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土飛揚,樹木橫飛,一股股強橫的能量波動,自樹林中席捲而出!

眨眼間,小九便與那兩名壯漢交手十餘招,讓風天涯不可思議的是,兩名壯交手十餘招漢居然是沒有落敗!


「速戰速決!」

見小九不斷戲耍那兩名壯漢,風天涯有些不滿道!

聽聞,打鬥中的小九,頓時有些不好意思起來,然後,沖著風天涯扮了個鬼臉后,大喝一聲道:「兩個大傻冒,你們若再不展露真正的實力,九爺可要生氣了啊!」

下一霎,兩名壯漢氣息頓時暴漲,陡然間,兩股讓風天涯心悸的氣息,便是自兩名壯漢身上暴涌而出!

化神境?

「我去,居然隱藏這麼深…」風天涯的神情立刻便嚴肅了起來,而同時間,那任智的身形,也是猛然向他衝來!

然而,正當風天涯欲對那任智發起攻擊之時,那任智身影陡然消失不見!

不好,風天涯臉色大變!

轉瞬間,身後兩道破空聲響起,緊接著,兩股讓風天涯頭皮發麻的氣息,便是自身後暴沖而出!

砰砰!

當風天涯反應過來的時候,身後兩道凌厲的掌風,已經是近在咫尺,倉促轉身,兩掌同時揮出,便是與那兩道凌厲的掌風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然而,風天涯倉促揮出的那兩掌,卻並沒有阻擋住那兩道凌厲掌風的攻勢,眨眼間,便是被兩道凌厲的掌風輕鬆化解,更是一路勢如破竹,最後,直接狠狠拍在了風天涯的胸口!

噗!

濃稠的鮮血,如同瀑布般自風天涯口中噴薄而出,身體也是如同炮彈般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之上,一道道恐怖的裂痕,地風天涯身體撞擊的地面開始急速蔓延而開!

眼看風天涯遭受那般重創,小九頓時間便是暴躁起來,這幾人的無恥已經徹底惹怒了他!

「無恥至極!」

隨著一聲憤怒的嘶吼,小九的整個身體便是開始燃燒起來,頓時間,整個樹林金光四射,隨後,一道道金色的火焰,自小九的身體瀰漫而開!

驚天的炙熱溫度自樹林瀰漫而開,一道道金色的波紋急速蕩漾而開,金色波紋所到之處,皆是一片虛無!


「給九爺死!」

眨眼間,兩條數丈之長的金色火龍,便是自小九的身體里奔涌而出,金色火龍帶著驚天的咆哮,與駭人的氣息,向著臉色驟變的兩名壯漢,奔襲而去!

下一霎,兩名壯漢沒有來得及發出一絲痛苦的哀嚎,便是被那恐怖無比的金色火龍瞬間吞噬!

然而,此時的身受重傷的風天涯,已經是被那出手偷襲的兩名壯漢,死死的抓在了手中,隱隱間,看見他們的雙手在顫抖!

「好險…,若不是及時改變了策略,恐怕此刻我們所有人都死在那火龍之下了!」臉色早已凝重無比的任智,此刻也是不由的震驚道!

「少主人,我們怎麼辦?」任智右側的壯漢,聲音顫抖著說道!

我們這麼周密的計劃,本以為萬無一失,沒想到那小傢伙居然那麼恐怖,我看整個萬乾會中,也只有父親與幾位長老能鎮得住他!

「原以為憑你們四人能與那小傢伙拼個不相上下,現在看來真的是失算了,別說奪得神元佛草,就是我們安然而退,恐怕都難了!」任智無比沉重的說道!

「放開他!」

小九金色的眼瞳掃過那那抓住風天涯的兩名壯漢,冷冷的喝道,而這時,重傷的風天涯也是蘇醒了過來!

「小九前輩,在下並不想傷害他,只想要神元佛草!」任智雖然面色平靜,但心裡已經是驚恐到了極點!

「放開他!」

小九依舊是一句簡短的回答,凌厲的眼瞳中,金色火焰跳動,死死的怒視著那兩名抓著風天涯的壯漢!

「少主人,何須與之廢話,現在這小子在我們手中,他豈敢亂來!」左側的壯漢出言喝道!

