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在悄然起著各種風雨,巡邏部隊旗艦上,唐恩卻在皺眉看著眼前的文件。

「這有些國王,都是怎麼回事?」

「自己罪惡深重,底下民眾暴動,起義軍橫行,還找海軍支援?」

「世間竟有如此無恥之人?」

庫倫無奈一笑:「按理來說,海軍是有這個義務的,布倫斯之前是因為這件事撈不到好處,所以放在一旁沒有理會。」

「維護世界政府旗下國家穩定,也是海軍的職責之一,唐恩。」

庫贊也在一旁提醒道。

唐恩眉頭皺的更深了。

從資料信息上顯示,這國家的國王,可絕對不是好東西,國家並不大,只有一兩個城市,但是這位國王對旗下人民的剝削可一點都不手軟。這才引起了暴動,人民大舉起義反抗。

半晌后,他長出一口氣,眼中似有了決斷。

「怎麼樣,決定了嗎?唐恩,這件事說起來,也有些敏感。去與不去,都讓人頭疼。」

庫贊笑問道。

唐恩面色嚴肅,迎著庫贊開口。

「去!」

「只是,世界政府介不介意,換個國家領導人?」

正面帶微笑,等著答案的庫贊一愣,然後便是愕然。 「你這是什麼意思?」

庫贊有些不明白,但是他隱隱覺的眼前這個年輕人,心中絕對是在盤算著什麼奇怪的打算。

小國內部矛盾,海軍有義務,也是職責之內,需要出兵幫助。只是這件事,在人心來說,必定是違背正義的。但同樣,卻也不違背海軍的職責。所以,某些方面,對一個心存善良的人來說,的確很難讓人下定決心。

即便要去幫助,心中也定會沉重萬分!

然而此刻,唐恩這句話的意思,讓庫贊感覺有些不妙。

果然,就在下一刻,唐恩站起身,面帶冷笑,似是肯定。

「世界政府需要的只是一個穩定的局面,他們絕對不會介意誰擔任統治者!」

「這位國王將稅賦定的極高,暴政,剝削人民,引起起義,反抗,可以說是咎由自取,無論是站在任何角度,都是惡的一方。」

「幫助他,就是幫助邪惡,如果我這樣做了,怎麼還算的上是以正義為指引的海軍?」

庫贊終於明白了,這個傢伙,竟然要幫助平民起義,真是大膽啊!

「那你現在就要出發?」

他凝重的沉聲問道。

「出發?去哪裡?」

這下輪到唐恩愕然了,他笑了一聲,然後說道。

「這份文函,是一個月前的,那時候還是布倫斯在職期間,現在的話,依照月前的局勢,起義軍已經拿下一城,軍團數量大增。並且剛才得知的消息,他們逼到了王城門前,佔據巨大優勢。」

「大約一周后,那位國王便會滾下台了!」

庫倫眨了眨眼睛,看著拿起文件,正在講述的唐恩,心中怪異。這些信息,正是對方這兩日讓他去搜尋的。

「一周后,我再前往,那時候,只需要平反便可以了,而如果這新的起義軍執政者,願意在世界政府旗下幹活,工作的話。」

吐出一口氣,唐恩面帶笑容與輕鬆。

「那我可就連平反都要免了!」

庫贊拍拍額頭,對唐恩這奇怪的思想,感到無語。但不得不說,這傢伙的確有一套,足夠聰明!

可以說,這是在鑽世界政府的空子,也是在縱容某些事情。但是偏生,這種縱容,限定了一個大致範圍之內,不會踩線,也讓名為正的能量,合理的擴張。隱隱思考下,貌似這種手段,更加有利於世界的穩定。

真是個腦迴路清奇,卻也厲害的傢伙啊!

一時間,庫贊對唐恩心中佩服。

「現在,我們只需要好好等待,逮捕那些在大海上為非作歹的渣滓便可以了!」

面帶微笑,唐恩的聲音在辦公室中回蕩。

片刻后,外面釣魚的卡普,聽庫贊提起這件事的處理方法時,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這小子太聰明了!」

「他在這件事中,合理找到了一個自己立場與海軍立場的兼容點!」

說到這裡,卡普面色語氣都是嚴肅起來。

「在你日後的職業人生中,碰到這種事情的概率是無限大的,庫贊。」

「那麼,你便需要在這之中,仔細的思考,去尋找到這個點。」

「披上這身軍服,當你位置到達那個地步后,總會有身不由己的時刻!」

「那時,你是會堅持自己的立場,亦或是身為海軍的立場呢?」

每一個人在世界上,都是扮演著許多角色的。身為海軍,他是自己,同樣也是一個海軍。善良正義的人,他有著自己的立場,但身為海軍,同樣也有自己的立場。當這兩個立場起了矛盾時,又該如何抉擇?

庫贊聽了這番話,陷入深深的沉思。

在唐恩這件事中,他看到了對方的處事方法與抉擇,雖然很模糊,但依然能夠判斷出,對方選擇了堅持自己的正義。

也即是,放棄了海軍的桎梏,去做一個人!

是啊,首先要是人,最後才能是一個海軍。但是。

自己到了那一步,是否真的會那般選擇?

