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落雨看起來有些虛弱,但眼中滿是笑意。

藍曦若伸出手催動了水系靈力,給她恢復了一些精神,然後去看那孩子。這大大的眼睛倒是蠻討喜的,藍曦若輕輕抱住,這孩子居然還咧嘴笑了。

「嘿……這孩子是不是認人啊,你看,笑了!」藍曦若俯身過去讓夏落雨看清楚。

夏落雨笑笑:「這個兒媳婦還滿意嗎?」

藍曦若一愣:「女孩子?」

「是啊,你不就盼着我生個小女孩嗎,這不,順你心了。」夏落雨的聲音溫和,卻滿溢幸福。

藍曦若「吧唧」在小孩子的臉上親了一口:「那好啊,以後呢,你就是我們家的兒媳婦了,知不知道?不許被別人家的臭小子拐走啊!」

夜華傲在旁邊哭笑不得:他們家若兒是想兒媳婦想瘋了吧?

再之後的之後,藍曦若沒用多長時間,就已經是接連晉級。現在大陸還沒有重建完畢,她趁著這個機會直接衝到了最巔峰,再次沒有了後顧之憂。

「赫兒,這小妹妹交給你照顧了,你可要好生看着她啊。」藍曦若在這孩子大一點的時候,直接指派給夜白赫照顧了。

夜白赫瞬間就變成了苦瓜臉——他家娘親這是怎麼了?

等到孩子長大一點的時候,已經能跟在夜白赫的身後叫哥哥了。

藍曦若笑嘻嘻的看着這溫馨的一幕,在自家相公的身上「吧唧」親了一口。

「哥哥哥哥……我……我也要親親……」屁事都不懂的小傢伙屁顛屁顛的跟在夜白赫的身後喊道。

夜白赫滿臉黑線,覺得這日子沒法過了。

又過了幾年,小孩子已經長成了小姑娘,那叫一個漂亮,完全繼承了夏落雨和紫月離的所有優點。

「赫哥哥,你怎麼才來啊。」小姑娘將夜白赫請進屋裏端茶倒水。

夜白赫看着轉眼間就已經長成亭亭玉立小姑娘的小傢伙,心裏顫了一下,隨後搖搖頭。

接連幾日,小傢伙沒有找夜白赫了,而是和紅舞莫家的藍羽琥一起出去了,他心裏開始不高興了、

「珂兒你不要和藍家那小子玩,他會把你帶壞。」夜白赫煞有介事的對紫珂兒說道。

「是嗎?那你呢?」

「我當然不會啦!」

又一年——

夜白赫越發覺得自己不對勁了,自己對紫珂兒這小丫頭的注意已經不在正常範圍之內了。自家娘親說他喜歡紫珂兒,他死不承認。

「珂兒哥哥,今日藍羽琥說喜歡我,讓我和他在一起。」小姑娘開口。

夜白赫直接拍桌子起身:「不行,不要答應他!一個小毛孩,照顧不好你!」

「那誰能照顧好我呢?」紫珂兒歪歪腦袋。

「我!」夜白赫不假思索脫口而出。

紫珂兒愣住,隨後臉就紅了起來。

「珂兒,我們在一起吧,我喜歡你。」夜白赫這才承認了自己的感情。開玩笑,再不告白,他家的珂兒要被那該死的臭小子拐走了!

「啊?」

「你要不和我在一起,我就不理你了!」

「啊?不要……那好吧……」

紫珂兒覺得……自己好像被拐了?

娘親,我好像被奇怪的哥哥拐走了……

「那好,你就是我的了!」夜白赫宣佈了自己的所有權。

「啊?哦哦……」

【番外篇完結】

【本書全本完】

。 紅月幫著宋梅說出了她多年的委屈。

紅月明白宋梅不是不後悔當初的選擇,當初她以為自己嫁給了愛情,結果卻嫁了一個人渣。

她怎麼可能不後悔,可她不敢離婚,她怕離婚之後,周圍的親戚會更看不起她。

現在這樣,最起碼她還能維持表面的光鮮。

越是知道宋梅的想法,紅月就越是看不起這個女人。

這種男人不甩了難道還真要跟他耗一輩子?

