他三人,沒有出言阻止東海龍王動手,現在的結局是敖烈出手讓女娃死去,先讓動手的敖烈付出代價,再冷靜下來看看是誰的算計。

他們也不是傻子,知道有人算計人龍兩族,但是如果因為別人算計就放過出手的敖烈,他們也心中不爽。

剮龍刀,青龍聖尊在成聖后,用自己的一塊脊椎骨煉製而成,上面縈繞這煌煌聖威,對龍族有先天的壓製作用。

而敖烈之所以這麼害怕,是因為這把刀從設計之初就是為了對付一些犯錯的龍族。

這把刀可以直接把那個龍族的龍筋從他的身上挑出來,龍筋是一條龍修鍊的根本,當把龍筋挑出來的時候,那條龍不死也廢了。

敖烈看到自己父王決絕的表情,也不再求饒了,而是以一種怨恨的目光看著龍王。

龍王想刀沒有任何遲鈍,從他的脊背上直接下刀,鮮血詭異地沒有流出,而是一條雪白的龍筋從他的脊背上被挑出。

敖烈沒有喊叫,而是一臉倔強地盯著龍王,臉色變得十分蒼白,在龍筋被挑走的時候,失去了龜丞相的鎮壓,他直接癱軟在地上。

「人皇,這就是我給你的交代。」龍王此時聲音有點低沉,顯然讓他出手把自己兒子的龍筋挑走,他也是十分痛苦的。

「老龜,你把老六帶回去吧。」

「是,陛下,走吧,小六,回家吧。」老龜嘆息了一聲,用自己粗壯的雙手,抓起癱軟在地上的敖烈。

敖烈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但是眼淚卻不自主地留了下來,這些眼淚深深刺痛著龍王的內心。

而此時的劉雲,本來看戲看得好好的,不想讓自己進入這場別人算計的棋局之中。

敢這麼布局的,現在都是劉雲惹不起的大佬,萬一自己出手破壞了他的打算,自己估計要遭了。

自己雖然最近弄出來很多東西,但是還沒有到那種無敵的狀態,而且以靈兒的計算,布下這種局的人有73.6%的可能只西方的那兩個人。

那兩個人劉雲甚至不敢想象面貌和名字,因為聖人是能夠感應這些東西的。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玄都看到女娃這副模樣,能夠救的人,在他的認知里,就是劉雲最容易找到。

「師弟,過來一下,幫幫忙。」玄都直接傳訊劉雲,讓劉雲來到東海邊。

看著玄都的信息,劉雲有那麼一瞬間想把自己的傳訊玉簡丟掉,這就是個燙手山芋,不適合自己參與。

但是,最後劉雲還是去了,因為神農抱著女娃屍體的表情深深刺痛了劉雲的內心,想了想,就看看能不能盡人事,聽天命吧。

……

「師兄,這事情真的不好辦啊!」劉雲一臉無奈地從海面上飛過來。

劉雲直接用傳送陣通過留客島上的陣法,直接從紫薇星出現在東海,再從島上趕過來。

「師弟,容易解決我就不會叫你了,對了師弟,女娃的靈魂還在嘛?怎麼我感覺不到她的靈魂存在。」

「師兄別急,我看看。顯。」劉雲直接操控判官印,將周圍死去想靈魂聚攏過來,但是裡面沒有女娃的靈魂。

「師兄,抱歉了,女娃的靈魂不在這裡。」

劉雲也一臉不解,因為就算是被打得魂消魄散,但是靈魂真靈還是會殘留一絲在周圍之中。

而劉雲能夠找到這殘留,付出一點代價,將她的靈魂補全。

玄都知道劉雲的能力,才想叫劉雲過來幫忙,而此時的場景讓玄都也沒有了辦法。

「或許我知道是怎麼回事!」此時一臉悲痛的老龍王說話了。

「老龍王,請節哀,對了,龍王,發生了什麼事啊?怎麼女娃的靈魂不在這裡啊?」劉雲對著龍王說道。

「這是我孽子的先天靈寶,精衛石,我剛才沒收過來的時候,發現裡面多了個靈魂,估計就是女娃的。」

「女娃的靈魂進入到了精衛石嗎?那我想想,怎麼解決合適。」

劉雲此時正在回憶之中想著怎麼解決女娃的事情,但是想來想去,只有一句話:女娃化為精衛,不斷填海。

但是將這先天靈寶化生,已經超出了劉雲的能力範圍,而且洪荒能做到這一步的只有一個人。

「龍王,這次可能要犧牲你這件先天靈寶了,不過這次你們龍族遭此劫難,也是因為你們一直想置身事外,被別人認為好欺負了。」

「這樣吧,龍王,你聽聽我的解決方法,你把你們龍族和洪荒的水系連在一身。」

「你們和昊天師叔說一聲,你們從此負責洪荒大地的司雨神職。」

「當有人想算計你們的時候,都要想想昊天師叔。」

「這次明顯是有人覺得青龍聖尊無法離開青龍聖界,才這樣膽子大。」

當劉雲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除了神農,其他人都知道這次的原委是誰算計的了,不過在場的都是聰明人,沒有說出來。

「聖尊剛才說了,接受道友的建議,而且他也會出手,讓那兩人付出代價。」

「那好,我拿著精衛石去找女媧師叔,順便去趟三十三天,和昊天師叔說一聲。」

劉雲拿過精衛石和女娃的屍體,就直接離開這裡,去媧皇天尋找女媧娘娘。

……

媧皇宮

「娘娘,劉雲求見。」劉雲站在媧皇宮門口說道。

「師兄,娘娘讓你進去。」金鳳從裡面走出來,笑著和劉雲說道。

「多謝師妹,對了,師妹,這朵蓮台給你,別給其他人知道了啊!」劉雲拿出一朵六品蓮台,交到金鳳的手上。

「哇,謝謝師兄。」

洪荒之中普遍對於蓮台這一類型的寶物沒有抵抗力拿到手就像一個拿到一個奢侈包包的女孩子一樣歡喜。

「劉雲,拜見女媧師叔,祝師叔聖道有成。」

「免禮吧,你的事情我基本都知道了,過來一下。」

「是,娘娘。」劉雲走到女媧娘娘面前,然後女媧娘娘屈指一彈,敲了一下劉雲的腦殼。 突然。

砰!

寧王秦羽,猛的雙膝跪地!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所有人都傻眼。

「你這是幹什麼?」

「快起來!」

「朕沒有責怪你的意思。」秦雲拉他起來。

可寧王堅持不起來,跪在地上,俊朗的臉上充滿了決然。

「皇兄,咱們兄弟三人,數臣弟最沒有出息,只知道寫寫畫畫,不懂政事,不明軍事,無法替你們排憂解難。」

「但臣弟是個俗人,不求深謀遠慮,但求手足安康,兄友弟恭!」

「現在出了這樣的事,臣弟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如果皇兄要懲罰,就讓臣弟代替十一弟受罰吧!」

聞言,在場之人莫不動容!

當年寧王的聲望之所以最高,就是因為他看重親情,注重禮儀,禮賢下士,對任何人都很仁慈。

唯一的缺點,就是與世無爭,沒有什麼大的雄心謀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