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裡,僅僅守護山門之人,就是地仙境界,由此可見,姬氏一族到底有多強盛。

「這還是衰敗之後的姬氏部族,衰敗之前,應該和現在的大夏王朝一樣吧?」楊玄真念頭一轉,已經熄了闖姬氏祖地的心思。

隨即,楊玄真以靈魂傳訊,「姐姐,你能聽到嗎?」

「嗯?」小龍女應了一聲,問,「你到姬氏祖地了?」

「能出來嗎?」楊玄真問,他真的很想見小龍女。

「不行!」小龍女說,「姬氏的管理非常嚴格。」

「哎!」楊玄真嘆息一聲。

「小弟!」小龍女輕聲喊了一句,她心裡也非常難受,她知道他離她很近了,卻不能相見。

片刻后,小龍女說,「我的境界很高,最多五年,我就能晉級地仙境界了。」

「五年!」楊玄真說,「也不算太久。」

「嗯!」

「姐姐,你在修練心力法門嗎?」

「在!」小龍女說,「你和我說過心力法門后,我就一直在參悟,現在,已經達到冰心境界。」

「厲害!」楊玄真讚歎道,他知道,小龍女的心如冰心,很容易達到冰心境界,後面的主宰之境就難一點了。

「姐姐,你應該知道,我得到了一些修練功法吧?」

「知道!」小龍女說,「我也能看到那些功法,不過,我不需要,我修練了姬氏冰雪訣。」

「冰雪訣?」楊玄真問,「我能看看嗎?」

「不行!」小龍女說。

「呃!」楊玄真明白,小冊子接觸過的功法,才能記載下來。

小龍女說,「其實,冰雪訣也不適合你,你的性格如風,又似火,風屬性和火屬性的功法比較適合你。」

「我也很安靜的。」楊玄真說。

「真的嗎?」小龍女反問,他知道,楊玄真喜歡釣魚,釣魚的時候也能靜靜的坐上好幾天,有的時候,楊玄真又比較好動,喜歡到處走。

楊玄真和小龍女說了一會話,心情好轉了一些,又說,「姐姐,那我先回安澶城了。」

「嗯!」小龍女說,「等我晉級地仙,就去安澶城找你。」

楊玄真看了一眼姬氏山脈,轉身離開,心想,『我也要加油了,姐姐又比我修練快這麼多。』

楊玄真再次回到四方酒樓,楊雪一見到他就撲到他身上,「玄真哥哥,你終於回來了。」

「嗯!」楊玄真說,「好了,我們回去吧。」

「回去?」楊雪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她記得,楊玄真還有事情要處理,難道,事情已經處理好了,隨即,問,「玄真哥哥,你已經見到你要見的人了?」

隱約間,楊雪知道楊玄真在找一個女子,不過,她不在意,小女孩心想,『只要能跟在玄真哥哥身邊,我就知足了。』說起來,小女孩只是想有一個人陪她玩,陪她說話。

「楊公子!」伏司再次出現,喊了楊玄真一聲,又傳音,「公子,我聽說,封神榜馬上就要出世了。」 「封神榜?」楊玄真輕輕一笑,心裡閃過無數念頭,『封神榜,可能真的要出世了,不過,沒那麼容易奪吧?』