望著前方波瀾起伏的大海,庫贊這一刻竟是有些迷茫與恐慌。

生活在世界上,社會上,複雜的環境影響下,人總會越來越迷茫,越不純粹,到了最後,連最初的夢想與堅持,都會忘記。

「卡普中將,在睡覺還是在釣魚啊?」

「庫贊,要不要一起去逮捕海賊?」

這時,唐恩已經穿戴整齊,背後跟著庫倫與已經換為中尉肩章,目露嚴肅的傑斯。

「唐恩小子要出去啦,我在釣魚啊!」

卡普舉著魚竿,笑嘻嘻的將魚鉤扔入海水中,當魚鉤入水后才發現自己忘記上魚餌,尷尬的又是拽回魚線。

「你這就要行動了嗎?」

庫贊疑惑道。

據他所知,這片海域從唐恩上任后,海賊活動的密集型以及頻率,便要遠遠少於之前了。其餘四艘軍艦幾乎都是派遣出去搜尋,卻也很少會聽到消息。

「嗯,剛才得到消息,那侖島,有海賊出沒,那裡的支部兄弟,正在艱難作戰。」

唐恩沉聲點頭道。

他邊說邊走,行動如風,船側處,更是早有士兵準備好航速很快的小型帆船。

「是嗎?那就交給你了,我不與你搶。」

庫贊一愣,思索下后道。

卡普這時候抬頭:「去吧,小子,你整天呆在我身邊,偶爾也該活動活動。」

「可是,現在這個關口。」

庫贊遲疑。

「沒事,那傢伙要到這裡,還得一段時間。」

卡普笑道。

唐恩這邊已經走到了船延,準備船隻的士兵見到他,立刻行禮:「少校大人,帆船已經準備妥當,可以出發了!」

他沒太在意庫贊與卡普兩人的對話,這時候心中記掛那場戰鬥,點點頭,便是直接躍下,上了小型帆船。

其身後,傑斯與庫倫兩人同樣躍下,又有七名士兵上船。

在他們的後方海面上,兩艘小型帆船同樣已經準備妥當,每一支上,都有十名海軍,荷槍實彈,正在做著戰鬥準備。

「庫贊,我再等你五秒!」

帆船船帆張開,唐恩大喝道。

甲板上庫贊一怔后,沒有猶豫轉身朝著唐恩所在的船上躍下。

「很樂意與你做戰友,唐恩少校。」

見到庫贊下船,唐恩也是大笑一聲。

「很榮幸跟你成為戰鬥的夥伴,庫贊!」

隨後,他面色猛然變得嚴肅,朝著後方大喝一聲。

「出發,戰士們!」

女皇升職記 大風忽然掛下,船帆高漲,三艘帆船,倏然如箭般直射而出。 那侖島。

濃重的硝煙味,以及淡淡的血腥味,隨著海風的吹襲,向著島嶼內緩緩飄去。

躲藏在家中的村民們,此刻抱著自己的家人,額頭滲出細汗,正在瑟瑟發抖。每隔段時間,便有男人鼓起勇氣,朝著窗外張望,查看情況。

「怎麼樣?」

「不知道,海賊還沒有衝進來。」

「但是海軍遲早抵擋不住,到時我們就完了!」

房間中,不時的傳來聲音。

村口處,五六個身材魁梧的漢子手中拿著斧頭,棍棒等武器,也正在緊張的向前方看著。

這座村子距離海岸邊只有一個不到百米的小樹林,在小樹林的外面,便是這座島的支部基地!將危險留給自己,將安全留給平民,這是海軍建立基地的宗旨!

當海賊來臨,戰鬥打響的一刻,整座島的海軍便已經全部衝出基地,扼守在了海岸邊的第一道防線上。

此刻,那侖島岸邊。

「兄弟們,守住!!」

「支援已經叫了,只要我們扛住這波衝擊,等到援軍到來,這場戰爭的勝利便是我們的!」

並排排列的火炮炮口冒著青煙,約莫數十名海軍以牆壁為掩體,頑強的抵抗著來自海賊們的衝擊。

「轟轟轟!」

此起彼伏的炮擊聲響起,一道道黑線在天空中劃出拋物線,然後落入海軍陣營,炸出一道道火光。

站在最前方,透過牆壁孔洞查看敵情的少校,面色凝重,握緊手中的步槍。

局勢對他們越來越不利了,這些海賊的數量比他們更多,武器也精良,火炮的數量更是遠超他們。戰鬥在半個小時前開始,但是從港口處,到現在己方退守海軍基地外牆處,已經被對方攻佔了三道防線。

「死都要守住! 名門摯愛:權少的億萬寵兒 我們的背後就是平民了!」

咬牙,面色兇狠,少校大聲吼道。

海軍們也都十分清楚這個結果,臉上都露出了瘋狂,大吼著回應:「是!」

「還有炮彈嗎?」

連著朝牆外打出兩三槍,少校又是大聲問道。

「只剩三發了!」

旁邊的士兵立刻回答,他的臉上染血,右手小拇指被齊根炸斷,握著槍的手劇烈顫抖著。

「好!先留著,等時機來臨!」

少校深吸一口氣。

槍響聲依然不斷響起,但是很快,彈藥的狀況,又是讓少校面色一沉。

「子彈不夠了!」

「我們最多只能再堅持三分鐘。」

「海賊,都湧上來了!」

士兵們的聲音讓少校的腦袋有些嗡鳴,亂糟糟的一片讓他犯暈。

使勁拍了自己臉頰一下,少校讓自己恢復清醒。

「援軍還沒到嗎?」

向著海岸邊張望一下,少校心中沉重。

時間,似乎已經來不及了!

「停止射擊!!」

抬起頭,他大吼一聲,命令士兵們全部退回牆壁之後。

這堵剛剛建立不久的土牆,此時上面已經沾滿孔洞,到處都有著殘缺,充滿著炮火的痕迹。

「既然都是死,等他們靠近,我們給他們來一記狠得!」

撿來的極品總裁 少校咬牙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