如果是幾百年前的女人,有這個想法還不奇怪。

她這幾天已經對幾百年後的世界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現代社會的女人大多十分獨立,單親媽媽單親爸爸也不在少數。

又不是離了男人活不了,幹嘛要為了他人的眼光而這麼委屈自己。

這簡直就是有病吧。

雖然心裡吐槽不斷,但誰讓她答應了宋梅得讓朱家人後悔。

哪怕她恨不得直接一巴掌把這一家人拍死了事,為了達成宋梅的心愿,也只得暫時壓下心頭的想法,慢慢和朱家人玩。

「你要是後悔,這麼多年你想走機會多的是,我又沒有留過你,說到底你還不是想要我的錢!」朱偉強被最恨被人提到自己的過去。

大學的時候朱偉強雖然不是校草級別的帥哥,但也是有很多女人追的。

當時他千挑萬選選中宋梅,圖的就是他是A市本地人,而且還是獨生女。

將來等她爸媽死後,她家裡的房子還有存款肯定都是由她一個人來繼承,不用擔心多出一個兄弟來搶遺產。

當初為了求宋家把女兒嫁給他,他可沒少在宋家人面前裝孫子,扮深情。

而宋家人人前人後都一副他高攀了他們女兒的態度,弄得他很沒有面子。

那段日子簡直就是他人生的黑歷史,自從發家之後,朱偉強就最討厭人家提到他以前的事。

就是怕想起自己以前被人看不起的日子。

宋梅知道他的忌諱,從不在他面前提以前的事。

這回宋梅犯了他的忌諱,朱偉強看著宋梅的眼神更加不滿,眼中的厭惡越發不加掩飾。

「你說這麼多,不就是想激我,讓我一分錢不拿,就這麼從你們朱家出去嗎?我沒那麼傻。

我今天就告訴你,你想讓我離婚可以,不過我要你們朱家一半的財產,你不給錢我就不走了,你那個琳琳,這輩子都別想做名正言順的朱太太。

「賤人!你這個賤人!我們朱家的錢憑什麼給你,你別想拿走我們朱家一分錢!」朱偉強氣到青筋直爆。

「隨你怎麼說,等你什麼時候把錢準備好了,我們什麼時候離婚,如果你不給錢,我不介意走法律程序。

你別忘了現在你是過錯方,要是上了法庭,到時候沒臉的是你和你的琳琳啊。」

紅月把想說的話說完,便直接起身回了房間。

反正她也才剛到人界,就費點時間和這家人多玩玩吧。

朱偉強被宋梅氣得差點把家裡的擺設都給砸了。

「賤人!宋梅這個女人果然都是裝的,我不會讓你得逞的,想要我的錢,你做夢!」

朱偉強看著客房的門,眼中閃過一絲狠戾。

等朱偉強趕到醫院的時候,老太太和琳琳正陪在朱海潮的身邊。

朱家有錢,專門給朱海潮安排了一個VIP病房。

病房裡有VIF有電視,就連沙發也是從國外專門訂製的。

朱偉強這次受的傷並不是太嚴重,就是下巴被磕到了。

醫生已經幫他上過葯,還用繃帶幫他把下巴包紮了起來。

老太太已經讓琳琳去給朱海潮買了水果和牛奶,可朱海潮的下巴很痛,現在根本不敢嚼東西吃。

老太太讓買的東西,除了那些牛奶之外,其他的朱海潮看都不看一眼,更別說吃了。

「阿偉,你可來了,你看個那從把我們家小海打得多慘,小海的下巴都腫了,醫生說還要好幾天才能消鍾,她把自己的親兒子打成這樣,真是不是人啊!」

老太太一看兒子開門進來,就立刻開始呼天搶地的鬧起來。