楊玄真知道這個世界是莽荒世界,也知道一些大概的歷史,再過數十年,待紀寧從菩提世界出來后,整個三界就會大亂,神王挑起三界大。

「神王?」楊玄真想到這裡個,有些頭痛,按他的估計,神王的實力相當於祖神。

當然了,神王也是一個悲劇,最後,竟然被人踢出來黑黑鍋。

除了神王,還有源老人,這個源老人是異域強者奪舍,心機非常深,一直想奪三界的世界之心。

「這三界,還真是亂啊!」楊玄真暗中嘀咕一句,又說,「那封神榜,我就不奪了!」

對於封神榜,要說沒有一點心思,那也不可能,不過,楊玄真知道自己的實力,以他這點實力去奪封神榜,一個不好,就會身死道消。

傳說,封神榜是天書所化,擁有不可思議的威能,屬於先天靈寶,這等寶物,也只有祖仙祖神才能擁有,待封神榜出世,就是大神博弈。

楊玄真說完后,拉著楊雪,「走了,我們回家!」

「啊!」楊雪驚呼一聲,「這就回家嗎?」想來這小姑娘還沒有玩夠呢。

「是啊!」楊玄真回了一句,又反問,「怎麼,你還想留在這裡?」

「不要!」楊雪說,她心裡則想,『如果玄真哥哥留在這裡,那還差不多。』

楊玄真、楊雪離開平遠城之後,跳上飛舟,楊雪看著姬江大河,見姬江大河離她越來越遠,說,「哎,都沒好好的玩呢。」

「呵呵!」楊玄真微微一笑,讓飛舟的速度加快了幾分。

跳上,小女孩貪玩,又愛發善心,走走停停,花了一個多月,楊玄真和楊雪才回到楊氏部族。

幾月不見,楊氏部族已經發生大變,只見楊氏部族上空懸浮著成千上萬的飛船。

「好多大船啊!」楊雪驚嘆!

