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雷哂笑了一下,「那我還是叫你狄陰吧,畢竟你肯定更習慣這個名字。嗯,你從小就戴著那塊面巾嗎?我覺得你現在應該以一個嶄新的姿態迎接你的新的人生,不如把面巾摘下來吧。」

從第一眼見到狄陰的時候他就想看見她的臉,這個願望從來就沒有消失,現在更是強烈。

狄陰說道:「如果你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我就摘下我的面巾。」

夏雷聳了一下肩,「無聊,有什麼好遮掩的,不就是兩隻眼睛,一隻鼻子,一隻嘴巴嗎?故作神秘,我覺得你應該還沒有我的妻子夜鶯漂亮,她是守夜者之中最美麗的女人。」

「哼!幼稚!」狄陰的聲音裡帶著不屑的意味,「想用這種方式騙我在下我的面巾?你做夢去吧。」

這就尷尬了。

夏雷也不與她說話了,他取出了聖王藍靈的金屬球,將之打開,從中取出了一把種子,然後隨手撒在了身邊的沙灘上。

狄陰好奇地看著他,「你在幹什麼?」

夏雷還是沒有與她說話,他用手掌輕輕撫摸撒了種子的沙地。沙粒滾動,有水汽縈繞。一顆顆種子便在沙地上生根發芽,轉眼間就變成了一塊青青草地。草地上開滿了五顏六色的小花花,非常漂亮。

狄陰和不死火鳥焚焰頓時被吸引住了,母女倆的視線都聚集到了夏雷身邊的草地上。青青的草地,這在黑暗死亡世界可是比什麼都罕見的存在。這個世界的草地要麼是黑色的,要麼是灰色的,要麼是灰黑色的,從來就沒有綠色。

綠色代表生命,夏雷的身邊充滿了生機。他的種子其實無法在黑暗死亡世界的沙灘上生根發芽的,因為這個世界根本就不允許對立宇宙的生命存在,不過解決的辦法也很簡單,那就是撐起一個能量護罩,屏蔽那些小草小花的微弱的生命氣息就可以了。

種好了草,夏雷躺在了鬆軟的草地上,頭枕著胳膊,嘴角還叼著一根草,仰望昏暗的天空,很舒適很愜意的樣子。

狄陰湊了過來,伸手抓向了一棵小草。

夏雷說道:「拿開你的小手。」

狄陰說道:「我只是想看看這些草和小花是怎麼回事,我從來沒有見過。」

「帶面巾的人不給看。」夏雷說。

「小氣,哼!」狄陰氣鼓鼓地道:「不看就不看,我還不稀罕呢!」

不死火鳥焚焰嘆了一口氣,「你們能不能不吵啊,我們現在不是敵人,而是共患難的朋友。」

狄陰說道:「我和他不是朋友。」

夏雷笑了一下,「我覺得也不是朋友。」

不死火鳥焚焰又嘆了一口氣,「龍王,能給我一棵草嗎?開花的那種,我也想看看。」

「沒問題。」夏雷伸手拔了一棵開花的小草,隨手一拋就拋到不死火鳥焚焰的身邊。

不死火鳥焚焰用嘴叼了起來,然後遞到了狄陰的手邊,「火兒,你看看。」

狄陰伸手抓住了那棵開花的小草,可還沒等她仔細看一眼,那棵小草上突然就萎了,然後化成了齏粉從她的指縫之中滑落了下去。

狄陰目瞪口呆地看著她的空空的手掌,愣了好半響才回過神來,然後她將視線移到了夏雷的身上,「這是怎麼回事?」

夏雷並沒有理她。

拽什麼呢?

你是公主,我他媽還是幽靈國的國主呢!

不死火鳥焚焰說道:「他是第七個造物主。」

「什麼?」狄陰驚訝失聲。在她的印象里夏雷只是一個叛軍頭領,所謂的幽靈國國主,而她是不承認這個身份的,甚至覺得好笑。造物主,這個身份還是她第一次聽說,而且是從她的母親不死火鳥焚焰的口中聽到,她怎麼能不吃驚!

「他擁有創造生命的能力,在他的王國里,那些鬼民都稱呼他為第七神。」不死火鳥焚焰說。

「神?」狄陰看夏雷的眼神有些不一樣了,可她怎麼也不願意相信眼前這個弔兒郎當,還有點色的人類男子是什麼第七神。要知道就他的人類這個身份而言,在黑日帝國里就只值一兩塊錢。可是,就這麼一個值一兩塊錢的卑微的人類居然擁有創造生命的能力,還成為了神,這也太逆天了吧?

