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樣的一件事情上來說,想要去輕易分辨得一個清清楚楚,又豈會是那麼簡單?

季昆鵬所經歷的那一應過往,那所有的存在當中,秦夢秋雖然是不曾經歷,更加是沒有去共同參與。

但是,當下的一應問題當中來說,務必需要去進行,還有着認知的方向上,也都才會是有着一應的需要掌控之處了吧。

也就在這樣的說話聲中,秦夢秋下意識地伸出自己手來,就此一把將季昆鵬的手給緊緊握住,同時,又還在這一刻,用力地為之拍了拍。

「夢秋,對不起,但是,我真感覺是聽到了小倩的聲音。」

秦夢秋的這麼一些個舉動,是激起了季昆鵬心下的一些個感覺。

所以在這樣的一時之宰,季昆鵬也還是恢復了不少,他望着眼前的秦夢秋,帶着歉意地說出了話來。

「季昆鵬,你好生想一想吧,我們這一路經歷當中,所遇到的那一應活死人,當朝的所有情形又是怎麼樣,難道你是沒有記憶了嗎?」

在這會兒,秦夢秋又還是馬上就是深吸了一口氣息,然後就此連聲不斷地吐了出來,口中高聲地嚷嚷着,說出了話來。

此時的秦夢秋在那一應的舉動當中,自己的手上可沒有絲毫留情之意,所以也就在季昆鵬的一雙胳膊上,留下了青紫的痕迹來。 方碧晨在他身旁坐下,「你還好吧?」

離婚有段時間了,這是他們離婚後第一次見面,好歹夫妻一場,還是有過感情的,謝黎墨微微點頭,「挺好,你怎麼樣?」

方碧晨其實希望他能好好看看孩子,也許能看出來哪點像他,或者,希望他至少能問一句孩子是誰的,她也好告訴他,「我……也就這樣吧,每天陪著寶寶,黎墨哥,還記得嗎,我曾經說過,一定要你生一個兒子,將來和你一樣,聰明睿智、將謝家發揚光大。」

謝黎墨眉心蹙了蹙,「是,你說過。」再次看了眼那孩子,沒再往下說,孩子長的一點都不像他,當初第一眼看到楚晟的時候,他就知道楚晟是他兒子。

方碧晨眼眶含淚,「黎墨哥,要不,你抱抱他?」

謝黎墨不想抱,不管這孩子是不是他的,他都會有心理陰影,這種事是男人都會厭惡,都會嫌棄,他的沉默代表了不願意。

方碧晨有些崩潰,謝黎墨連抱都不願意抱一下這孩子,她已經說的這麼明確了,他是聰明人,不會聽不出來她的意思,她其實就是在告訴他,孩子是他的,「黎墨哥,寶寶雖然長的像我,可他……」

謝黎墨的手機響起,是謝母打來的,「晟晟摔了一跤?摔哪了?好,你趕緊送他去醫院,我馬上過來。」

掛了電話後跟方碧晨說了聲,「晟晟摔倒了,我要去趟醫院。」說完起身便走,至於方碧晨懷中抱著的孩子是不是他的,他並不關心。

方碧晨忍不住淚流滿面,她明白了,哪怕謝黎墨知道這孩子是他的,他也不想要,「寶寶,你爸爸不要你了,沒關係,媽媽會保護好你的,從今往後,你和媽媽在一起,媽媽會把所有的愛都給你。」