楊玄真見此情況,心裡明白,楊氏出了一個強大的轉世純陽真仙,附近的部族都過來拜訪,連北山氏這樣的大族都過來拜訪。

楊玄真和楊雪跳下飛舟后,徑直走進部族,卻被一個年輕守衛攔住,「你們是何人?敢闖我楊氏部族,你們可知,我楊氏部族有一個轉世純陽真仙。」

「嘻嘻!」楊雪輕輕一笑,看著楊玄真,而後,脆聲聲的說,「你可知道,你眼前的人就是轉世純陽真仙?」

「啊!」周圍的護衛傻眼了。

一個老護衛認出楊雪和楊真真,立即跪倒在地,大喊出聲,「拜見純陽真仙。」

「啊!」楊雪驚呼,「你是章伯伯,快起來,快起來。」

「小姐,你可回來了?」章伯起身,看了一眼楊雪,當他看到楊玄真時,又露出一絲忐忑,『這位是純陽真仙,曾經一招斬殺五位天仙,小姐能和他在一起,是莫大的福氣。』

楊雪開心的笑道,「行了,章伯伯,不用客氣了,我先進去看我娘了。」隨即,她又轉頭對楊玄真說,「玄真哥哥,我好久沒見我娘了,先走了!」

「呵呵!」楊玄真看著楊雪的背影,暗道,『還是一個小孩子啊!』而後,楊玄真身形一閃,已經消失不見。

周圍的人眼看著楊玄真消失,又是驚嘆,「神仙手段啊!」

「我族有大氣運,竟然有一位純陽真仙轉世到我族。」

楊玄真回到家后,發現家裡和以前一樣,夏燕見楊玄真回來,滿面笑容,「真兒,你回來了?」

「母親!」楊玄真喊了一聲,又問,「你和父親可好?」

「好,好!」夏燕歡喜的道,「現在,周圍的部族都知道我們楊氏出了一個轉世純陽仙,讓我們楊氏部族的威勢大增,此外,大夏王朝還頒布了命令,要給我們楊氏更大的封地。」

「嗯!」楊玄真靜靜的聽著。

「對了,應龍衛的總管來找過你,希望你加入應龍衛。」

「應龍衛?」楊玄真思考了一下,說,「這事情,再說吧!」他沒興趣給大夏王朝當差。

之後,夏燕又說了一下最近幾個月發生的事情,總體來說,都是好事,楊氏部族出了一個純陽真仙,周圍部族紛紛來投,不敢再得罪楊氏部族。

楊玄真和夏燕聊了一會,楊飛虎匆匆走進院子,爽朗的一笑,「你這小子,還知道回來?」

「父親!」楊玄真喊道。

隨即,楊飛虎問,「你去姬氏一族,可見到故友?」

「別問了!」夏燕輕輕搖頭,這事情,她剛才已經問過了,從楊玄真的臉色就可以看出,此行不順。

「姬氏是大族。」楊飛虎說,他很想幫兒子,卻無可奈何。

楊玄真說,「這事情不急,我的朋友已經是地仙,待我晉級天仙,就能和她相見。」

部族的事情,不用楊玄真操心,也不用楊玄真管理,楊玄真回來后,被部族元老奉為太上元老,地位遠超族長。

楊氏部族明白,只要楊玄真活著,楊氏部族就會一直興盛下去。

楊玄真在家裡呆了兩個月,幫助父母洗筋易髓,又給父母講解修行之法,在大量的靈藥輔助下,夏燕也晉級到萬象境界,離元神境界僅僅一步之遙,同樣,楊飛虎也即將踏入元神境界。

楊玄真說,『晉級元神境界,暫時不急,先鞏固好修為,以後,更容易度仙劫。』

兩個月後,楊玄真離開楊氏部族,再次前往安澶城。

小姑娘仍然跟在楊玄真身邊,兩人坐在飛舟上,楊玄真說,「小雪,再過幾年,大夏王朝就要舉辦仙緣大會了,你要參加嗎?」

「仙緣大會?」小姑娘有些期待,「我能參加嗎?聽說,參加仙緣大會的人都是天才呢。」

「當然能!」楊玄真說,「現在,你已經快先天圓滿了,隨時可以突破,等你晉級萬象境界,就能參加仙緣大會了。」

楊雪那雙大眼睛閃過兩道光芒,而後,又說,「玄真哥哥,你是純陽真仙,以後,你教我就好了,我不想拜其他仙人為師了。」

楊玄真說,「我雖然是純陽真仙,卻比不上道祖啊,根據我的推算,這一次仙緣大會,會有道祖出來收徙。」

「道祖?」楊雪激動的道,「真的有道祖出來收徙嗎?你知道是哪些道祖嗎?」

「呵呵!」楊玄真微微一笑,心想,『大夏世界屬於赤明道祖的地盤,即使有天賦絕佳的弟子,也是赤明道祖收走。』

不過,菩提老祖是一個例外,他實力高強,只要他看中了誰,就會直接帶走。

楊玄真心想,『如果楊雪能拜在菩提老祖門下,也是一件好事。』

小姑娘想了想,又說,「可是,我的實力很弱呢。」

「嗯?」楊玄真沉吟道,「想增強實力,就需要學習神通,還要與人交流,方能提升實力,這樣吧,等我們到了安澶城,就讓你加入黑白學宮吧。」

「這行嗎?」楊雪問。

「唔!」楊玄真想到一個問題,下意識的拍了一下頭,『我怎麼把這事情忘了,黑白學宮收徙的日子已經過了啊。』隨即,又想,那些老傢伙應該會給我一些面子吧?

數天後,飛舟進入安澶城,小姑娘喜歡熱鬧,拉著楊玄真逛街,見什麼買什麼,玩的非常開心。

臨近中午時,一駕車攆停在楊玄真、楊雪兩人身邊,北山百微從車攆中跳下來,向楊玄真行了一禮,「玄真上仙。」

「一段時間不見,你的修為又見長了。」楊玄真說。

北山百微和楊玄真見禮后,又看著楊雪,暗自猜測,『這女孩是誰,看他們親密的樣子,像兄妹,又像?……』他拿不準了,開口問,「這位漂亮的姑娘是誰?」

小姑娘搶話,「我是玄真哥哥未婚妻。」

「唔!」楊玄真感覺頭痛,可是,又不想讓小姑娘傷心,於是說,「我們從小一起長大。」

「原來是上仙的道侶啊!」北山百微又向楊雪行了一禮,小姑娘感覺自己受到了尊重,非常開心,「你不錯,你叫北山百微,是北山氏的吧?你對這裡熟悉嗎?」

「熟悉,熟悉!」北山百微連連回話,心想,『一定要交好這個小姑娘,這小姑娘和上仙一起轉世到楊氏部族,前世應該有因果。』這一下,北山百微到是猜錯了,與楊玄真有因果的人是小龍女。

