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隔扣賈米森成功之後,小斯還在空中順勢一推,將本就重心不穩的賈米森推到在地!

已經在聯盟里混跡多年的賈米森豈能忍,爬起來就要上前與小斯干架,距離最近的希克森立即一把抱住。

「冷靜,安托萬,我們已經沒有多少內線球員了!」希克森的話讓身為隊長的賈米森立即冷靜了下來。

在小斯隔扣成功並將賈米森推到在地的時候,麥迪遜花園的球迷們立即興奮不已,各種聒雜訊此起彼伏。

但隨著賈米森被推倒,裁判立即吹罰小斯一個技術犯規,整個球館里立即又噓聲一片!

小斯卻一臉的不在乎,攤開了雙手,用口型對站在賈米森身前的袁滿的說道:「懦夫。」

……

賈米森罰中技術罰球,騎士隊還以23-30落後尼克斯7分,但球權還是騎士的。

「嘿,Jay-B,你不是非常信賴阿瑪雷嗎?」袁滿主動跑到Jay-B的跟前,說道,「接下來好好擦亮眼睛,看看我是怎麼打爆他的!」

「哈哈哈!」Jay-B身邊的從人立即爆笑起來,連姚明都沒能搞定的對手,你一個新人竟然敢說這樣的大話。

「這聽起來真像是一個笑話!」Jay-B咧開了大嘴,做出了請的手勢,「我拭目以待。」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Jay-B話音剛落的瞬間,袁滿突然轉身,繞過底線幫忙擋拆的賈米森,出現在禁區的空位處!

「給球!」袁滿的聲音不容置疑。

威廉姆斯立即將球送到。

袁滿接球,迎著籃下的小斯直接起跳,小斯則立即放棄了自己防守的希克森,高高起跳沖向袁滿。

這個時候他根本不需要去防守希克森,因為所有人都能看出來,這一球,袁滿是沖著他自己去的!

不得不說,小斯能被稱為「小霸王」不是沒有原因的,雖然身高2.08米,但雙腿依然像塞了彈簧一般,噌的就從地面上跳起來了,而且跳的非常高!

眼看袁滿就要被小斯籠罩在他防守的包圍圈內,誰知道袁滿卻雙手持球,一直沒有做出扣籃或上籃的動作,在空中從籃筐的一邊滑翔到另一邊,在閃避過小斯的防守之後,伸出長長的右手,反手打板,將球命中!

花開若惜莫相離 這是一個非常漂亮的空中滑翔拉杆動作!這個進球的精彩程度絲毫不比一個勁爆的扣籃差!

「就讓我來解刨一下你吧,阿瑪雷。」袁滿的話讓小斯出了一聲冷汗。

「第一,打了這麼多年了,你依然是一個只會高高躍起封蓋投籃的大個子而已。」袁滿伸出了食指,冷冷的說道。

「混蛋,別以為進了一個球就這麼囂張,看我馬上回你一個!」小斯咬牙切齒的說道。

果然,輪到尼克斯進攻,小斯將希克森卡在身後,右手伸出要球,菲爾頓也非常配合的將球吊到小斯的手裡。

小斯拿球,轉身,左右晃動了一下,做出突破的假動作,然後突然向右突破,利用爆發力衝過希克森的防守。

但是就在小斯準備將球拿起,順勢扣籃的時候,球卻被騎士的球員一巴掌抄走了!

小斯回頭一看,抄球的不是別人,正是23號袁滿!

袁滿搶斷成功之後,立即快速推進,在2打1的情況下將球交給賈米森,後者閃過錢德勒的封蓋上籃得手。

「第二,進攻手段單一,只會依靠爆發力以扣籃終結進攻。」袁滿伸出了兩根手指,擺出了「2」的手勢說道,「如果拋開史蒂夫-納什的傳球,你本身的持球進攻能力並不好,這麼多年史蒂夫的存在讓人們忽略了你的短板,控球不佳、低位進攻腳步不好、沒有大個子必備的勾手投籃,雖然練了中投,但大部分進攻還來自於戰術和隊友的傳球。」

袁滿所說的每一個字都如同一根根針刺進了小斯的內心深處。

「今天,我就要代表姚明打倒你,你覺悟吧!」 腦子裡,瞬間一片空白,幾乎沒有了思考的能力。

跟他過去,這是不是意味著,他回來,是為了接她的?

想到這個可能,林沁兒心裡抑制不住的欣喜,目光亮閃閃的瞅著他,用眼神詢問,是真的么?

「還愣著幹什麼?打算就這幅蓬頭垢面的樣子過去吃飯?」

這是真的!

他真的來接她過去吃飯!