謝黎墨匆匆趕去了醫院,楚晟摔了一跤,膝蓋和小腿上都有擦傷,痛的一直在哭,謝母擔心傷到了骨頭,剛給他拍了個片。

「爸爸。」楚晟一看到謝黎墨就趴到了他身上,「爸爸,好痛。」

謝黎墨摸著他的小腦袋,「別怕,寶寶別怕,爸爸在這兒,爸爸知道你很痛,不過,我們都是男子漢,對不對?男子漢是不怕痛的。」

楚晟沒哭了,其實也沒那麼痛,小孩子不過是想引起大人的關注和關心。

結果出來了,還好沒傷到骨頭,不過擦傷面積有點大,醫生給消了毒上了葯,包紮了一下。

謝黎墨抱著孩子回到車上,「還沒吃飯吧?餓不餓?爸爸帶你吃飯去。」

楚晟點頭,「我想吃炸雞。」

「今天不吃炸雞了,等你的傷好了再去吃好不好?爸爸陪你去兒童餐廳吃大餐,怎麼樣?」謝黎墨很有耐心。

楚晟點頭,「好吧。」他喜歡和爸爸在一起,喜歡爸爸身上的氣勢和男子漢氣概。

方碧晨在包廂坐了很久,謝黎墨的冷漠和無視讓她有些絕望,她明白有些人是靠不住的,以後只能靠自己了。

一桌子的菜她幾乎沒吃,推著嬰兒車下樓時,謝黎墨和楚晟剛好回來,楚晟趴在謝黎墨懷中,雙手勾住他脖子,謝母和謝老爺子一邊一個守護著…… 赦卡斯塔冷笑着凝視着炎赤女皇,開口道:「協議內容如果被打破,你也應該知道有什麼後果,所以就直說了,為什麼一名真·王者夢魂會出現在第二陣列!」

看着赦卡斯塔指著里聖,鈺鑫銳知道自己闖禍了,要不是他的隨意行事,不聽里聖勸告,導致這樣的局面,他想到炎赤女皇若是隕落於此地,必定會讓自己後悔莫及。

炎赤女皇聽完赦卡斯塔的話后,望向里聖和鈺鑫銳,她已經猜到了事情的原委,所以並沒有怪罪里聖,而是私下魂力傳音:「局勢不容樂觀,我和赦卡斯塔必有一戰,到時候你們趁機逃離這片戰場,同聯盟戰友一起撤離,逃的越遠越好。」

「那你怎麼辦!」里聖回應。

炎赤女皇冷聲道:我的事情你管不著,你只需要執行我下達的命令就可以,快點走,不要給我再添麻煩!」

鈺鑫銳迷茫的看着殺氣滔天的赦卡斯塔,又看了看炎赤女皇,沒來得及開口之下,就被裏聖給強行帶走了,鈺鑫銳想反抗,但真·王者夢魂的束縛力讓鈺鑫銳無法動彈分毫,只能眼睜睜看着自己被裏聖越帶越遠。」

在里聖撤離前線戰場后,第三陣列的聯盟成員像是收到了什麼命令一般,全體朝着後方撤離。

赦卡斯塔眼眸中匯聚的暗紅色光芒,手中魂兵已經出現,拿起魂兵指向炎赤女皇道:「緋歐拉!幾十名天殤夢魂的隕落,難道就值得你去包庇一個僅燼夢魂的小傢伙嗎?」

赦卡斯塔一語道破,讓炎赤女皇大怒:「哼!是又怎麼樣?以燼夢魂巔峰之境,能夠擊殺數十名天殤夢魂,只能說明你的戰士太過弱小,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裏,只有實力才能說明一切,也只有實力才能決定一切!」

「好!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麼就請出手吧,我會將我全部的實力發揮出來,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真正強大是實力,也好讓你能夠認識到你自己的弱小!」

赦卡斯塔說完之時,雙方的陣列戰士都已經遠離兩位魂主,有的則是在遠處觀望,有的則是跟隨大部隊一起撤離,此時此刻,最巔峰的對決即將在這裏上演。

赦卡斯塔獰笑着將自己的魂劍拋向上空,在半空中的魂劍在瞬間便分裂成了無數柄魂劍,全部掉頭指向炎赤女皇的方向,赦卡斯塔揮手向前,被操控的魂劍也同時向前,如同鋼鐵洪流一般的劍雨,徑直飛掠向炎赤女皇。

