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進車裏,示意金虎昌開車,他自己則是掏出手機,準備向前輩,不,向大腿表示一下自己的敬仰之情。

「怒那,對不起,是我不識廬山真面目,竟然……」剛接通電話,徐賢俊便開始了自己滔滔不絕的馬屁。

Jessica直接聽蒙了,這小子在幹嘛?雖然不明白,但是這人這麼……市儈?的樣子還是第一次見到,並不打算打斷他,任由他奉承。

還是徐賢俊自己說的口乾舌燥,停了下來。

「把我誇成這樣,是要求我做什麼嗎?」Jessica甜笑出聲。

「嗯!」徐賢俊先是重重點頭,接着諂媚道:「怒那,以後帶我在華夏混唄。沒想到怒那在華夏這麼厲害,還剛幾天啊,竟然能讓兩個劇組來找我?哎,幸福的煩惱啊,都不知道該選哪個劇本了。」

「兩個劇組?」Jessica聲音里充滿了疑惑。

「是啊,兩個劇組。怒那也沒有想到吧,可惜我只能選擇一個,哎,好可惜。」徐賢俊真的感覺可惜,剛才的第二個劇本人家明確表示11月份準時開拍。正好那個時候《釜山行》也應該拍攝結束了,但是《出線》應該會開拍了吧。

「你認為這兩個劇組是我找的?」Jessica眉頭抬起、眉梢下拉,成了╯□╰字。

「難道不知怒那打招呼的?可是在華夏那邊也只有怒那是我的朋友啊,況且,我也只和怒那說過求包養啊。」

徐賢俊感覺自己要烏龍了,也是,怒那要是有這樣的能力,又怎麼會拍《瘋狂小事》這樣的電影?

「雖然我很想擁有你說的這種影響力,可是怒那真的做不到啊。嚶嚶……」Jessica在那邊假哭起來。

「哎,我還以為以後能去華夏抱怒那的大腿呢,看來這個想法泡湯了。」徐賢俊也有點失落,這麼粗的一個金大腿就這樣沒了。

「哎,你在華夏這麼出名嗎?我怎麼沒有感覺到?竟然有兩個劇組找你。」Jessica回過神來,有兩個劇組找上他,說明他的知名度很高,可是自己沒有聽到啊,聽到的韓國演員多是李敏鎬、金秀賢等人。

「如果不是怒那,我也很納悶,他們是怎麼知道我的?難道是捐款?」排除Jessica這個因素,自己在華夏最受關注的,就是這件事情了。

「很有空可能。」Jessica認同這個觀點,最近她上的華夏綜藝,明顯對她感興趣了很多,常常提及她中獎捐款的事情。這讓她很慶幸當初徐賢俊的捐款提議,要不是他提出來,以自己當時缺錢的情況來說,有很大可能不會捐款,那麼也就沒有了現在的額外照顧。

「那個……咳咳。」徐賢俊突然想到一事,還是現在說吧,別玩什麼先斬後奏了。既然不是她幫的忙,那麼現在這個時刻,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你想說什麼就說吧,不要吞吞吐吐的。」Jessica聽到徐賢俊的遲疑,便知道他有很為難的事情要說。

「我臉不是受傷了嗎?」徐賢俊先列出原因。

「內,可是我以身相許你不要啊?」Jessica強忍住笑意,開始逗弄徐賢俊,她知道徐賢俊說這個,必定是有事相求,所以直接絕了徐賢俊的後路。你拿臉傷說事,我就說拿你拒絕以身相許來回應。

果然,徐賢俊聽到Jessica這話,頓時說不下去了。要是自己直接表明「我不稀罕你的身子,只想抽出點時間探班」,Jessica絕對會立馬掛斷他的電話,並且還會長時間的不理他。

「唉……」

徐賢俊無奈,看來還是得執行先前的方案了,先斬後奏,然後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節目組身上。

「好了,不逗你了,有什麼事情你就說吧,能幫的我就幫,幫不了的……看在你剛剛把我想得那麼厲害的份上,我也會儘力去做。」Jessica聲音溫柔,心中做好了退讓的打算啊。

「那個,下次拍攝《我結》的時候,我想請半天的假。」

徐賢俊吞吞吐吐,還是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請假?請假幹什麼?」這一句只是Jessica隨口問出的,她心下已經答應,連拍《我結》他都需要請假,顯然是去做更加重要的事情。

「咳咳,先前答應了藝珍怒娜去探班,但是因為最近被導演盯得死死的,不敢再請假,所以我就想着……」

「想着從《我結》截取時間是吧,反正它也不是多重要。你的臉是因為這個節目、是因為我受的傷,所以你有足夠的理由去佔用這個時間。」Jessica打斷了徐賢俊的話,語氣里充滿了冷意。

「怒娜,我不是……」徐賢俊也不知道該怎麼辯解,他心中就是這樣想的,但是他不能這樣說。

「你去好了,你去看你的女朋友,我也正好去看我的男朋友。」說完這話,Jessica直接掛斷了電話。

徐賢俊看着手上被掛斷的手機,一時間沒了言語。他感覺事情的發展方向,越來越偏離他預想的軌道了。

剪不斷理還亂啊。

時間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不管等在你前方的是好事情還是壞事情,它都將帶你到達、並隨之又把它拋棄在身後。

徐賢俊探班孫藝珍是以二人合作為借口的,因為他身後還跟着《我結》的一個攝像組,所以二人表現的並不親熱,只當是一對關係很好的前後輩。

孫藝珍對這倒是沒有什麼不滿的,相反她還有點興奮,甚至比徐賢俊其他時候前來更甚,因為今天這會本該小男人和他前輩拍《我結》呢。咯咯,做女魔頭的感覺真好,想必他的前輩快氣瘋了吧。