林沁兒興奮得想歡呼,只可惜,嘴巴里的燙傷還不能說話。

她猛地點頭,立即掀開被子下床,用手比劃了一個十分鐘的手勢,匆忙拉開衣櫃,抱著衣服衝進了盥洗室。

林沁兒發誓,這是她活了二十幾年以來,第一次用這麼快的速度換裝化妝。

化了個簡單的淡妝,穿上得體不失優雅的衣服,林沁兒一臉喜色的走出盥洗室。

陸胤已經不在卧室里了。

她眸底難掩失落,但很快,又被喜悅取代。

陸胤在樓下打電話,林沁兒似乎聽到他在發脾氣,雖然是在對下屬發脾氣,可她就是控制不住地聯想到了自己身上。

會不會是……因為要接她過去吃飯,所以他很不高興。

這不高興的情緒,直接就連累了他的下屬?

這個念頭,猶如一碰冷水,當頭澆下。

徹底將她喜悅的火焰,澆滅。

一絲火苗都不剩。

笑意,緩緩斂去。

她來到他身邊,陸胤電話也打完了,放下手機,掃了她一眼,「走吧。」

他率先轉身,往外走。

林沁兒默默的跟在他身後。

兩人一前一後的離開,很快,黑色賓利便駛離了別墅。

慕家官邸。

小糯米站在落地窗前,嘀咕著,「粑粑怎麼還沒把香水阿姨帶來呀?」

「姐姐,香水阿姨是誰?」

「就是香水阿姨呀。」

「是誰呀?」

「是香水阿姨呀。」

「誰是香水阿姨呀?」

小糯米要崩潰了,雙手痛苦的捂住小腦瓜子,轉向慕靖西,「爸爸,小糯米太難了!真是太難了!」

為什麼飯糰這麼多問題?

他是十萬個為什麼嗎?

小飯糰幾個小碎步,來到小糯米面前,仰著臉兒,「姐姐,你為什麼難呀?」

「啊……」小糯米崩潰,直奔出去。

小飯糰捧腹大笑,麻溜的跑到慕靖西腿上坐好。

慕靖西食指戳了戳他軟嘟嘟的臉蛋,玩味的道,「在逗姐姐,嗯?」

「嘻嘻。」

「下次可不許再這樣了。」

「飯糰知道啦~」

「我看你並不知道。」慕靖西抬起手,「手掌伸出來。」

飯糰錯愕了,雙手下意識的背到身後去,噘嘴不開心了:「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爸爸就是想打你一下。」

爸爸想打你,就是不講道理。

飯糰努了努紅潤的小嘴巴,扭頭,大喊,「麻麻,爸爸打飯糰!」

一路沉默,來到慕家官邸。

車停下,林沁兒解開安全帶,正要推開車門。

便看到飛奔出來的小糯米,陸胤下車,第一時間便是將她抱了個滿懷。

林沁兒強忍著心裡的委屈和淡淡的羨慕,推門下車。

正在跟陸胤玩鬧的小糯米,停了下來,扭頭,「香水阿姨新年好呀~」 斯塔德邁爾籃下持球,背對籃筐。

僵持了大概3秒鐘,雖然極其不情願,但還是轉過身子,準備面筐進攻。

「嘿,袁說的沒錯,你果然不會低位進攻。」賈米森立即張口說道。

小斯臉上一紅,眼睛斜了袁滿的方向一眼,只見袁滿一副如我所料的表情,便立即重新扛起屁股,運用自己不太熟練的背身,單打賈米森。

「這是什麼背打…」賈米森感覺小斯只是在不斷的向後拱屁股,而自己…快不行了!

「你個死玻璃!」在小斯強行轉身彆扭的出手時,賈米森一聲吼,貢獻了自己場均0.5次蓋帽的一次封蓋!

「這是什麼投籃…」看到小斯背打轉身的投籃姿勢,麥迪遜現場的球迷們立即目瞪口呆。

騎士下起快攻,威廉姆斯晃過菲爾頓上籃得手,騎士將比分瞬間迫近。

上半場,騎士似乎捕捉到了小斯的進攻思路,同時切斷小斯與其他球員的傳球路線,放小斯之外的其他球員得分,讓原本就不以籃板球見長的小斯在球場上效率低下。

第三節下半段,袁滿的一次扣籃徹底讓小斯失去了本場比賽競爭的動力。

那是騎士隊的一次守轉攻,原本尼克斯準備打一個追身進攻,但加里納利的三分球沒有命中,替補上場的霍林斯搶到籃板球,快速的向前場一甩,袁滿在中場的位置拿球,立即向前衝去。

左邊的安東尼-帕克和右側的威廉姆斯同時向兩側跑開,將退防的菲爾茲和菲爾頓拉到兩側,為袁滿拉開了空間。

而袁滿與籃筐之間,只剩下一個阿瑪雷-斯塔德邁爾!