楊雪說,「我餓了,你帶我去吃好吃的。」

「好吃的?」北山百微想了想,「我們去景軒樓吧?」

「景軒樓的東西好吃嗎?」楊雪問。

北山百微耐心的道,「景軒樓是安澶城最大的酒樓,裡面的廚師都是以廚藝入道的頂級大廚師。」

「哇!」楊雪欣喜的道,「你快帶路。」

「上車!」北山百微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讓楊雪和楊玄真上車,眾人上車后,幾名漂亮的女子過來服侍楊玄真,小姑娘不樂意了,「你們服侍我,我來照顧玄真哥哥。」

北山百微使了一個眼色,這些女子紛紛討好楊雪,楊雪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感,非常開心,「北山百微,你很會享受呢,不過,你的女人太多了,這一點,你要和玄真哥哥學習,要專一,懂不?」

「是!是!」北山百微連忙應話,心想,『這位可得罪不起!』北山百微也有一絲疑惑,『玄真上仙已經覺醒記憶,她的道侶怎麼還沒有覺醒記憶啊。』

楊玄真問,「對了,紀寧可好?」 「紀寧已經加入黑白學宮,而且,拜入了殿才仙人門下。」北山百微說到紀寧時,讚嘆不已。

「呵呵!」楊玄真微微一笑,心想,『和原來沒有什麼變化啊,不過,紀寧拜了菩提老祖之後,才真正的崛起。』

隨即,楊玄真又問,「小雪,讓你去黑白學宮,你願意嗎?」

「唔!」小姑娘嘟著嘴,有些不開心。

楊玄真無奈的搖搖頭,「小雪,別人想進黑白學宮,還進不去呢。」

「不去!」楊雪說,「我就跟著你,你比仙人教的好。」

「我不是和你說了嗎?」楊玄真耐心的說,「和你交流,實力才提升的快,難道說,你不想提升自己的實力。」

「唔!」楊雪低頭著,「我想!」

楊玄真又接著說,「以後,我還要去其他大世界玩,如果你實力低了,我怎麼帶你去啊。」

這話一出,楊雪立即說,「我要進黑白學宮!」緊接著,又拉住楊玄真的手,「不過,你要陪著我一起。」

「好吧!」楊玄真答應。

這會兒,楊玄真再次想到仙緣大會的事情,『我要不要參加仙緣大會呢?對於我來說,參加仙緣大會的意義並不大啊。』

楊玄真想參加仙緣大會,也是想拜入大能者門下,學一些大神通,另外,借鑒一下大能者的參悟心得。

參加仙緣大會,有兩個條件,一個是不滿三百歲,一個是修為不超過元神境界。

如今,楊玄真的年齡到是符合要求,境界也符合要求,他晉級萬象境界后,也沒有急著提升境界。

「去!」小冊子傳出一道信息。

楊玄真心想,『我去參加仙緣大會,那不是欺負人嗎?』

楊雪還是十一二歲的小姑娘,非常貪玩,她拉著楊玄真在安澶城玩了好些天,這才隨楊玄真來到黑白學宮,小姑娘看著黑白學宮的山門,輕聲說,「這裡好冷清啊。」

「你是何人?」一個修士突然出現,看其裝扮,應該是守護山門之人。

楊雪看到來人,脆聲聲的說,「我是來拜師的。」

「兩位!」這名修士說,「黑白學宮已經過了收徙日期,如果兩位想拜入黑白學宮,請明年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