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的莊稼封華用精神力收貨非常快,他幫不上忙。

兩個人心情都不錯,都在期待着馬上就要到來的婚禮,到來的洞房…..

再加上明天就要坐火車,不能進空間,所以兩人一宿沒睡,都在空間裏勞動。

別人得到空間怎麼瀟灑的封華不知道,反正她知道她自己是付出了不少,並不像之前想象中的那麼美好。

種地是一宿一宿的種啊!每年付出的勞動力,比在外面下地掙工分都多。

什麼賺錢,什麼功夫,什麼啥啥啥的,都靠一邊站,她現在最拿手的是種地!

“這是要往農業大咖的方向發展了…”封華一邊收貨着莊稼,一邊分神自娛自樂道。

第二天一早,衆人就來到火車站,買票上車。

火車站的售票員看到一下子來了這麼多正經買票的,激動壞了。好久沒有正經賣過票了~

雖然免費的火車外面很少有了,但是這裏不是造反派的天下嗎,亂得很,紅衛兵梗着脖子就上車,誰敢收票?

上了車,這次運氣就沒有上次好了,沒有碰到漏風的車廂,不過衆人還是擠在了最後一節車廂。

因爲這截車廂基本都是後掛上來的,比較破舊,椅子都是木頭的不說,還帶窟窿,有的甚至沒有靠背。

封華就不嫌棄這些了,有個人少的地方就行,方便她拿出吃的來。

……

一路晃了10來天,終於到了老家。

封華讓衆人在候車室等着,和方遠出去轉了一圈,就帶着一輛卡車回來了。車裏已經半滿,裝着各種好吃的。

王家人上了車,別提多驚訝了。他們已經聽方遠說了,他是農村出身,農村出身,幾年混成大尉不說,還混得這麼有能量,真是厲害了。


只有王建設偷偷看了一眼封華,封華的“真面目”只有他看過,那是比方遠還厲害十倍的樣子….


而且….不想了不想了,一琢磨封華,他就想起那天的眼神,心裏就害怕。

反正她對他們沒惡意,還是一家人,這就行了。

卡車進了村子,直奔蔡家小院。

地裏正在勞動的人都看見了。

“肯定是封華回來了。”

“對,肯定是。”

“除了她沒誰有這本事了。”

大家討論着。現在村裏人看見什麼車啊,大車小車都不像以前看飛機一樣稀奇了。有什麼好稀奇的,他們村的村民想開啥開啥。

“封華回來了,那封大貴家的鴨子肯定跑不了了,我家也想要啊….”

“你去問問!”一個人擠眉弄眼地攛掇着。

“你想要你自己去,我纔不給你當槍使。”

“什麼叫我想去?你自己不也想去嗎?”



“要我說,還是找大隊長問問,想想辦法。” 這個人的提議得到了一致贊同。封華表現出來的巨大能力,和樑青山突然的轉變,已經讓心眼多的人聯想到了什麼。

“我就說,大隊長祖上八倍都是貧農,哪來的這麼大本事。”一人低聲嘀咕道。

“就是,之前要是有這本事他還在這裏呆着了?早進城享福去了。”


“是呢,就是從封華在城裏找到工作之後,樑青山就變了….”

衆人一致地點點頭。

“那大隊長當初分給我們的那些雞鴨鵝、兔子什麼的….”一個人突然想到讓他們發家的兔子,表情就有些一言難盡了。

這些兔子原來都是從封華手裏來的嗎?那他們當初可是有些過了…

當初金家來人把牲畜都拉走了,他們見了封華可沒好臉,脾氣暴得甚至當面質問過封華。就是脾氣好的背後也是說三道四,沒一句好聽的。

“怨不得呢,從那之後,樑青山就再也沒往村裏倒騰過什麼好東西。”一個人說道。

“那這回鴨子也別要了,人家不帶給的。”男人說着,一臉後悔,早知今日肯定沒有當初啊。

“試試,試試,不試試不死心…”一開始說話的男人扛起鋤頭就走了,工分也不要了。

他要去找樑青山說道說道,他的悔過之心。

卡車還沒停下,聽到聲音的人就都迎了出來。能開着車來到蔡家小院的,不用想就知道是封華回來了。

張家人,沈鶴庭一家,都在,老少加起來,有些壯觀。

見到一座院子裏竟然出來了這麼多人,下車的王家人都愣了一下。這居住條件,也夠緊張的….

“小華回來啦?”衆人見到封華,同時招呼道。

“哎!”封華應了一聲問道:“我奶奶呢?”

“這呢。”蔡老太太被方芳攙扶着走了過來。

封華嚇了一跳,趕緊跑過去扶着蔡老太太的另一邊胳膊:“怎麼了這事?摔着了?”

“沒有沒有。”蔡老太太趕緊道:“這不是剛剛化雪,天氣又冷了,地面結冰了,他們不放心我。”

確實如此,現在已經是3月上旬,開始化凍,但是偶爾還會飄雪的日子。

“沒事就好,嚇我一跳。”封華誇張地拍拍胸口,引得大家都微笑起來。

王建毅和王建設都看着這個慈眉善目的老太太,這就是他們的奶奶嗎?

衆人的目光也在他們身上流連着,猜測着他們的身份。

張家人尤其關注一身軍裝,站在封華旁邊微笑着的方遠。

誰啊?