「給我看好了,小J巴!」袁滿瞥了一眼站在場邊的Jay-B,然後突然加速沖向斯塔德邁爾。

在這一瞬間,袁滿只想用一個雷霆萬鈞的扣籃,將這座喧鬧的麥迪遜花園廣場給徹底劈開!

腳踏罰球線,依然以100%的衝刺速度前進,衝勁非常大,而小斯則咬緊牙關,迎著袁滿沖了上去!

在起跳的瞬間,袁滿的身子已經彎成了弓型,猶如拉滿弦的弓一般,瞬間穿過了小斯的防守!

「轟」的一聲巨響,小斯只感覺眼前人影一晃,然後一陣風從臉邊飄過,袁滿就在面前消失了,接著背後傳來灌籃的聲音。

已經知道結果的小斯回頭一看,袁滿雙手吊在籃筐上,籃筐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啪嗒」一聲,袁滿從籃筐上下來,一聲不吭的從小斯身邊走過。

此時無聲勝有聲!這才是垃圾話的最高境界!

Jay-B沉默的看著袁滿從自己面前走過,臉上露出了慚愧的表情。

誰知道原本冷冰冰的袁滿卻突然對著Jay-B大笑著說道:「怎麼樣,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在Jay-B和一眾從人驚訝的目光中,袁滿被前來慶祝的賈米森和霍林斯一左一右架了起來,像歡迎凱旋的將軍一樣,扛回了自己的半場。

說來人是一種奇怪的動物,那就是狀態很容易受到情緒的影響和波動。

比如本場比賽作為各自球隊招牌球員的袁滿和小斯,隨著袁滿的表現越來越好,小斯的表現卻開始逐漸下降,而當袁滿針對小斯完成了幾次精彩的進球之後,小斯的表現更是一落千丈!

第四節中段,尼克斯隊已經崩盤了,小斯失去了狀態之後,尼克斯全隊陷入了亂戰的局面,而騎士隊則保持著一貫的戰術打法,逐漸將比分拉開,場上的比分已經變成了88-69,尼克斯大勢已去了。

「我有點想史蒂夫了。」小斯用毛巾蒙著自己的臉,嘴巴吶吶的說道。

小斯能夠感覺到自己的眼睛漸漸的濕潤了,雖然自己成為了尼克斯隊的老大,但是小斯發現自己已經慢慢的在這裡迷失了自己。

在一開始,當初我還是,一個天真愛笑的孩子,

多年以後,終於才明白,一直有人守護在身旁。

史蒂夫-納什的身影逐漸在小斯的眼前清晰起來。

「滴~~」悶悶的哨聲響起,全場比賽結束了。

尼克斯隊在主場,以79-98大比分失利,騎士隊成為全聯盟第一個獲得15勝的球隊!

Jay-B一臉鬱悶的坐在場邊的VIP席上,在從人的慫恿下準備去騎士隊的更衣室,好好的和袁滿「講講道理」。

誰知道自己剛起身,就被一個人按在肩上。

Jay-B抬起頭就要開口罵人,但是在看到眼前人的面容時立即閉上了嘴巴,Jay-B身邊有幾個不識相的傢伙還想上前詢問,被身邊認識的人趕緊攔住。

「Jay-B,還不夠覺得丟人嗎?」一個看起來像小老頭的矮子站在Jay-B的面前,頭戴一頂尼克斯隊的球帽,身穿橘黃色的上衣。

Jay-B低下頭一聲不吭。

「好好的做你的音樂,Jay-B,籃球是那些運動員自己的事情。」 嫡女厚黑攻略 小老頭面色嚴峻,繼續說道,「袁滿是一個不錯的年青人,你不該這麼對他。」

婚不厭詐 「好的,我知道了。」Jay-B竟然完全沒有脾氣,而是老老實實的回答著。

小老頭點點頭,轉過身向騎士隊的更衣室方向走去。

「他是誰啊?」一名Jay-B的從人忍不住好奇,小聲的向身邊的人問道。

「他你都不認識?」被問到的從人小聲的說道,「他就是尼克斯最著名的鐵粉,大導演斯派克-李。」

「鼎鼎有名的大導演斯派克-李,居然是那個小老頭的矮子?」得到回答的從人驚訝的說道。

「你們倆閉嘴!」Jay-B沒好氣的吼道。

在騎士的更衣室里,全隊正在熱情的跳著舞蹈,慶祝球隊的第15場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