赦卡斯塔所爆發出來的魂力威能滔天,使得每一柄被分裂的魂劍威力並未減少太多,在炎赤女皇開啟王魂領域后,赤色眼眸亮起萬丈光芒,手中出現一根絢爛奪目的法仗,法仗一揮動,天空中突兀出現了一根根耀眼的紅色極光,朝着魂劍雨的區域落下。

紅色極光貫穿而過,地面上被極光所籠罩的區域全部華為灰燼,形成了一個又一個的巨坑。

赦卡斯塔反應更是不慢,他預料到結果會讓他的魂劍雨盡皆會被擊潰,所以瞬間開啟魂力變域,在開啟后的一剎那間便展開王魂領域,操作速度無比流暢,在遠處觀戰的一些強者根本無法看清。

通過魂力變域后的魂劍在極光接觸到的那一刻,赦卡斯塔施加在進攻速度上的魂力變域讓魂劍產生了變化,無數柄魂劍直接合成為一柄,速度和威力飆升。

極光哪怕是命中,也只能削減一些威力和速度,魂劍依舊勢不可擋的沖向炎赤女皇,赦卡斯塔的嘴角在此時勾起了一抹冷笑。

魂力變域再次施展,赦卡斯塔施加領域釋放速度,他的領域延伸速度頓時加速,直接超過了自己的魂劍,被領域籠罩后的魂劍,在速度和威能上再次加劇。

炎赤女皇只能使用魂力變域施加在防禦上,一個可見的魂力護盾出現在炎赤女皇魂體前,看似簡單浮現的護盾,讓所有強者都屏息了,下一秒,是赦卡斯塔的魂劍擊碎炎赤女皇的魂力護盾,或者是炎赤女皇成功抵擋住赦卡斯塔的進攻,魂劍潰散。

終於,在魂劍撞擊到護盾上的同時,無數強者都已經被驚到嗓子眼了,半天無法說出話來,撞擊產生的魂力衝擊波浩浩蕩蕩的向著四周激散開去。

只見魂力衝擊波產生的源頭處,護盾和魂劍已經接觸在了一起,雙方的王魂領域內正在進行激烈的爭奪,爭奪對領域的掌控度。

「擋住了!」

掠奪者聯盟的一名天殤夢魂開口道,但很快他就發現不對勁,話語峰迴路轉:「護盾要碎了!」

赦卡斯塔魂力攀升至極致,雙重領域打開,乃至提升到三重領域,炎赤女皇也是不甘示弱,開啟三重領域來抵擋。

但赦卡斯塔的魂力值要高於炎赤女皇一百左右,這一百,簡直是天差地別的距離,炎赤女皇的護盾開始咔咔作響,赦卡斯塔將可怕的魂劍再次推動向炎赤女皇。

嘣————

終於,一聲巨響后,炎赤女皇的護盾炸裂開來,赦卡斯塔操控的魂劍直逼炎赤女皇的頭顱位置,來不及閃躲下的炎赤女皇選擇將自己的法仗護住自己的頭部,用來抵擋魂劍進攻。

當!

一聲清脆的響聲,響徹戰場上空,只見一根赤紅色的法仗在半空中劃過,和魂劍撞擊在一起,炎赤女皇連續退後數步,震驚萬分道:「怎麼可能!你的進步速度怎麼會那麼快!」

「很意外嗎?這就是掠奪的好處,實力提升遠要比你崇尚的戰鬥提升要快得多,我雖然殺不死你!但是,緋歐拉!你若不逃走的話,接下來可是會被我蹂躪的很慘哦!」

赦卡斯塔說完便大笑起來,笑浪震天,似乎在嘲笑炎赤女皇螳臂擋車的行為。

鈺鑫銳終於被裏聖放下,在鈺鑫銳的凝視下,里聖終於開口解釋道:「我知道你很想看炎赤女皇和赦卡斯塔的戰鬥,但是,你要記住,你的魂體還是燼夢魂,被一個接近巔峰真·王者夢魂的攻擊給波及到,你必死無疑,哪怕你擁有戰神之軀也是九死一生。」