不死火鳥焚焰接著說道:「我親眼看他改造了那些鬼民,他的能量無比神奇。」

「嘿。」夏雷說道:「焚焰,我還在這裡,你就要將我所有的秘密都告訴她嗎?」

不死火鳥焚焰說道:「她是我的女兒,我當然要告訴她。她也是要去太陽之城的,所有我要讓她先了解一下關於你和你的城的情況。」

「母親,我不去他的城市。」狄陰一口就拒絕了。

不死火鳥焚焰說道:「火兒,不要意氣用事,這個世界由黑日大帝掌控,除了龍王的太陽之城,無論我們躲到什麼地方都會被他發現,然後再次落入他的手中。」

狄陰沉默了。她雖然什麼都沒有說,可她卻知道不死火鳥焚焰說的是真的。現在除了夏雷收留她,黑暗死亡世界雖大,卻沒有她的容身之所!

不死火鳥焚焰接著說道:「我的火兒,一旦我們被黑日大帝抓住,他會殺了我,而你也將會成為祭品獻祭給黑暗主宰冥亞斯,無論如何我都不願意看到你成為祭品而犧牲。」

「可那不就是我的使命嗎?」狄陰的聲音幽幽的。

「那不過是強加在你身上的使命。」夏雷說道:「我的身上也背負著那個使命,可我一直在努力鬥爭。在我的家鄉有一句話,我命由我不由天。你的命運應該在你的手中,而不是在被人的手中。如果你連鬥爭的勇氣都沒有,你又怎麼對得起哺育了你,冒著生命危險來救你的母親?嗯,還有我。你應該和我一起戰鬥,我相信總有一個辦法可以解決我們的問題。」

狄陰沉默了一下,「那好吧,去了不死島之後我跟你去太陽之城。」

夏雷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不過太陽之城沒有戴面巾的人。」

狄陰輕輕地哼了一聲,「那我就是第一個。」

傲妃天下 「你為什麼就不肯摘下你的面巾呢?」夏雷的心中一片鬱悶,「為什麼呢?」

狄陰說道:「我自然有我的原因,不用你管。還有,你為什麼這麼想我摘下面巾?你想幹什麼?」

夏雷無言以對,他的視線忽然移到了天空上。

轟!

一隻巨大的死獸突然從天上墜落下來,砸在不死火鳥焚焰的身邊,沙土飛揚,沙灘上也多了一個大坑。

「焚焰妹子!你肚子一定是餓了吧?我給你帶吃的來了。」龍的聲音。

不死火鳥焚焰一臉痛苦的表情,然後將頭埋進了沙灘里。

「主人,這一路追得人家好辛苦喲。」美黛莎的聲音。

它說話必然有一個「喲」。

夏雷有些頭疼,心裡嘀咕,「喲你妹喲……」

頭角崢嶸的少年,光頭的女人從天而降,接下來的夜註定不會安靜。 一座小島出現在了浩瀚無邊的無盡之海上,它的整體呈一個月牙的形狀。從天空鳥瞰,海水之中依稀有大量的深黑區域,與小島連在一起,構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形。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它最初是一個圓形的巨大的島嶼,可是後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被砍掉了一大半,就只剩下了現在的一彎月牙。

它就是不死島。

在不死火鳥焚焰所喚醒的混沌記憶里,這座島上是有一座火火山的,可是那座活火山也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停止噴發了。

不死火鳥浴火而生,沒有火山,沒有流淌的岩漿河流,這座島其實已經不是什麼不死島了,它已經死了。島上沒有任何植物,哪怕是一棵灰色的草都沒有。島上除了灰褐色的岩石之外再沒有別的東西。

「我們下去。」不死火鳥焚焰載著狄陰俯衝了下去。

夏雷也俯衝了下去,頭角崢嶸的少年和光頭的女人也緊隨其後,降落小島。

不死火鳥焚焰的落腳點是一條幹涸的岩漿河流,在乾涸的河床旁邊有一個用樹枝搭建的鳥窩。那就是它的家,也是狄陰出生的地方。

狄陰從河床邊一躍,來到了巨大的鳥窩之中,靜靜地站著,似乎在思考什麼,或者是在感受什麼。

「好奇怪喲,她在幹什麼?」美黛莎冒出了一句話。

可是,沒人理它。

不死火鳥焚焰的眼角有些濕潤,它和它的孩子終於回家了,可它熟悉的家卻已經面目全非,已經不是它熟悉的那個家了。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明知道很危險,為什麼還執意回來,她想幹什麼?」

就在他這樣想的時候,狄陰將她身上的環形符文血晶取了下來,放在了鳥窩之中。

轟!