最後離去的時候,孫藝珍還很是無意的和徐賢俊來了個大大的擁抱,示威的意思不言自明。

(演播室:「啊,我也想要孫藝珍的擁抱。」金正民一臉的羨慕。

「你就算了吧,你和孫藝珍一起拍過戲嗎?」朴美善不屑的看了金正民一眼。

「就是,孫藝珍是你想擁抱就能擁抱的嗎?」金娜英也跟着刺了一句,不過隨後又感慨道:「孫藝珍和徐賢俊的關係真的很不錯呀,上一次拍戲的時候都專門抽出時間來當我們的嘉賓。」

其他二人也是點頭認證,能讓孫藝珍上節目就不錯了,更別說是在她拍戲的時候了。

「所以這次徐賢俊,也是特意抽出時間去探望孫藝珍的吧,把自己老婆都丟下了。人家其他兩隊可都是成雙成對呢。」

說道這個,其他二人也都笑了起來。)

此時的Jessica正一臉尷尬的看着眼前的廚具。因為三對夫妻聚會,所以得為彼此準備一份特別的飯菜,雖然一對是晚輩,可這是節目啊,難道給前輩夫婦準備的好一點,給後輩夫婦準備的差一點?

再說了,就是讓她準備一份好一點的飯菜她也不會啊!

混蛋,怎麼回不回來?難道還能在大廳廣眾之下親熱不成?

徐賢俊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其他兩對夫婦正忙得熱火朝天。兩位演員大前輩那就不用說了,人家配合的很好,飯菜準備的也很豐盛,畢竟年長他們十多歲,不能說前輩們吃的鹽比給他們吃的飯多,但是人家親自動手做飯次數要比他們多得多。

至於星宿夫婦,雖然是他們的后被,但二人都不是那種害羞的性子,很能放得開,就比方說睡覺,兩對前輩夫婦都還在分開睡的時候,這一對兒已經抱在一起睡覺了。他們二人此時正在觀看手機視頻,跟着學做菜,雖然常常出錯,但是有一種小夫妻手忙腳亂的甜蜜感。

只有Jessica,孤身一人,有點寂寥的在那邊切著泡菜,旁邊的米飯已經煮上,用的就是徐賢俊那個傢伙教導的方法,高一個指節。

「我來吧,你去幫我把……」徐賢俊拿過她手中的刀,看了一周,才接着道:「你去洗一下水果,弄個水果拼盤出來,這個大夏天的,不吃點水果真的受不了。」

Jessica原本還想耍一下小脾氣,可惜自己的力氣太小,剛一接觸,就被他把刀搶了過去,咕咕嘴,那也只好這樣了。 「孩子怎麼啦?從小不教育,長大了還得了?」

楚洛不依不饒。

莫曉輝就像堅強的後盾,給貝貝擋着。

楚洛無奈,打不了貝貝,你莫曉輝要護著,那就一起打。

胡亂的動起手來。

三個人就像老鷹捉小雞一般。

「楚洛,別這樣,別再打了。」莫曉輝剛開始只是擋,並不還擊。

「你們父女都不聽話,那我就一起打。」

楚洛加大了力氣,因為她重點對付起了莫曉輝。

莫曉輝之前只是讓着她,不與計較,此刻見楚洛這般,一出手就把楚洛打出來的手給握住了。

楚洛片刻就被莫曉輝控制住了雙手。

「好啦,不許再打了?」

莫曉輝警告道。說完慢慢鬆開了楚洛的手。

楚洛重獲自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偷襲莫曉輝。

莫曉輝猝不及防,被重重的擊中。

「楚洛,你至於嗎?」

莫曉輝忍着痛護著貝貝,呵斥道。

楚洛沒想到自己會得逞,要不然也不會這樣做。

「老公,你沒事吧?」

楚洛的臉上堆滿了擔心的神色。

莫曉輝很生氣:「這下你滿意了?」

抱起貝貝安慰著,不再理楚洛。

貝貝被嚇到了,哭的很兇。

楚洛見局面這樣,懊悔不已。

「老公,我錯了?」

「我再也不要理麻麻了。粑粑,你還疼不疼?」

貝貝對莫曉輝的關心,讓楚洛動容。

她沒有想到貝貝和莫曉輝的感情已經到了這般地步。

是不是我想多了?既然來人間感受疾苦,我為什麼要拒絕人間的七情六慾呢?

拒絕人間的七情六慾,又怎樣感知人間的疾苦?

楚洛似乎想透徹了。

來之前沒有提示,來之後也沒有指示,這實習看來是要自己參悟啊!

俗話說得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他的感情,又怎麼體會人間愛的味道?

既然他心甘情願的要那啥,我又何不順水推舟,贈送一個人情?

「老公,謝謝你的愛。」

楚洛很機械,很沒有感情色彩的擠出了這句話。

她只想完成任務。

雖然只是貝貝的任務。

「小傢伙,這下滿意了,還不快去洗洗睡?」

楚洛說出這話,覺得很丟臉。

但腦際里卻突然傳來一種莫名的聲音:恭喜你,打開了實習之門。由於你的感情表達沒有得到感情度的響應,所以完成任務失敗,敬請期待下次任務的開啟。

楚洛傻了。

原來實習就是這樣操作的?

早知道就和莫曉輝轟轟烈烈一場,說不定,早就完成了任務,回去做逍遙神仙去了。

楚洛用意念問道:那什麼時候才開啟任務?

腦際里一片寂靜。

楚洛等了很久,沒有回答。

莫曉輝見楚洛發獃,以為她說出剛才的為難話羞澀到了。

「楚洛,你沒事吧?」

楚洛心情不爽,來了凡間這麼久,才開啟了實習之門,那意思不是說,之前的人間生涯,就是白白浪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