鈺鑫銳低下了頭去,自責道:「都怪我!不聽你的勸告,才會讓事情發展到這般嚴重的地步,都怪我,我有罪!」 「我笑你都是一個快要死的人了,還在說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真是讓人感到悲哀啊,」,久至聳了聳肩膀,露出了一臉無所謂的表情。

「死?你在跟我開玩笑嗎?如果我要是沒死的話,該怎麼辦呢?你不會真的這麼看不起自己吧,」,凌白捏了捏自己的脖子,臉上也掛上了一絲陰險的笑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久至聽到這話,不自覺的仰起頭開懷大笑。

「哈哈哈哈哈!好,非常好,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哈哈哈哈!來吧,滿足我吧,讓我對你產生一絲期待吧!讓我興奮吧,獵物!!!!」,說話間,久至仰起頭,露出了一絲癲狂笑容的同時,眼珠子明顯有了那麼一瞬間變紅,隨即又再度消散,看樣子,這傢伙是根本不想讓凌白察覺到他的異樣。

不過,第一次察覺不到,觀看錄像復盤后的第二次,凌白就一定能察覺到。

此刻,那個虛影已經是被久至收回,而一切布局也都已經完成,雙方早已經布置好的對局,就要在這一刻解開。

「死!」,久至仰起頭,癲狂的嘶吼道。

「來了!太慢了!」,凌白聽到這句話,只是平靜地冷冷一笑。

但這邊話音還未落,久至便拉動自己的短刀,開始收縮自己的絲線。

「神魂命,交換。」,只是一個念頭,原本位置上的凌白便瞬間消散,緊接著,哪一個擁有氣息的傢伙,便瞬間浮現在了久至的身後。場面之突然,讓久至根本沒有反應過來是什麼情況。緊接著,絲線也在收縮的一瞬間發生了巨大的爆炸,強烈的火焰更是一瞬間吞噬了他的絲線,順著痕迹一路湧向刀把。

「可惡!」,久至咬了咬嘴唇,手起刀落斬斷絲線防止烈焰蔓延的同時,一股危險感也猛然從他的身後傳來。

「小子,看你後面呢。」,凌白瞪大雙眼,血淚緩緩順著眼眶流下,而那灰黑色的須佐骨架頓時升起,一把抓住了頓在原地的久至,狠狠地將其捏在手心中,不斷地用狂熱的天照烈焰焚燒著。

噼里啪啦的撕裂聲源源不斷,一次又一次刺耳的破碎聲也是不絕於耳。

但很快,瘋癲的笑聲,便打破了這些無趣的聲音響動….

「哈哈哈哈!好舒服,好舒服,這才是戰鬥,痛苦再試人類的精華,人類至高無上的結晶啊!哈哈哈哈哈!」,久至癲狂的大笑了起來,眼睛也是愈發的紅潤,似乎在天照之中,就像是在溫泉里一樣舒坦,根本沒有一絲半點的慌亂之色。

猛然間,久至整個人的身體開始如同脫線木偶一般瘋癲且柔軟。只見他就是這樣,一點點的,一點點的掙扎著。

他的肌膚不斷融化著,像是油膏一般摩擦著須佐手指,藉助著摩擦力下降。眼前的久至竟然依靠已經不成人性的身軀,強行掙脫了須佐手臂的束縛不說,那被天照不斷腐蝕的肌膚,也竟然開始用一種驚人的速度恢復,甚至,天照的燃燒速度,遠不及他身體的再生速度。

「吸溜吸溜…」

久至瘋狂的舔食著自己的肌膚,不斷的汲取著上面的每一滴血液,表情是不斷地翻滾著興奮地神色。

他蒼白的臉頰開始變得擁有血色,他腐爛的血肉開始又一次重鑄,他的整個人明明是那麼的帥氣,卻又是那麼的鬼魅可怕。

「這傢伙,已經完全脫離人類的範疇了吧?」,凌白嘴角不自覺地抽出了兩下,臉色也變得有些不太好看。

「哈哈哈哈!好痛,好開心啊,你知道我有多開心嗎?在我獲得這樣的力量后,還從來沒有反應如此激烈的對手!哈哈哈哈!殺了你!讓我殺了你吧!哈哈哈!」,久至用雙手捧著自己的臉頰,臉上也時不時的湧現著陶醉和幸福的神色,這樣的變態之舉,硬生生的再次震驚到了凌白。