「我們走!」

聽聞,任智點了點頭,旋即,對著小九道:「小九前輩,等我們到了萬乾城,定會讓他離開,現在若是放開他,恐怕,我們只有死路一條了吧!」

「在九爺面前,你們能走掉么?」

下一霎,小九身形猛然一怔,陡然間,兩條比之前更為霸道的金色火龍,便是他自身體內爆射而出,最後,竟是不顧風天涯的死活,直接向著那兩名壯漢衝去!

頓時間,所有人臉色大變,唯有剛剛醒過來的風天涯,慘白的臉上,閃過一抹凌厲!


「我兩擋住,少主人快先走!」眼見那兩條金色火龍奔襲而來,兩名壯漢趕忙對那欲想出手的任智喊道!

「一起走!」

出乎意料的是,那任智並未率先而逃,反而是果斷的留了下來!

兩條火龍眨眼即到,未有絲毫猶豫,便是直接穿過來風天涯的身體,最後狠狠的轟擊到了那兩名壯漢剛剛凝結而成的綠色光罩之上!

轟轟!

綠色光罩瞬間碎裂,在最前面的一名壯漢,直接便是被那兩條霸道的金色火龍,焚成了灰燼,而後面那名唯一的壯漢,整個下身也是徹底消散在了那片金色火龍的巨口之中,最後,剩餘的部分,也是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中,在發出一聲痛苦嘶吼后,他不甘心的閉上了眼睛!

隨後,小九又是一指點出,一根布滿金色火焰的金絲,便是陡然射出,瞬間便將那眼神暗淡無比的任智,緊緊的束縛在了原地!

「死不了吧?」

小九說的話,雖然依舊是那般不客氣,但語氣中卻是有著濃濃的關懷!下一霎,金色身形掠動,小九陡然便是出現在了風天涯身旁!

「多愧修鍊了太虛神體,不然剛才的偷襲,我必死無疑!」風天涯情重咳幾聲道!

「你先調息,九爺給你護法!」

說完,小九臉色再次一冷,對著樹林後面一聲稚喝:「趕緊滾,不然九爺連你們一起收拾了!」

嘶!

「快走,被發現了!」樹林後面,一處非常隱秘的地方,七道身影趕忙倉惶而撤!

這七人便是那在拍賣會上將九階玄獸玄靈,順利拍走的中年女子一行人!話說,這七人正在樹林中歇息,正吃的美味烤肉呢,卻是被樹林中的打鬥聲驚動,幾人聞聲趕來,便是看見那曾經搶他們烤肉的小九的狠辣手段!

……

「老七,以後看你還敢得瑟不了?」中年女子轉頭說道!

「四名化神境強者,居然擋不住那小傢伙的一招,看來真如大姐所說那樣,就算師尊都未必是他的敵手啊!」老七沒有正面回答,心中卻是隱隱有些后怕起來!

「趕緊走吧,萬一那小傢伙一不高興追上來可就不好了!」

話落,一陣閃爍,幾人便是消失在了樹林之中!

幾個時刻后,風天涯從調息中緩緩睜開了眼睛,在這幾個時辰中,那任智也是遭到了小九非人的摧殘,然而,在這個過程中,儘管小九手段盡出,卻依舊沒有讓那任智嘶喊一聲!

此刻的任智,渾身上下除了一些**部位,其他的都已經是露在空氣中,頭髮凌亂,嘴角血跡斑斑,臉色臃腫,雙瞳失神,在其身上,更是傳來了陣陣血肉燒焦的氣味!

「小九,夠了!」

風天涯輕咳一聲,然後徐徐站立而起,道:「士可殺不可辱,放他走吧!」

什麼?

放他走?

你腦子秀逗了?他可是差點弄死你啊,一旁正不亦樂乎的小九,連連發問,那番表情,顯得極為不可置信!

「我欣賞他的計謀與膽識,若不是他低估了你的實力,恐怕躺在地下的便會是你我二人了!」風天涯沉思道!

「好吧!」

你說了算,小九無奈攤攤手,旋即,輕輕一點,那束縛任智的金色光線便陡然消失不見!


「你走吧,半年後,屠神幻境我希望還能遇到你,到時候,我定憑自己的本事,與你一較高下!

說完,風天涯看也沒看那任智,便轉身向著樹林深處走去!

……

一個時辰后,風天涯與小九早已不見了蹤影,而一度發獃的任智也是緩緩的站了起來,他的眼神在這一刻變得無比堅定,卻是看不出一絲的仇恨與憤怒!

「我雖跋扈,卻也不是真正玩世不恭,今日你放我一命,我任智銘記於心,待屠神幻境開啟時再遇,我必讓你大吃一驚!」任智輕聲自喃道!