沈鶴庭和蔡元君卻有些恍然了,他們是見過方遠的,還一起吃過飯呢,只不過封華那時候說是自己的老鄉。

現在看他們直接若有若無得親近,可能不止是老鄉那麼簡單。

“三哥!你回來啦!”方芳高興地跟方遠打招呼。

衆人心裏一下子明瞭,這就是封華的丈夫方遠啊。

“奶奶,我帶了兩個人回來。”封華說完,王建毅和王建設自動站了過來,一下子就跪到了蔡老太太面前。

“奶奶!我們來看您了!”兄弟兩人同時喊道,聲音裏都帶着哭腔。

蔡老太太愣了一下,她剛纔誰都沒看,就看封華和方遠了,現在仔細打量兩人,就發現了王建設的不同。

蔡老太太一下子猜出了他們的身份,眼淚立刻就下來了。

“好好,你們都在,都好好的,這就好着就好。謝謝菩薩,謝謝觀世音菩薩~”蔡老太太上前一步,要攙兩人起來。

兄弟兩人,包括他們身後的王家所有人臉色都變了,趕緊看向蔡老太太身後烏泱泱的一大羣人。

這時候提什麼觀音菩薩啊?提了誰也保不了她啊!

結果卻發現衆人還是一臉驚訝驚喜地看着他們,沒有一個人因爲那句觀音菩薩變色,他們似乎選擇性耳聾了。

這就很奇怪了。封華說過,蔡老太太這麼多年就自己一個人過,那院子裏這些人,不管爲什麼此時在這裏,也不會是她的至親,可以放心地說些禁忌話題。

本來年紀大了,蔡老太太就有些信佛信道了,自從知道了空間的存在,更信了,諸天神佛她都信。

她不時地就會在心裏禱告,希望菩薩保佑她這幾個親孫子幹孫子,都平平安安的,特別是還沒找到的老二家孩子,希望他們在她不知道的地方活得好好的。

今天願望終於實現了,她自然要好好謝謝菩薩,謝謝諸天神佛。

“快起來快起來。”王家兄弟還傻愣着,蔡老太太過去攙扶。但是她的力氣還不足以扶起兩個大男人。

方遠過去一手一個把他們拉了起來。

“進屋說吧,外面怪冷的。”封華說道。

“對,對,進屋。”蔡老太太開心道。

進了屋子,小孩子們都被方遠拿出來的糖果零食打發出去了,大人們可以好好認認親。

封華三言兩語介紹完建毅建設兩兄弟這麼多年的情況,蔡老太太果然感激地看着王承志。

“孩子們命好,遇到好人了,謝謝你謝謝你,我替他們父親謝謝你。”蔡老太太說我就要下地,看樣子是要行禮。

封華趕緊攔住:“我來吧,我替您謝謝他。”

“好,好。”蔡老太太微笑道,看來看去,還是封華最貼心。

“不用不用,不敢不敢。”王承志連連推辭道。

先不說他沒有做什麼,照顧繼子繼女長大成人,本來就是一個人的道德底線,再說他付出也是有回報的。

繼子繼女當他是親生父親,這就是對他最好的回報。

更何況,封華的禮,他哪敢受啊….王建設已經偷偷跟家人們通了氣,別看封華整天笑盈盈,一副漂亮可愛的樣子,翻起臉來,那是比方遠還嚇人的存在!

方遠打人還需要一拳一腳呢,封華根本不需要,問句話就能嚇死人!

王建設不時地還會回想起封華當時說那句話的表情和語氣,想一回心就抖一回。

既然王承志誠心推辭,封華這禮也就沒有拜。

介紹完王承志,王家的小輩們也過來見禮。

“太奶奶好!”孩子們齊聲喊道。

“好好,乖!小華啊,去把我的匣子拿來。”

蔡老太太真是高興壞了,這是她第一次見重孫輩的人。蔡建軍的孩子她都只見過了照片,現在一下子見到這麼多這麼大這麼健康的重孫子,立刻覺得人生圓滿了一大半。 “好咧。”封華出去轉了一圈,抱了一個錢匣子回來。這匣子自然不是蔡老太太原來的,原來的還在她屋裏呢,不過裏面裝的都是些零錢,不能滿足蔡老太太此時的心情。

封華拿的這個,裏面是一沓嶄新的“大團結”,方便她打賞。

至於衆人會好奇蔡老太太的錢匣子爲什麼藏在外面…就讓他們好奇去吧。

蔡老太太拿過錢匣子,滿意地看着裏面的準備,她就說,封華最貼心。

“來,太奶奶沒有什麼好東西,一人給你們一點零花錢吧。”蔡老太太抽出一沓,看樣子是想一人分一張。

王家人家教都很好,沒有一個孩子上前,都看着自己的父母。

“小孩子花什麼錢?不用不用!”王家人異口同聲地推辭着,差不多都是這個意思。

這是蔡老太太藏起來的養老錢吧?一人一張分出去就少了十分之一,他們臉怎麼那麼大?進屋就分人家養老錢?

“給你們你們就拿着!你們拿着奶奶也開心,這點錢算什麼,奶奶有的是錢。”屋裏都是自己人,封華說得就比較大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