「he

態,這傢伙,絕絕對對的是一個極致的變態,說不是變態我是不相信的…」嘀咕道這裡,眼前的凌白低下頭,不自覺的長嘆了口氣。

「為什麼…為什麼我碰到的對手都是各種意義的變態啊…」,這邊的凌白還在吐槽著,另一邊的久至已經是在天照的干擾下,完全復原了身體。

這樣誇張的治癒速度,說是醫學奇迹,一點都不過分。

「這傢伙…這麼強嗎?天照不愧是從來都燒不死人的火焰,真是太狠了….」,凌白咽了口唾沫,身體下意識的開始有些顫抖。

他大概明白了,面對眼前的情況,他束手無策。唯一能做的,不是消耗他,而是一擊斃命殺了他。只有這樣,才能殺了他。

只見此刻,掙脫出來的久至連續幾個後空翻與凌白拉開了距離,而之前的刀刃,也不知道在何時被他叼在了口中。

「吸溜~」,久至興奮地舔了舔刀刃,緩緩地將其拿下,臉上也閃過了一絲莫名的癲狂。

突然,久至再次狂奔起來,他整個人就像是一具脫線的木偶一般,渾身用一種極度扭曲,以及一種極度不協調的方式,快跑著接近著眼前的凌白。

這種源自於瘋癲的壓迫感,簡直是給凌白壓制的有些喘不過氣。

「可惡,這傢伙還是這麼難纏!真麻煩…」,看著眼前如同脫線人偶一般的久至,凌白咬了咬牙,手腕已經隨之塞入了包裹之中,只要眼前這傢伙接近自己,飛雷神苦無便會立馬從裡面投擲而出,直接和眼前這個麻煩的傢伙拉開距離。

「哈哈哈哈哈!我好開心啊,能夠讓我全力應戰的傢伙,到底能有多強啊!」,久至一把撕碎自己身體上包裹著的已經是被天照燃燒的基本不剩什麼的曉袍,聲音也是變得格外興奮。

看到這一幕,凌白的嘴角便不自覺地向上揚起:「贏了啊,曉組織脫衣必死定律。你這傢伙,不信你不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鈺鑫銳所處的星球上,他打開了聖魂領域進行探測,但這顆星球的科技極其發達,以聖夢魂境界來探測是不太可能了,鈺鑫銳沒有氣惱,反而更加興奮的認為,這顆星球上的強者足夠讓自己練手了,想要成為夢魂強者,就必須和強者過招,當務之急是突破至幻夢魂,鈺鑫銳思索到這裡便直接選擇去尋找試煉的目標。

鈺鑫銳幻化出和該星球上的種族一個模樣,在經過打聽后得知,這顆星球名為法純拉星,是莫互星域最發達的星球,處於莫互星域的核心位置,擁有行星環和強力的探測設備,在鈺鑫銳內心深處自然是驚訝無比,這顆星球的人十分愛好和平。

鈺鑫銳猜想,是法純拉星球科技發達,夢魂強者眾多,這樣的一個種族幾乎不可能會有侵略者想打它的主意,雖說只是幾乎不可能,但在光影傳承中所包含的記憶讓鈺鑫銳明白,像法純拉一樣的星球萬界中數不勝數,比它還要強大的比比皆是。

在沒有生命的星球被發現一般都是給予代碼命名,而不是正名。

鈺鑫銳在尋找了半天後,終於尋找到一位體型和他相當的少女,生活在法純拉星上的法純拉族也是有生性好鬥的,在接受了鈺鑫銳比試之後的法純拉族少女,激動萬分,他好久沒有遇到主動送上門來的對手了,能夠遇上一個不知要等多久。