桀桀!

恐怕你沒有機會了,任智正欲離開之際,一名藍袍男子陡然出現,旋即,身形猶如閃電一般,自任智身前掠過!

「小子,你勿要怪我,你若是不死,我第大仇,何時才能得報!」藍袍男子冷蔑的看了看緩緩倒地的任智,再次陰狠狠的道:「小畜生,你殺害萬乾會會主之子,就等待他父親的瘋狂報復吧!」

哈哈哈哈!

一陣陰險的大笑,響徹了整個樹林,同樣,也震動了那天邊不甘落下的殘陽! 殘陽落去,荒涼的樹林中,任智的屍體靜靜的躺在殘缺的大地之上,他雙眼睜的圓圓的,臉上儘是濃濃的不甘!

他生前的那些豪言壯語,與雄心壯志,卻是只能等來生再實現了,他是那萬乾會會主最為疼愛的兒子,此番外出,他只為拍的那能修復他父親神元的神元佛草,卻不曾想,他再也不能回去!

其實,任智身死,最為高興的應該是他大哥任莽,因為,至此後,在也無人能撼動其萬乾會未來接班人的地位了!

樹林中,一頭閃電般的黑色玄獸急速穿行,在玄獸背上一名男子的表情顯得極為焦急!

唰!

黑色玄獸猛然停在了一具下身殘缺的屍體旁邊,背上男子一躍而下,表情頓時一變,那番摸樣,顯然他認識那具殘缺的身體,當下他便是轉身四處搜尋起來!

這位男子便是雲商會的五階炎丹皇,也是那任智的炎四叔!

而此時,這位炎丹皇,已經是出現在了任智的屍體旁邊,只見,他雙眼含淚,唇角不斷顫抖,有些哽咽道:「智兒,你不該啊,為何不聽四叔勸告!」

「風天涯,你為何如此殘忍!」炎丹皇咬牙切齒的嘶吼道!旋即,跪下身去,將任智輕輕摟起,坐在了早已匍匐在地的黑色玄獸身上,向著萬乾會的方位奔掠而去!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風天涯在沿途的道路上,尋了一處僻靜的地方,將身體所受的傷勢修復大半后,便是馬不停蹄的向著雨宮的方向急速行去!

雖說那雨宮是整個天辰大陸五大頂級勢力中排行末尾的勢力,但整體實力卻是一點兒也不弱於其他勢力,就算是那排行第二的雷殿,都是不敢輕易招惹!

雨宮的大宮主雨落,也就是雨詩的母親,據說,是虛神境大圓滿修為,也可能已經步入了真神境強者的行列,但具體是那個境界,恐怕就算是風天涯的父親,都不一定知曉,因為所有見過她的人,對她的印象完全是停留在二十年前!

只因,她已有二十年未曾離開過那雨宮,在這二十年間,但凡有何事情,皆是由雨宮的二宮主雨寒,也就是雨詩的小姨出面處理!

當然,最為神秘的便是那雨詩的父親,皇甫昭,二十年前,他乃是與風天涯的父親齊名的恐怖存在,一身修為驚世駭俗,當時,除了風天涯的父親能與之戰個不相上下,整個天辰大陸幾乎是無人是其敵手,后皇甫昭在機緣巧合下結識雨落,兩人互生情意,並完美結合,也就是兩人結合后,那皇甫昭卻是漸漸地淡出了世人的視線!

如今,整個天辰大陸,除了年歲大一點的,其餘人,根本都不知道皇甫昭是何許人也!

……

隨著離雨宮越來越近,風天涯的心情也是越來越緊張了起來,畢竟,他此番可是去向雨詩的父母提親,他真是怕雨詩父母不同意!

隨著離雨宮越來越近,風天涯同樣是感覺到了些許的震驚,一眼望去,四處都是白茫茫一片,天空中飄蕩著濃稠的白霧,而那濃稠的白霧繚繞在一座座矗立的冰山之上,使得這裡看上去,猶如是天宮一般充滿了無盡的神秘!

「還沒到?」

一道有些不耐煩的聲音,在空曠的山野中驟然響起!

「應該快了!」

這一路下來,風天涯聽的最多的便是「還沒到」三個字,他感覺他的耳朵都要磨出繭子了,隨意應承了小九一聲后,他也是有些無奈的嘀咕道:「這地方可真是奇妙,要是沒有雨詩事先告知,還真不一定能來到此處!」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