一片血色的能量從環形的符文血晶之中釋放了出來,將整個鳥窩,還有狄陰都被籠罩在了血色的能量光之中。

血色的能量光越來越濃,如火焰一般燃燒。很快就看不見狄陰了,火焰一般燃燒的能量光之中漸漸浮現出了一雙巨大的翅膀,血色的翅膀。

「那是……」夏雷目瞪口呆地盯著血色能量光里呈現出來的影像,他看到了巨大的血色羽翅,可在那雙翅膀的中間他看到的卻不是一隻不死火鳥,而是一個女人,狄陰。

血色能量火焰中的狄陰既有不死火鳥的特徵,又有守夜者的特徵,更像是一個不死火鳥和守夜者的綜合體。而在夏雷,血色能量火焰之中的狄陰卻更像一個背生雙翼的聖潔天使。

這是怎麼回事?夏雷目光獃滯地看著能量火焰中的狄陰,他的心中也暗暗地道:「不死火鳥焚焰說她是從一顆不死火鳥的卵之中孵化出來的,可誰生了那顆卵?她的生身父親又是誰?」

血色的能量火焰中,狄陰似乎正在用這種方式尋找什麼。那塊環形的符文血晶從她的腳下懸浮了起來,然後又停在了她的額頭上。環形符文血晶中符文閃爍,她的皮膚上竟然也有能量符文顯現出來,看上去就像是極其古老神秘的紋身。

忽然,夏雷想到了什麼,他的眼睛里也充滿了驚駭的意味,「她……她和我一樣!她沒有父親,只有母親。創造她的存在利用了一隻不死火鳥的子宮孕育了她,她的身上不僅有著守夜者的最優秀的基因,還有不死火鳥的最優秀的基因。不死火鳥,不死不死,不死火鳥擁有浴火重生的能力,黑暗主宰要的就是她這樣的媒介,而她……她就是黑暗主宰冥亞斯的唯一!」

誰受益,誰的嫌疑就最大。從這個角度去縫隙,黑暗主宰冥亞斯創造了她的嫌疑最大!

可是,六個造物主創造了他是因為有起源城的存在,黑暗主宰冥亞斯又是怎麼創造她的呢?難道黑暗主宰冥亞斯也有一個類似起源城一樣的存在?

還有,狄陰的身上也擁有與他相似的透視能力,用能量根須下載記憶信息的能力,甚至還擁有與他一樣感知能量的能力。如果是黑暗主宰冥亞斯創造了她,那這些相似的能力又是怎麼出現的?難道是黑暗主宰掌握了與六個造物主一樣的創造生命的能力?

這一大堆的問題一下子就冒了出來,夏雷的思維越來越亂。

血色的能量火焰消失了,鳥窩還在。狄陰站在鳥窩之中,她身上並沒有什麼巨大的血色羽翅,只有白色的衣裳,乾淨得一塵不染。她的身上也沒有任何不死火鳥的特徵,與之前的她沒有任何區別。

剛才所發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個夢,或者是一個幻覺。

「火兒,你……」不死火鳥欲言又止,它也看到了夏雷所看到的影像,喚醒不死火鳥形態的狄陰讓它無比激動。因為這對它來說非常重要,它以狄陰的母親自居,狄陰喚醒屬於不死火鳥的基因,展現出不死火鳥的形態,這等於是一種「血緣關係」了。

「母親。」狄陰第一次開口叫不死火鳥焚焰母親。

「火兒!」不死火鳥焚焰張開了雙翅將狄陰擁在了它的懷中,兩顆血色的眼淚奪眶而出,它的聲音也帶著一點哽咽的感覺,「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小涅槃的?」

狄陰說道:「母親,你喚醒了我的混沌記憶,這兩天的時間裡我的腦海里不斷湧現出一些以前從來沒有的記憶。我不僅知道小涅槃,我還知道大涅槃。我動用小涅槃,我是想喚醒我身上的不死火鳥的基因,我成功了,我現在明白我是誰了。」

小涅槃?

大涅槃?