「親愛的,姐姐這次是挺過份的,你可要好好說說她,海潮怎麼說也是我們朱家唯一的孫子,她怎麼就打得下手。」

琳琳一臉心疼的對朱偉強說。

「爸,你一定要幫我報仇啊,我長這麼大連爸你都沒有打過我,她憑什麼打我!她憑什麼!」三個人中最委屈的那一個絕對是朱海潮。

朱海潮一直就在等著他爸,想讓他爸幫他主持公道,教訓那個女人。

「別提了,那個女人說要我拿一半的財產給她,否則她就要去法院告婚內出軌。」朱偉強鬆了松領帶,一臉煩燥的說。

本來宋梅是一個很好拿捏的女人。

她性格清高,而且愛面子。

想要讓她同意凈身出戶並不難。

沒想到她現在竟然性格大變,連以前最緊張的兒子也不緊張了,清高的性格也變了。

宋梅的改變,打亂了朱偉強的所有計劃,讓他煩得要命。

給宋梅一半身家當然不可能。

可不給萬一她真的鬧到了法院,不管關司打不打得贏,這個臉他也丟定了。

隨著社會地位的提高,朱海強也越來越在呼他的臉面,他在外面找女人是一回事。

把這件事鬧到天下皆知又是另一回事。

他可不想讓同行看他笑話。

「什麼!她還真敢開口,這可是我們朱家錢,將來這些錢都是我們家小海的,她要這麼多錢,肯定是想把我們家的錢帶出去貼補外面的野男人。

這個賤人八成已經在外頭有了個相好的!阿偉,你可不能糊塗,千萬不能答應她啊!」

老太太聞言,氣得大聲咒罵宋梅,又怕兒子會一時糊塗,真給那個女人一半身家。

「親愛的,姐姐這也要得太多了,當初你白手起家的時候那麼辛苦,姐姐一點忙都幫不上,還只知道花你的錢。

現在家裡這些錢可都是親愛的你辛苦賺來的,千萬不能讓姐姐帶走啊!」

錢的事,事實自己的利益,琳琳可不想讓宋梅得逞。

「爸,你可不能答應她!」就連朱海潮也這麼說。

朱海潮從小就知道,朱家的一切未來都會是他的,如果被他媽帶走了一半財產,他豈不是就要少繼承一半。。「那你有信心打過幾個」

大師沒有否定或者肯定唐三的話,而是提出了這樣的問題。

史萊克眾人都已經看過了西拉斯學院的資料,也明白大師的擔憂的是什麼。

西拉斯學院確實是一個棘手的對手,所有隊員都有個統一的第一魂技,叫做狂怒。

進入狂怒狀態后,每個人的攻擊屬性瞬間增

《斗羅:我是唐三妹妹》第二百九十一章:西拉斯學院高呼了一聲「幽州軍!前進!」

揮着劍的劉平第一個沖了出去。

衝出去的一瞬間,劉平感受到了從自己耳畔吹過的凜冽的寒風,感受到了自己背後不停震動的大地,感受到了來自冬日的暖陽,聆聽到了背後傳來的隆隆鼓聲。

目視前方,縱馬狂奔的劉平發現,這並不是自己第一次上戰場,不過之前

《三國從招攬趙雲開始》第二百零六章劉平的初戰 佳瓊說的,鮑心愉都聽懂了,也聽心裏去的。

還挺新鮮的,這是第一次有人這樣教她。話雖犀利,可聽着讓人格外舒服。

鮑心愉挺直腰桿,以後,她就要據理力爭,要為自己而活。

兩人說話間,就聽見程掌柜說:「有人來了。」

梅姐已經迎了過去。

來的是一位穿着極為奢華的夫人,頭上戴的珠翠一看就是上品。

她們最喜歡這種顧客,出手大方,梅姐特別殷勤為她需要什麼。

「看看衣服。」貴婦人說。

梅姐就挑店裏價格貴的給她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