夏雷忍不住出聲說道:「狄陰,小涅槃是什麼?大涅槃又是什麼?」

狄陰連理都沒理夏雷,直接無視。

倒是不死火鳥焚焰給了夏雷答案,「小涅槃大涅槃都是我們不死火鳥的一種天賦能力,小涅槃可以喚醒前世記憶,身體基因,大涅槃便是脫胎換骨的浴火重生。」

夏雷心中一片驚訝,「原來是這樣,狄陰,你知道你的前世了嗎?」

這一次狄陰和夏雷說了一句話,「我從未浴火重生又怎麼可能有前世? 春風十里有嬌蘭 我之身利用小涅槃的手段喚醒我身體之中的屬於不死火鳥的基因。」頓了一下,她又說道:「你有前世嗎?我可以用我的本命血晶和小涅槃的手段試試,說不一定你能記起你的前世。」

夏雷有些心動,可他跟著就打消了那個去試一試的念頭,他搖了搖頭,「我沒有前世,我就是我。」

「你不試試你怎麼知道?」狄陰說道。

夏雷搖了搖頭,還是拒絕了。

「哎喲。」美黛莎插嘴說道:「你這個小鳥好壞的喲,你想用火燒死我的主人嗎?我,智慧與美貌的女神警告你,如果你敢對我的主人有半點歪心思,我會宰了你!」

智慧與美貌的女神?

夏雷忍不住看了美黛莎一眼,這貨什麼時候變成智慧與美貌的女神了呢?它不是愛情與慾望的女神嗎?

轟!

不死火鳥焚焰的身上頓時釋放出了滔天的血色能量火焰。

美黛莎撇了一下嘴,「好像烤雞喲。」

夏雷說道:「行了,你們別吵了。我想著就是狄陰你執意要來不死島的目的吧,你已經達到你的目的了,我們應該離開這裡了。」

不死火鳥焚焰說道:「火兒,既然你已經喚醒了你身體之中的不死火鳥的基因,你等於是重獲新生,你應該有一個新的名字。狄陰,那不是你的名字。」

狄陰說道:「我已經想好了,母親喚我火兒,我便以火為姓氏,我現在是火鳳,再不是狄陰。」

狄陰已死,火鳳新生!

夏雷的心中一片欣慰,她為自己取了新的名字,這代表著她已經下定決心與她的過去一刀兩斷了。如果她一直割捨不下她的帝國公主的身份,也就無法成為他的真正的盟友,那樣的情況下他還真是不好將她帶到太陽之城去。

忽然,龍抬首看向了天空,然後大吼了一聲,「有情況!」

龍對風雲變幻有著極其敏銳的感知能力,這一點就連夏雷都沒法比,因為那是龍的天賦能力。

此刻的天空突然改變,黑暗從四面八方向不死島湧來。可那絕對不是什麼自然的黑雲,而是黑暗能量。

黑日大帝來了,這片天空正在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變成他的絕對領域!

一旦黑日大帝的絕對領域籠罩下來,不死島上的所有人都無處可逃!他的絕對領域等於是他創造的世界,他的世界他主宰一切。那個時候,就算夏雷和三個強大的太古生靈,還有火鳳一起聯手都無法戰勝黑日大帝!

黑暗的深處傳來了黑日大帝的聲音,「狄陰,為什麼要背叛我?你現在認錯還來得及。跟我回去,我放過焚焰。」

火鳳瑟瑟發抖。

一句話就已經嚇成了這個樣子,可見黑日大帝在她心中的積威達到了何等的程度!

「主人,是戰還是逃?」美黛莎的聲音里滿是緊張的意味。

「當然是逃!」夏雷吼道:「我們下海!」

幾百米長的巨龍一頭扎進了怒浪翻滾的海水之中,眨眼就不見了。

「媽的喲!說逃你比誰都快!」 緋聞成真 巨大如山丘的龜也一頭扎進了海水之中。

夏雷一把抓住了火鳳的手。

火鳳驚怒地道:「你幹什麼?」

夏雷卻沒有任何解釋,縱身一躍,跨出不死島的海灘,帶著火鳳轟一聲扎進了海水之中。

不死火鳥焚焰一聲嘶吼,緊隨夏雷和火鳳之後也扎進了海水之中。不死火鳥最討厭的東西就是水,可它現在卻沒有任何選擇了。

嘩啦!

就在不死火鳥焚焰扎進海水之中的時候,天空中的黑暗能量突然鎮壓下來。

轟隆隆!

整座月牙形的小島轟然崩塌,瞬間被夷為平地! 無邊無際的黑暗鎮壓下來,不死島瞬間被夷為平地。就連翻滾不休的海水也在那一瞬間靜止了下來,然後千里冰封!整個天空與大海好像在一瞬間就死去了,陷入了永恆的黑暗與寂滅之中。

無盡之海,千米之下,一條幾百米長的巨龍趴在海底的淤泥之中,在它的旁邊還有一隻巨大如山丘的龜。夏雷和火鳳在另一側,手拉著手,也伏在一片茂密的海草之中。不死火鳥焚焰在夏雷和火鳳的身後,血色的羽翅上掛滿了海草,很是狼狽的樣子。

咔咔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